家和

第七部拐一个李家郎第二十章

第七部 拐一个李家郎 第二十章

安城的城门依旧,只是添了些风霜,就如同他一般,历了短短的一年时间,人黑了不少,看起来像是瘦弱了,实际上却是越的意气风。(->

那男子一骑骏马,满身的风尘仆仆,仰望长安城的城墙的时候眼中充满了向往,两年了呀不知道他的女儿如今是什么模样了,两年前他走的时候两袖清风,抛开了身边值得不值得的,毅然去向西域,为的便是与自己的家人创造出更好的生活条件,两年后,他积累下了比当日唐家更多的财富,于是,他回来了。

走的时候将唐家的一切都留给了他的二哥,他是不欠他的了,只是,他欠下了一份更大的人情,想到那个人,唐沐非满是风霜的脸流露出一丝怀念。

算算年纪,也该是嫁为人妇了,只是不知道什么样的男子才能娶到那个有些与众不同的女孩子。

身边的下人见到唐沐非不动,眼见着夕阳西下,城门就要关了,不由得提醒道,“五爷,咱们该进城了。”

唐沐非点点头,起缰绳往城门缓缓的走去,一边走一边笑道,“杜伯,你瞧这长安城和两年前有什么不同?”

被唤作杜伯那个五十多的男子眯着眼瞧了一下,“城墙上的兵多了些,好像还多了几个望口?”

唐沐非道,“人多了些,唔,为何城门检查这么严?出了什么事了么?”

城门口足足五六十个士兵拿着晃晃的刀剑守备着,人排起了长队,一个个的无论进出都要搜身检查,方才还以为长安城这是越的繁华,该是又遇上什么大的节日所以才会有这么多的人,靠近了才现并非如此,这会儿一个年轻漂亮的小媳妇儿正被几个兵丁围着模样已是恼的急了,满脸通红的叫道,“你们想做什么?我不过出城回娘家罢了,为何连包袱都要搜?”

其中一个兵笑嘻嘻道,“不光包袱要搜,便是身上也要搜的”

众士兵闻言轰然大笑。旁边进出城地百姓纷纷露出义愤填膺地神色沐非皱了皱眉。那小媳妇儿闻言几乎要哭了出来。身边地一个男子像是她丈夫地模样红着脸喝道。“你们还有没有王法了?我们可是李大人府上地人”

那士兵笑道。“你们没听说么?管你是李大人还是张大人高将军吩咐过便是从宫里出来地。经咱们这儿过也要给我们搜上一搜。”说着摆摆手道。“来来。带她到一边搜身去”

众人见状虽然满脸地愤怒是一脸敢怒不敢言地神情。那小媳妇儿被人拖着离开。她男人便追了过去。只听见一阵阵尖叫声。还有些拳脚声。唐沐非唯有摇摇头。前方一个老叹息了一声是知道些什么。唐沐非连忙压低声音问道“老伯。为何长安城如今搜查地这般严格了?是出了什么事了么?这些兵真地连皇宫里地人也要搜?”

那老瞧见唐沐非打扮地虽然朴素又是一身风尘。那样子却该是哪个贵人府上管事地样子人说话也客气。因此低声道。“你有所不知。如今高力士派了人将四门都守了。这都连续半个多月了。也不知道为何会这样。反正进进出出都要搜一次身。却是没人知道在搜什么。

他如今圣眷正浓。嚣张地没边。也不瞧瞧王家地下场”

顿了顿才觉自己话多了。补充道。“我听人说是宫里丢了什么东西。怕人**城了。”

旁边一个干瘦的青年闻言瘪了瘪嘴道,“谁说是宫里丢东西了?听说是王府上丢了什么要紧的东西。就让这帮家伙拿着鸡毛当令箭,也怕长安城显贵如云,真个得罪了个惹不起的人物,只怕是脑袋不够砍的。”

那老见对方虽然反驳他,却也是瞧不惯这些兵丁的做为,片刻间便有同为知己的想法,他的消息也是道听途说,小市民么,什么消息不是听的,只好奇到底哪种可能性比较大,问道,“王府里有什么东西能丢的?”

这话是正理,谁都知道王府里穷的快揭不开锅了,要不是皇帝时常的接济,怕是早就有人出来讨饭了。那青年翻翻白眼道,“王府里没什么东西?那位岑家的三娘子不是个宝贝疙瘩?若非如此,高将军会带了人封了王府?”

“三娘子?”唐沐非闻言惊道,那青年笑道,“你也听说过三娘子的大名?”

唐沐非点点头道,“当年在苏州是旧识,我还在岑家酒馆喝过酒来着。到底是出了什么事?”

那青年道,“谁知道出了什么事,不过皇上一向护着这位王爷,如今高力士撒野撒到他头上了,哼,封了王府,皇上事后必绕不了他”

那老却是不太赞同的道,“高力士如此受宠,未必……”

……

捏着茶杯坐在客栈楼上,望着外面款款的流水夏花,唐沐非的心情有些不平静,他没有直接去岑家,也没有贸贸然的跑到王府上去寻岑子吟,如今的消息让他有些摸不着头脑,怎么可能这样?

岑子吟竟然——傻了?

一阵脚步声上楼来,有人推开门走了进来,杜伯使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汗水,来不

一口气便急急的道,“打听到了,五爷,方大娘带眷还有岑家二房的儿子南下了,连带珍娘也一同去了,如今岑府只有两位少爷在,三娘子的确是嫁入了王府。”

唐沐非闻言松了一口气,问道,“三娘子又是怎么回事?”

“听说五爷西行以后,三娘子在长安城的名声鹊起,如今大唐学子按道理讲都要唤她一声师父,后来王不知怎的瞧上了她,便上门去提亲,孝期一满,便嫁入了王府,到如今不过三个月光景。”

“三娘子如今甚是被高力士所看重高力士府上给炸了一个大坑,高力士也拿她没辙,想是掌握了什么要紧的东西,半个月前三娘子突然痴痴傻傻的,高力士急了,便封了长安城搜查,誓要找出幕后的凶手来。王府也是因为三娘子和府里的人不对付才封了的些日子没见人进出了。”

唐沐非点了点头,本来雀跃的心情沉重起来,闭目静静的思索了一会儿才道“查了多久了?”

“半个月有余。”

“可有结果?”

杜伯摇摇头,突压低了声音凑到唐沐非耳边低声道,“我听一个商户说高力士是怀疑三娘子装傻才封了王府的。否则依照如今的情形,不该半个月还没查出蛛丝马迹。那商户专供长安各个府邸内眷的一些衣料饰。”

唐沐非眼光一闪,抬起头道,“他还说了什么?为何三娘子要装傻?如何装来瞒过所有的人?”

杜伯道“在一多月之前,三娘子拿着那将高力士府上炸出一个坑的东西去端了个水寨,夷平了半座山,之前岑氏族人谋了三娘子的一个作坊,害死了二房夫妻两个,三娘子本意让京兆尹的帮忙让岑氏族人交出杀人凶手想,背后高力士使了手脚害的岑氏族人差点儿灭族,三娘子只得去高府寻高力士说话二十天之前,三娘子送走了方大娘一行人说这期间她曾将自己关在屋子里写写画画了许久,交了些什么东西给高力士,交上去之后便傻了。”

唐沐非闻言皱眉道,“若是真傻,她许还能保住性命,若是假的……”后果不堪设想

这一系列的动作如瞧来破绽百出,难怪高力士要如此了,不过,高力士在城内城外的这么一番动作却是让唐沐非看不懂的,既然怀了,又何必还要搜索城里?他自然不知道岑子吟之前神神鬼鬼的给高力士打的预防针,只是觉得事情不可为,而又不知道岑子吟到底有什么打算,不过,不论如何,他始终能感受到岑子吟陷于危险之中,继续下去恐怕事情就越的艰难了。

杜伯道,“我也觉得事情有些蹊跷,不依照之前三娘子做的那些东西,也未必不是为人所害”

唐沐非闻言挑眉,“哦?”

杜伯细细的将岑子吟这年间做的事说了一遍,唐沐非瞪着眼睛听着,听到最后不由得摇头叹息,“我不该走的……”

杜伯瞧了一眼唐沐非,不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唐沐非想了想道,“说来也并非不可能是别人陷害,只是……”

“那我们如今还要不要去岑家打听珍娘的下落?”

唐沐非摇摇头,岑家如今风口浪尖上,谁沾染上了恐怕都不轻松。细细的想了想,唐沐非道,“还是先去寻杜大哥。”

当日他离开,便为岑子吟引荐了富甲天下的杜家,没想到两方竟然没能走到一起,如今的局面……

……

阴暗的房间,入了夜以后温度格外的冷,尘儿被送回来以后便一直守在媚儿的身边,两人没能说上一句话,因为媚儿已经昏迷了,这会儿的体温更是高的吓人。

看着昏迷不醒的媚儿,尘儿抿着嘴,她本以为能从迷迷糊糊的媚儿口中掏出什么东西来的,不想,媚儿除了呻吟几声以外便没有说过半句其他的话。

九娘他们已经跑了,尘儿也不太相信媚儿能知道那么多,她私下里很希望媚儿就这么被病痛折磨着,就这么死掉算了。

媚儿卷曲着身子,低叫道,“好冷……”

外面两个穿着铁甲的人,像是雕像一般一动不动,清冷的月光映照进来的影子落在地上,看起来越的渗人,尘儿不由得靠近了媚儿一些,鼻尖钻入一股血腥的味道,手不经意的在她**在外的皮肤上擦过,赶紧到烫人的温度。

这种温度,结局不是死,就是变成傻子了

尘儿心中突然闪过一丝这样的念头。

心中怨恨,却是觉得不该,就这么为了这个女人不明不白的吃了一顿苦头,却是找不到幕后真凶了么?若是高力士肯定,为何还要全院子的人与她作伴?

再细细的想高力士的话,真是漏洞百出,尘儿眯起眼,突然伸手抓住媚儿的手,也不管她手上的伤口,低喝道,“你为什么要害三娘子?”

媚儿尖叫着似是醒了,迷蒙着眼,也不知道看清眼前的人没有,只是叫道,“疼疼我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