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七部拐了一个李家郎第二十八章

第七部 拐了一个李家郎 第二十八章

什么?”高力士衣衫不整的走出房门来,今夜他自情睡觉,可经不住夫人的劝,加上已是过了五更天,他刚想倒上床眯一会儿,便听见如此惊人的消息。[>

那侍卫怕是高力士睡的还迷糊没有听真切,又重复了一遍道,“王十五子去岑家劫了人,又领着一干千牛卫去了宫门,连皇上都惊动了,这会儿牛博已经开了宫门请他进去。”

高力士身边的一个太监惊呼道,“这王十五子疯了么?带着人披着盔甲还拿着兵器夜闯宫门,皇上竟然还放了他进去?”

高力士瞪了他一眼,厉声问道,“为何一直没有人来报我?”竟然等到李进了宫才传回来消息。

那侍卫道,“方才高将军府周围布满了人,属下们想进来一直都不得法,等到宫里的人传来消息他们才撤了去。

高力士闻言愣,身边那太监又想说什么,高力士只摆摆手道,“你们先退下去”

无心去整理衣服,高力士个人坐在花厅里,外面的人大气不敢出,周围寂静一片,东边的启明星这会儿若隐若现,天就要亮了。

高力士已是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这会儿却是百思不得其破解之法,他虽一心为了皇帝万死不辞,却是低估了那帮皇亲国戚的反弹。

这次他做的事可谓是触碰到那皇亲国戚的底线了万没有想到的是那些人的反应这么快,而且心这么齐依照他对那些人的了解,就跟长公主被欺负的那件事一般,这群人虽恼王家的蛮横不得不忍气吞声,即便王家欺上门来也要做避让态。

这些人这些年何尝不如此对他。倒是让他放松了警惕。忘记了皇家人毕竟是皇家地人。身上流淌着地还是太祖皇帝地血。又怎么可能把一个威胁到他们地位甚至生命地人轻轻地放过要将他们逼到绝境。所爆出来地力量连皇帝都不敢小窥。

其实前后地事都有可以交代地过去方法。唯一一个破绽大地破绽就是——岑子吟失踪了。

无论他有多少地理由。都解释不了王府上一个女子在他地重兵看守之下竟然失踪地过错。何况这个女子还是王地儿媳妇。当今皇帝地侄儿媳妇

皇帝虽然知道缘故这缘故却是不能对臣子们说地。当将这些摊开来。皇帝将会很为难。非常非常地为难。

如今唯一破开这个局面地方法就只有一个——找到岑子吟

根据各个地方传来地消息。他已经将所有有可能地地方都搜遍了。为何还是找不到人呢?

一定是哪里出了错

高力士抬头透过窗户间的格子望着天空天就要亮了,原本的月色隐去云彩将星星也遮掩的再无一丝踪迹,黎明黑暗的时候到了

高力士站起身来,走到花厅门前高声吩咐道,“让各处回来禀报的人都来见我”

一声令下,原本沉静的院子里便动了起来,灯笼在风中摇摆,拉扯出凌乱的影子。

……

“岑家上下属下都全部搜索过,家中无论男女一一对照过,并没有多余的人在,包括岑家的地窖,也是检查了一遍的。而王十五子只带走了四个人,属下敢肯定其中没有岑家三娘子,至于余下的人,王十五子走后,我们的人并没有撤去,依旧还围着那个小院,没有现任何异常。”

高力士闻言点点头,这与他的揣测无异,岑家一开始就被他手下的人监视着,若是岑子吟回去不会半点儿现也没有,李珉这一招怕是声东击西?

“唐家也没有半个生人出入,家中人丁单薄,那间小院不过十来间房子,连带周围的邻里我们也搜查过了一遍,没有任何现。并将所有的人都拉出来让那些人指认,都是那条巷子的住户,唯一的一个外人便是一个六十多岁来探亲的老头子。”

“杜家的主宅来客众多,却是没有异常的……”

……

一个个的报下去,高力士只将那些心中认定不可能的排除掉,眼见着十余波人马皆是无功而返,他不由得眯起了眼睛,莫非他还漏掉了什么?

“……只是……只是……有一个年轻的妇人,程将军也没有细问,属下也瞧了一眼,虽然灯光昏暗,除了身高与三娘子差不多以外,模样倒是瞧不出来……”

最后一个人引得高力士的主意,那个地方本是高力士最最怀的,可初时回来的人报说没有可,杜康也在那儿,还亲自领了所有的人来迎接,这会儿却突然冒出个陌生的妇人来了?

高力士心中闪过一抹什么,大掌猛的在扶手上一拍,出的一声巨响,吓得那说话的传令兵

嗦,诺诺的望着高力士,一脸清白不知道自己说错了

莫非程将军是高将军的心腹,所以高将军不高兴自己在人前说他的不是?

高力士根本没去瞧那传令兵的表情,起身道,“就是这里了立即带人过去,将那个女子给我拿下”

众人领命,高力士突然又叫道,“等等”众人回头,高力士笑道,“我随你们同去”

将身上的衣衫整理好了,门口已经备好了骏马,高力士抬头看天,依旧是伸手不见五指,士兵手上拿着的火把只能照耀清街道的一角,不过,终究是要天亮了不是吗?

马蹄疾驰而去,一路的滴答声,也留下无穷的问,经历一世长安城的百姓也不知道今夜这最后的马蹄声到底代表了什么,天明之后又是烈日当中,哪儿见一丝凉意。

杜家的小院,静悄悄的,门门外都矗立着不少的侍卫,搜索毕了以后这些人并没有走,反而留了下来,上面的命令是盯着这个院落,即便领头的将军走了,他们依旧要守着这里——不准任何人进出

留下的这些这会儿已是疲惫了,不过这并不妨碍他们站岗,长年的军旅生活让他们学会了一件事,站着也能睡着。

突然,一阵马蹄声打破平静,这些卫们一下子从梦中惊醒过来,抬起头望过去,却瞧见高力士不过片刻功夫便已奔到他们面前,火光照耀下,一张脸看不清息怒,只是喝道,“开门”

一声令下,大门咯吱一开启,今天高力士手下在长安城内大半的兵力都被派了出来,因此这杜家的小院里也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看见院子里精神抖擞的侍卫,高力士满意的笑了。

“给我搜”

手一挥,一干侍卫如同下山猛虎般的进院落,问清了那妇人居住的地方便迫不及待的冲了进去,杜康衣衫不整的闻声从内院冲了出来,扬声问道,“你们这是要做什么?”

他没想到搜索完毕以后高力士还会把那些侍卫留下来盯着整个院子,知道的时候,再想办法已经来不及了,唯有将岑子吟与唐沐非安排来先住下,小院里进出不得,这边却是官兵守卫,唯有走一步看一步,高力士会来他知道,只是没有料到会来的这般快

高力士根本不理会他,扭身只往内院走去,杜康也是经历过大场面的人了,见状便知道事情败露了,只是整了整衣领,高力士既然不动他,事情便还有回旋的余地,扭身回了房间将衣衫穿戴整齐,眼睁睁的瞧着高力士进了内院将岑子吟带了出来,随后跟来的还有唐沐非。

除了岑子吟以外,院子里的人高力士一个未动,大批的兵马退去,杜康才觉得自己的心跳的很快,即便是经历过再大的场面也未曾这般被一个站在权力高峰的人当场抓住过这样可以将他置之死地的把柄。

“肯定是生什么事了”唐沐非的声音突然响起来,就在他耳边,杜康扭过头去才现这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的,平日里收拾的整整齐齐的衣衫和头都有些凌乱,瞧得出也是受了一场惊吓,杜康眯起眼,沉吟起来……

这会儿天已经亮了,走在长安城的路上,微风吹过,高力士骑在马背上,不由得瞥了一眼一声不吭的岑子吟,岑子吟的脸色很白,身上的衣衫是随手披上的,头也没经过整理,脸上的妆被卸下了,依稀还有些白白的痕迹,看那样子就知道是不经常上妆卸妆才会不小心遗留下来的。

高力士瞧着岑子吟,突然笑了,笑容有些苦涩,“三娘子,你这次可把老夫给害苦了……”

岑子吟张了张嘴,正想回答,突然看见迎面又有一路兵马过来,不由得一愣,随即扭过头瞧高力士,只见高力士神色凝重起来。

“我等奉了皇上的旨意前来请三娘子进宫”远远的,那坐在马背上的冷面的侍卫昂着头高声道。

高力士只觉得一阵心慌意乱,没想到他这最后一步还是被人算计到了这李珉,果然不简单呐

将岑子吟交给对方,那冷面侍卫又笑道,“皇上还说了,若是遇上高将军,还要请高将军也同回宫一叙,皇上有些事儿想问您呢”

…………

腹黑男与天才女的爱欲纠缠

晚明时代画卷,金戈铁马中的繁华尾音

FazoR《明末十年乱》,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