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258章 女人都不是傻子

第二百五十八章 女人都不是傻子

一时间段枫无言以对.他实在无法想象纪含香是怎么下去手的.毕竟他们身上流淌的血液一样.他们都姓纪.曾经他们都在一起玩耍.可是最后却兵戎相见.

重重的叹息了一声.段枫的内心复杂到了极点.看似外表已经强大到了极点的纪含香谁能够知道她内心之中的那份痛苦.

累了.倦了.她只能够一个人背.身上伤口琳琳的时候.她找不到任何人來安慰.只能够一个人躲在角落里面自己舔自己的伤口.这样的孤寂.这样的痛苦段枫懂.因为他就是这样一路走过來的.

“段枫.杀人是一种什么感受.”戚烟梦扫了一眼段枫突然问道.

段枫在听到这句话后.皱着眉.沉思半晌.长叹一声道:“有人第一次杀人觉得很恐怖.会浑身发抖.甚至会呕吐.有人第一次杀人却感到兴奋.刺激.甚至想再來一次.可是不管如何.沒有人天生就愿意杀人.但是.他们生活的坏境所迫.逼不得已不得不动手.”

“是啊.当初含香告诉我这些的时候.我能够明显的感受到.她的身体一直在发抖.”戚烟梦仿佛再次看到了当时纪含香和自己诉说时候的场景.纪含香那份深深的无奈.

可是这真的能够怪她吗.恐怕不能吧.

她也是其中的一个受害者而已.

只不过她这个受害者在别人的眼中却是最为受利的一方.

因为她踩着自己亲人的尸骨走上了江南商场的巅峰.成为了赫赫有名的一方女强人.被世人封为美女蛇.

美女蛇虽美.但咬人一口.足以要你的命.

纪含香就是如此.不要得罪她.只要你得罪她.让她找到机会咬你一口.让你尸骨无存.

可是沒人知道这个美女蛇背后的辛酸.

“段枫你第一次杀人是什么感觉.”戚烟梦好奇的看着段枫问道.她见过段枫杀人.而且段枫杀人的时候.脸色都不会变一下.

“我.”段枫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的苦涩:“我三天沒有睡好.”

“你这么害怕.”

段枫淡淡的笑了笑.沒有说话.不是因为他害怕.而是因为他第一次杀人之后.清风让他割下了敌人的头颅.搂着那个头颅整整三天.那三天是段枫这辈子都无法忘记的.

但也就是那三天之后.段枫就不在恐惧.不在害怕杀人.杀人对于他來说仿佛已经成为了家常便饭.

“你杀人应该是为国家吧.”

段枫点了点头.第一次杀人确实是因为国家.第一次他杀的是毒枭.也是抱着那个毒枭的头整整三天.

“可是含香杀人不是为了纪家家主这个位置.也不是为了身份.”戚烟梦脸上露出了一丝的苦涩.双眸之中也出现了一丝的同情:“她一不图名.二不图利.但是她却不得不杀.”

“为什么.”

“因为一个男人.她深爱的那个男人.为了那个男人.她要杀了和她作对的那些兄弟姐妹.”说着戚烟梦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她实在无法想象纪含香对那个男人的爱到了一种什么地步.

“为什么这么说.”段枫的表情在这一刻变的有些不自然了起來.戚烟梦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但是他知道.那个男人就是他段枫.

“因为失去纪家家主这个位置.她就再也无法查询这个男人的消息.”戚烟梦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缓的说道:“在这个物质的世界之中找一个人的下落是需要大量金钱的.如果纪含香不是纪家的家主.她怎么让人帮她查自己心爱人的下落.”

“虽然这么多年她一直沒有查到他的下落.但是她依然沒有放弃.她相信自己一定能够找到的.上天不负有心人.终于让含香再次的遇到了他.可是有些话到了嘴边却始终都说不出來.”

段枫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狠狠的抽了一口.此刻他的内心之中早已经掀起了巨浪.他不知道纪含香做这些都是为了他.他真的不知道.

他从來沒有想过.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一个女人这样为他.这样对他痴心一片.

“也许她不该坚持.这么多年应该把他忘掉.”段枫复杂的说道.

“忘掉.”戚烟梦看了段枫一眼:“喜欢上一个人需要一分钟.爱上一个人需要三分钟.可是忘记一个人却需要一辈子.”

“她这样做不值得.难道你沒有劝过她吗.”

“劝.”戚烟梦瞟了一眼段枫:“你能够完全的放下陈小雅吗.”

段枫顿时沉默了起來.一时间无言以对.

看到段枫沉默.戚烟梦再度开口:“你都放不下.她能够放下吗.”

“梦梦我……”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戚烟梦打断了段枫的话:“我沒有怪你的意思.我只是想说.让含香放下根本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那是她第一个爱上的男人.也是唯一一个爱上的男人;而且这一爱就是七年.七年她需要付出多少.七年的时间她的爱已经到了什么地步.恐怕这个世界上已经沒有什么东西能够动摇含香对那个男人的爱了.”

段枫再次的陷入了沉默.戚烟梦说的沒有错.一个女人爱一个男人.爱了整整七年.而且还是属于暗恋的哪一种.这个世界上还有谁能够让她放下心中的那份爱呢.

“恐怕让含香为了那个男人去死.她都不会皱下眉头.”说完这句话后.戚烟梦缓缓的看向了段枫:“爱真的能够让人放弃生死吗.”

爱真能够让人放弃生死吗.段枫不清楚.但是他知道只要他还活着.任何人都休想伤害戚烟梦.谁动她.他就拧掉谁的脑袋.

这是段枫的誓言.是他要拿命守护的誓言.

“或许吧.”段枫看着戚烟梦那娇美的容颜道:“爱能够让人盲目.爱能够让人失去自我.它是一个很复杂的东西.我也说不清楚.”

如果有人问世间最可怕的东西是什么.那么肯定是爱.

爱能够激发人身体所有的潜能.爱能够让人走向犯罪的道路.爱能够让人……

“那么你愿意为我放弃生命吗.”戚烟梦在问出这句话后.心尖猛然一颤.一脸紧张的看着段枫;心情在这一刻忐忑到了极点.双手在一刻也慢慢的握在了一起.

感受到戚烟梦那紧张的神色.段枫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意.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戚烟梦的脸庞道:“愿意.”

声音很轻.但是却充满了坚定.

段枫的话如同惊雷一般.在戚烟梦的耳畔炸响.一时间心中完全被幸福所塞满.

这一刻戚烟梦感觉自己比纪含香幸运的要多.因为她有一个爱她的段枫.有一个愿意为她去死的段枫.她还有什么不知足呢.

和段枫的点点滴滴慢慢的浮现在心间.戚烟梦的嘴角慢慢的勾勒出了一道幸福的微笑.

这一刻戚烟梦就如同陷入恋爱之中的小女生一般.两眼放光的看着段枫.

虽然戚烟梦沒有在最美的年华遇到最美的段枫.但是她却在人生之中最重要的时刻认识了段枫.而且还和段枫成为了夫妻.她很幸运.

虽然段枫和别的女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但是他现在最担心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戚烟梦.一个陈小雅.

而且随着和戚烟梦相处.她在段枫的心中占据的位置慢慢的变得更加重要了.

戚烟梦张开双臂.紧紧的抱住了段枫.就仿佛抱住了这一生最珍贵的东西一般.

段枫下意识的也搂住了戚烟梦.微微的叹息了一声.

有些时候.女人就是这么好骗.他们不问真假.只看男人口中的一个承诺.哪怕这个承诺有口无心.但是她们依然会傻傻的选择相信.

很傻所以很天真.说的就是女人.

两人就这样静静的抱在一起.仿佛抱住了彼此最为珍贵的东西.

良久之后.戚烟梦趴在段枫的肩膀上轻声的问道:“段枫.我发现我有些爱上你了怎么办.”

段枫在听到这句话后.身体明显的一颤.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那就彻底的爱上我.”

“可是你还沒有追过我.你还沒有让我感受到恋爱的滋味是什么.”戚烟梦如同小猫一般.静静的趴在段枫的肩膀之上.

呼吸着.戚烟梦身上传來的淡淡香味.这一刻.段枫的心中沒有任何的欲望.

“那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恋爱的滋味.”段枫轻轻的说道.

“好.从明天开始.你要快点追我.让我好好感受一下恋爱的滋味.”

“沒有任何的问題.”段枫龇牙咧嘴的笑道.

“你这辈子都不会离开我的对吗.”戚烟梦突然语气有些颤抖了起來:“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会离开我的对吗.”

“恩.”段枫重重的点头.

听到段枫这么说.戚烟梦突然从段枫的肩膀上起來.脸上出现了一道的羞涩:“不和你说了.我要回去睡觉了.”

说完之后.戚烟梦就快步的向着自己的房间中走去.刚走到门口.戚烟梦的脚步停顿了一下.转过身看着段枫说道:“你和纪含香其实早就认识对吗.”

段枫在听到这句话后.浑身上下狂震不已.难道她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