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257章 美女蛇的由来

第二百五十七章 美女蛇的由来

纪含香所说的爱,是女人最傻的爱,也是最为纯真的爱,没有任何的花哨,不求回报,只为默默付出,只要自己喜欢的人幸福快乐,那么她就快乐!

一时间段枫无言以对,他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纪含香看着段枫非常认真的说道:“但是在再次的遇到你之后,我心中隐藏的那份爱顿时犹如洪水决堤一般,全部的爆发了出来,我想极力的隐藏起来,可是我的心却根本不受我的控制,一直催促着我靠近你,然后再靠近,我无法控制住自己,就想法设法的靠近你,哪怕是在不远处偷偷的看你一眼,我都已经心满意足,我都已经很高兴!”说着纪含香的脸上绽放出了幸福的笑意。

“我知道你是那么的骄傲,喜欢你的女人肯定很多,可是我愿意做最傻的哪一个,只要你不讨厌我,偶尔能够和我说说话,我就心满意足了。”

此时此刻一个美丽的女人,娓娓诉说着对他的爱恋,段枫感觉自己心中的某根心弦被拨动了。

男人一生中要面对许多诱惑,金钱,权势,美女,还有那欲断而不忍断的情丝。

眼前此刻段枫正在面临着!

“你真傻!”段枫将纪含香紧紧的搂在了怀中,对于纪含香,他也不知道该如何评价她,在段枫的记忆中,纪含香的人虽然不错,但是却根本没有深入了解过。

或许就像纪含香所说的那样,那个时候段枫的心中只有陈小雅,在也没有任何人,所以他不了解她!

被段枫抱在怀中,纪含香感觉自己非常的幸福,虽然她知道这种幸福很短暂,但是她已经知足。

一时间段枫的心乱了起来,林忆如他还没有想好怎么办呢,如今又出现了一个纪含香,这更加的乱了起来。

“你回去吧,不然梦梦要担心了。”纪含香趴在段枫的怀中轻声的说道。

“可是你……”

还没有等段枫说完就被纪含香打断道:“我没事的,你不用担心,回去吧!”

虽然纪含香也想让段枫留在这里,可是她知道不能够这么做,不然戚烟梦知道了,她不好解释,段枫夹在中间很为难。

沉默了片刻之后,段枫重重的点点头:“好吧!”

走出了别墅,段枫重重的叹息了一声,事情已经发生了,就算段枫再不想也已经无可避免,该发生的终究还是发生了。

纪含香坐在**,脸上再次的露出了笑意,只是笑容中带着几分苦涩,虽然她和段枫发生了关系,可是以后怎么办?

能够隐瞒戚烟梦一辈子吗?

纸是包不住火的,戚烟梦终究会知道,到时候该如何说呢?

轻轻的摇了摇头,纪含香从**慢慢的走了下来,虽然身上有些疼痛,但是纪含香却强忍着站了起来,脸上写满了坚定:“段枫,原谅我没有告诉你父母真正的死因,不是我不说,而是我怕你做出什么傻事!”

话音落下,纪含香的眼中射出一道精光:“但是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报仇的。”

灯光下,纪含香眼中的杀意如狼似虎。

对于这一切段枫都不知道,此刻他开着车,脑海之中尽是和纪含香再次见面的点点滴滴。

但是段枫突然发现,这次和纪含香见面,他清晰的感受到,纪含香在面对他的时候情绪有些异常,当然这情绪的异常并不是说爱!

尽管纪含香的情绪波动很微弱,但依然被段枫给捕捉到了。

一边开着车一边给自己点燃了一支香烟,狠狠的抽了一口,试图将心中那杂乱的思绪给吐出来一般。

有些事情你越是不愿意去想,它就会一直出现在你的脑海中,让人挥之不去,此刻段枫就是如此!

半个小时之后,段枫出现在了桃园小苑,纵然已经到了深夜,但是桃园小苑的楼房里面依然有不少的灯在亮着。

段枫抬起脚步,直接向着楼上走去,轻轻的打开门,发现戚烟梦裹着浴巾,坐在沙发上,双眸一直盯着电视!

此刻电视上面正在播放着《猫和老鼠》,戚烟梦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

听到开门声后,戚烟梦扭过头,在看到段枫之后,戚烟梦轻声的问道:“回来了!”

“恩!”段枫点点头说道,看是戚烟梦,段枫的心中竟然升起了一丝的愧疚感。

在以前段枫认为陈小雅是属于他人生之中那朵最大最美的花。

可是在不知不觉之中,戚烟梦已经慢慢的取代了陈小雅,可以说,现在戚烟梦的位置不知不觉之中超越了陈小雅,这点连段枫自己都没有发现。

“含香没事吧?”戚烟梦轻轻的问道。

“没事!”段枫换上拖鞋走向了戚烟梦道:“她以前经常喝醉吗?”

“十次酒吧八次醉。”戚烟梦微微的叹息了一声:“我不想和她一起去酒吧就是这个原因,每次都喝醉,每次都要我把她送回家,每次把她扶到**的时候我都要累死了!”

“而且酒吧里面鱼目混杂,什么人都有,我还要防备着他们,烦死人了,可是含香却非常喜欢去这种地方。”说道这里戚烟梦重重的叹息了一声:“含香其实也很可怜的,虽然她不缺钱,在别人的眼中,她风光无限,可是我知道她的内心很痛苦,她上学的时候喜欢上了一个男人,可是那个男人有女朋友,她就把心中的那份爱给隐藏了起来,这一晃就是七年,她的心都未曾改变过!”

“虽然含香表面**不羁,但是她的骨子里面却是非常的孤傲,如果遇不到能够再次让她心动的男人,她会自己一个人过一辈子,而且她每天还都要承受着心理上的煎熬。”说着戚烟梦的眼中出现了一丝的不忍。

“难道还发生了什么?”段枫忍不住的问道。

在他的心中,纪含香的危险程度绝对不低于屈玲珑,可是这样的一个人心中怎么可能会受煎熬呢?

戚烟梦微微的叹息了一声:“一切都是因为纪氏集团掌门人的身份。”

段枫没有在打断戚烟梦的话,而是非常认真的听了起来。

“生在帝王家,平凡即是罪!”戚烟梦的语气变得有些复杂了起来:“纪家和其他家族不一样,其他家族都讲究家主位置传男不传女,但纪家是有能力者居之!”

“含香就被纪家老爷子选入到了纪家家主候选人之中;虽然含香是一个女人,但是她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在纪老爷子给的任务之中,含香她出色完成,自然获得了纪老爷子的喜爱,让她担任纪家家主的位置,可……”

段枫缓缓的开口打断了戚烟梦的话:“可是有人不服是吗?”

戚烟梦重重的点点头:“不错,是有人不服,很多人在暗中对她出手,和外人勾结在一起对付她!”

段枫无奈的叹息了一声,一个女人掌握庞大的纪家,纪家的男人肯定不同意,这不仅关系到他们的利益,更关系到他们的脸面,有时候脸面比利益重要的多!

“甚至都有人要杀她!”

段枫为之一震,骨肉相残,世间最大的悲剧。

“含香是一个女人,她的心不毒,可是这关系到她的生命,于是含香就去找了纪老爷子!”戚烟梦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个凄婉的笑容:“你做梦都想不到纪老爷子是怎么说的!”

“难道是杀?”段枫话音刚落下自己的心头就猛然一跳。

“是杀,但却是让含香自己去杀!”

“什么?”段枫的脸色猛然一变,这纪家老爷子也太可怕了怕既然让纪含香去杀。

他怎么狠下心的,那些人难道就不是他的子孙吗?

“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纪家选择继承人还有一个规矩,那就是心要狠,谁挡杀谁,哪怕是亲生父母,只要挡住了你的路,一样要杀!”戚烟梦的脸色在这一刻变的异常难看了起来。

而段枫则是怔怔的坐在那里,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谁挡杀谁,哪怕是父母也要杀,这到底是什么人立下的规矩,难道他的心是石头做的吗?

“是不是很可怕?”

段枫忍不住的点点头:“太可怕了,这样选择继承人下去,整个家族下去恐怕只会出现一根独苗!”

“不错,确实只会出现一个独苗,每一代纪家的嫡系人员就只有一个人。”戚烟梦重重的叹息了一声:“但就是这样选择继承人的方法使得纪家一直流传了下来,而且越来越强大。”

段枫也是微微的叹息了一声,要是不强大就怪了,没有人争,没有人抢,地位极度稳定,丝毫不用担心窝里反,只要向外界进军就可以了。

“所以纪含香就动手了是吗?”

戚烟梦无奈的点点头:“她被逼的走投无路了,不杀他们,她就要死,所以含香她动手了,一夜之间将和她作对的所有人都杀了!”

戚烟梦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她也是一个女人,她能够感受到当时纪含香的心中是什么滋味!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但是纪含香的心一直再受煎熬,她杀的那些人都是她的兄弟姐妹,身上流淌着一样的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