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七部拐一个李家郎第二十三章

第七部 拐一个李家郎 第二十三章

这疯狗就该拖来宰了”一个太监骂骂咧咧的拖着手被另外两个太监扶着往外走去。

身边一个太监劝道,“你这还算好的了,你才来是不知道,外面这条狗还不算什么,里面那条你看见了么?把二十八爷屁股都咬掉了半边,老王爷不管,王妃当没瞧见,他亲娘还巴结着呢,咱们又算什么东西?只有少去碰那东西,他们爱自己喂就让他们自己喂去,反正那狗也不会要咱们给的吃食,饿死了也该”

想到那位二十八爷如今还没好利索,再瞧瞧手上只有几个血洞,那太监稍微平衡了点儿,又道,“你瞧那尘儿,我总是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十五爷连人都不理,偏生宠那狗,每日都自己亲自喂食,咱们之前只瞧着人,倒是没注意到畜生,我琢磨着是不是还是跟上面报一声。”

旁边那太监笑道,“你这是还记恨着那畜生?行,呆会儿包扎了你自去上报,挨了一口,咱们也不跟你抢功了。”另一个太监闻言也笑了起来。

李珉回到房间,在岑子吟身边略坐了一会儿,便开始摔东西,这会儿再将岑子吟抱出去已经不可能了,只有想办法撵了房里的太监,好在这些人都已经习惯了李珉的坏脾气,见他摔东西赶人,便退到房门口看得见夫妻两人的地方,李珉也知道要让他们完全消失不太可能,也不强求,拉着岑子吟絮絮叨叨的说话,声音略微有些低,让外面的人听不真切。

李珉低声道“尘果然是个沉不住气的,方才我在黑朵项圈里藏东西被瞧见了脸的怕人不知道似的,好在黑朵轻易不让人近身,咬了那太监一口,事情必然会败露了,咱们再这么继续下去可不成会儿就得想法子脱身。”

岑子吟的眼睛眨了眨,李见状将她的头转来背对着门口那些太监,这才听见低低的声音“还没准备好”

李珉道,“赌一,没时间了,要让高力士现后肯定更没机会,日后与外面想接触也没办法,现在还好,到时候若是被带到不为人知的地方,谁能再救我们出去?”

“那该怎么办?”岑子吟问道。

李道,“不能等了们必须马上开这里”

“外面风声那么紧。我们么出城?出不了城都是白搭。”岑子吟道。

李道“出了府再:_这些。唯一担心地是我们走了大郎二郎他们该怎么办。”

岑子吟咬牙道“抓不到我。高力士未敢动他们”

李珉道“那就行”说着就要抱起岑子吟。岑子吟低叫道。“不要你听我说”

李顿了顿。岑子吟低低地道。“你将我留在府里。你自己出去。这里地情形再也没有比你更熟悉地。也许那些人还没有现。即便他们现了。也不会对我怎么样地。有人安排好了一切。咱们出去了才好办。

李珉道,“没我护着你,尘儿办事……”

岑子吟吸了一口气道,“叫媚儿过来”

“媚儿?”李微讶,岑子吟道,“事到如今也只有这样了,媚儿办事比尘儿沉稳,何况,本就是瞒不住人的事,叫尘儿还不如媚儿来的妥当”

“可她还伤着呢”

岑子吟眯眯眼,“那就两个一道过来,你领着黑熊出去,只要出了这个院子就好办了”

二十一和他媳妇两个都是知道此事的,黑朵去传的东西也不过就是去寻他们,李想了想点点头道,“那好,我这就去”顿了顿又道,“若是我将人全部引开了,你就走”

岑子吟想了想,淡淡的嗯了一声。

李珉笑了笑扭过头唤门口的太监,将人叫过来吩咐道,“把那两个丫头带过来,爷有话要吩咐她们。”

那太监刚一愣,李珉便骂道,“怎么?我要见见两个丫头都不行了?是不是还要爷亲自去走一趟?”一边说一边又抓起身边一张凳子就要扔过去,吓的那太监忙不迭的道,“奴才这就去,十五爷休恼”

一溜烟的跑了出去,不多时便将尘儿和媚儿带过来了,媚儿还是让人用卧榻给抬过来的,李珉见状起身道,“你们两个在这屋里呆着好生侍候你们家娘子,旁人一律不得靠近,也不得让她吃别人给的东西”一边说一边扫视屋内,尘儿有些不解,只是之前犯下的错误还让她忐忑不安,不敢搭话,媚儿闻言笑道,“十五爷尽管放心,只要奴婢两人性命还在,旁人伤不到三娘子半分。”

这会儿李也顾不得其他了,点点头扭身往门外走去,尘儿不解的看着他的背影,不由得看了看一脸了然的媚儿,随即就听见几个太监的阻拦声,没多久就瞧见李珉牵着黑熊从后面走了出来,黑熊狂躁的呜呜着,一人一狗身边远远的跟着一群太监和侍卫。

尘儿啊了一声,屋子里的几个太监见状全慌了,也顾不得岑子吟几个纷纷的冲了出去,有侍卫在叫道,“十五爷,您不能出去”

李珉根本不理会他,直直的往大门走去,旁边的太监急的直跺脚,有害怕的,有着急的,还有人叫道,“快将他拦下来啊”

那侍卫道,“你怎么不去?”

黑熊白森森的獠牙露在外面,在阳光下闪耀着刺目的光芒,一想到那个如今还不利索,往后几十年也会继续不利索下去的二十八郎,所有的人都没什么勇气靠近。

那雄健的体魄就有两三个壮汉一般,实际上谁都知道,这样的凶禽两三个壮汉也许根本就拿不下来,即便拿下来了也指不定要死伤多少。

所以,即便这会儿院子里有足足二三十个侍卫,却是没一个敢轻易上前的,特别是知道这狗还是眼前这位十五爷的**的时候。

其中一个侍卫道“去通知高将军”

众人闻言如蒙大赦的恍然大悟,纷纷往大门冲过去叫道“我去,我去”

留下来是要担责任的,自然是

快溜多快,余下恨爹娘腿没给他们生的够长的只能远李离大门越来越近。

岑子吟注意到周围的人都去看李珉了,连尘儿都巴巴的望着窗外倒是媚儿白着一张脸带着淡淡笑容的看着她,不由得扯出一丝笑容轻轻点了点头,媚儿眼珠子一转了还被外面吸引了全部注意力的尘儿一眼,可惜她挪不动身子,只得叫道,“尘儿……尘儿……”唤了三四声尘儿才听见。

扭过头不耐烦的道“叫我做什么?十五爷他……”

媚儿道,“你过来。”

尘儿想说什么,可一看见媚儿沉静的眼睛就说不出来了,不知道为何依了她的话走了过来,媚儿低低的道,“你听我说要慌,现在帮我挪到三娘子身边去。”

尘儿惊道“你要:什么?”不由得看了岑子吟一眼,岑子吟脸上正带着微微的笑意看着她儿差点儿就叫了出来,扭过头去看外面好外面没人,媚儿道,“快点儿,把我挪过去,然后你站在门口看着外面。”

尘儿不知道为何要听媚的话,不过这会儿她不知道要做什么,岑子吟也是一脸的赞同,而媚儿满脸的笃定。

将人扶过去边的凳子上坐下,尘儿又回到窗户旁边瞧着,媚儿低低的问道,“不知道三娘子要奴婢做什么?”

岑子吟道,“我现在全身麻木根本动不了其实,之前就一直是这样,我不知道是谁对我下的手,本来大夫已经查出了端倪,也找到了解决的办法,可我想找到幕后的人,曾以为是你,如今瞧着也不是了,没想到高力士竟然与那人是一伙的,如今我必须离开这里,你等会儿让尘儿出去在黑熊的窝里面找找,里面有个黑色的带子,里面装了解药,让她帮我拿过来我吃了就可以离开这里了。

媚儿瞧了瞧外面,“这会走?”

岑子吟点点头,“让些人通知了高力士,高力士再将人拦回来了就来不及了。”外面乱成一团,片刻功夫没人能注意到她们,媚儿想了想道,“奴婢倒是有个主意这会儿就这么出去也走不了多远,若让人现三娘子不见了,必然来追,根本就跑不掉,若是三娘子信得过奴婢,奴婢倒是有个法子”

岑子吟挑挑眉,媚儿道,“不如由奴婢着三娘子的衣服逃出去,三娘子就在这院子里藏起来,黑熊那个窝寻常人根本不敢靠近,若是奴婢能逃出去自然好,逃不掉被抓了奴婢也有脱身之法,只要他们找不到三娘子,必然会在城内大肆搜查,府里反倒是轻松了。”

岑子吟闻言笑道,“这样也好,不过,你现在能走的动么?”

媚儿咬咬牙,试着自己站起来,不过轻轻一动,便疼的满头大汗,她身上虽然都是皮肉伤,却是皆在手足关键部位,又失了不少的血,疼痛难耐,尘儿扭过头就瞧着这情形,媚儿低叫道,“去取件三娘子的外衫与我”

方才的话尘儿也是听清了的,匆匆的走到岑子吟的衣箱旁边,随意取了件衣服与媚儿披上,又趁着外面的人不留意,扶着媚儿饶过众人的视线往后面走去,黑熊的窝本就在侧门旁边,尘儿将那侧门打开送了媚儿出去,又返回到黑熊的窝旁边,伸手进去摸了一通,却是什么也没找到。

心中一惊,又听见外面乱哄哄的声音,连忙往前方跑去,冲到前面,一个迎面而来的太监见到她,厉声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尘儿一把推开那太监,飞快的冲向主卧房,推开那房门一瞧,里面空荡荡的一片,哪儿还有岑子吟的人影?

“三娘子呢?”外面一道威严的男声问道。

尘儿扭过头就瞧见十多个侍卫拥着高力士大步的走进来,手上还拿着一张纸,却是不见李珉回来,高力士身边的太监正是那个被狗咬伤的。

尘儿呼吸一紧,眼光在屋子里一转,前面有人,后面她才去过,岑子吟这是去了哪里?

方才被尘儿推开的那太监冲进门来一看,便尖叫起来,“三娘子不见了”

“什么?”高力士闻言走进来,看着空荡荡的房间,不由得握紧了拳头眯着眼瞧着那太监,“这么多人看守一个人也能让她给跑了?”

那太监闻言指着尘儿叫道,“我看见她方才从后面出来”

尘儿摇摇头道,“不我不知道三娘子方才还在这里坐的好好的”

那太监道,“还有个丫头呢?”

尘儿低叫道,“她跑了”

“跑了?跑哪儿去了?”

尘儿只觉得一团混乱,瞧着高力士也可,瞧着周围这些太监侍卫也可疑,摇着头尖叫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方才三娘子还在这屋子里好好的,我不过出去片刻功夫便不见人了,是你们,一定是你们三娘子根本就不能动,她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失踪不见了?难怪十五爷片刻也不敢离开,便是你们把人给带走了是不是?”

那太监还想辩驳,高力士喝道,“人不见了,自然拿你们问罪,把这丫头给拿下,若是找不回人来,你们一个都别想逃掉”

说着扭身出去,冲着身边的侍卫吩咐道,“这院子里里外外都给我找一遍,把王十五子也拿过来,侧门那边派一队人去追,将这周围十里都加派人手挨家挨户的搜查,必要将三娘子给找出来不可”

话声刚落,就听见外面一个太监尖叫着跑进来,“不好了,不好了十五爷领着那畜生冲出去了……”

高力士闻言勃然大怒,右手死死的抓住腰间的佩剑,大步往外面走出去,“还不赶紧去追愣在这儿做什么?”

“那这院子……”一个太监诺诺道,高力士道,“你们十个留下,余下的人都跟我来”只要抓住了李珉,岑子吟就跑不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