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527章 心慈手软

第五百三十七章 心慈手软

秦亦痕的脸色瞬间大变,额头冷汗直冒,他能够感觉的出来,段枫没有和他开玩笑,如果自己不这么做的话,他真有可能杀了秦雨泽。

火狐的凶残他可是知道的,落在他手中的人,没有一个人能够有好下场!

“段枫,你不要太过分了,这里是京城,是京城!”秦亦痕的那冰冷脸色让人不寒而栗,那模样恨不得立刻和段枫拼命。

可是他只是想去拼命,但是却不敢,真的不敢!

如果自己真的那么做了,那么就等于是找死,段枫可以饶他一次,但是绝对不可能饶他第二次!

“京城怎么了?”段枫向前踏出一步,爆喝一声!

这一声,如虎啸,如闷雷,然所有人的耳中嗡嗡作响,脑海之中一阵发蒙。

“秦亦痕,我在给你最后一次选择,要么跪下,要么看着你儿子死!”话音落下,段枫身上的气势变得凌厉了起来,整个人变得犹如一把出鞘的利剑一般,随时都有染血的可能!

秦亦痕重重的呼吸了起来,他能够看着自己的儿子死在自己的面前吗?

不能!

可若是他下跪的话,那以后就和死没有什么区别!

一时间秦亦痕的心中陷入到了极度的纠结之中,内心之中开始剧烈的挣扎着。

“秦雨泽,不要怪我心狠,是你老子不救你,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段枫的脸上露出了一道残忍的笑意:“而且我刚刚让你们走,是你老子不走的,你要怪就怪他,知道吗,是他害死你的!”

淡淡的话语,却犹如重锤一般,狠狠的砸在了秦雨泽的胸口,他感觉自己的心仿佛都碎了!

段枫说的没有错,确实如此,段枫让他们父子二人走,可是他们不走,机会段枫已经给过他们了,是他们自己不走的,这就怪不得段枫心狠手辣了。

路是自己走的,哪怕前方荆棘匆匆,被扎的鲜血直流,皮开肉绽,也要走下去,因为路是你选的,是你要走这条路,而不是别人逼的!

话音落下,段枫的右脚陡然踢出!

“啪!”

秦雨泽的脚腕被段枫击中瞬间断裂,响声刺耳。

秦雨泽整个人犹如被电击了一般,浑身上下不停的颤抖了起来,而且口中还发出刺耳的惨叫声。

段枫并没有因为秦雨泽的惨叫而停手,随手抓起一把椅子对着秦雨泽砸了下去!

“砰!”

先是一声闷响,接着“咔嚓”一声脆响,椅子断裂。

秦雨泽再次发出痛苦的嚎叫,黄色的**瞬间从他的**流下,他哀嚎着求饶道:“不,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秦雨泽的惨叫声和吼叫声,就如同一把锋利的匕首狠狠的捅进秦亦痕的心脏之中一般,使得他的心脏立刻支离破散,一脸狰狞,呼吸也变得极为凝重了起来。

“不杀你?”段枫慢慢的弯下腰,抓着秦雨泽的头发冷笑道:“是你老子想要让你死,和我有关系的!”

话音落下,段枫拽着秦雨泽的头狠狠的砸在了地板之上!

“砰!”

一声闷响传出,顿时鲜血从后脑勺溢出,染红了一片地面。

此刻整个酒店内变得凌乱不堪,那白色地板砖上面的鲜血触目惊心。

秦雨泽哀嚎一声,就立刻昏迷了过去,不省人事。

“秦亦痕,如果我在砸一下,你说你儿子会不会死呢?”段枫脸上始终挂着笑意。

但是这道笑意落在秦亦痕的眼中就像是恶魔一般。

只有恶魔才会这么残忍,只有恶魔才会如此。

“秦亦痕,难道你眼睁睁的看着你的儿子这样死吗?”

“有种你就杀了他!”秦亦痕咬着牙,双眸喷火的怒视着段枫说道。

“你以为我不敢吗?”段枫立刻站起身,抬起右脚,就要想着秦雨泽的脑袋上狠狠的踩下。

在看到这一幕之后,秦亦痕的瞳孔陡然收缩到了一起,歇斯底里的吼叫道:“不要!”

段枫在听到秦亦痕的话后,已将要踩到秦雨泽脑袋上的脚突然停了下来,看着秦亦痕道:“想好了吗?”

“我跪,我跪!”这一刻,他的内心彻底的崩溃,他不能够看着自己的儿子就这样死在自己的面前,真的不能,本来他以为为了家族的荣誉,他可以做到,可是当事情发生的时候,他才发现,原来他做不到,真的做不到。

段枫的脚立刻从秦雨泽的脸上拿了下来:“早这样不就完事了,何苦要让你儿子受这么大罪呢!”话音落下段枫重重的叹息了一声道:“唉,人啊,就是犯贱,不见棺材不掉泪!”

秦亦痕浑身上下摇晃了起来,慢慢的走向了戚烟梦,双眸之中没有丝毫的生气,就如同死鱼一般!

“算了!”戚烟梦再次发挥出了她那心慈手软的作风,看着秦亦痕道:“带你儿子走吧,不要在出现他的面前就好了!”

秦亦痕在听到戚烟梦的话后,浑身上下一颤,一脸震惊的看着戚烟梦!

“戚……戚小姐,你放过我们父子?”

戚烟梦点了点头,微微一笑道:“恩,离开这里吧!”

“谢谢!”秦亦痕一脸感激的看着戚烟梦说道,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戚烟梦会在最后为他保留那一丝的尊严,让他还能够像个男人一样挺起脊梁!

戚烟梦没有说什么,而是扭头看向段枫道:“我让他们走,你没意见吧?”

段枫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轻轻的笑了笑道:“一切你说的算!”

戚烟梦点了点头道:“快走吧,带着你儿子去医院治疗吧!”

“谢谢戚小姐,今天你对我秦亦痕的大恩,我记在了心中,日后有机会必定厚报!”秦亦痕对着戚烟梦深深的鞠了一躬,然后走向躺在地上如同死狗一样的秦雨泽,将他抱起来,向着外面走去。

不可一世的秦家,被段枫打的像死狗一样,一个屁都不敢放!

但是至少,秦家还保留了一些尊严,而杨家的尊严则是彻底的丢失。

“咱们也走吧?”纪含香看着段枫道。

段枫扭头看了一眼大堂的经理道:“我想你背后的主子应该不会找我要损失吧?”

听到段枫的话后,大堂经理急忙摇头,他又不是傻子,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主子都没露面,这说明,他主子也怕段枫给他一巴掌。

“那今天的饭菜?”

“我们的!”

段枫轻轻的笑了笑道:“不错,很会来事,走!”

话音落下,段枫带着戚烟梦和纪含香走出了格尔国际酒店。

看到段枫走出去之后,酒店的经理长舒了一口气,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坐在了地上,段枫带给他的压迫感实在是太强大了,有种让他窒息的感觉,如今终于送走了这个煞神,他终于支撑不住了。

格尔国际酒店门外的宝马车内,纪含香一脸赞赏的看着段枫道:“段枫,不错啊,你和梦梦一个唱白脸一个唱黑脸!”

“什么意思?”戚烟梦一脸疑惑的看向纪含香!

“你放走了秦亦痕和秦雨泽,没有让他们下跪,就等于送了他们一个天大的恩情!”纪含香解释道:“在整个京城,基本上大家都知道,秦家的人都很重情义,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而且恩怨分的很清!”

“虽然他们这一代有几个败类,但是却并不影响秦家重情义的信誉!”

“啊!”听到纪含香这么一说,戚烟梦惊呼了一声,刚刚她放在秦亦痕真的是于心不忍,她从来没有见到过段枫这么残忍,见到过段枫如此折磨人,这是第一次,所以她才会如此的!

她保证自己当时没有多想!

而段枫就是算准了这点,知道戚烟梦会如此做,所以才会如此逼迫秦亦痕,他算准了一切。

如果让秦亦痕知道这些,不知道会不会被段枫给气的吐血。

“段枫,真是好算计啊,啧啧,你怎么知道梦梦会阻止秦亦痕下跪的!”

“猜的!”段枫嘿嘿一笑,这一刻的段枫那里还有半点刚刚嚣张,狂妄,目中无人的模样。

这一刻的他看起来吊儿郎当,实在无法让人和刚才的他联想到一起!

纪含香在听到这句话后,顿时无语了起来,猜的,万一要猜错了呢?

“梦梦,这下好了,以后就算秦家要对付段枫,以你今天所做的一切秦家也不会为难你的!”纪含香轻笑道!

“不好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段枫立刻开口说道。

虽然戚烟梦送了一个天大的人情给秦亦痕,但是不代表给秦家所有人送了一个人情。

“也对,不过那也比杨家好啊!”纪含香狠狠的说道:“梦梦我给你说,在京城杨家的人最不是个东西,典型的欺软怕硬!”

“秦家不一定会对付你,但是杨家在对付段枫的时候肯定会对付你,所以你最近不要乱跑,无论去哪都要让段枫跟着,实在不行就和我在一起!”

“对,梦梦,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告诉我啊,去哪里也要带上我或者含香!”

“我知道了!”戚烟梦苦笑了一声,现在他才知道原来京城的水这么荤,这么多豪门争斗!

不过有段枫在身边,戚烟梦知道,自己一定不会有事的!

可是真的会没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