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终结

第14章 惊变

余额不足

众人沿着绳梯依次下去,发现这里死一般的寂静,别说老鼠毒蛇,连只小小的虫蚁也没有,附近岩壁上钉有不少青铜的灯台,都制成灯奴的形状,灯奴双膝跪倒手托宝盏,盏内的灯油早已烧干,这些铜灯一盏挨一盏,根本数不清有多少,随便拿出去一盏到市面上,凭这工艺,这年代,这出处,这历史,绝对值大钱!这还只是说灯!而那满地的金银珠宝,比起之前我们见到的简直就是珍珠与糟糠!

众人都被眼前的‘美景’惊呆了!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一个个目瞪口呆,思维在这时早已停止运转了。

就在这时,陈教授身后传来一道阴冷的声音:“都别动,不然打死这老家伙!”

听到声音的瞬间,我们大家猛然回头,看到一个个子很高的人隐藏在黑暗中,手里拿着一支手枪指着陈教授的头!

等大家的眼睛慢慢适应黑暗,才看清楚来的人是谁!之前我们有很多猜测,觉得跟踪我们的人连安力满都有可能,但万万没想到竟然是他!

“楚建!你干什么!”shirley杨马上对着那人大喊道!显然她也是一脸震惊!没想到,去勘测曹操墓的楚建居然会出现在这里!

“哈哈哈,我干什么?你TM少管!曹操墓那里有什么关我鸟事!我关心的只有这精绝...”楚建话还没说完,老胡猛然冲到楚建面前伸手就向着楚建拿枪的那只手抓去!

老胡是什么身手?当过兵打过仗,说实在的普通人来七个他一个人都能放到还不带受伤的!

但是没想到楚建反应极其迅速!抬腿摆了一个奇异的姿势,猛地一脚对着老胡的小肚子踢了过去!老胡躲闪不及,被一脚踢了个正着!瞬间摔倒在地上向后翻滚了两圈,将这一脚的力道卸去,然后捂着肚子哇哇大叫了起来。

我一看都傻了!老胡当初中枪不打麻药取子弹都没有吭一声,这时候却倒地不起,翻滚着大叫不止,可见这一脚的力道有多大!

“魁星踢斗!你是搬山道人!”shirley杨见楚建把老胡踢倒在地,捂着脸难以置信的叫道!

什么?魁星踢斗!那不是只有搬山道人才会的绝学吗?鬼吹灯中,倒斗盗墓有名气的总共分为四大派。依次是发丘中郎、摸金校尉、搬山道人、卸岭力士!这四派倒斗手段各有千秋!我和老胡便是摸金校尉,靠的是‘寻龙诀’分金定穴,直捣黄龙!而搬山道人的成名绝技就是那魁星踢斗!一脚能把起了尸的黑凶白凶胯骨踢断!可见这魁星踢斗的厉害!还好这楚建的魁星踢斗没有大成,不然老胡早已经筋断骨折了!这世上最后一个搬山道人不就是shirley杨的外公‘鹧鸪哨’么?这楚建怎么也是搬山道人?

“嘿嘿,杨小姐果然识货!没错,我就是搬山道人!我们本为鬼洞族后裔,因为身中无底鬼洞的诅咒,注定不能活过四十岁!所以我们阅尽天下书籍,寻找解除诅咒的办法,终于我族中先知前辈发现了只要寻到世间至宝雮尘珠,将其放入昆仑神殿的祭台上,便能够解除诅咒!所以我们鬼洞族倾全族之力,盗便世间各个名人大墓,寻找雮尘珠的下落,最后自成一派,名为搬山道人!千百年来,我们寻遍各地大墓,一直没有找到雮尘珠的下落,而族中的人却都因为诅咒发作相继死去,如今世上大概就只剩下我一个搬山道人!唉...”

楚建叹了口气继续说道:“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有一天,我在李世民墓中发现了一本古书,上面记载着西域三十六国的传说,其中一篇记载到:精绝国地宫神庙中有一玉石眼球,是古精绝国祭祀为了观测无底鬼洞中的奥秘而制造的,不过最后却因为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而暴毙。大祭司临死前对周围的侍卫说这无底鬼洞以后万万不得有人再去窥伺,不然只能灭族,现在我族人已经身中诅咒,这玉石眼球要收好!因为只要将玉石眼球放在精绝女王的权杖上,将血液滴在眼球上,然后打碎眼球就会消除无底鬼洞的诅咒!侍卫们便遵从大祭司的旨意,设置机关将玉石眼球放在了石台上,从中去下一片玉作为取走玉石眼球的钥匙,但苦于寻找不到精绝女王的地宫而无法解除诅咒,相继死去。其中一名侍卫在临死前将这件事写在了遗书上。后来有中原人士游历西域时发现了那名侍卫的遗书,便将这段话写入了那本古书!”

众人静静地听着楚建讲述这段历史,各个都凝神静听,觉得这曲折离奇的经历真的是匪夷所思!而我则惊的是,原来这破解无底鬼洞诅咒的方法还有一种啊!但是要打碎眼球才可以,我说什么也不会让他这么做的!

楚建继续说道:“得到这一消息,我便马上启程寻找精绝古国,并且找到了玉石眼球!但是我没有玉片根本无法取走眼球,而且也无法找到精绝女王地宫的入口!所以我只能回来加入了考古队,一方面继续寻找雮尘珠,另一方面希望能够发现现今还存于世上的摸金校尉!利用他们的‘寻龙诀’找到地宫入口所在。天不亡我鬼洞族!没想到不久就遇到了真正的摸金校尉,而且手中还有玉石眼球的玉片!这一切真是太美妙了!于是我假装是去勘察曹操墓,其实是早一步来到这精绝古城等你们,现在终于取下了玉石眼球,而且还找到了地宫!这困扰我族千百年的诅咒终于可以解除了!先祖们!我终于可以实现我们的目标了!哈哈哈哈!话不多说!死胖子,把眼球交出来!不然我马上杀了这老杂碎!”

陈教授此时已经颓废了,他没想到自己教出来的学生居然会这样对他;shirley杨眼睛死死盯着陈教授,生怕他出什么意外;而老胡此时也扶着墙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恶狠狠的盯着楚建一语不发。我看大家都是这样的状态,再这样下去这楚建发疯了陈教授估计就交代到这里了!没办法,只能先把玉石眼球交给他稳住他的情绪再说!

于是我将装有玉石眼球的箱子递给了楚建,没想到这孙子还挺谨慎!

“先别给我!你们拿着箱子前面走!将箱子放在女王棺木旁边!快,前面开路!”

我一听楚建说这话,心想:“这回遇到大麻烦了!看来要和那狗尾巴花来个近距离接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