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终结

第23章 黄雀在后

余额不足

不多时,便从地上的那个巨大的六芒星阵中缓缓的漂浮上来了一个八头绿身的怪物,似乎很兴奋的不停地扭动着身体,看的人想吐。

就在这怪物刚冒出头,原本繁星点点的天空却突然乌云密布,电闪雷鸣,忽然就下起了滂沱大雨,大雨仅仅下了几秒钟,地上便出现了大片积水,看来这东西就是仙剑奇侠传一中的水魔兽无疑!居然可以当着我的面控制这么多水元素,看来这水魔兽也是有几分能耐的!

玩过仙剑奇侠传的人都知道,女主角赵灵儿就是被这怪物害死的,当初我玩的时候着实为结局哭了一次,现在总算见到这怪物的真身,自然不会让这怪物活着。

拜月见我看到水魔兽呆住了,大笑道:“怎么样小子?这可是我们南诏第一神兽,本来老夫看你这人还不错准备收入麾下,没想到你这么不识好歹,现在就让你见识一下我这水魔兽的威力!”

我一听这话就来气,你说你要是有青叶那等实力,你说这话我也认了,就你这不知怎么串到诛仙里的小角色也这么大的口气?

我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情绪,然后淡然道:“给你一个机会,现在就和水魔兽合体吧,不然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

拜月此时已经被愤怒完全遮住了双眼,根本不知道自己死劫将至,也不去听我的劝说,直接单手结印开始操纵水魔兽攻击。

水魔兽收到了拜月的讯号,八个脑袋同时对着我大吼,不多时,原本大雨滂沱的天空温度骤降,所有雨滴在空中就被这股冷气吹的聚合在了一起,结成一个个巨大而尖锐的冰锥,一股脑的全部向我砸来。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只是周身神不知鬼不觉的形成了一个几十丈高的火焰几人将我笼罩在其中,那些冰锥还没落下便被这火人的高温给蒸发了。

拜月似乎早就知道会有这种结果,也没有太多惊讶,只是躲在水魔兽身后不停的结印,而水魔兽却没有一丝丝动静,看来是准备放什么大招了吧。

“既然你想放大招,那我就等你放好了,一会儿让你死的心服口服!”天空中狂暴的冰锥雨已经不知不觉停了下来,我也撤去了周围的巨大火人,双臂抱胸等待着拜月的大招。

拜月见我丝毫不把他放在眼里,一时急火攻心呕出了一口鲜血,然后双眼血红道:“小杂种!老夫让你猖狂!啊!!”

就在拜月狼吼一声后,我突然感到一阵强烈的危机感,想也没想就在周身布下一层金刚岩铠甲,也就在我布下铠甲的瞬间,我突然觉得右胸一凉,赶忙低头看去,却见有一道一指粗细的水柱无声无息的从我背后穿入,从右胸口穿出,然后直射入地下!

就在水柱从我胸口穿出的瞬间,大量鲜血也跟着一起从伤口飞溅了出来,而水柱钻入地面后,却从那个小孔中涌出了岩浆!这是什么威力?

钻心的疼不知不觉占据了我的整个大脑,我连忙用手捂住伤口,用柔和的木元素堵住了伤口,鲜血这才停止了流动。我摊开捂着伤口的那只手,看着上面布满的血迹,满眼不信自言自语道:“血?我居然流血了?”

拜月似乎对这一击很满意,笑开花了似得道:“哈哈哈!小子,现在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了吧?刚才只是给你一道开胃菜,好戏还在后头呢!”

听到这里我再也不敢轻视这拜月和水魔兽,慌忙回头想看看究竟是什么东西射出的水柱。刚一回头,便看到我身后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面冰块,冰块表面光滑如镜,可以照出我的影子,而且这冰块中间凸起了一个小小的孔洞。

看来就是这东西射出的水柱没错!发现元凶,我正欲将这该死的冰块击碎,那冰块却突然在我周围快速移动,带出了一串幻影,待那冰块停止移动后,我发现那些刚才冰块移动是所产生的幻影居然全部凝聚成了一模一样的冰块,这些冰块围成一个圈将我牢牢的困在其中,看来是想同时发射水柱将我射死在里面!

此时我也顾不得胸口的伤势,连忙将火元素凝聚在双拳中不停的隔空对着四周的冰块墙一顿乱打,不断的从我双拳中发出巨大的火焰拳头重重的击在那些该死的冰块上,但那些冰块却比我想象中的要坚硬的多,受着这么多攻击居然只是产生了些许裂缝,看样子丝毫没有要毁坏的迹象。

就在我焦急的时候,冰块外面的拜月突然神经病一样的怪叫一声,那些冰块似乎收到了命令一般,只见那些冰块中间凸起的孔洞中突然泛起了丝丝蓝光,看来是要开始攻击了!

这下糟了!如果让这些水柱同时打在身上,就算是青叶恐怕下场也好不到哪去!再继续攻击冲出去也来不及了,现在只能防御。可是我的防御几乎对这招完全没有用!怎么办?如果可以有绝对防御就好了。对了!绝对防御!

想到这里,我慌忙将全身五行元素全部调集起来,分五层罩在我身前,然后一层顺时针一层逆时针的开始高速旋转,瞬间便看不到里面的我,只能看到一个半圆形的七彩能量罩在原地。

“回天!”我刚怒吼一声,周围的冰块便同时射出了那道一指粗细的水柱,速度堪比光速!但这些水柱射在我身前的七彩能量罩上却并没有射进来,而是直接被原路反弹回去,打在了周围的那些冰块墙上,那些冰块墙便瞬间支离破碎!

冰块破碎后,我缓缓的撤掉了能量罩,心中不由得暗叹这新技能‘回天’的威力。抬头看去,那拜月不知何时已经面色苍白的半跪在地上,满脸惊恐,如同见鬼了一样看着我。

这时我右胸伤口处终于传来了钻心的疼痛,疼得我心跳都停了一拍。这疼痛不禁让我更加愤怒,于是我恶狠狠的瞪了拜月一眼,便缓缓的向他走去。

就在这时,我眼前突然一花,面前便出现了一道身影挡在了我和拜月之间,我仔细一看眼前之人,不由得惊道:“你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