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395章 紧要关头,憋屈人生

第三百九十五章 紧要关头,憋屈人生

悦耳动听的手机铃声.充斥着整个房间.

戚烟梦双眸依然紧闭.仿佛打算不理会手机的响声一般.

一遍.两遍.三遍.手机响了三次后.戚烟梦慢慢的睁开了双眸.双眸迷离的看了一眼段枫.然后伸出手.摸到了放在一旁的手机.

这个时候段枫也停止了动作.重重的喘息着.

男人最怕在**的时候被人打扰.这种上不來.下不去的感受能够憋死人.

将心比心.如果自己在嘿咻的时候被人搔扰.恐怕抄刀杀人的心都有了.段枫只是重重的喘息着.绝对算的上是一个君子了.

要是换成其他的男人.老子管你接电话不接电话.照样上你.

戚烟梦在看到來电显示之后.瞳孔慢慢的收缩到了一起.片刻之后对着段枫一脸歉意的说道:“段枫.我……我先接个电话.”

段枫无奈的点点头.从一旁取出香烟给自己点燃.狠狠的抽了起來.试图用尼古丁來麻醉心中的那份躁动.

电话刚刚接通.就传來一道优美动听的声音:“梦梦.这么晚了给你打电话.沒有打扰到你的好事吗.”

戚烟梦在听到这句话后.俏脸之上的红晕再次的增多了几分.但是却非常镇定的说道:“你说呢.”

此刻戚烟梦对纪含香非常的恼怒.这个疯女人.什么时候给自己打电话不好.偏偏挑这个时候.如果不是知道纪含香不知道自己今天的决定.戚烟梦非要和纪含香拼命.

好不容易鼓足了勇气把自己交出去.这才刚开始.手机就响了起來.戚烟梦此刻真的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纪含香顿时咯咯的娇笑了起來:“实在不行.你们两个继续.我在旁边等着.”

戚烟梦顿时无语了起來.微微的叹息了一声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沒事.就是给你说一声.我到京城了.这里比江南好多了……”

戚烟梦在听到这句话后.脸色顿时黑了下來.此刻她真的非常想掐死纪含香.这明明是坑爹啊.不对.戚烟梦是女人.应该说是坑娘才对.

如果是纪含香和段枫正在做着这种事情.被戚烟梦打扰.恐怕以纪含香的脾气绝对会拿着电话一边喘息.一边和戚烟梦聊天.

这种事情纪含香绝对有可能做出來.毕竟纪含香的脾气戚烟梦可是非常清楚的.

“纪含香.”戚烟梦咬牙切齿的说道:“你这么晚了给我打电话.就是为了告诉我你在京城过的很好.”

“当然了.”纪含香理所当然的说道:“不然你以为我找你干嘛.”

“你……”

还沒有等戚烟梦把话说完.就被纪含香打断道:“梦梦.你们该不会真的是在嘿咻嘿咻吧.”

“你认为呢.”戚烟梦重重的说道.那双眸之中的怒火已经完全的燃烧了起來.

纪含香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那好吧.你们继续.我不打扰了.”

话音落下.纪含香就挂断了电话.

听着电话里面的忙碌声.戚烟梦一愣.这样就挂了.

微微的叹息了一声.戚烟梦抬头看向了段枫.发现段枫眼眸之中的欲望虽然消散了一些.但是依然很强烈.

此刻在段枫的眼中戚烟梦就是一个到嘴边的小绵羊.绝对不能够这么放过.

戚烟梦看着段枫轻轻说道:“我……我们继续吧.”

戚烟梦可不想自己鼓足的勇气就这样浪费了.她怕等自己再有勇气的时候.不知道又要等多久.

“好.”段枫在听到这句话后.双眸之中直冒绿光.一个饿虎扑食.直接扑向了戚烟梦.

可是就当段枫刚碰到戚烟梦的时候.那个该死的手机铃声又响了起來.好不容易提起來的劲头.一下子又消散了不少.

戚烟梦唰的一下睁开了眼睛.将段枫给推到了一旁.直接拿起手机.看都沒有接通了.

“喂.”戚烟梦的声音微微有些发怒.

就算戚烟梦是一个女人.连续被打扰她的心情能够好就怪了.

有时候女人的欲望一旦发作了起來.绝对比男人更可怕.不然也不会有女人能够将男人给榨成干尸这一说了.

毕竟女人和男人在身体上的构造不同.女人可以坚持一夜.男人最多坚持半夜.这就是差距.

只有累死的牛.沒有耕坏的地.这句话并不是骗人的.

“梦梦.你生气了.”纪含香那诱人的声音通过听筒再次的传到了戚烟梦的耳中.

“纪含香.你到底有什么事情.”戚烟梦此刻真的快哭了.

真伤不起啊.

“我就是告诉你一声.千万不要吃毓婷.不然我当干妈的梦想就要破碎了.还有等下挂断电话后.你和段枫的手机关机.那样就绝对沒有人打扰到你们了.”纪含香急忙说道.

戚烟梦在听到这句话后.完全的石化在了那里.打这个电话就因为这点事情吗.

难道纪含香不知道长途话费很贵吗.难道纪含香不知道如果她不打电话.是沒有人打扰到他们的吗.

此刻更为苦逼的则是段枫.二弟两次昂首挺胸要征战沙场.可是最后都是还未出战.就归來了.这种滋味谁能够体会.谁能够理解.

“好了.梦梦挂断电话后就关机吧.这次我真打扰你了.祝你在**的声音更加的动听.更加的诱人.当然如果你要是想让我旁听的话.我也不介意……”

还沒有等纪含香把话说完.就被戚烟梦给挂断了电话.而且直接挂机.

段枫看到戚烟梦挂断电话后.一脸委屈的看着戚烟梦道:“梦梦.你不会是和纪含香商量好的吧.”

戚烟梦轻轻的叹息了一声.对此她也很无奈.一脸含情脉脉的看着段枫道:“我已经挂断了电话.咱们继续吧.”

“要不改天吧.”段枫真的有些怕了.已经两次了.要是真的再次來一次.段枫感觉自己真的可以去死了.

戚烟梦在听到这句话后.顿时不乐意了起來.她好不容易鼓足了勇气.怎么可能说算就算呢.

“不行.”戚烟梦非常霸道的搂住了段枫.向着**倒下.

本來段枫已经打算今天晚上算了呢.毕竟这么长时间都等了也不在乎这一夜了.可是当嗅到戚烟梦身上那股淡淡的芳香后.段枫那心中的邪火再次的沸腾了起來.

双手慢慢的搭在了戚烟梦的圣女峰之上.

顿时戚烟梦浑身上下犹如电击一般.而且口中还发出了一声的嘤咛.

这道嘤咛声.像是在段枫体内的邪火中泼了一桶汽油一般.丹田之中的邪火再也无法压制.直线上蹿.

只是片刻的时候.段枫就化作了一头猛兽.右手放在戚烟梦的小腹之上慢慢的往下挪……

而就在这个时候异变再次的突生.卧室的门突然被打开.

“嘎吱”一声清脆的响声.打断了段枫的动作.

段枫的双眸顿时一凛.猛然回头.顿时看到蓝凝云一脸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和戚烟梦.

而戚烟梦这个时候也一脸慌张的坐了起來.脸上的红晕在这一刻仿佛即将滴出水一般.

蓝凝云在感受到段枫那凶残的目光之后.脸色唰的一下变得苍白了起來.

“那个……那个不好意思啊.你们继续.继续.”话音落下蓝凝云就急忙将房门给关上了.

一个人靠在房门之上.重重的喘息着.俏脸之上也出现了一道的红晕.

“梦梦姐和姐夫.竟然在做这种事情.只是为什么沒有关门呢.”蓝凝云喃喃自语的说道.

同时蓝凝云的心跳也加速.砰砰的跳个不停.她真的不知道房间内正在上演活春宫.不然她是绝对不可能來这里找段枫的.

其实蓝凝云找段枫也沒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只是让段枫帮助自己收拾一下黄诗培.她自己不是黄诗培的对手.所以就想着段枫应该能够对付黄诗培.这才过來的.不然她怎么可能会这个时候过來呢.

至于房门沒有上锁.则是段枫在刚进來房间的时候看到戚烟梦那一副撩人的模样后.一时间忘记了.所以才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

蓝凝云想要离开段枫和戚烟梦的房间门口.可是她发现自己的腿根本不受自己的控制.想要挪动.可是发现自己的腿犹如千万斤重一般.根本挪移不动.

同时心中也有一个声音告诉蓝凝云说.这么好的偷听机会.要是错过了可就在也沒有机会了.

就当蓝凝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黄诗培突然出现在了蓝凝云的面前.

“喂.”

突兀起來的声音让蓝凝云吓了一跳.

“啊.”

黄诗培在看到蓝凝云的表情后.有些疑惑的看着蓝凝云道:“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脸这么红.”

“要你管.”蓝凝云红着脸说道.此刻她就犹如小偷在偷东西被逮到了一般.心中开始有些发虚.

“不管.就不管.你找我哥帮忙怎么样了.”黄诗培得意的说道.

刚刚在房间之中.她可是欺负蓝凝云爽死了.可是蓝凝云突然逃跑说要找段枫帮忙.

“已经这么晚了.明天再说.”

“切.”黄诗培有些鄙夷的看了一眼蓝凝云.沒有多想.就转身准备离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蓝凝云急忙拦住黄诗培.俏脸通红的问道:“诗诗姐.你说男人和女人做那种事情是什么感觉.”

黄诗培微微一愣:“你思春了.”

“不是……”

“难道是……”黄诗培瞬间明悟了过來.一脸黑线的看着蓝凝云.

蓝凝云不好意思的点点头.

“那你自己去楼下找根黄瓜去试下吧.萝卜也可以.据说效果一样.只是这个需要你自己动手.”黄诗培沒好气的说道.她也沒有想到蓝凝云竟然会撞破段枫的好事

(PS:明天开启第四卷.剑指京城四方云动.将会更加的精彩更加的热血.希望各位兄弟姐妹能够一直支持秋枫.秋枫感激不尽.你们的支持.就是秋枫的动力.诸君相随.我们一起剑指京城.让四方为之颤抖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