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终结

第21章 剧情混乱

余额不足

虽然最后答应了周一仙去天音寺寻找了空和陷仙剑,但是我还是决定先去苗疆寻找黒巫族大巫师复活碧瑶和赵樱空,然后将赵樱空安排到一处安全的地方再去天音寺。

之后周一仙又叮嘱了我几句,便独自一人离开了。看着周一仙的背影,我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那就是随着我的实力越来越强,开启基因锁的程度越来越高,穿越任务也变得越来越难,好不容易在诛仙里可以天下无敌,却钻出来了一个变态的青叶。看来书神这老家伙是诚心不想让我好过啊。

不过抱怨归抱怨,任务还是要完成的,于是我稍稍休息了一下,便重新开始寻找黒巫族,这回我多长了一个心眼,一边贴着地面飞行一边在背后根据地形幻化出各种伪装,我可不想再碰到青叶那个变态。

穿过了重重大山,历尽千辛万苦,我终于在前方看到了一个大型的村庄,看来这里面的人应该会知道黒巫族在哪!于是我正准备进入村子,却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这村子中的人是苗族还是黎族?如果搞不清楚状况擅自闯入,恐怕会有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正这样想,突然发现有一个年轻男子正漫不经心的从村口走了出来,正合我意!

那男子正往前走着,突然听到背后似乎有脚步声,也没有多在意,漫不经心的回过头,发现身后并没有人,于是嘴里低骂了一句便回过头来,谁知刚一回头就发现我在他面前,那人顿时吓得回退两步,警惕的看着我问道:“你是谁?这不是你们汉人该来的地方!”

我也懒得理会这个战斗力不足五的渣,轻轻动了动手指,一条手臂粗的火龙便突然出现,围着那人不停的打转。那人何时见过这等手段,感受着周围那条火龙传来的炙热的温度都快吓尿了,连忙对着我跪下道:“神仙饶命啊!我上有老下有小,家中还有...”

我不耐烦道:“你TM废话真多,我找你只是想问你几个问题,回答的让我满意我就放了你,不然就送你去见阎王!”

那人此时已经吓得六神无主,连忙点了点头。于是我问道:“你们这个村子住的是苗族还是黎族?”

那人听到我的问题似乎很疑惑,但也不敢怠慢我,便回答道:“我们这个村子住的都是黑苗族,黎族是什么族?”

怎么?难道我遇到傻X了?居然连苗族的死对头黎族也不知道?还有,黑苗族是怎么回事?

于是我继续问到:“那你可知道黒巫族大巫师现在在什么地方?”

我刚问完,就发现那人居然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就好像看着一个从未见过的怪物一般,弄得我一肚子火骂道:“你TM看什么呢?老子问你话你就老老实实回答,不怕死吗?”

被我这么以恐吓那人马上低下头去说道:“神仙大人,我并不知道什么黒巫族大巫师,您要是想知道,就去问拜月教主吧。”

“吗的我第一次来这,上哪去找那个...嗯?拜月教主?拜月教主!!!”听到这个名字我顿时大惊,心想,这拜月教主会不会和我心中所想的那个人是同一个人吧?

于是我连忙问道:“这拜月教主是什么人?给我说详细点!”

那人唯唯诺诺的回答道:“拜月教主就是我黑苗族拜月教的教主啊,这拜月教主可是我们黑苗族的神明啊!多次解救我们黑苗族于危难之中,当今巫王昏庸无能,早该下台让拜月教主...”

我已经没有在听他说话了,因为我的大脑都快短路了!被他这么一解释绝对错不了!这绝对是仙剑奇侠传一里的剧情,但是怎么串到诛仙里了?最重要的是,那个黒巫族大巫师没有了!那么赵樱空和碧瑶也就没法复活了!

那人见我的脸色越来越阴沉,以为说错了什么话,马上哭着一边对我磕头一边说道:“神仙饶命啊!小人再也不敢了!”

既然这苗疆已经没有了黒巫族大巫师,那我也没有必要呆在这里,但我心里还是存有一丝侥幸的问道:“你可听说过谁会还魂术?”

那人听到我的问题顿时大喜道:“当然知道了!”

我听后瞬间闪到他面前单手将他提起来大声道:“快说!”

那人见我如此激动,连忙大声说道:“那人就是石长老,他曾经亲自为被妖魔附身的巫王召过魂,这个事情全部黒苗族的人都知道,不信你可以问其他人啊!”

我松开了他的衣领把他放了下来问道:“这个石长老人现在在哪?”

那人揉了揉脖子咳嗽了几声然后说道:“听说石长老背叛了我们黑苗族,昨天被拜月教主收押到了南诏都城的皇宫中,准备明天当着全族人的面斩首。”

听到这个消息,我心中焦急万分,于是对那人说了句:“带路!”便不顾他的大喊大叫将他抓在手中一起飞向了高空,向着都城飞去。

南诏国都城,一个酒馆中,我独自一人坐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里喝酒吃饭。

皇宫的具体位置我已经打听清楚了,我便坐在这个酒馆中饮酒,等天黑后,便去皇宫抢走石长老,至于那个什么拜月教主,只要他不惹我,我也懒得理会他。

就在这时,一个坐在我不远处的俊秀年轻人突然转过头来看了看我,然后笑着说道:“不知这位兄台尊姓大名?我看兄台你似乎不是普通人,正好我也喜欢交朋友,不如互相认识一下如何?”

我心里正烦躁,不料突然出现这么一个不长眼的货,正准备发火,但在看向他的时候,却不由得心中一惊,因为我从他身上感受到了丝丝危险的气息,于是我便仔细打量起了这俊美年轻人。

只见他一袭鲜艳的丝绸做衣,模样极其俊逸,甚至可以说是带着一丝妖艳,虽然此时是满脸温柔的微笑,但在我看来,却给人一种很假的感觉,仿佛这和煦的微笑下面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