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526章 无情的践踏

第五百三十六章 无情的践踏

就在杨绝尘将要走出酒店门口的时候,纪含香突然说道:“等一下!”

突兀的声音,让所有人都为之一震,她要干什么?

所有人的目光都情不自禁的将目光落在了纪含香的身上。

杨绝尘在听到纪含香的话后,心中顿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纪含香扭动着水蛇腰,迈着让所有男人为之疯狂的步伐向着杨绝尘走了过去。

静!

一时间整个酒店内静到了极点。

“纪小姐你难道也想落井下石?”杨绝尘扭过头看着纪含香,一脸的铁青。

今天他们杨家的脸已经丢完了,如果在让纪含香给抽上一巴掌,那么他们杨家将会成为整个京城上流社会中的笑话,碍于杨家的身份,所有人虽然表面上不会说,但是背地里绝对会议论纷纷!

纪含香轻轻的笑了笑道:“杨爷说这话可就错怪小女子了,我一个外来户哪敢对杨家落井下石呢!”

杨绝尘冷哼一声,没有说话,要是纪含香不打算落井下石的话,怎么可能会留住他们。

“杨爷,不知道我们刚刚的赌约还算不算说?”纪含香似笑非笑的看着杨绝尘。

嘶!

所有人都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纪含香这明显的是要打脸啊,可是他会用什么方法打脸呢?

一时间所有人的心中都开始期待了起来,对于他们来说,今天实在是太刺激了,实在是太兴奋了。

从来没有见过有人敢踩杨家和秦家,而且还踩的这么狠,一个屁都不放,太刺激了。

“纪小姐……”

“我只问算数不算数!”纪含香脸色一寒:“当然如果杨爷要赖账的话,我也没有办法,毕竟我一个弱女子,怎么可能能够和杨家斗呢?”

纪含香话里话后的意思都充满了讽刺之意。

而且张口闭口的都是杨家,杨家;如果杨绝尘赖账的话,那这声巴掌可抽的够狠,如果不赖帐那么这巴掌一样会抽的响亮。

现在无论杨绝尘是赖账还是不赖帐,他注定都要被纪含香再次狠狠的抽一记无声的巴掌。

杨绝尘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的变幻着,良久之后,杨绝尘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死死的盯着纪含香道:“男子汉大丈夫,吐口唾沫都是钉!”

反正左右都要被打脸,他杨绝尘没有选择,既然这样的话,那自己就伸出去脸让纪含香打!

“那就好,既然杨爷不打算赖账那就好。”纪含香有些赞赏的看着杨绝尘!

杨绝尘一脸恶毒的看着纪含香,狠狠的说道:“不知道纪小姐打算让我做什么?”

“也没什么,对于杨爷来说很简单!”

“纪小姐说说看?”

“从我的**钻过去!”纪含香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看着杨绝尘。

所有人在听到纪含香的话后,瞳孔猛然一缩,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纪含香,让杨绝尘从她**钻过去?

虽然古代有韩信受**之辱,但至少韩信钻的是个男人的**,可是杨绝尘要钻的是女人的,这能比吗?

戚烟梦也是如此,脸上写满了震惊,虽然她知道纪含香做事一向都不着调,但是却没有想到竟然这么不着调,要知道他穿的可是裙子,要是从她**钻过去,那不是什么都看到了吗?

段枫也是一脸的黑线,尼玛,这太强大了,不过段枫却有些不乐意,无论怎么说纪含香都是他的女人,要是让杨绝尘从她**钻过去,自己头上不是要变成绿色的吗?

段枫不乐意,杨绝尘更是不乐意,一脸的狰狞,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怎么,杨爷要是不愿意也可以!”纪含香不咸不淡的说道。

杨绝尘还没有开口说话,杨无敌被人驾着已经开口:“纪小姐,我带我父亲钻怎么样?”

“不行!”纪含香脸色一寒:“必须要杨爷,这是我们两个的赌约,如果他想赖账的话,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

“你……”杨无敌的心中别提有多憋屈了,被段枫给整的没有了任何颜面,如今杨绝尘要是在从纪含香的**钻过去的话,那么整个杨家都要蒙上一层耻辱!

“杨爷,你要是打算赖账的话,就直接说!”纪含香的双眸如同毒蛇一般,死死的盯着杨绝尘,一股寒意顿时弥漫四周。

“纪含香,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杨绝尘咬着牙说道。

“没事,反正我要回江南的,见面的机会不多。”纪含香淡淡的说道,话中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我没有打算和你们在相见!

“好,好,好!”杨绝尘咬着牙连续说出了三个好字!

“钻还是不钻?”

杨绝尘额头之上已经开始冒出冷汗,今天要是从纪含香的**钻过,以后他再也没有脸见人了,再也没有!

纪含香没有着急催促杨绝尘,而是静静的看着他,段枫也没有去找秦亦痕父子的麻烦,只是这样静静的看着。

此刻秦亦痕心中哇凉一片,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杨绝尘竟然丢下他们就走,而自己却还……

这样一想,秦亦痕就觉得自己可笑,只为家族的利益,今天就很有可能丧命,一时间他的肠子都悔青了。

“杨爷,你要是不想钻的话,我也不勉强你……”

还没有等纪含香把话说完,就被杨绝尘给咬着牙打断道:“我——钻!”

话音落下,杨绝尘的脸色完全变成了土灰色,重重的喘息着,仿佛刚才的两个字抽干了他身上所有的力气。

“那钻吧!”纪含香立刻岔开了腿,一脸蔑视的看着杨绝尘,那模样就像是高高在上的女王一般。

“噗通!”一声闷响,杨绝尘跪在了纪含香的面前,整个人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而且颤抖的越来越厉害,如果此刻杨绝尘抬起头,所有人一定都能够看到,这一刻杨绝尘双眸通红,尽是杀意!

整个酒店内陷入了死寂一般的安静。

“钻吧!”

杨绝尘没有说话,而是慢慢的向前爬去,每爬一步都仿佛付出了他身上所有的力量一般。

明明近在咫尺,可是杨绝尘却感觉非常的远,非常的远。

一步,两步……

杨绝尘终于到了纪含香的面前,双拳紧紧的握在一起,不知不觉间手指甲已经刺进了肉里面,溢出了丝丝的血丝,但是他仿佛却没有感受到疼痛一般。

就当杨绝尘准备钻的时候,戚烟梦突然开口说道:“香香,算了吧!”

戚烟梦的声音打破了这诡异的气氛。

杨绝尘在听到这句话后,浑身一颤,但是却没有抬头,而是这样静静的等待着纪含香的话。

纪含香听到戚烟梦的话后,扭头看了一眼戚烟梦道:“梦梦,你……”

“香香,算了吧,别太为难他了!”戚烟梦毕竟不是纪含香,她的心没有纪含香的狠!

纪含香微微的叹息了一声,无奈的说道:“好吧,看在你的面子上,就算了,杨爷,我们的赌约作废!”

“谢谢纪小姐和戚小姐!”杨绝尘跪在地上声音颤抖着说道。

虽然他没有从纪含香的**钻过去,但是他这辈子依然完了,明天他将会成为整个京城的笑话,而且还是最大的笑话。

保镖们急忙将杨绝尘给架了起来灰溜溜的离开了格尔国际酒店。

走出酒店后,杨绝尘回头看了一眼酒店,眼中杀过一道杀意,一道刻骨铭心的杀意。

没有说什么直接坐车离开了这里。

而此刻酒店内,段枫也松了一口气,还好关键时刻戚烟梦开口了。

不然这绿帽子今天自己就戴上了。

转身看向秦亦痕父子,段枫脸上露出了一道浅笑:“秦亦痕,现在什么感受,他们杨家的人丢下你们走了!”

秦亦痕的脸上露出了一道凄惨的笑容:“段少,说吧,怎么样才肯放我走!”

“简单!”段枫打了一个响指道:“去跪下给我老婆磕三个头,我立刻让你走!”

秦亦痕在听到段枫的话后,浑身上下如同被电击了一般:“不可能!”

“那我就没办法了!”

“段少,我不是杨绝尘,男儿膝下有黄金,岂肯低头跪妇人!”秦亦痕咬着牙说道,今天秦家已经够丢脸了,但是绝对不能够在丢脸,不能够和杨家一样,不然他们秦家要和杨家一样。

而且以段枫的脾气就算跪了真的会让你走吗?

所以秦亦痕宁肯死,也不跪,不为别的,只为那最后的一丝尊严,只为那秦家最后的尊严。

如果他跪下给戚烟梦磕头,那么他这辈子将会和杨绝尘一样,完了!

“有骨气,有魄力,比杨绝尘有骨气!”段枫对着秦亦痕竖起了一个大拇指:“我这辈子最欣赏你这样有骨气的人,最欣赏你这样的!”

话音落下,段枫的脸色陡然一寒:“如果你不跪,我会让秦雨泽死在你面前!”

唰!

听到段枫的话后,秦亦痕的脸色猛然一变。

“段少……”

“秦亦痕,如果不是看在屈玲珑的面子上,你儿子已经被你给废了,你信吗?”

信吗?

秦亦痕的心中立刻凉飕飕的,确实,如果不是因为屈玲珑这层关系的话,段枫绝对会这么做!

“要么跪,要么你儿子死,你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