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终结

第4章 王胖子

余额不足

“王司令,王司令!起来了!”

吵闹的声音迫使我睁开了朦胧的睡眼,揉了揉眼睛起身看去,只见老胡收拾的人模狗样站在我面前。我知道我们要去考古队寻找陈教授了,这老胡才是这副打扮!

昨晚我早都想好了,记得无限恐怖中詹兰曾经说过:“我们进入恐怖片最大的优势就是熟知剧情!”但是,跟着剧情走难免觉得这趟白来了!所以我昨晚暗自做出决定:大方向跟着剧情走,小方向就自己改改剧情,应该会很刺激!

起床收拾好以后,我们便去吃饭。到了一家饺子店,只见里面早就已经有一个骨瘦如柴,嘴里镶着金牙的人坐在那等着我们。看这扮相,不用说,这货肯定是大金牙了!

吃完饭我们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一会,大金牙便带我们去了考古队。

一进屋,只见屋内坐着一个老头子,穿着不是很奢华但也不失风度!这肯定就是陈教授了!而陈教授旁边站着一个鸡窝头、要多邋遢有多邋遢,看来这货应该就是陈教授的助手郝爱国了。

郝爱国见我们进来,上下打量了一番,便对我们进行了一顿惨无人道讽刺,说我们是走后门!

虽然我知道剧情就是这样,但我还是气不打一处来!不过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事端,也就懒得理会他。于是,剧情就这样展开了,老胡给他们讲解着那些我至今都不明白的天星风水学,而我则在旁边坐等shirley杨登场。

听完了老胡的天性风水学大型演讲,陈教授郝爱国顿时开始溜须拍马,点头哈腰的恭维起老胡。

这时,屋子里进来了一个女人。看着这个女人我的眼睛都快掉出来了!

我勒个去!当初看鬼吹灯的时候就知道shirley杨是个美女,没想到居然他娘的这么美!比那些电影明星都要好看的多!我转头看了看老胡,却见老胡的表情比我还夸张!

只见老胡那呆子看见shirley杨,恨不得当场把人家一口吞了!马上伸手跟人家握手,还来了句中式问候“哈...哈喽!”

当初看鬼吹灯的时候也没觉得这么好笑,怎么现在亲眼见到觉得这么好笑呢!你急个什么急啊,人家shirley杨早晚是你的人,没人和你抢。

客套话说完后,shirley杨提出疑义:“这位王先生对这次新疆之行有什么帮助吗?”

记得原著中,是shirley杨发现了我脖子上的玉佩才答应让我一起去的,于是我直接将挂在脖子上的玉佩拿出来扔给了他们。shirley杨和陈教授看到我的玉佩眼睛都直了,不停地问我哪里来的。

“多的我不能说,我只能告诉你们,我以前有一个朋友,他去过精绝古城!并且把详细经过都告诉我了。你们不想要我就算了,我还懒得陪你们去呢!”说完,我便故意掉头就走。

陈教授和shirley杨见状连忙上门口拦住我,不停地给我赔不是,并且直接把雇佣金从一万美金涨成两万美金。于是,我便假装勉为其难的答应了。然后对他们说:“杨小姐,你在准备物资的时候多准备点防狼手电筒,光线越强越好!”

老胡一脸迷茫的看着我说道:“我说胖子,你这是唱哪出啊?难道你怕黑?”“少扯犊子,出去给你说,反正这东西如果没有,那就准备一起死在精绝古城吧!”

shirley杨干脆的说道:“好的,王先生既然有朋友去过精绝古城,让我们准备的东西肯定是有用的,我这就去办!”

就这样,我们加入了这支由学者和摄影师组成的探险队,老胡是领队,我混了个副队长。

过了几天,我,老胡,shirley杨,陈教授,郝爱国,还有陈教授的三个徒弟萨顶篷,楚建,叶宜欣一行八人便达到了新疆塔克拉玛干沙漠边境。

当然,安力满老骗子肯定也在。这老头开始不愿意跟我们去,最后在我们的威逼利诱下,终于决定和我们一起走了!看过鬼吹灯的人都知道,这老杂毛是一个最大的不定因素,就怕这老杂毛最后变卦,一个人逃走让我们陷入险境!于是我偷偷把老胡叫到一旁说道:“胡司令,我觉得这安力满似乎不是那种会守信用的人,你说万一到时候把我们扔下自己一个人跑了怎么办?”

“我也一直在担心这个问题,这老头一看就是那种会变卦的主,而且我们这一队都是老弱妇孺,要是真出了什么事情,我们良心上也过意不去啊。”老胡皱了皱眉头说道。

这就是我要听的话!于是我对老胡说:“要不这样,我们.......怎么样?”

“你小子就是鬼主意多,好,就这么办!”

下午,大家采购物资的时候,我俩把安力满叫出来,说要请他吃饭,这老头一听有‘免费的午餐’,马上就痛快的答应了!

随便找了一个饭馆,我们叫了半只烤羊,一盘手抓羊肉。你别说,平时我对吃饭不怎么感兴趣,一到王胖子身上看见肉就跟看见亲爹一样,菜刚上来就和安力满俩人甩开膀子开始大吃,而老胡看见我们这吃相也就没了胃口,只是坐在一旁喝酒。

待到酒足饭饱后,老胡给我使了一个眼色,我便会意说道:“我说老头,你知道我们的身份吗?”

安力满一脸茫然道:“你们不是国家派来到新疆沙漠考察的干部嘛!你放心,我一定配合国家的工作的嘛!”

“嘿嘿,老胡,还是你说吧,我说不了这个。”我感觉自己快要笑出来了,马上对老胡说道。

老胡诡异的对安力满笑了笑说道:“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摸金校尉?”

安力满一听老胡这话,马上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只见他一脸震惊,眼睛珠子都快掉出来了“你!你们是摸金校尉!我绝对不会带你们去黑沙漠的!胡大他老人家知道我帮摸金校尉盗墓是会发怒的嘛!”

“你放心,摸金校尉只是我和胖子的业余爱好,其他六个人真的是国家派来的考古队!而且我们这次来也不是为了倒斗!而是为了帮助这几个老弱妇孺找到精绝古城!”老胡不紧不慢的说。

“我不管,我是绝对不会去的!胡大他老人家要是怪罪下来我们都得死的嘛!”

“嘿嘿,就知道你会这样说,不过我也早有准备!既然你知道我们是摸金校尉,就应该知道我们摸金校尉的手段吧!倒斗的手段自然不提,但为了应付墓中的各种机关毒气,我们摸金校尉对毒也是深有研究,刚才敬你那么多酒,你全部喝了,这...”

老胡话还没说完,安力满马上把手指伸进嘴里扣嗓子眼,哇哇大吐了起来。

“不用吐了,这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药效早已经渗透你的五脏六腑了,我这药的名字叫做‘一日丧命散’!药效持续四十天,每天都要吃我给的解药,否则就会全身爆炸而死!”

“我说摸金校尉大人啊!我老头子怎么招惹你们了嘛!何必要这样对我嘛!”

老胡邪邪的笑了笑说道:“不要怪我们这样对你。这次塔克拉玛干之行要是只有我们俩去倒也无所谓,可是这次去的还有一些考古队的老弱妇孺,如果他们出了什么问题,我们可担当不起!所以为了以防万一只能出此下策了,希望您不要怪我们!另外我们是摸金校尉的事你也别说出去。放心,只要你尽职尽责,我们会每天按时给你解药的!帐我们已经结了,您慢用,我们就不打扰了!”说完老胡和我就走出了饭馆,留下安力满一个人在那郁闷。

走出饭馆后我们再也忍不住了,捂着肚子就开始大笑!

老胡边笑边说道:“我说王司令,亏你能想得出来这损招!什么一日丧命散?还全身爆炸而死?没想到他居然信了!笑死我了!刚才差点没忍住笑了出来!哈哈哈!”

“老胡,这你就不懂了吧!曾经有一部伟大的国产电影里面就有这种药,当时也把我笑了个半死!下次有机会我带你去看...诶?老胡,你怎么了?”

只见老胡猛然间停下了脚步,保持着笑容诡异的定在原地一动不动!而四周一切也仿佛电影暂停了一般。突然,我面前闪过一道白光,书神老头出现了!

“吴双小子,做的不错!没想到我布置的陷阱这么快就被你发现了!我这次来只是想和你商量一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