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终结

第5章 剧情改变

余额不足

“什么!!!你的意思是如果我这次不过来提前吓唬吓唬安力满,那之后我们就被他甩下回不来了?你今天出门没吃药吧?我这有一包脑can片,你拿去吃吧!你来找我商量什么?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我听完书神的话气愤的说道。

“你才没吃药呢!老头子我身体好的很,吃什么脑can片!我今天过来是有事情和你商量!老头子我时间...咳,我过一段时间要去办一件事,等你十次穿越任务完成就来不及了!所以我打算和你商量,把你的十次穿越任务改成七次穿越,而任务我会随机给你一到三个,穿越的次数是减少了,但难度也会相应的增加!就这么定了!”老头自言自语道。

“擦,你不是要和我商量么?怎么你自己一个人就决定了?也不问问我同意不同意?”

“不管怎样,我是和你商量了的!总之,我已经把事情说给你了,你答应也得答应,不到应也得答应!”书神阴险的笑了笑。

“我说你当初怎么不和我用你那个什么所谓的神咒,原来你早就想要变卦啊!这样难度增加我不是死的几率更大了么?万一你以后又变卦怎么办?”

“这个你放心,我向造物者发誓,绝对不再变挂!这回你放心了吧?既然都这么决定了,所以这部小说我也会再给你加这一个任务!因为这毕竟是你穿越的第一部小说,所以难度不会太大!这次的附加任务就是,毁掉尸香魔芋!”书神一脸严肃说道。

我听完书神的话差点没晕过去!抓着书神的衣领说道:“这叫难度不大?你看过鬼吹灯吗?那狗尾巴花有多厉害你知道么?你让我怎么去弄?还没把它弄死我就先被那狗尾巴花弄死了!”

“这我就不管了!反正任务给你了,至于怎么办那就是你的事情!话我也带到了,祝你好运哦!哈哈!”说完,老头猥琐的笑着便消失了。

“我草泥马!跑什么?有种回来我们再理论!#@#*¥%@...”我愤怒的说完这段不和谐的话,才发现这个世界的时间早已经重新启动了,而老胡在我旁边莫名其妙的看着我说道:“我说王司令,刚还和我有说有笑的怎么这会突然抽风了?”

听老胡这么说我顿时觉得无比尴尬,勉强笑了笑说道:“哦,那啥,这是那部伟大的国产电影的台词。有机会我俩再去重温一下经典。”

“行了,咱俩啥关系,别跟我扯这些,从我们上次去见陈教授回来到现在你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我也不想多问,你肯定有你自己的苦衷!心里苦闷就要发泄出来,只是发泄的时候记得叫上兄弟我,咱俩啥关系,‘四大铁’几乎都占全了!你身上有几根毛我都知道,哈哈哈!”老胡打着哈哈跟我说道。

“滚!我身上有几根毛你知道?我的取向可是很正常的!别说的我跟兔爷一样!哈哈哈!”

就这样,我们一路有说有笑的回到了考古队,心情也变得好多了。说句真心话,胡八一这个人真的值得深交!只要他那你当兄弟,绝对是不跟你来虚的!如果现实碰到这样的人,我肯定早就和他斩鸡头烧黄纸了!

shirley杨见我们来了,便把物资清单给我们看了看,问我们还缺什么。我和老胡接过物资清单看了看,别说,还真全!正常人能想到的这里都有!

这时我对shirley杨说:“全是挺全的,不过还缺一样东西!”

shirley杨和老胡异口同声的问道:“还缺什么?”说完他俩一对眼,脸都红了。

“还缺一瓶强酸!大概有两升左右,最好是喷雾型的!”

老胡听完后觉得莫名其妙,于是说道:“我说胖子,要强酸干嘛?你不会是有喝这个的嗜好吧?”

“你才有这嗜好呢!据我朋友告诉我,精绝女王的棺木上有一个十分可怕的东西,必须有这东西才能对付!”我认真的告诉他们。

“是这样啊!那我马上吩咐人去买!”说完,shirley杨便出去买强酸了。就这样,东西都备齐了,我们一致决定,明天夜里出发!

第二天一大早,陈教授火急火燎的将众人叫到他的房间。我们进去后兴奋地对我们说道:“好消息!今天清晨我接到领导的电话!说在河南省安阳市安丰乡西高穴村发现曹操墓!这可是一个重大的发现!国家领导很重视这件事,让我马上派人到现场去勘测!”

我听完陈教授的话顿时大惊!曹操墓?不是我们那个年代才发现的吗?怎么现在就被挖出来了?难道...剧情改变了?

于是,我不动声色的继续听他们谈论,想听听剧情哪里被改变了。

陈教授的几个学生听到这个消息都很兴奋,恨不得马上到曹操墓去一睹为快!shirley杨则有些担心的看着陈教授,生怕他突然改变主意不去精绝。

这时陈教授对他三个学生说:“所以我决定让郝爱国带着你们三个马上出发去河南西高穴村勘察曹操墓!而我和胡先生他们去沙漠中寻找精绝古国!这是命令,你们必须去!”

“糟了!炮灰级选手都走了!那这一段路程的危险岂不是都要我们来承担了?这样的话危险系数太大了!”我正这样想着,众人却已经同意了陈教授的意见。于是,郝爱国带着萨顶篷,楚建,叶宜欣收拾好了东西出发前往河南。而我们一行人也只剩下了陈教授,我,老胡,shirley杨和安力满。

没办法,既然剧情改变了,那我就只能逆来顺受!反正这次去精绝古国他们四个人本来就是必死的,这次他们去河南也算是逃过一劫吧!我也没什么好抱怨的。就这样,我们剩下的五个人晚上便向着精绝古国出发了。

‘行程的第一段路线是从博斯腾湖向西南出发,沿着孔雀河向西走一段,直到找到向南的古河道。博斯腾湖是中国第一大内陆淡水吞吐湖,孔雀河就是从这里发源,流向塔克拉玛干的深处,在我们经过湖边的时候,放眼眺望,广阔远深的蓝色湖水让人目眩,不经意间,产生了一种仿佛已行至天地尽头的感觉...’到了博斯腾湖,我不经意间想到了霸唱的这段描述,内心无比感慨: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我们为了节省体力和水源,白天随便挖个坑在坑里睡觉休息,晚上才出来赶路。就这样走了几天,平安无事。直到有一天,我听到了老胡和安力满对话。

安力满不安的看着天边说道:“天上的云在流血,胡大嘛,大概生气了,这沙漠嘛,又要起风了嘛!”

听到这里,我知道了,该来的还是回来,恐怕那恐怖的黑风暴就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