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396章 谁整治谁

第三百九十六章 谁整治谁

清晨.当明媚的阳光从东方升起.照耀在华夏各个角落的时候.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射进了卧室里.让原本黑暗的房间多了一丝光亮.

段枫安静的躺在**.那结实而又充满爆发力的身体完全暴露在了空气当中.身上那些伤疤清晰可见.如同一条条活灵活现的蜈蚣.充满了一种男人野性的美.

段枫呆呆的看着天花板.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段枫就是一抹伤心泪.

连续三次都被打扰.每次都是紧要的关头的时候.尤其是蓝凝云打扰的那一次.段枫更是蛋疼.眼看自己就要开始进攻了.蓝凝云出现了.

段枫当时心中就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为什么蓝凝云不晚來五分钟.别说五分钟.三分钟也可以啊.至少让自己先把二弟给进去再说吧.

理想很丰满.可是现实太残酷了.

当时可以说段枫已经到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地步.当蓝凝云离开后.段枫就扑了上去.心中想着自己应该能够成功了.可是最后谁知道戚烟梦竟然不干了.

当场段枫就欲哭无泪.就沒有这么玩人的.

戚烟梦说不干了.段枫可不同意.想要霸王硬上弓.可是最后戚烟梦一句话让段枫立刻打消了年头.准确的说是眼神.

段枫清晰的记得戚烟梦当场那副悲愤的眼神.以及那怒火冲冲的话:“段枫.今天你要是敢霸王硬上弓.以后你休想在碰我第二次.”

对于这句话段枫直接选择了无视.可是戚烟梦那带有威胁性的眼神却在段枫的二弟上面來回扫视.让段枫立刻萌生了退意.他可不想以后在熟睡的时候还要防备戚烟梦那明晃晃的水果刀.

虽然忍了下去.可是身体上带來的痛苦别提了.

其实这也真的不能够怪戚烟梦不把自己给段枫了.而是三番两次的被人打扰好事.想好的决定.在好的气氛也会在烟消云散的.

戚烟梦就是如此.

突然戚烟梦翻动了一下身体.右手搭在了段枫的身上.嘴角弥漫着一道无法抹去的幸福笑意.表情惬意到了极点.

借着微弱的光线.隐约可以看到.戚烟梦胸前那深深的沟壑.

戚烟梦轻轻的抬起腿.也放在了段枫的身上.

这让段枫更为郁闷了起來.而且二弟立刻有了反应.

早晨对于一个男人來说.尤其是年轻的男人.欲望是非常强烈的.

更何况段枫昨天晚上憋了一夜.今天要是再也沒有任何的反应那就怪了.

段枫伸出手将戚烟梦给推到了一边.不让自己碰.你也别碰我.免得我难受.

而就在段枫把戚烟梦推向一边的时候.戚烟梦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在看到段枫安静的躺在那里.双眸无神的看着天花板的时候.戚烟梦微微一愣.揉了下眼睛道:“你怎么醒这么早.”

“被憋醒的.”段枫沒好气的说道.

“那你怎么不去卫生间.”戚烟梦沒有多想.立刻问道.

“去卫生间干嘛.”

“你不是被尿给憋醒的吗.”

段枫立刻无语了起來.轻轻的解释道:“此尿非彼尿.”

戚烟梦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段枫.随即低下头.当看到段枫那高高撑起的小帐篷后.戚烟梦的俏脸刷的一下红了起來.

“你……你不会……”

“你以为呢.”段枫见戚烟梦回过神來.立刻坐了起來.一脸幽怨的看着戚烟梦道:“梦梦以后咱能不这样玩吗.真的会**的.”

**.

愕然听到这两个字之后.戚烟梦先是微微一怔.然后俏脸上的红晕变的更加浓厚了起來.同时心中也是一阵的担忧.

她知道如果男人要是憋的太久的话.真的会憋出毛病了.心中有些替段枫开始担忧了起來.

“那你沒事吧.”

“你看我像是沒事的人吗.”说着段枫指了一下自己的二弟.

戚烟梦喉咙微微的蠕动了一下.脸上也出现了一丝犹豫之色.良久之后.戚烟梦咬牙道:“要不……要不……我……我……”

段枫脸上顿时一喜:“怎么.”

“我用手帮你解决吧.”戚烟梦细弱蚊声的说道.

当说完这句话后.戚烟梦的脸颊更加更加红艳了起來.如同含苞待放的红玫瑰一般.而且心中也是羞到了极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以前是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说出这样羞人的话.

戚烟梦的这句话.就如同一道春雷一般在段枫的耳边嗡嗡作响.

半晌之后.段枫回过神來了.吞了下口水说道:“你说的是真的.”

戚烟梦重重的点了点头.

与此同时.蓝凝云和黄诗培已经走出了卧室.两人彼此看了一眼对方.谁都不服谁.不过从两人的脸色來看.显然蓝凝云还是有些害怕黄诗培.

当蓝凝云在看到戚烟梦房间的门依然紧闭着.眼珠子一转对着黄诗培说道:“诗诗姐.你说他们两天会不会又在做那种事情.”

黄诗培当然明白蓝凝云所说的那种事情是什么事情.于是沒好气的说道:“我哪里知道.我又不是透视眼.不过凝云你真的是思春了.应该找个男人了.不然的话这样下去.不是黄瓜遭殃.就是萝卜受害.”

蓝凝云在听到这句话后.立刻双眸喷火的看着黄诗培:“ 黄诗培.你……”

“是你好奇的.我又不好奇.再说我沒事好奇这个干嘛.我还小.思想很纯洁的.倒是你.还沒有发育完整.你怎么就能够思春了呢.”说着黄诗培无奈的摇了咬头.

“你才沒有发育完整呢.”说着蓝凝云一脸挑衅的挺了了胸.仿佛在告诉黄诗培道.姑奶奶这就是资本.你还不行.

黄诗培在看到蓝凝云那挑衅的眼神之后.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就是一头奶牛.吃激素长大的.”

“你这是羡慕.”蓝凝云得意的说道.

虽然在手段上斗不过黄诗培.但是在身材上.蓝凝云可是比黄诗培要好一些.

这倒不是说黄诗培的身材不好.只是和蓝凝云比圣女峰的话.黄诗培还是有些底子不足啊.

黄诗培冷哼一声.沒有说什么.直接走向了卫生间.

在看到黄诗培走进卫生间.蓝凝云顿时急了.急忙也跟着过去.

可是黄诗培啪的一声将房门给关上了.

“黄诗培你给姑奶奶出來.我先上.”

“不出來.你要是实在等不了的话就地解决吧.或者去楼下.”

“凭什么我去楼下.这是我家……”

还沒有等蓝凝云把话说完.就被黄诗培给打断道:“现在卫生间里面是我.我的地盘我做主.”

“你……”蓝凝云气的直跺脚可是却沒有任何的办法.

片刻之后.蓝凝云的心中灵光一闪.急忙跑到外面找了一个塑料袋.然后在水龙头上接好水.踩着凳子放在了门上面.而自己则是藏在外面拉着一根线.

“黄诗培.看姑奶奶我怎么收拾你.”蓝凝云的脸上露出了一道兴奋的笑容.

时光流逝.大约过了十分钟左右.黄诗培依然沒有从卫生间里面出來.这让蓝凝云有些着急了.毕竟她还等着上厕所呢.

“黄诗培.你好了沒有.”

半晌沒有人回话.

“难道你掉里面被冲走了.”蓝凝云再次的开口说道.

可是依然沒有任何的声音.

蓝凝云心中开始犯嘀咕了.黄诗培这是怎么了.

在疑惑的同时 .蓝凝云慢慢的向前走去.殊不知黄诗培这个时候从卧室里面走了出來.在看到蓝凝云向着卫生间走去的时候.黄诗培的脸上露出了一道坏笑.

“小样.和我斗.看我怎么收拾你.”黄诗培在心中暗暗的说道.

就当蓝凝云走到卫生间门口.准开去开门的时候.黄诗培轻轻的拉了一下蓝凝云早就设计好的线.

“哗啦.”

被悬挂这门上面的水.顿时倾盆而下.浇了蓝凝云一个落鸡汤.

蓝凝云微微的愣了一下.随后发出了一声怒吼声:“黄诗培.姑奶奶我给你沒完.”

而此刻整个楼上那里还有黄诗培的身影.

蓝凝云气呼呼的走进厕所将房门给关上.

片刻之后从里面走出來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卧室里面.她发誓自己一定要收拾蓝凝云.一定要.不然她就不姓蓝.

如果蓝凝云足够了解黄诗培的话.那么绝对不会有这样的一个想法.

七杀成员哪一个不是高手.可是却都被黄诗培给捉弄的毫无招架之力.难道蓝凝云能够比七杀成员还要厉害.或者说还要聪明.

两女的争斗可以说是从现在拉开了序幕.这注定是一场两个魔女之战.所有人都遭殃的战斗.

黄诗培已经來到了楼下.当看到戚天寒之后.立刻甜美的喊了一声:“戚伯伯.”

戚天寒轻轻的对着黄诗培招了下手.脸上写满了溺爱之色.

黄诗培在看到戚天寒的手势之后.立刻坐在了戚天寒的身边.甜甜的说道:“戚伯伯.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诗诗.在国外的日子好玩吗.”

“还不错.”黄诗培有些警惕的看着戚天寒.这老家伙沒事问这干嘛.

戚天寒仿佛看穿了黄诗培心中所想一样:“不要担心.枫儿的事情我都知道.甚至比你知道的还要详细.”

“啊.”黄诗培微微的一愣.此刻她浑然不知自己已经掉进了戚天寒挖的坑.

虽然黄诗培冰雪聪明.但是和戚天寒这种混迹在各行各业的老狐狸來说还太嫩了一点.而且戚天寒还是戚烟梦的父亲.所以黄诗培的警惕性也不像是在对待敌人一样时刻抱着防备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