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终结

第19章 往事(七)

余额不足

自古以来,人们一直致力于探索长生之术,最终却都是一场空,就连周一仙如今的修为,都明白自己是不可能长生不死的,而当他和了空从青叶口中听到长生之术,眼角都不由得抽搐了一下,连那个什么真四灵血阵都没有去管,直接开口问起此术。

青叶微笑着说道:“诛仙四剑,原本就是截教通天教主所有,因杀伐之气过于浓厚而无法成为先天灵宝,但威力丝毫不必那些先天灵宝差!当我再看诛仙阵图时,发现那些混乱的线条突然变得扭曲,不多时便形成了一段文字!”

青叶说道这里,双手居然微微的开始颤抖,面色也变得狂热无比,兴奋的继续道:“原来,诛仙四剑中之所以戾气浓重,是因为它们在杀人之后,会吸收被杀之人的全部生命力!所以连带着这些人临死前的怨念也一并吸入!如果敞开自己的身体,将存于剑中的戾气全部吸收,那就会把剑中的所有生命力也全部储存在体内,到时候便是长生不老,天地同寿了!哈哈哈!”

“真的可以参悟生死之谜吗?”

周一仙听后,眼神迷茫的自言自语道,而旁边的了空却突然大喝一声道:“周施主!切勿与魔头同流合污!难道你没有发现吗?现在的青叶掌门已经与魔气同化,入魔之深早已无法回头了!”

被了空一点醒,周一仙瞬间恢复了神志,狠狠的咬了一下舌尖让自己不再受到蛊惑。

青叶见到周一仙的变化,顿时大怒道:“贼秃驴!你少坏我好事!”说完,青叶又转过头来微笑着对周一仙道:“怎么样师弟?和我一起长生不老,共谋大事吧!对了,我忘了说了,一个人一生只能吸收一把剑中的戾气,所以我只吸收了戮仙剑而已,师弟你完全可以将陷仙剑中的戾气吸收,便可从此与天地同寿了!如何?”

“周施主!千万不可啊!”了空完全没有理会青叶的威胁,上前劝阻周一仙道。

周一仙回头对了空摆了摆手,然后对青叶道:“师兄,我很想知道后面的事情,麻烦你都告诉我吧。”

青叶见周一仙似乎有归顺之意,便笑的更加灿烂道:“好说好说,呵呵。之后,我就在一次讲道中用计逃脱,让世人以为我已经羽化,然后便独自躲在幻月洞府吸收戮仙剑中的戾气,你那次到幻月洞府的时候我一直躲在暗处,要不是你最后终于离开了,我估计都会出手将你赶走了,哈哈哈!终于,我将那戮仙剑中的戾气尽数吸尽,便发现自己的道行又是突飞猛进,而且也如愿以偿的得到了长生之术,师弟,如此令人陶醉的力量,难道你不心动吗?”

周一仙面不改色,沉默了半晌后,道:“那师兄,真四灵血阵又是怎么回事?”

青叶继续道:“真四灵血阵就是四灵血阵的究极体!四灵血阵你们都熟悉,我就也不多说了.当初看诛仙阵图中的那段文字,上面说上古时期,大巫蚩尤偶然得到四圣兽,并且用四圣兽在伏魔鼎中用千万人鲜血浸泡三十载,再以四灵血阵引出天地戾气,整个人间便都掌握在他的一念之中,任谁也逃脱不了!但此阵过于邪恶,引得上天大怒,于是通天教主便将诛仙四剑以及阵图交给了黄帝,借黄帝之手除去了蚩尤以及真四灵血阵。但黄帝不知为何,却将此阵记录在了诛仙阵图之上,于是便流传到了现在。”

说完,青叶突然仰天怒吼道:“贼老天!我一生为天下苍生着想,而你却让我生的短命之相!我之前做的一切到底有什么意义!如今我已得到真四灵血阵,既然天负我,那就别怪我负天!当初我是怎么维护的,现在我就要怎么去毁灭他!”

了空听到这里摇了摇头,双手合十不停地在那里念着阿弥陀佛,而周一仙却没有去看已经发狂了一般的青叶,而是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过了一会儿,周一仙猛的抬起头来道:“师兄,师弟辜负你的厚爱了,虽然平日我比较贪玩,懒得理会天下事,但是,能力越大,责任也就越大,如今天下能阻止你的,也只有我和了空大师了,抱歉了师兄,战吧!”

周一仙说完,全身道袍无风自动,须发也自己漂浮了起来,而了空也是欣慰的一笑,手中念珠金光大盛,整个炼血堂总部充满了高昂的佛音。

青叶见二人如此,似乎早就知道了会有这样的结果,也没有任何多余的话,从腰间抽出一把紫黑色的宝剑,长啸一声,全身上下便再次被黑雾笼罩在其中。

这一天,人们只知道黑心老人与枯心上人、噬血珠与天铘剑的对决,却不知道在死灵渊中,有一场更加惊心动魄,事关天下苍生的对决!周一仙和了空对青叶!

黑心老人与枯心上人对决,最终结果是黑心老人败了。而周一仙了空和青叶的对决,赢家却是青叶!

死灵渊此时已经被破坏的一塌糊涂,而青叶站在倒地不起,奄奄一息的了空和周一仙面前,残忍的笑道:“师弟啊,既然你不肯和我合作,那你就和这贼秃驴一起去死吧!当年我念在我们同门一场没有杀你,这次别怪师兄我心狠了!”说完,青叶举起手中那把紫黑色的宝剑便向着周一仙刺去。

周一仙虽然怕死,但这个时候却没有丝毫的退缩,破口大骂道:“青叶!你做出这等丧尽天良的事情一定不得好死!难道你忘记青云子祖师的祖训了吗?”

不知为何,青叶听到周一仙的话,原本刺向周一仙的紫黑色宝剑顿时掉在了地上,双手狠狠地撕扯着自己的头发,一边在地上打滚一边不断的发出痛苦的嘶吼:“啊!该死!该死啊!!”

突然,青叶伸手拿回了掉在地上的宝剑,翻起身来御起宝剑,头也不回的破空而去,只留下了重伤的周一仙与了空躺在原地彼此相望,不明其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