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七部拐了一个李家郎第三十章

第七部 拐了一个李家郎 第三十章

想到这里,岑子吟就不由得怒从中来,明明说好的私结果李愣是把事情闹的不可开交,带着这么多人全副武装的来围宫门,这不是找死么?就算进不了宫门,不能抢尽先机,明刀明枪的跟高力士干上一仗也是无所谓的,唯一的美中不足怕是要死很多人。

这会儿的岑子吟自然看不见千人半裸的场景,只是看着那么多人穿着盔甲跪在前面,自然而然的联想到了兵器合该是被没收,哪儿会联想到那帮家伙之所以被罚跪乃是因为仪容不整。

李珉这么做,岑子吟自然怪不得他,只能怨自己,明知道李珉喜欢玩闹喜欢把事情往大里折腾也不先约法三章,便是最近李珉太消停,让她放松了警惕。

她失踪后李珉怕是慌了心神,又瞧见有个丫头伤的重,怕高力士对她下狠手?

岑子吟拉着李珉的手道,“这事儿本就与你无关,是我闯出来的祸事,你不过爱玩闹些罢了,这时候可不是玩的时候,要知道欺君是死罪,你不可任性。”

打从心底,岑子是将李珉当成个孩子的,女人本就比较早熟,从心理年龄上来算,岑子吟比李珉怕是要多活了几年,本来古人早熟,遇上别的人在李珉这般年纪已经精通人情世故,偏生李珉又是个异类,岑子吟从年龄上俯视他,行为上偶尔也有看见小孩的感觉,这会儿心烦意乱便只是随口哄哄。

李珉见岑子吟不带几分意的诱哄便恼了起来,“什么叫我任性?我偏要任性你又奈我何?反正我好容易娶到你这么个老婆,谁要杀你就得先砍了我的脑袋才行”

岑子吟瞪李珉,只觉得这人的脑袋冥顽不灵,“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怎么这么倔呢?我跟你说,你要救了我,我也不会跟你了这会儿我死了还是你李家的鬼,要我活下去我就和你离婚”

岑子吟本以为这话一出,李珉就该知难而退了,谁知道这家伙眼睛一瞪道,“你不跟我没关系我跟你呀”

在殿上的众人无不掩面,这便是李的子孙,整个没脸皮的,连入赘这种事都可以说的这么理所当然,王世子也是觉得脸上挂不住,脸皮一个劲儿的抽抽子吟早就领教过自家男人的无赖手段,只是他许久没使出来了,这会儿突然的来这么一出,她也是再也拉不下脸,扶着额头道,“好赢了那就做对亡命鸳鸯好了”岑子吟突然放大大声道,抬起头来望着大殿上方的皇帝,目光灼灼的道,“皇上,如今我们夫妻二人都犯了欺君之罪,还请皇上责罚”

皇帝正板着看这夫妻两人拌嘴目光中也是露出无可奈何之意。岑子吟突然来这么一出。倒是让他愣了愣。微微皱眉。世子地眼光一直停留在岑子吟地身上状喝道。“皇上还没开口呢们两个便在这里嚷嚷什么?”

说着扭过身去对着皇帝拱手道。“皇上这十五弟便是个不捶不响地鼓。打了也未必明白请皇上决断。两人欺君之罪不可轻饶即便是死罪。臣下也无话可说”

世子突然来这么一出。站在他身边地人却是禁不住了。李珉要是死了。他们自家地兄弟怕也是凶多吉少。虽然明眼人都瞧出这位如今是在装腔作势。可这事情由着这对活宝夫妻闹腾下去也不知道会朝着什么方向展。打定了主意不再让两人即兴演出。便有人站出来道。“皇上。王十五子虽然一惯行事莽撞。其心却是可悯地。正如三娘子所说。这十五郎再莽撞心中地忠君爱国之心却是未曾变。今日生之事不过是一群不知天高地厚地小子们胡闹罢了。虽然在宫门衣衫不整。确实有失了体统。却是在夜半时分。到底也没几个人知道。皇上英明。自然不会与这等不晓事地黄口小儿计较。”

又有人附和道。“这十五郎便是如此率真地性子。这次地事儿虽然过火了些。到底没有造成什么不可收拾地后果。还望皇上酌情处理。”

……

高力士眨了眨眼。这两件事根本就不能混为一谈。不过如今站在殿上地都是王公大臣们地心腹子嗣。老人们一个个地都没来。这些人这么处理高力士完全理解。只要老人不出面。小孩子再怎么闹腾。那也是小孩子不懂事。求情求饶都是该地。若真地把这些人逼急了。把外面跪地那些人都拖下了水。外面那些人家中地长辈知道了。明面上或许要皇帝严惩。私下里皇帝怕也要吃不了兜着走。只要在一些皇帝想要执行地事情上一人轻轻地拦上一拦。很多事怕就要化作镜中花水中

因此,高力士并不开口,皇帝自然也没有要将李珉置之死地的想法,见一干人纷纷劝说,而王世子却是态度坚决,皇帝不置可否,这次的事他虽不打算深究,可这帮人的胆子也太大了些,瞧着是胡闹,实质上却是形同逼宫,天家的威严被触犯,怎么也不能就这么随随便便的了结了去,何况,他不明白岑子吟为何要闹这么一出,莫非是心怀异志?

“后来又如何?”皇帝淡淡的问道,“三娘子,你还没将事情经过说完,没有了解事情尾,要朕如何处置?”

抬起头的时候,岑子吟已经是将龙椅上的皇帝看了个真真切切,说起来,李家拥有胡人的血脉一点儿不假,李家人包括坐在龙椅上那位微胖的君王长得都不差,一双眼深邃的看不清下面掩藏的情绪,因为微胖,倒是生出几分慈祥之态,如今这位帝王不过三十余岁,看起来风华正茂,正是励精图治之时,因为善骑射,体态也是健壮却不显得肥胖。

说起来,这样的一个男人合该是成熟女性心中完美的丈夫形象,可惜,如今嫁为人妇的岑子吟完全感受不到,唯一的想法便是,就是眼前这个男人先弃了江山就美人,偏偏到最后的时候又意志不坚定的弃了美人就江山。

正是这样的一人,看着岑子吟的时候让她感觉到威胁,还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压迫感,岑子吟不得不庆幸自己未曾在之前见到过这位君王,否则她肯定比想象中溜的更快,一个野心勃勃王的气息即便内敛,也足以让敏感的人觉察到危险,这样的君王会为了权势和所谓的大局牺牲一切可以牺牲的东西。

低下头,岑子吟缓缓的道,“皇上,之后便是高力士身边的一个太监将奴家绑了去,今天又突然将奴家带出来,遇上了皇上派去的那位侍卫。奴家还真闹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岑子吟这要推的干干净净了,偏生皇帝派去的那个侍卫又是在路上将高力士和岑子吟劫下来的,岑子吟的供词皇帝自然要求证,那侍卫过来回话的时候与岑子吟的话无二。

皇帝自然要问高力士,高士在皇帝问到的时候只将实际的情况给说了一遍,如此两边一对照,其中自有不同之处,皇帝便道,“你们两方各执一词,朕也不知道谁是谁非,既然如此,不妨再传些证人上来”

高力士连忙道,“皇上大可宣当日在王府上职守的侍卫与太监来问话。”

听到此处,岑只觉得李珉轻轻的用手指在紧握着她的手心点了两下,似有赞许的意思,扭过头一瞧,李珉满脸自得的瞧了高力士一眼,高力士心里则是憋屈的紧,瞧这模样,感情那些侍卫和太监也被李给收买完了,不由得瞧了皇帝一眼。

李这会儿虽然得意,可皇心中是最了解他的,事情的经过如何皇帝怎么会没数?只是如今这模样,皇帝不得不妥协罢了,毕竟威胁后生晚辈不是什么好名声。

高力士想不通的是,李珉和岑子吟到底想如何,这般的将他耍着玩,还跟皇帝叫板上了,这是嫌命长还是太无聊了?百思而不得其解,这两人行事不着边际,或许真是一对活宝。

问话的过程,岑子吟不得而知,兴许皇帝也是早知道结果了,总之是所有的人都刻意的遗忘掉了之前的那一段插曲,自然也没有人不知趣的提起,就像是一阵风吹过,风过之后一切又恢复了原样,将李珉与岑子吟还有高力士都一同打下去在旁边休息,三人退出来的时候李珉不知死活的与高力士扮鬼脸,高力士却不理会他的装腔作势,只盯着岑子吟半晌,突然叹息了一声道,“三娘子,老夫可真瞧不透你想做什么?”

岑子吟笑笑,心中虽然还着急,也不知道为何情势急转直下变成了这样,无心与高力士打心眼,只是道,“就是玩笑开大了而已……”

高力士再想问,李珉已护着岑子吟急走了几步,一脸不高兴的瞪着他道,“别靠近我们呀我可告诉你,我娘子要是身上少了根汗毛,爷绝不放过你”

看着李珉的无赖样,高力士也唯有摇摇头,真闹不明白这位十五郎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反正他在皇帝做出抉择之前是不会再有任何动作了。

待到皇帝与那些人在殿上磨磨蹭蹭了一上午,跪在殿外的那群牛千卫们可怜巴巴的在毒辣的太阳下晒的脸上的皮几乎脱了一层的时候,殿内终于传出了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