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七部拐一个李家郎第二十七章

第七部 拐一个李家郎 第二十七章

一脚踹开大门,大步跨进来,瞧见的便是几个侍卫晃的刀剑架着大郎、二郎与两个嫂嫂,脸色不由得一黑,厉声喝道,“你们这是要造反不是?将他们通通给我拿下!”

李珉身后一干人等呼啦啦的冲进来一大片,个个都是千牛卫的打扮,比较起来这帮子侍卫却是什么都不是了。(千&载中文->

他们虽在长安城基本上可以横着走,与其他的军队面对面的时候也未必怕谁,可面对这帮子皇亲国戚的千牛卫却是有些畏手畏脚的,不为什么,不管这些人是为何而来,而他们身后又是谁的后台,这帮子千牛卫本身也许不咋滴,可他们身后的势力却是绝对不容小窥的,若真是伤了哪一个将事情闹大了,这朝堂上的风向怕都要变上一变。

那侍卫统领见状呸了一声道,“怎么把这帮祖宗给招来了?”

怎么招来的,当然是李珉招来的,一干人进了院子便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这些侍卫还没回过神来,便被血光之色晃花了眼。

经不住提起刀来抵抗,谁也没料到李珉竟然带了这般多的人来,那千牛卫就像是源源不绝似的从门外涌进来,一个个气势汹汹,那些侍卫只抵挡了两下便经不住的往后退去,一退便将大郎二郎几个人露了出来。

千牛卫们将四人围在中,护着往外送,卢氏虽然害怕拉着吴氏的手随着人群往外挪,吴氏掩着口惊呆了,只是下意识的惊呼。

大郎二郎与对视一眼,二郎就要扭身回去帮忙,却被李珉一拦,高声道,“休要在此停留,赶紧出门上马车!”

二郎不依在他心中断然没有抛开家人先行离去的道理,大郎要清醒些,一把拉住他喝道,“那帮侍卫咱们招惹的起么?让姑爷去吧!”

这待出门上了马车李珉高喝道,“把那带头的给我拿下来!”

几个千牛卫领命。直直地杀向那个武最高强地侍卫好汉架不过人多。不过三两下功夫那侍卫头领便被拿了下来。余下地一干侍卫见状不对便开溜。李珉也不管这些小虾小将。只拿了这侍卫头领命人撤退。

出地门来。跃马背。一行人匆匆地直奔宫门而去。夜色肃杀间他处依旧有兵戎之声。胆大地百姓偷偷瞧着外面地动静。凉风中一丝丝血腥地味道传来。惊地人一个哆嗦。

马蹄疾驰。不过片刻功夫便到了宫门。皇宫正门前地街道又宽又敝。一点点地声音就能传地老远。何况是这般多地队伍一涌而来李等人走到宫墙前百步。墙上便有数千只箭矢偷偷地架起来。红红地灯笼挂在宫墙上方。一黑脸将军站与其上喝道。“谁人如此大胆禁之时还靠近宫门。若不速速退去将军便要下令杀无赦了!”

大唐许多年未有如此惊变。习惯了安逸地人们何尝想过这血腥来地如此之快。

只见李跨出队伍十步手拉着缰绳。一手压着腰间地佩剑仰头望着城墙道。“牛博。连你十五爷都不认识了么?”

“十五爷?”城墙上地声音似是有些走调。很快便恢复过来。“不论是谁。宵禁之时任意在街上走动便是死!王十五子。你该是知道律法地!竟敢带重兵在宫门聚集。还不速速退去!”

李珉叫道,“爷是来求皇上做主的!爷要进宫面圣!还不速速打开宫门!”

牛博一时有些闹不清李珉是唱的哪一出,可宫门前摆着的上千人马,怎么瞧怎么让人心惊胆寒,莫非是王要叛变了?可也不像啊!

身边一个眼睛利索的士兵低声在他耳边道,“十五爷身边领的人像是都穿着千牛卫的衣服,小的好像还看见……”

“看见什么?”牛博一愣,随即喝道,这都是什么时候了,还吞吞吐吐的。

那侍卫道,“好像有不少王爷府上的爷,还有些瞧着眼熟……”至少是站在第一排的他瞧见的都眼熟的很,莫不是皇亲国戚。

这事儿玩大了!牛博一惊,容不得他多想,随即朗声道,“十五爷您这是来求见皇上还是来逼宫的?若是要求见皇上不该带着兵马吧?”

牛博只是随口一说,就瞧见李珉摸了摸后脑勺,嘀咕了一句什么,随即伸手到领口上,不过片刻功夫,就将身上的盔甲给解了下来,随即扭过头喝道,“你们也脱啊!咱们赤着身子总不会有人说咱们逼宫了吧?”

在马背上不太方便,李珉索性下了马来,三两下

身给剥了个赤条条,这还不过瘾,又将裤子也给解了时,宫门前就站了个赤身**的家伙,而他身后的一干人等则是有样学样,脱了个精光,卢氏本是好奇外面生了什么事,怎的一下子就只听见像是数千人脱衣服的声,撩起帘子瞥了一眼,还没来得及瞧真切,就被大郎一把拉了下来。

李珉举高双手,赤条条的转了一圈,随即道,“好了,这下你该看清楚爷有没有带东西了吧?开门开门,想冻死爷么?”

牛博瞪大了双眼瞪着李,知道这位爷无耻是一回事,甚至看他耍无赖的时候也很可乐,可当他对着自己耍无赖的时候事情就变得不那么好玩了,半晌没回过神来,还是身边的一个士兵提醒,他才回过神,“这时候皇上已经睡了,宫门已关,不到时辰不会开启,王十五子,你若是有什么事明天一早再来求见即可,本将军是绝不会为你开门的!还是请回吧!”

“牛博!”李珉叫道,“你耍爷是不是?故意让爷和后面的这帮皇亲国戚脱个精光给你们瞧走了又不让进,这不是拿爷们当猴子耍么?爷今天就告诉你,你要不开门,爷就不走了还!”

李身后一干人等大声嚷嚷道,“我们也不走了!”

甚至有人叫道,“,你丫不当差的时候就知道厉害了!爷玩不死你就随你这畜生姓!”

人群一阵轰然大笑,刹那,牛博脸上的汗水就滴了下来,不知道这位爷犯了什么倔,竟然领了这么这么一帮子爷爷过来,还真敢在皇宫门口撒野,他倒是可以下令放箭,可这帮子爷们连衣服都没穿,明儿个让他们家里的那帮爹爹们瞧见了,表面上肯定要说他牛博做的好,可是,背地里……

他有一百个袋也不够啊!什么?一千个?那也不够!没瞧见下面的人有多少么?

望着宫墙,说他不怕是不可能的,毕竟**着站在这里,若非夜色漆黑,他这曾经在长安城裸奔过的人其实脸皮也是薄的紧,即便脸皮足够厚,也不足以抵挡那宫门上方的千百只箭矢,他现在就在赌,赌牛博这莽夫脑子转不过弯,也赌牛博不敢拿自家的性命开玩笑。

他知道世子是如何说动这帮子千牛卫来与他帮忙的,其中不乏他的一些兄弟,可绝非全部都是,他现在要做的事是在老虎嘴上拔牙,跟皇帝对着干,而这帮人也不是傻子,他们自然也是知道的。

他只记得世子说过的一句话,“你要走就别回来了,咱们王府经不得你这般折腾。”

高力士是如皇帝的贴心人,而他得了便宜还卖乖,虽然说皇帝是有对不住他们一家的地方,但,龙有逆鳞,触之必死!

他现在做的并非只是挑战一个阉人的权威,而是正面跟皇帝叫板!

可是,他没有别的办法,如今的局势只能让他如此一搏,他看的明白,世子看的也明白,否则不会顺水推舟的帮他一把,让整个千牛卫的人都牵涉了进来——罚不服众,只要他不死,其他的人也不会受到什么惩罚!

而这帮子人着实是皇城最后的依靠,皇帝最亲信的军队,绝不会背叛皇权的人,引起他们的抗争,皇帝总是该有所顾虑了吧?

高力士已经伤到了他们的利益!至少,世子是让这些人这么以为的,否则他们才不会做这个出头鸟。

至于罪过,自然是他李来背,挑拨关系,引得千牛卫集体叛乱,到时候朝堂上自然有人替他求情——为了他们的子嗣,不得不求情,只要犯的罪过不深,从犯自然不会有多大的干系,到最后死罪可免,最终的结果将是——配!

这是世子对他的承诺,李珉选择相信!

事态一步步的接近之前所预料的那样,只是,这最后一步也是最关键的一步,千万不能有失!

冷眼瞧着宫门上牛博与身边的几个士兵嘀嘀咕咕,说完了以后有人跑了下去,而牛博则是站在宫门上扬声道,“十五爷,我这就请人去通报,不过皇上怕是已经入睡了,能不能请得皇上起身还是未知,你们切等等……哎,还是把衣服先穿上吧,休要着凉了……”

李闻言松了一口气,淡淡的笑道,“我瞧牛将军也想跟我一样脱了呢,要不要试试?这天气,挺凉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