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七部拐一个李家郎第二十一章

第七部 拐一个李家郎 第二十一章

儿一惊,要是这种情况下媚儿还能骗人,打死她也顾不得其他冲着门口那两个侍卫道,“我要见高将军”

门口两人根本不理会她,尘儿见状跑到门边冲着一人道,“我说我要见高将军,你去替我禀报一下”

那侍卫道,“高将军岂是你说见就见的,也不瞧瞧这会儿是什么时候了”

尘儿闻言便有些急了,到底还没失了分寸,怒道,“高将军还想问她一些东西,人死了你负责?”

果然,那侍卫闻言愣了愣,随即道,“上面可没吩咐过……”

尘儿道,“人着,你去找个能办事的问上一问也是好的,办好了不一定有你的赏,可若是她死了,上面真怪罪下来,我自是没什么责任的,你们怕是不好说话?”说着又从头上摘下两根簪子,她身上的饰都不差的,门口两人一人给了一根,那两个侍卫见到手的是真金白银,想了想,对视一眼,说话的那个道,“罢了,我便冒着被骂的风险去与你通报一声,成与不成都怨不得咱们。****”

尘儿闻言松了一口气,施道,“只要两位通报了,上面的人应了话,自然没你们什么责任。”说着扭过头去瞧了媚儿一眼,走到她身边蹲了下来,细细的想着前后的事儿。

媚儿依旧昏:不醒,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听见有脚步声回来,随即便是几个太监帮忙抬着媚儿回了小院的房间边前脚进门,后脚便有大夫过来,诊了脉开了药,尘儿与她煎了再服侍她喝了下去,这么一番折腾毕了,天色渐渐的见亮了起来。

媚儿的烧也退了下去,儿摸着媚儿的额头,细细的想着那太监走的时候的一番话,“你若是有空,可以去三娘子那边瞧瞧只是别忘了正经事儿。”又瞧着这院子里越多的太监侍卫个转身都能碰到人,别说是其他了,见媚儿安生睡的很熟,又听见前面有人走动的声音,想必李两个已经起床了儿稍微收拾了一下脸上,便向外走了出去。

房里李正在脾气来的太监虽然不是男人,可也不是女人,他总是瞧着不是味道,方喂了岑子吟一口粥,便嫌弃那太监的手脚慢了,让那汤水滴到了岑子吟身上道,“就你们这般笨手笨脚的模样怎么在宫里服侍那些贵人的?滚滚滚都给爷滚出去”

一道尖细地嗓音低声道。“高将军吩了三娘子身边离不得人。”

李珉骂道。“你是说爷不是人给爷滚”

那太监闻声只是退到一边不语儿见状连忙推门进去道。“十五爷。还是奴婢来帮您”

李珉闻声抬起头来惊讶地看了一眼。尘儿轻手轻脚地过来。从那太监手上取过手绢。替岑子吟擦了擦嘴。李珉将手上地粥往尘儿手上一塞道。“你来地正好。帮你家三娘喂些东西。这几个奴才日夜地在爷跟前转悠。赶都赶不走。就没把爷给放在眼里。爷今天还非收拾了这些个没大没小地东西不可”

一边说一边挽起袖子。一把揪住方才顶嘴那个太监地衣领。便是一顿拳脚。那太监只大声求饶。尘儿微微地勾起嘴角。慢慢地喂着岑子吟喝粥。一边细细地瞧着岑子吟地脸。

房里地几个太监都被李珉狠揍了一顿。依旧没半个敢跑出去地。李揍了人。火也歇了一半。瞧着几个太监鼻青脸肿地模样。舒心地往凳子上一坐。“还是用惯了地人好。尘儿。你怎么回来了?”

尘儿低着头道,“媚儿被打的皮开肉绽,昨晚上了一场高热,他们便将我们送回来了。”

李珉平日里不说话,却是知道这两个丫头不太对付的,这会儿看尘儿的表情,像是两人之间又合好了一般,心中只道是女人果然难以揣测,还好岑子吟没那么麻烦。

尘儿本以为李会继续闻下去,方才瞧见李将那几个碍眼的太监揍了一顿,她心中也是解气的,如今知道媚儿多半还是被陷害,当面她不好低头认错,在李珉面前却是想替她讨回点儿公道来。

沉默了一会儿又道,“我们不在的时候三娘子可有什么反应了么?”

李珉闻言便是一声叹息,“能有什么反应?还是这样,瞧着她如今瘦了一大圈,也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休要说她,便是我瞧见这满院子的人都吃不下东西。

尘儿闻言瞥了那几个太监一眼,人人都瞪大了眼睛将他们盯着,避开人是不可能的了,索性凑到李珉耳边压低了声音道,“府里这般闹腾,世子他们就没话说了么?得了消息必然是该要回来的……

李珉摸了摸鼻子,嘀咕道,“谁知道他们的。”

说着又去喂岑子吟吃东西,尘儿凑过去帮忙,待让岑子吟将粥喝完,尘儿帮李珉去扶岑子吟,手刚碰到岑子吟身上,便被李珉一把推开道,“你去瞧着媚儿,三娘有我在就行了,我带她出去晒晒太阳。”

李珉那一掌的力气不小,尘儿完全没反应过来,李珉已经抱着岑子吟走了出去,瞧着李珉如今的身子装在平日里还算合身的衣服里空荡荡的感觉,再瞧瞧岑子吟,尘儿抿了抿嘴。

刚退出来,就听见一个小太监在叫她,“尘儿,媚儿醒了,王公公正寻你回去呢”

尘儿闻言应了一声,心中依旧有惑,跟着那小太监去寻媚儿。

烧虽然退了,媚在被子里捂了一晚上却是脸色看起来红润的紧,若非手足都用白布裹了,半点儿病态的模样也没有,见尘儿进来便迫不及待的问道,“我怎么回来了?尘儿?是你么?”那模样除了不解,还有几分喜悦,不待尘儿回答,又急急的问道,“三娘子如何了?她没事了吗?”

尘儿闻言扯了扯嘴角,“药还给你煨在炉子上,既然醒了先喝了药,我再去给你弄些吃食来。”

尘儿扭身出,媚儿则是越的不解了,她本以为尘儿会对她没好脸色瞧的,如今瞧着虽然冷冷淡淡的,到底没了先前的厌恶,她这一病不知道生了什么事?

媚儿瞧着房间里的物,又瞧了瞧门外,竟然没人看守到底生什么事了?

不时,尘儿拿着个托盘回来,上面摆着一碗热腾腾的药,还有一碗粥,随着尘儿一道进来的还有一个太监,媚儿见状瞧了自己的手足一眼,不由得失笑,她如今这模样就是起身也成问题了,怎么可能再跑出去?

喝了药又将粥喝下去,尘儿站在一面无表情的道,“昨天晚上你高烧,高将军便将我们送回来了,你好生休养着,具体怎么样我也不知道,不过三娘子还是老样子。”

门外突然有个人在唤屋子那太监,那太监闻声瞧了瞧尘儿,尘儿道,“我与她一直在一道的,你要不放心,将人叫进来说话也成”

那太监闻言这才退了出去,屋子里一没了人,媚儿便急急的低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拿了我们去,没问出个所以然来就把我们放了回来?莫非查出是谁做的了不成?”

尘儿瞧着门外那太监急匆匆的跑过去,估摸着转眼就能回来,压低了声音道,“他告诉我是九姨娘让你做的。”

媚儿闻言脸色大变,低叫道,“不是我”

尘儿摇摇头,“昨天晚上你就说过了。如今到底是什么情况我也不明白,你好生养着。”

媚儿咬咬下唇道,“他叫我去,威胁我说,若是我能告诉他三娘子到底为何会这样就还有一条活路,若是……我以为我没命回来的。”

尘儿嗯了一声,瞧见那两个人说了几句话回转过来,向门外走了出去,媚儿低低的道,“谢谢你,尘儿。

尘儿突然停了下来,扭过头道,“想那么多做什么?总是会好起来的,你就不要操心了。”

瞧着尘儿走出去,媚儿露出复杂的神情,那太监见尘儿离开,也随着一道离开,媚儿瞪大了眼睛望着有些阴暗的房梁。

一个人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风从敞开的窗户吹进来,带来了丝丝阳光的气息,只是吹到身上的时候还是显得有些冷,媚儿似是觉得谁在看她,扭过头,便瞧见一张笑的极为阴森的脸。

“你来做什么?”

那人笑道,“她方才给你说什么了?”

媚儿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不要将害怕的神色显露出来,压低声音道,“你未必也太着急了”

那人道,“这毕竟是王府,总是不能一直的不让人进出,早一日了解也是好事。”

媚儿淡淡的道,“她只是告诉我,让我不要想太多,好好养着。你该是听见了的”

那人道,“她如今该是相信你了,不过,未必能保住你,其实,高将军该有其他选择的,你心里很清楚,别往死胡同里走套出话,高将军自然会帮你炸死,带着足够活一辈子的钱远走高飞,谁还识得你?”

媚儿嗯了一声,心中却是有些嘲讽,昨天要不是尘儿,她已经死了,对于这些人来说她的命不值钱,到时候是真死还是假死傻子都能猜到,只是,她有路可走么?她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