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256章 情深

第二百五十六章 情深

夜色之下.段枫猛吸了一口凉气.靠着恐怖的意志强行压制住丹田之中升起的邪火.然后尽量让自己的二弟不要接近纪含香.

半晌之后.段枫抱着纪含香大步走向别墅之中.

到了门口.段枫将纪含香放在地上.然后拿出钥匙打开门.再次的将纪含香抱起來.走了进去.

进入到别墅大厅.段枫傻眼了.因为他根本不知道纪含香的卧室在那里.这么多房间.自己不能够一个个的找吧.

“纪美人.你卧室在那里.”段枫摇晃了一下纪含香问道.

“二楼.靠左.”纪含香迷迷糊糊的说道.

段枫沒有任何的犹豫抱起纪含香向着二楼走去.直奔靠左的房间.

犹豫房门锁着.段枫之后再次的将纪含香放了下來.然后打开了房门.

“嘎吱.”

一声轻响过后.房门应声而开.一股香味顿时扑鼻而來.让段枫刚刚压制下去的邪火.顿时再次的蠢蠢欲动了起來.

强忍着丹田之中的邪火.段枫搀扶着纪含香走进卧室.伸手摁了一下开关.打开房间里的水晶吊灯.

刹那间.柔和的灯光照亮了整个卧室.段枫的脚步戛然而止.瞳孔陡然放大.一动不动地盯着卧室里的水晶吊床.

段枫竟然的当然不是床.而是放在**的东西.

连衣短裙、吊带、短裙、丝袜、黑色镂空胸衣和丁字裤……

段枫顿时傻眼了.他怎么也沒有想到纪含香的**竟然会有这些东西.望着**这些纪含香平时要穿的东西.在感受着佳人身上的香味.段枫丹田之中的邪火变得更加旺盛了起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想要平复下去自己丹田中的邪火.

而此刻纪含香轻轻的扭动了一下身体.不知是有意还是故意.直接撞在了段枫的二弟上面.口中也发出了一声嘤咛.

眼睫毛也是微微一颤.那紧闭的的双眸微微的睁开.

恩.

当看到段枫后.纪含香隐隐清醒了几分.眼睛睁得大了一些.脸上也涌现出了一缕疑惑.

显然.她现在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只是.被段枫抱着的感觉让纪含香的心中顿时升起一股前所未有的安全感.一股无法用言语诉说的幸福感顿时将纪含香的心给包裹住了.急忙再次的闭上眼睛.只是心心脏“咚咚”地加快了跳动的频率.

再次的惹火.让段枫的承受能力已经到了极限.连续数个呼吸之后.段枫的心绪再次稳定了一些.将纪含香给扶到床旁.

纪含香是闭上了眼睛.但却是微微的闭起.依然透过眼中的缝隙能够看到段枫的举动.

而就在这个时候.段枫抓起**的衣服丢到了一旁.

做完这一切之后.段枫才缓缓的将纪含香放在**.

而就在这个时候.纪含香猛的一搂段枫的脖子.毫无防备的段枫瞬间扑倒在了纪含香的身上.顿时段枫的身体犹如触电一般.

感受到纪含香的动作之后段枫竟然沒有选择推开.而是顺从.

段枫鬼使神差的竟然去搂住了纪含香的水蛇腰.

突然纪含香睁开了双眼.眸子之中呈现出了一种疯狂.这一刻她好像做出了某种决定一般.

看着纪含香眸子里呈现出足以让任何男人崩溃的勾魂表情.段枫心中的邪火慢慢的压过了理智.

一时间段枫的呼吸变得浓重了起來.那双原本清澈的眸子里也多了几分欲望的光芒.

芙蓉帐暖.春宵一度……二度……

洁白的床单上.一朵红梅湛然绽开.

七年之痒.纪含香终于修成正果.可是谁知道她这么多年是怎么熬过來的.谁知道修成正果她又付出了多少.

这背后的心酸只有她自己知道.如今她终于成为了段枫的女人.付出了这么多.在一刻她感觉自己值了.至少成为了段枫的女人.虽然不是妻子.但是纪含香却不在乎这些.她只在乎自己是不是段枫女人.

只是如此而已.不得不说纪含香很傻.但是相对陈小雅來说至少要好的多.

毕竟她成为了段枫的女人.可是陈小雅……

良久之后.房间内恢复了平静.段枫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脸上出现了一丝的哀愁.果然是怕什么來什么.他最怕和纪含香发生什么关系.可是最后还是发生了.

而且纪含香竟然还是个处.这是段枫始料未及的.

无奈的摇摇头.看了看靠在自己身旁犹如小猫一样的纪含香.眸子里面再也沒有丝毫的欲望.

此刻的纪含香脸色微微有些红润.搂着段枫的胳膊.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

最宝贵的东西献给了值得的人.她并不后悔.只是……以后怎么办.她怎么去见戚烟梦.

看着段枫身上那布满了很多大大小小早已痊愈的伤痕.有的长达十几公分.有的还能隐约看到有缝线的痕迹的伤口.纪含香的的心口猛的一疼.

想伸出手抚摸这些狰狞的伤口.也很想问问段枫这些伤痕的來历.她知道.每一个伤痕都有着一个故事.一个属于这个男人血泪史.可是她却不敢开口.

纪含香的心隐隐作痛.心底最深处柔软的地方.被轻轻拨动.

她爱段枫.一直都爱.爱了整整七年无怨无悔;可是等她在见到段枫的时候她已经有了妻子.而且还是她最好的朋友.那一刻纪含香的心很痛很痛.

“含香.我……”

段枫刚刚开口.纪含香就急忙伸出手放在段枫的嘴边:“不要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一切都是我自愿的.我不后悔.”

段枫一时间沉默了起來.他什么都给不了纪含香.就像什么都给不了林忆如一样.

“其实……其实……我在进卧室的时候就醒了.”纪含香羞涩的说道.

“啊.”段枫一愣.进卧室的时候就醒了.这么说她刚刚是故意的.

看着一脸愕然的段枫.纪含香鼓足勇气说道:“你不要怪我这么做.我怕我不这么做以后再也沒有任何的机会.能够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你.我心甘情愿.”

“我沒有怪你.”段枫轻轻的说道.

男人和女人发生这种事情.要怪也只能够怪男人.毕竟女人是弱势群体.

“真的吗.”纪含香的脸上绽放出了笑容.

能够和戚烟梦的美貌相提并论的纪含香.美丽毋庸置疑.此时的她面带红晕.微微一笑.更是给人一种动人心魄的吸引力.就仿佛一朵盛开的罂粟花.美得让人心悸.

看着纪含香脸上的笑容.段枫再次的点了点头道:“沒怪你.”

看着段枫点头.纪含香脸上的笑意更加的明显了起來:“你放心.我不会打扰到你和梦梦的.也不会告诉任何人.只要你想我的时候.就可以來找我.我愿意做你一辈子的金丝雀.”

段枫顿时犹如五雷轰顶.怔怔的看着纪含香:“含香.其实我不值得你这么做.”

“值得.”纪含香笑着点头道:“段枫.我很早就已经喜欢上你了.那个时候你是学校的风云人物.不仅篮球打的好.学习成绩也好.而且还能够保护女人.那个时候的你.绝对是学校所有女人心目中的男神.可是……”

纪含香说道这里停顿了一下.脸上出现了暗淡之色:“可是你那个时候的眼中和心中只有陈小雅.再也沒有任何人.当年我给你写过的情书.你都沒有看过吧.”

“你给我写过情书.”段枫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纪含香.

那个时候.段枫的心中确实只有陈小雅.很多女孩子都给他写过情书.可是段枫从來都沒有看过.因为他的心已经被陈小雅一个人给完全的占据.再也容不下任何的女人.

“恩.”纪含香点点头.有些失神的说道:“可是你沒看.我亲眼看到你随手丢到垃圾箱中.当我看到那一幕的时候.我的心感觉被人狠狠的刺了一下.特别痛……”

说着纪含香的脸上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段枫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那个时候他知道纪含香这个人.可是却很少说话.一切都因为纪含香家中有钱.围绕在她身边的富家子弟特别多.而段枫家庭算是一般.门第关系使得段枫很少和纪含香说话.

但是纪含香给段枫的印象还是很好的.她不像其他那些富家子弟一样.高高在上.看不起任何人.她懂得尊敬人.无论对方是什么身份.只要不得罪纪含香.她都会非常的尊重.

“我从垃圾箱里面找出我的给你的情书.跑出了学校.那天我哭了整整一天……”

段枫的脑海中突然闪过上学时的画面.他隐约的记得纪含香当时确实有一天沒有來上课.第二天來的时候眼眶通红.但是段枫想都沒有想过纪含香是因为自己猜变的眼眶通红的.

“可是后來我想明白了.”纪含香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幸福的笑意:“爱一个人不一定非要告诉他.不一定非要在一起.只要他快乐.他幸福就好.所以我打算把这份爱深深的埋葬在心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