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终结

第20章 往事(八)

余额不足

见青叶莫名其妙的离开了,伤势稍微轻一点的周一仙慌忙掏出一瓶丹药和了空分食,然后两个人互相搀扶着离开了死灵渊,寻了一处隐秘的地方闭关疗伤,这一闭关就是一年。

一年后,二人出关,多方打听才知道原来当日黑心老人被枯心上人打成重伤,最后不治身亡,而炼血堂也从此销声匿迹。

二人知道这事后都大为疑惑,如果说炼血堂是青叶创立的,那青叶人呢?自从上次他无故离开,怎么就彻底人间蒸发了?

这时了空似乎想起了什么,轻咦一声道:“周施主,老衲终于明白当日青叶施主为什么突然离开了。”

周一仙听后也没有太多惊讶,只是面色微沉道:“其实我早在闭关的时候就想到了,师兄如今的道行已经是这天地间第一人了,就算是戮仙剑的戾气也无法彻底让他成魔,只要让他听到或是看到曾经印象深刻的事情或者物品,那么隐藏在师兄大脑深处的本心就会让他痛苦不堪。师兄一生为青云门鞍前马后,印象最深刻的,当然是青云门的点点滴滴,我的好师兄啊...”

了空见自己的发现丝毫没有让沉重的气氛得以缓解,便沉默了起来。

周一仙见了空不说话,便问道:“大师,如今我们该如何是好?难道就任由师兄制造那人间炼狱吗?”

了空似乎早已想到了办法,不紧不慢的说道:“如今单靠你我二人是无法挽回局面的,你我二人资质有限,实力也是驻足了几百年毫无进展,为今之计,只有保存香火,我们各自隐去身份,在世间寻找资质极佳的弟子,传他们天书八卷,来对付青叶。”

周一仙眉头紧锁,沉默不语,过了半晌,周一仙终于回答道:“如今也只能这样了,希望上天不要抛弃这天下的黎民百姓,让我们找到希望之子!”

就这样,周一仙和了空便分道扬镳,各奔东西。了空回到了天音寺,做了藏经阁一个普通的扫地僧,在天音寺寻找资质极佳的弟子。而周一仙则改了名字,重新修读了《命理九算》和《玉柱相学》,化身成了一个江湖算命先生,一边浪迹天涯一边寻找他心中的希望之子。

这样的日子又持续了几百年,周一仙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人,也没有青叶的消息,心中不由得越来越焦急。

直到三百年前,魔教突然又撅起了一个新生门派,名为鬼王宗!经过周一仙的暗中调查,发现这鬼王宗中居然有天书第二卷!

不用说,这天书第二卷肯定是青叶相传!周一仙得到这个消息后,来不及联系了空,便只身一人混入鬼王宗,准备查清青叶的下落。

进入鬼王宗后,周一仙并没有显露出任何实力,而是以相学算命为主,深得当年鬼王宗宗主的喜爱。但奈何周一仙没有任何实力,便让周一仙做了鬼王宗的一名客卿。终日为鬼王宗宗主算卦占卜。

在鬼王宗呆了几年,周一仙却没有任何发现,心中不由得对青叶是否在鬼王宗而产生怀疑,但过了不久,他便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人,万人往!

这万人往年轻有为,不但实力超群,而却深谋远虑,胸怀大志,深得鬼王宗宗主的赏识,甚至有传言这万人往便是下任鬼王宗宗主,周一仙虽然已经脱离了青云门,但心中还是一直以正道自居,见到这等日后定是正道大敌的人物,自然不能让他活着,于是便准备出手偷偷地解决掉此人。

但是他好几次进行了周密的安排暗杀万人往,却总是会遇到意外,以至于以他的道行都一直无法杀掉此人,最后周一仙终于惊讶的发现,这个万人往居然是《命理九算》中提到的万中无一的天选之人!

所谓天选之人,日后必能成大事,而且这种人从一生下来,便会受到诸天神魔庇佑,除非是他命中克星,否则任你神通广大,都无法杀得了此人!最让周一仙惊讶的是,这万人往的法宝居然是伏龙鼎!那可是四灵血阵的关键所在!

发现此事后周一仙心乱如麻,心中已经百分百确定,这个万人往正是青叶寻得制造四灵血阵,从而激发真四灵血阵的人选!但奈何自己根本无法动这万人往,而且现在他已经发现了万人往,想必青叶也在暗中开始注意他了,再待在鬼王宗肯定是凶多吉少,于是周一仙故意编了一段瞎话糊弄了鬼王宗宗主一番,便连夜逃出了鬼王宗,让世人以为他是因为骗了鬼王宗宗主才逃走了。

周一仙逃出鬼王宗后,颓废了好一阵子,最后终于下定决心,寻找那天选之人的克星。终于在十年前发现了万人往的克星,张小凡!而且当时张小凡身兼佛道两家的无上绝学,更是让周一仙欣喜不已!

于是他便一直暗中保护着张小凡,所以张小凡才多次化险为夷,再后来,便是遇到了我。

听完周一仙的故事,我心中不由得惊叹道:“原来这诛仙中还有这么一段往事,听了这段往事,终于可以将整个诛仙串联起来了。未解之谜也都不攻自破了。”

周一仙说完后,从那块大石头上站起身来盯着我道:“林惊羽,我现在就传你天书八卷!希望你能够勤加练习,日后定要为天下苍生除去青叶这魔头!”

如果放了以前,他传我天书我肯定开心的不得了,但是现在我已经是基因锁第四阶段中期,其他的能力根本无法和自己的心灵之光相比,于是我摆了摆手道:“周前辈,您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我当初学习这五行术的时候,书中写到不能与任何功法同时修炼,所以到现在我连太极玄清道都放弃了。”

周一仙似乎知道我会这么回答,便笑道:“其实你学不学都无所谓,因为你现在练的功法比起天书八卷似乎更胜一筹!博学多杂反为害,既然你不想学习那我也不勉强,只是希望你能去一个地方。”

我马上正色道:“前辈请讲!”

周一仙面向西方眺望了许久,道:“天音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