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终结

第22章 拜月

余额不足

那年轻人见我在打量他,也丝毫不在意,说道:“怎么样兄台?你觉得我的提议如何?”

虽然从这人身上感受到了危险的气息,但这也不代表我怕了他,于是我冷冷的说道:“我不管你什么身份什么目的,我现在很烦,最好不要惹我!”

那人听后也不在意,依旧微笑着说道:“怎么?你不愿意和我做朋友吗?也对,天下之大,有谁配和我做朋友,又有谁敢和我做朋友?”

不知为何,这话听起来很耳熟,但我现在却无暇去细想,把酒钱放在桌上便准备出去。那年轻人见我要走,连忙问道:“我看这位兄台实力不凡但眉宇之间透露出焦急的神色,看来是遇到了什么棘手的事情,不知我能否帮上什么忙?”

我越来越觉得这个人不对劲,认都不认识就这么套近乎,难道是同性恋?想到这里我不禁打了个冷颤,然后道:“有些事情,知道的太多也许会惹来杀身之祸,我还有事要办,就不奉陪了,告辞!”说完,也不理会他,便直接闪出了酒馆向着皇宫急驰而去。只是出门后,我的背后响起了那人的声音:“兄台,我相信我们还会见面的!”

走在路上我不禁纳闷,这人神经病吗?实力强大却是一个自以为是的老玻璃,真到人胃口。要不是我要赶快去救出石长老,早就和这神经病打起来了。

终于,当我到达皇宫的时候,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抬头看了看皇宫,别说,还真气派!看来这南诏国也不是我想象中的那么贫穷。

仔细看了看城墙上方,果然是有大量守卫,这些守卫个个精神抖擞,不停的四处张望,似乎生怕放进去一只苍蝇似得,我也懒得理会他们,便飞向了高空越过城墙,然后火速落下,发现一个落单的侍卫,心中顿时一喜,于是悄悄走到侍卫身后,猛地伸手抓住侍卫的喉咙问道:“说,石长老关在哪里了!不然宰了你!”

那侍卫猝不及防之下被我束住顿时一惊,却没有丝毫胆怯,镇定心神后便拿起手中的长枪将枪头一转便刺向了我。我看着这侍卫的这一手不禁有些钦佩他的勇气,没想到这南诏国的侍卫整体素质居然这么好。于是我任由他将长枪刺进我的身体,动都没有动一下。

当他发现长枪刺进我的身体非但没有出血,而且长枪居然融化了时,惊讶的问道:“你究竟是谁?是不是叛徒石人杰的同党?”

对付这种硬骨头,要么就玩心理让他崩溃,要么就比他还硬让他服软。很明显,我不会玩心理,只能用第二招了。于是我松开了抓住他喉咙的那只手抓住他的左臂,然后用力一扯,那侍卫的左臂便硬生生的被我扯了下来,侍卫顿时疼得准备惨叫,我当然不会给他机会,便用土元素堵住了他的喉咙让他一声也叫不出来,然后一只手稳住他的身形另一只手召出一团火焰炙烤着他的伤口道:“说还是不说?说就点点头,不说你就去死吧!”

那名侍卫已经疼的双眼充血,脸都变成了猪肝色,最后终于忍不住,用尽全身力气对我点了点头。我见他妥协了,便收回了手中的火焰,撤回了他喉咙中的土元素说道:“我已经在你体内做了手脚,只要我发现你骗了我,马上让你生不如死!”

被我这么一说,那侍卫的眼神顿时暗淡了下去,然后有气无力的说道:“石人杰就被关在前面那间房间中,不过我想你是来错地方了,因为那房间旁边,就是拜月教主休息的地方,只要拜月教主发现了你,那你定会死无葬身之地!”

我冷冷的说道:“到时候谁死还不一定呢!”说完,我抬手将这侍卫打昏,然后便光明正大的向着那座房间走去。

刚走到房间门口还没打开房门,我身后便传来了一道苍老的声音:“阁下夜闯皇宫,想必定是这叛徒的同党吧?难道你就没听过我拜月的名号吗?”

我无奈的回头看着这个拜月,哎,别说,还真和游戏上的那个拜月一模一样,穿着一身露出左肩和左臂的黑袍,头上带着一个上面有弯月纹饰的头盔,须发皆白,乍一看还以为是哪个不世高人一般,不过就是说话太令人讨厌了。于是我白了他一眼说道:“拜月?我还真听说过,不过在我眼中,最多就算是个稍微厉害点的凡人而已。”

拜月听后居然笑了起来,道:“好狂妄的小子!好,就让我这个稍微厉害点的凡人来会会你!”说完,拜月抬手结印喝道:“万蚁蚀象!”

他话音刚落,我便听到了大片窸窸窣窣的声音向我聚拢而来,不多时,便看到我的四周出现了大片黑压压的大蚂蚁,这些大蚂蚁的个头居然和我当初在鬼吹灯沙漠遗迹中看到的一般大。不过我现在已经不是当初鬼吹灯中的我了。

看着这些大蚂蚁离我越来越近,拜月的脸上也涌现出了得意之色,而我连看都不看这些蚂蚁,只是抬起手帅气的打了一个响指,顿时我的四周燃起了熊熊大火,令那些大蚂蚁丝毫近身不得。

拜月见我这手,眼皮不着痕迹的跳了一下,然后沉声道:“阁下究竟是何人?老夫在南诏可没听过有你这号人物?”

我懒散的将抬起的手收回道:“你不用管我是谁,总之你把石长老交给我就好,其余的事情你不必知道!”

拜月听后面色阴沉的就快要滴出水一般,道:“老夫知道你是从中原过来的,但就是不明白我拜月何时得罪过你这等中原高手?”

这拜月哪来这么多废话?整个就一鸡婆。我不耐烦的说道:“赶紧给个准话,交还是不交,交了今天就放你一条生路,不交你就去死吧!”

拜月教主听后大怒道:“小子!别以为我跟你说话客气就是我怕了你!这世上还没有谁值得我去惧怕!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说完,拜月双手结印,全身须发无风自动,忽然,地上出现了一个几丈方圆的发光六芒星阵,就在这个六芒星阵出现的同时,拜月阴笑着大喝道:“出来吧!水魔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