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终结

第15章 尸香魔芋

余额不足

如果我们将箱子放在棺木旁,那尸香魔芋定会让我们产生幻觉,到时候可能性命不保!不行,一定不能先靠近尸香魔芋。

我和老胡,shirley杨走在前面带路,楚建用枪指着陈教授的头跟在我们后面,而且我们的AK-47步枪都被他扔在了墓道里,更要命的是他还是一位正宗的搬山道人!弄得我们想反抗都不行,只能默默地走在前面带路。

此时我们各个都焦急难耐,shirley杨和老胡是担心陈教授的安危,而我则担心尸香魔芋会要了我们全部人的命!不能这样,如果这时候玉石眼球碎了而且还没弄死尸香魔芋,那我不是白忙活了,必须想办法完成任务!

我正想着,我们便进入了一个大山洞。shirley杨从背包里拿出了我们此行最重的也是最稀少的物品,

总重量达八公斤的手提式探照灯!这东西耗电量极大,不能长时间使用,所以我们一直都舍不得拿出来,这回该它派上用场了!

环顾山洞四周,发现前方不远处有一个巨大的坑洞!用强光探照灯照下去,则深不见底,洞下呼呼的冒着阴风,一股巨大而且黑暗的压迫感,使人不敢再往下看,如果再看下去,说不定心神一乱,就会身不由己的跳下去。

老胡惊叹的说道:“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无底鬼洞!果然好生厉害!这深度光看上一眼就能让人发昏,说不定直接通往地狱了!”

大家都盯着无底鬼洞看的时候,我却在寻找精绝女王的棺木,左右看了看,便发现大地洞洞口的中间,那里有一处悬在半空的石梁,那道石梁又细又长,从山崖上探出,刚好延伸悬挂到地洞上方的位置。石梁的尽头摆放着一段巨大的木头,这木头直径有两米多,象是一段大树的树身,被直接截下来这一截,没有经过任何加工,树干上的枝叉还在,甚至还长着不少绿叶。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昆仑神树!果然是千年不腐,栩栩如生!顺着棺木往上看,这段木头上生长着一朵绿色的巨大的花草,那花的大小如同一个大水桶,口小肚粗,花瓣卷在一起,通体翠绿,四周各有一大片血红色的叶子,在木头上生了根,它的枝蔓同大铁链一起紧紧的包住那段木头。

尸香魔芋!就是它了!此时空气中清香扑鼻,我暗叫不好,连忙对大家说:“大伙快把防毒面具戴上,那棺材上的花就是尸香魔芋!”

众人听到尸香魔芋四个字,都是脸色一变,顾不得观赏那棺木,马上翻出了防毒面具都带上了。

但是楚建却没有去戴防毒面具,眼睛死死的盯着石梁上的棺木,面露狂热之色:“哈哈哈哈!我们鬼洞族的圣花怎么会伤害我们鬼洞族自己人!困扰我族千年的诅咒终于可以解除了!”

就在这时,一件谁都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楚建说完刚才那些话后,顺手对准陈教授的脑袋就是一枪!陈教授的脑袋顿时血流如注,瞪大了眼睛,满脸不信的倒在了地上抽搐了两下,便再也不动了。

“不!!!”shirley杨顿时泪如涌泉,也不顾楚建手里有枪,扑到陈教授的尸体上放声大哭。

难道这楚建现在就要杀人灭口吗?我盯着楚建,伸手摸向了身后的工兵铲,如果他要是真的想杀人灭口,我就和他拼了!反正老子还能再复活一次,你要让老子死,老子也不让你活!老胡此时和我做了同样的动作,看来他的想法和我一样。

但是此时的楚建并没有继续攻击我们,而是做出了一些诡异的事情!只见他突然跪倒在地,痛哭流涕的说道:“爹啊,儿子不孝,没能将你身上的诅咒解开,让您正值壮年就枉死...”

突然,他又跳了起来,面目狰狞的对着四周举起手中的枪就是一顿乱打,嘴里还不停的念叨着:“别过来!你们都别过来!我只是想借用女王陛下的权杖一用,没别的意思!我们都是鬼洞族,抓我干什么,都别过来!”

刚才还是好好的一个人,突然行为举止这么诡异,这场面说不出的恐怖!看得我心跳加速,手都有点发抖了。我对老胡说:“他被尸香魔芋的幻象控制了!我们快去将他制服了再说!”

说完,我和老胡小心翼翼的走向楚建,见他似乎看不到我们,老胡便伸手将他手中的手枪夺了过来,然后我将他双手拧到背后,拿起登山绳就是一个五花大绑!楚建此时却突然大叫起来:“啊!!!放开我!你们放开我!女王大人,饶了我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饶了我吧女王大人!”

撕心裂肺的喊声让人听的头皮发麻!老胡从身上掏出一块布塞进了楚建的嘴中,这时他也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顿时,整个墓室的气氛一下子变得不是那么恐怖了。

老胡过去安慰shirley杨,我则把楚建拖到了墓室的一边,回头看着棺木上的尸香魔芋,此时它仿佛在向我们炫耀它的战果一般,整个花都对向了我们。

我见shirley杨情绪稍微好了一点,便对老胡说道:“这时候棺木我们已经看到了,跟踪我们的楚建也被我们抓住了,而陈教授却因此牺牲了...我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收拾一下东西回去吧,不过临走时我要把那尸香魔芋弄死!替陈教授报仇!说着,便拿出了上次用剩下的强酸喷雾,背上了工兵铲向着尸香魔芋走去。

“小胖!你一个人去太危险了!我和你一起去!杨小姐,麻烦你看着点楚建,别让他挣脱出来。”说完,老胡便拿起工兵铲和我一起走向了尸香魔芋。

穿过了石梁,我们来到了尸香魔芋近前,近距离观察着这花,颜色鲜艳欲滴,是我见过的花中颜色最鲜艳的一个!果然是妖花,连颜色都这么妖艳诡异!看来不把你弄死都有点对不起广大的劳动人民了!想到这里,我拿起手中的强酸喷雾,对准尸香魔芋就准备喷下去。

突然,远处传来了一声枪响!我转头一看,老胡瞪大双眼,头顶上冒出了一个血洞,扑通一声,便倒在了地上!

这一切来的太突然了,我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回头看了看远处,只见楚建手持那把手枪对准了我们这边,而shirley杨则早已倒在了血泊中。

看着倒地不起的老胡,我心里无明业火噌的一下就窜上了大脑!拿起手中的工兵铲就向着楚建走去!此时我大脑里只有一个念头:我要杀了你!我一定要杀了你!!

就在这时,我的心里突然产生了强烈的危险感,让我大脑一下子就冷静了下来。

不对!我忽然停下了脚步,看了看身后的老胡的尸体,又看了看楚建。楚建是被我亲自绑起来的,他是怎么挣脱的?shirley杨又是怎么死的?要是开枪打死的我们应该会听到枪响啊?怎么一声不响的就死了?难道,这是尸香魔芋制造的幻觉?

想到这里,眼前的一切突然变得模糊了起来,仿佛整个空间都扭曲在了一起,我的脑袋也跟着一起晕乎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