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七部拐一个李家郎第二十二章

第七部 拐一个李家郎 第二十二章

媚儿怕是伤的不轻。”李淡淡的道。

岑子吟靠在李珉身上,身边是温顺的黑熊,两人一狗在暖洋洋的晨光之下沐浴,和风吹过,无比的惬意。

黑熊不时扭过头来舔舔岑子吟的手,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听见李珉的话,岑子吟的眼睛眨了眨,李珉也不瞧周围的情况,又道,“现在就等二十一他们那边的消息了,端午还有好些日子呢。”

不远处两个太监探头探脑的在偷窥什么,一点儿响动便让黑熊脖子上的毛竖了起来,出呜呜的声音,那两个太监见状又将头缩了回去。

李珉伸手在岑子吟脖子上替她揉了揉,“若是有人,黑熊不会觉不了的。”

“嗯。”若有似无的从岑子吟鼻腔里了出来,李见她终于有了反应,不由得舒了一口气道,“你整日的这样累不?咱们还要忍上大半个月呢”

见岑子吟不语,连忙伸手揽入怀中,只听见一个闷声闷气的声音传出来,“那药吃了全身麻木,真让我动我也动不了呀”语气中略带抱怨,想也在这段时间憋坏了。

每天也就只在靠近黑熊的这么片刻功夫可以稍稍放松一下,岑子吟还真有些后悔不是装死而是装傻,这不是跟自己过不去么?

李珉闻言苦笑出来,这招是岑子坚持要的,何况装死哪儿有那么容易,什么吃了会假死那种药就是骗人的,像这种让人全身麻痹,反应迟钝又不会让大夫现的药却要容易些,只是苦了装傻的人。

不过李自然不会哪开提哪壶,“还有半个月日让外面送药进来也不是办法,我觉得高力士迟早能查出来的,如今又和外面联系不到,高力士又送了尘儿和媚儿回来,我总觉得事情会有变。若是一直这样们恐怕坚持不了几天。”

岑子吟淡淡地嗯声道。“世子他们不能一直不闻不问?该回来了。为了皇上地面子高力士也不会在这儿呆太久琢磨着三两天地就是极限。如今外面地人不说。心里肯定是有盘算地。只要人走了就好办了”

李珉摇摇头。“恐怕未必不到原因力士肯定没那么容易放弃。咱们如今最好还是和外面联系一下。你瞧着尘儿和媚儿合适么?”

岑子吟道。“合不合适都不能让她们去。如今除了咱们被盯着。她们两个身边地人也不少。媚儿尘儿都是心气高地高力士眼皮子下面做这种事能瞒过去么?何况。她们两个……”

“她们怎么了?”李问道。

岑子吟叹息了一声道“这次地事咱们一个都没告诉她们。因为尘儿是个藏不住事地儿么我还没瞧真切。不过也是个心气高地不会想岔了也不知道。反正如今她们两个还是这么瞒着地好。若是高力士真要对她们下手……”

李道。“已是下手了。”

“嗯,”岑子吟淡淡的应了一声,“所以我越的不能肯定了。”沉默了片刻道,“如今咱们也只有行一险遭了。”

李道,“什么险遭?”

岑子吟道,“你不是说要传消息么?就让黑朵去府里的情形它也该熟了。”

李珉闻言眼睛一亮,正要笑起来,突然听见黑朵又开始呜呜的叫了起来,扭过头一瞧,现尘儿站在远处,而她身后还跟了几个太监,不由得瘪瘪嘴,挑眉问道,“你们来做什么?”

尘儿抿着嘴笑道,“就是来瞧瞧姑爷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若是没有,奴婢便退下去了。”

李珉不耐的挥了挥手,尘儿低着头退了出去,心中有些惑,方才她瞧见李珉像是与人说话的样子,不知道他是在自言自语还是怎么,瞧周围的太监见怪不怪的,细细的想这半个多月来,每天李珉都要带着岑子吟到后院晒太阳,一开始说靠着黑熊暖和,如今的阳光一天比一天的毒辣,端午还有半个月了,即便是早上,这阳光也强了些,根本无需靠着黑熊。

尘儿抿了抿嘴,心突然咚咚的跳了起来,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方才她领着一波太监过去,也不知道这些人瞧见了没有,李珉的那个眼神,熟悉的人都知道只有在他特别开心的时候才会露出来,而这个院子里唯一能让他露出那个笑容的人就只有岑子吟,依照岑子吟如今的情况,这样的笑容实在不应该。

急匆匆的回到前面,尘儿直接走进媚儿的房间,这会儿媚儿依旧睁着一双大眼瞧着上面,尘儿坐在桌子旁边,有些慌乱的伸手去倒水,不小心把茶杯撞的叮的一声。

媚儿斜着眼瞧了尘儿一眼,扯着嘴角笑道,“怎么?额头

汗了,可是做了什么亏心事?”

尘儿正在喝水,闻言被狠狠的呛了一口,顾不得咳嗽,一边咳一边道,“外面热不行么?”

媚儿与尘儿相处了一阵,她这样的女子最擅长的莫过于察言观色,何况尘儿本就不是个藏的住事儿的,挑挑眉笑,“热的话你会被我吓成这样?可是瞧见什么事儿了?你瞒不住我的。”

尘儿自然是不肯承认,只是到底心理素质不太过硬,被人拆穿后脸色红的跟熟透的苹果似的,媚儿眼光闪了闪,听见尘儿结结巴巴的道,“你……你这人怎么这样?你想说什么就是什么,随便你了”

说完又端起茶杯气呼呼的喝着,一边偷偷的拿余光偷看媚儿,媚儿勾了勾嘴角,“我只是随便说说罢了,你着急做什么?”尘儿咬着下唇又要说什么,媚儿冲着外面站着的人撅撅嘴,笑道,“尘儿,我知道之前的事是我做的不对。”说着又向尘儿眨眨眼,“我瞧见你将脸晒的红彤彤的,也想出去走走了,好姐姐你就不能瞧在我是病人的份儿上,让着我一些么?”

瞧见外面的几太监,尘儿知道自己反应过火了,只是她也不知道这会儿该怎么办,当隐隐约约的猜测到一些东西以后,她反而手足无措了,瞧着自己两个主子这么被困在这里,她想帮忙又不知道该从何帮起,眼前这媚儿一直都被她误会,如今被送回来也不知道是为的什么。

所有的事情交织在一起只让她觉得一团乱,越的心浮气躁,只是知道多说多错,闷着不说话坐在桌子旁边一直喝茶。

她是个腹中不住事的人,又担心着主子的安危,主子瞒着她们倒也是好事,可是,她如今知道了就没办法像之前那么淡定,想找人商量身边却是一直有外人瞧着,喝了两口茶又坐不住了,恨不得将眼前那些太监一个个的都关在外面。

起身走了出去,她在这房里憋不,特别是媚儿那若有所思的眼光,媚儿都能看出端倪,不知道别人会不会?

不媚儿都是瞎猜的,这一定是心理还不平,所以还是拿话刺激她,却不知道这次是猜对了。

她需要一个人静的想想,尘儿起身往外走去,在院子里溜达了一圈,四周都是人,还不如在房间里来的好,可房间里却是有个碎嘴的丫头,只能漫无目的的走着,任由身后还跟着一串太监,不知觉间又走到了主卧房外面,李珉从房间里走出来,唤了在一边领着两只小狗玩耍的黑朵过去,将一些点心与黑朵吃了,一边喂,一边抚摸它身上光滑的皮毛,手上什么东西露出一角,塞进了黑朵脖子上的项圈里面。

尘儿惊了一跳,不由自主的出啊一声,扭过头去瞧身边的几个太监,只看见人人都沉着脸瞧着她,尘儿的脸刹那间便又红了起来。

李闻声抬起头才现旁边还站着一行人,皱着眉问道,“在那边傻站着做什么?”

尘儿摆摆手道,“没……没什么……”

李珉将黑朵放开,要赶它去玩,尘儿又啊了一声,不知道身后这些人到底有没有瞧见方才的情形,她有一种做了坏事生怕被抓到的感觉,何况李珉刚才的动作她都瞧见了,周围那么多双眼睛。

李珉的心也开始打鼓起来,这会儿黑朵已经跑开了,直起身子眯着眼盯着尘儿,“没什么就别站在这里了带着一串太监逛园子很威风么?黑朵黑熊都没人照顾,既然回来了就去干活”说着便转身要回房去。

其中一个太监见状突然道,“十五爷,那两只狗不妨交给奴才们照顾说来也是奴才们的失职,竟然让十五爷亲自侍候这两个畜生。”

李珉的呼吸一顿,尘儿叫道,“不行”众人瞪着她,尘儿道,“那两只狗都凶性难调,我是怕它们伤了几位公公,还是我来。”

尘儿何尝对这些太监如此客气过,那太监闻言笑道,“不过两条畜生罢了,交给奴才们就好,你便安心的照顾好媚儿姑娘。”

说罢便与两个太监使了眼色,两人便去追赶那黑朵,尘儿急的快要哭出来了,想要去追,李珉见状喝道,“天生奴才命么?既然不用你动手,你就好生回去呆着,四处瞎走干什么?”

一甩衣袖,进了房门。

尘儿愣在那里,她知道自己做错了,可是,这并非她想的,只是,只是—运气不太好?如今该怎么办?尘儿直勾勾的瞧着那两个太监,两人离黑朵的距离已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