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

第七部拐了一个李家郎第三十一章

第七部 拐了一个李家郎 第三十一章

皇上到底是什么意思?”岑子吟眨巴眨眼眼睛盯着L人,好奇心早就按耐不住了,偏生他们貌似在被罚,一直没机会问,后来又被许多的事转移了注意力,更是为了离开长安而忙碌不已,便将此事抛在了脑后,说实话,半个月之前皇帝身边那个太监抑扬顿挫的念叨了半天,岑子吟只觉得唱的跟歌一般的好听,就是没闹明白其中的意思。

河岸的风轻轻的吹动,已是过了端午,这天气即便是早上也有些燥热,岑子吟额头上冒着汗,偏生心情像是要飞起来一般,看见管事在搬东西,真想上前去帮上一把。

不过,她与李珉是被‘赶出’长安城的,李珉是这么说的,所以,要有犯人的自觉,一旁监督并保护他们离开的高力士可以为证。

听见岑子吟的话,高力士忍不住道,“意思就是十五爷和您两位老人家太能折腾了,带坏了长安城的风气,考虑到十五爷是皇上手足之子,便是他的儿子,而您老人家对大唐的贡献不小,也就小惩大诫,可也容不得你们再在这长安城翻云覆雨,再折腾一下,天知道会闹出什么事儿来!”

岑子吟闻言摸摸鼻子,她与李被‘发配’到南方的蛮荒之地,并被勒令不奉皇命,一辈子不准进长安,这事儿对于旁人来说莫过于天塌下来一般,对于李夫妻却是天上掉下来的好事,莫不是考虑到笑的太开心会损了皇帝的面子,两人还真是要弹冠相庆了。

今日便是两人下之日,来送行的人不多,唯有李玮夫妻和大郎二郎夫妻,不过有高力士在一边盯着,也只能匆匆话别。

听见高力士如此说道与李珉相视一笑,这结果该是最好不过的了,虽然过程曲折了些,亏的皇帝大度不跟他们计较,只是可怜的那帮跟着李珉去皇宫的人,这事儿自然有世子扛着,倒是不用担心。

高力士见两眼中藏也藏不住的喜色,不由得摇了摇头,那日圣旨一下两人便是这副表情,初时他还以为这两人是因为逃过一劫回到家中思量了许久才恍然,这两人是想离开长安,不过,为了这么一件小事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实在让人费解。

他始终不明白,如今皇圣明子吟又满腹的古怪点子为何不肯拿出来,偏偏要躲到天边去今诸王的权势都被局限在一个很小的范围之内,皇帝大权在握,再怎么也不会忌讳一个小媳妇的,何况还是王之子的媳妇,只要把握好了分寸,只会让王府昌盛起来何偏偏要去那沼气瘟疫横行的南蛮之地。

想到里,高力士从怀中掏出一个瓶子来给李珉道,“这药是从南方回来的一个友人所赠防瘟疫很有些功效,水土不服用了也是好的夫怕是一生也难有南下的机会了,十五爷带着防身吧。”

高力士如行事。倒是让坑了他一把地岑子吟有些不好意思。李大咧咧地收了。岑子吟连忙道谢。高力士摆摆手道。“三娘子此去多多珍重。若是有朝一日想重返长安城。不妨让人捎封书信与老夫。老夫必会去皇上面前替两位求情。想必皇上心中地怒意一消。便不会再让两位在那蛮荒之地呆着了。那地方老夫听说实是比不得长安地繁华。人烟稀少。贼寇甚多。两位还需一路小心才是。”

岑子吟闻言眼珠子转悠圈。皇帝感情是将他们撵走了又后悔了?不对。若是后悔了大可一封诏书就将两人叫回来。这会儿高力士地话该是他心中不舍才是。至于是私交还是公务说不真切。只是这两样都是岑子吟断然不愿地。好容易飞出了牢笼。想俺再回来——两个字。没门!

只是这高力士虽是个太监。做人却是还算不错地。岑子吟心中觉得私底下有些对不住人家。她本就是个受不得人对她好地。此刻却不得不板起脸来道。“高将军地好意三娘心领了。只是出了这长安城便不再是高将军所能管辖地地方。南方即便洪水猛兽多如过江之鲫。也好过三娘在这长安城整日坐立不安!高将军地手段三娘算是见识过了!”

这话便是在暗示如今高力士保护着她。所以不好下手。只是两人之间地仇怨甚深。高力士只巴不得将她置之死地。所以才拿话来忽悠她。高力士闻言不由得拧眉。厉色道。“三娘子此言何出?”

岑子吟瞪眼道。“是谁派杀手来杀我地?哼。

事情若非你做地。我能成这般模样。不过。这样也:家十五爷走了。不在您老人家地眼皮子下面转悠。您老人家就该能高抬贵手了吧!”

高力士瞪着岑子吟,不明白她为何要睁着眼说瞎话,之前岑子吟与他的印象并非这种翻脸不认账的小人,不过世间这样的人本就不少,死皮赖脸的不认账也不是什么大事,他本是好意,没想到岑子吟竟然这般作态,不由得面生怒色,转而一想,君子才是相厌不出恶言,他与一个妇道人家计较什么,只是一摔衣袖,转身走到一旁去。

李珉见高力士转头走开,扭过头来瞧岑子吟,岑子吟冲着他挤挤眼,李珉眼中露出一丝好笑的意味,瞧瞧船上的人已经收拾的差不多,牵起岑子吟的手走了上去。

缓缓的,船开动了,迎面而来的风有些水汽,凉悠悠的吹在脸上十分的舒服,岸上的人慢慢的后退,渐渐的变小,而那座巍峨的皇城也越来越遥远,前方是不知名的地方。

河里的水轻轻的拍打着船沿,发出细小的声音,岑子吟犹如梦呓一般的低喃,“虽然走的不太光彩,咱们到底还是走了!”

说起来,岑子吟是有几分感伤的,中国人总是这样,恋乡的情节千年不改,在这个地方生活了三年,对这儿的一草一木都生了感情,如今离开便是永别,心中总是会生起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酸涩。

酸涩的感觉在蔓延,身体是突然陷入一个熟悉而温暖的怀抱,一双手坏到腰间,低沉的男声带着愉悦的腔调道,“是啊!到底还是走了!咱们先去打听打听这沿路都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吧!然后,咱们一路玩过去,反正也没什么事,三年五载的也不用担心,这么慢慢玩还有个好处,就算不习惯水土,慢慢的变着总比突然到地方来的好!老婆,你说这个主意怎么样?”

三年五载……

岑子吟道,“娘们还在广州等着咱们呢!大哥已经派人送信过去了!”

“不怕!咱们再派个人送过去让他们别等咱们不就行了么?”

“可是……”船是官船,皇帝专门派来‘押送’他们的……人能听他们的么?

……

反正,不知李珉用了什么方法,这船便在路上一直走走停停,消磨了好几个月才总算走到广州。

日后,每当岑子吟想起李在船上干的那些勾当,就忍不住扶额,一旦出了长安城,李珉就像那脱了缰的野马,谁也拦不住,什么将船凿一个洞,半夜起来把帆给烧了,拖着满船的人吃酒赌钱,给所有船工的饭菜里面下巴豆,反正每到一个地方,这位爷不玩尽兴了就别想走人。

后来那船上押送的侍卫实在经不住折腾,瞧着时间已经耽搁的太久了,而他又急着回去复命,唯有将李珉给关在房间里派人死死的盯着,即便是这样,被带出玩性的岑子吟也帮他逃出来好几次,有次还拿着一个油纸包骗那侍卫是炸药,到最后什么手段都撼动不了那位的神经以后——实际上是两人也觉得玩的太过火了,加上冬天就要到了,岑子吟想赶到广州与方大娘一起过年,否则依照两人的玩性闹腾下去那侍卫回去还不知道会被怎么罚呢。

这才被乖乖的带到广州,看见了久候了他们多日的方大娘。

广州的家业在岑子玉来了以后被打理的井井有条,本就知道岑子吟要过来的,因此刻意的做了安排,这边的土地便宜,因此建了好大一座宅子,在接到长安城书信的时候本以为来不及收拾,没想到两人在路上耽搁了这么久,这会儿宅子已经收拾妥当好些日子了。

一到这儿,岑子吟便喜欢上了这里,到了冬天却是岑子吟这样怕冷的人的福地,当然,夏日里的闷热却是让人受不了,好在宅子里经历了一个夏日的岑子玉让人修了好大一个池塘,又种了许多的绿树,周围的田产也尽数的买了下来,看见这些岑子玉已是不打算走了,而唐沐非也在岑子吟来到之前到了这儿,一切瞧起来都非常的完美,当然,除了方大娘颇为思念两个儿子以外。

不想,到了腊月初八,大郎二郎便带着妻子乘船来了,倒是让岑子吟吃了一惊,大郎二郎竟然是带着家中上下一道过来的!(,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你正在阅读,如有错误,请及时联系我们纠正!(下载本书请进入或者搜索“书名+哈十八”)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家和 哈十八”查找本书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