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七部拐了一个李家郎第二十九章

第七部 拐了一个李家郎 第二十九章

子吟不过短短一炷香时间从天堂到地狱,又回到人间了高力士一眼,事情的计划虽然有些脱轨,到这时候又恢复到了一开始与李计较的原路上来。

装傻不是正道,她就是要逼高力士乱了手脚,瞥了高力士一眼,却现高力士脸上隐隐有冷汗,这会儿是朝着太阳出来的方向行去,而高力士又走在岑子吟身后,所以可以看见脸上的反光,心中不由得有些稀奇,李珉虽然联系到了一帮人来折腾,到底高力士根基深厚,岂是几个皇家子弟能轻易动摇的?

岑子吟哪儿知道事情已经不是区区几个皇室子弟与老阉官的私人纠葛,如今已经展到千牛卫半数之上的皇室子弟与权臣子弟一起到皇宫门口裸奔……

高力士经历的大风浪也不少,断然不会为了一点儿小事如此紧张,岑子吟由得有些好奇,再看身边这位,岑子吟即便没见识过皇家高级侍卫的气派,也瞧得出此人该比安嘉还要有身份一些,再想想高力士的反应,此人必然是皇帝亲信中的亲信了。

一路一言不的随着人进宫,这次是岑子吟第二次踏入宫门,只觉得身边的太监侍卫个个眼神都是不一样的,而这次走的路也并非往昔的小路,而是沿着正门的大道一路进去,只走在这条道路上,岑子吟便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宽阔的道路,可数量马车并行,而身边两侧站了无数的侍卫,个个盔甲在身身体紧绷面色肃穆,让岑子吟也不由得挺直了腰杆,即便是衣衫不太整齐,头也有些凌乱。

一路走过去,岑子吟看见座辉煌的宫殿,写着大明宫三个字的牌子高高悬挂在上面,檐角飞起辉煌巍峨,诉说着这宫殿的历史,威严无比会儿岑子吟已经说不出心中的感受了,只觉得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是战战兢兢的,这才是皇家的威严

岑子吟突想到这一点,她一直生活在市井,即便嫁入王府也是个不像王府的王府,进宫的时候也是在小道花园之间穿梭,这前庭是从来未曾来过的。

比较起现代宫人不在取而代之是无游客的宫殿来说,两旁在阳光下耀目的刀剑与那无声无息的气息才能让人真正的领略到这些,这是现代人逛一百遍故宫怕也逛不出来的味道?

这一刻,岑子吟不得不低下头,瞧见元殿外跪倒一片的牛前卫的时候,岑子吟在其中寻找李珉的身影,可惜人实在太多,一眼望不到头过去只觉得密密麻麻的让人头皮麻,吓了一跳这跟一开始说好的事儿并不同呀

站在外候着。高力士先行进去回话。这会儿岑子吟才略微有些慌乱起来。不知道李珉教她地招数到底能不能行于皇帝。她始终不认识也不了解天知道她真地那么说地话会有什么结果。不过事到如今已是骑虎难下。走一步算一步

实际上即便他们主动出击是会有这一天地。岑子吟不断地安慰自己。不过。在面对地人是自己毫无反击之力地皇帝地时候。再多地安慰都是白费。皇权之下一切凭地都是皇帝地喜怒而已。毕竟他们做地是挑战皇帝权威地事。

“传岑氏三娘觐见……”那太监尖锐刺耳地声音将岑子吟从沉思中惊醒过来。浑身一个哆嗦。急急地向前走去。那太监瞧着有几分面熟。岑子吟也没注意到。只是埋着头往前走。不敢东张西望。

走过拐角。那太监突然道。“三娘子。您还是稍微整理一下头再进去比较好。这般模样见皇上有些不妥呢”

岑子吟闻言这才感激地看了那太监一眼。竟然现那人是李护国。瞧见个熟人心思稍微定了些。呼出一口气急急地问道。“李公公……”

李护国摆摆手。打量了一下四周。见都是他熟悉地人以后才沉声道。“三娘子什么都不必说了。先整理一下仪容。皇上还在里面候着呢。若是见到你这般模样进去。怕是会闹是心情更不好地。”

心情更不好?岑子吟闻言心中一寒,还是不忘感激的向李护国点点头,伸手将头重新挽了一次,李护国在一边提点着,还是稍废了片刻功夫才弄好,虽然不太合意,到底不如方才那般乱糟糟的样子了。

这是随着李护国走了进去,低眉顺眼的跪在地上,只敢用看着地上的脚来找李珉的所在。

岑子吟刚跪下,李珉就扑了过来,口中大叫道,“三娘,你没事?高力士那厮可曾为难你?我刚要去寻人求助,不想你就不见了,我就知道是高力士带走你的如今在皇上面前,有什么便直说,皇上定会替你讨回公道的”

岑子吟闻言偷偷的抬起头来,高力士在一边不做声响

脸阴沉的可怕,旁边还站了些人,她一个都不认识,着她与李珉。一时间还摸不清状况,岑子吟只得含糊应道,“我没事,你不用担心。

李珉闻言立即夸张的叫了起来,“什么没事?我瞧你整个人都不对了,高力士又给你吃了什么东西?怎么话都说不清了?”

岑子吟心中一个念头一闪而过,只低着头摇头道,“没事……”

李珉闻言便跳起来指着高力士的鼻子骂道,“高力士,你这阉狗,定是你害我家三娘不成,又给她下了什么药是不是?我跟你拼了”

不待说完就扑了上去,高力士侧身避开,旁边一个太监连忙抓住李,皇帝在上位坐着,身边一个太监喝道,“王十五子,你好大的胆子,君前失仪,还不快快住手”

李珉可不管这,跳着脚叫骂道,“要有人这么欺负了你老婆,你能住手不?”

殿上一阵静默,也唯有李敢如此叫骂了,站在左手边的一个中年男子突然喝道,“十五郎,皇上在此,不可无礼”

李珉这才泄了气的皮球,退到一边,只是满脸的不高兴,高高的殿堂上方,一道平和的声音传来,“罢了,三娘先起来,十五郎,你也休要造次,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还是要让三娘说说,朕才好下定论。”

岑子吟谢过皇恩,缓缓的起身来,目光旧是低垂着,只听见殿上太监问道,“岑氏三娘,皇上问你话,你只需一一的照实回答,无需隐瞒。”

岑子吟应了,那中正的男声这才开,“三娘,日前听说你突然迷糊了,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岑子闻言扑通一声跪了下来,高声道,“妾身有罪,请皇上责罚”殿上人同时一愣,不知此事由何而来。

那男声道,“哦?你是了何罪?”

岑子吟低头道,“妾身犯得是欺君之罪”顿了顿,只听见身边一片抽气之声,轻轻的抬起头来,只瞧见李珉不解的望着她,之前他已是暗示的明白了,岑子吟勾勾嘴角笑,“只是妾身有难言之隐,还望皇上听妾身诉说。”

高力士眯着眼瞪着岑子吟,如今皇帝已是明显的偏袒于她,毕竟皇帝不可能全然不顾那些皇亲国戚的感受,这会儿她又为何出尔反尔?

岑子吟低下头,至始至终都没有看皇帝一眼,也没有去多余的瞧高力士,缓缓的道,“妾身一开始实是骗人的……只因为上次献上的东西,妾身也不太明白,一时害怕,听说有人来传旨,便索性装起了糊涂……”周围沉默一片,岑子吟继续道,“只是,后来才知道,误打误撞的,妾身反倒是躲过了一劫”

“哦?”皇帝挑眉,岑子吟几乎可以感受到左边一群人怒视的目光,形势已经一面倒了,李珉给的暗示也是清晰透彻,岑子吟偏生不按照李所说的去做,她到底在想什么?

岑子吟不看众人,低着头继续道,“妾身知道妾身的夫君为了保护妾身,必然对人有所隐瞒妾身的过错,皇上圣明,自然是瞒不过的,妾身也敢祈求皇上饶恕,只求皇上救救妾身的两个哥哥,且饶恕妾身的夫君,他一向肆意妄为,却是从来爱国爱君,为皇上为大唐万死不辞,只求皇上仁慈,妾身万死也不足惜”

李珉闻言突然悟出了岑子吟想要做什么,跳起来叫道,“你以为你一个人把罪过都给背下了我就没事了么?你死了,我也活不成”

岑子吟一愣,抬起头看着李珉,这话中的意思她只浅浅的悟出了两层,一层是皇帝未必饶他,另一层却是他……

岑子吟这会儿一心要算计高力士,要算计高力士只有不顾自己的生死,她也是一时的头脑热,外面的局势让她感受到情况已经不受控制,而里面竟然的一面倒,皇帝如此偏着李珉,若非疼他入骨,就是想要一事归一事,秋后算总账了。看着一片大好的行事,也许转眼间就会翻了天。

只想到唐沐非和那位素不相识的杜康为了救她,如今连累其中,若是高力士不下马,指不定哪天就让他给惦记上了,而如今的情况本来就够复杂了,何方让它再复杂一些,岑子吟相信只有越混乱,才有可能有漏洞可钻,否则依照皇帝只让李珉说话,而高力士一言不的情况来看,未必不会最后大翻盘。

何况,高力士和皇帝这会儿都不会想将她置之死地的岑子吟肯定这一点,皇家的人只要不逼宫谋反,就不会被光明正大的处死而外面那些人,岑子吟一想到就头皮麻,这跟逼宫也差不多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