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597章 陈年旧事

第五百九十七章 陈年旧事

经过张文麟的介绍,段枫也知道了,他就是自己要拜访的张司令,于是段枫随着张文麟走进了他的家中。

张文麟坐在沙发上,手中叼着一根香烟,没有开口说话,段枫也是同样如此,一时间屋内的气氛有些诡异。

良久之后,张文麟看了看段枫,缓缓的开口说道:“你父亲是不是叫段莫宁,你母亲是不是叫做薛静曦!”

可以说张文麟是不开口则已,一开口就是语不惊人死不休,他竟然知道段枫的父母!

段枫在听到这句话后,微微一愣,接着浑身上下狂震不已,双眸顿时如同利剑一般,直接刺向了张文麟:“你怎么知道!”

此刻段枫的心中已经掀起了滔天巨浪,张文麟怎么会知道自己父母的名字,他怎么会知道呢?

谁告诉他的?

要知道在段枫的记忆中,段枫的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人,而且平常从来不知道阿谀奉承,父亲在一家小单位上班,而母亲则是全职太太,虽然不算富裕,但是生活却还能够过去!

可就这样的两个人,竟然会被张文麟认识,这样的大人物怎么可能会认识自己的父母呢?

而且一说话就问自己的父母,这其中难道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张文麟重重的叹息了一声,看着此刻的段枫这年轻的脸庞,他好像看到了昔年的段莫宁!

“知道你父亲为什么叫段莫宁吗?”

“为什么?”段枫没有在问张文麟为什么会知道自己父母的名字,但是他知道张文麟竟然说了,那么肯定会告诉自己现在想要知道的一切!

“因为你爷爷想要让他做个顶天立地的男人,莫宁,莫宁,就是一身傲骨拧可断,不可移!”张文麟仿佛陷入了遥远的回忆之中:“你父亲事实上也做到了这点,他那一身的傲骨犹如铁打的一般,无论如何都不可宁!”

“可也就是这样,才使得你父亲……”张文麟掐灭了手中的烟头给自己点燃了一根,然后才说道:“使得你父亲的一生都毁了!”

“什么意思?”段枫忍不住的开口问道。

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父母以前的过往,而且自己的父母也从来都没有说起过,以前他也问过,可是却没有他的父母只是笑而不语,仿佛不愿意提起以前的往事。

如今虽然父母都不在了,但是这并代表段枫不想知道他们的过去!

“一切都是孽缘啊!”张文麟再次的叹息了一声:“你父亲在遇到你母亲之后,使得他的人生发生了改变,或者说是因为你的母亲,你父亲才……”

张文麟没有在说下去,但是脸上却露出了深深的惋惜之色!

看着张文麟的模样,段枫知道接下来,张文麟要说的肯定是重点,所以一时间呼吸微微变得有些急促了起来。

“你父亲是个爱美人不爱江山的主,为了你母亲,他可以舍弃一切,包扣生命。”张文麟有些敬佩的说道。

在这个以利益为主的时代,有多少真爱,有多少男人愿意为一个女人放弃自己的生命?

“你母亲地位卑微,而你父亲地位高贵,按理说这样的两个人是不可能走到一起的,也不会有任何的接触,这一切都怪当年的一场闹剧!”

“闹剧?”段枫微微一怔!

“不错,一场闹剧!”张文麟抬头看了看段枫继续说道:“都是一场赌约毁了你父亲!”

张文麟的双拳狠狠的握在了一起,额头上也出现了道道的青筋!

“什么意思?”

“当年,你父亲和几个人打赌,而赌约就是你的母亲!”

“什么?”饶是段枫心脏承受能力在强大,在听到这句话后,脸上的表情也忍不住的巨变。

他最恨男人拿女人当赌注。

女人不是玩物,更不是可以来交易的物品!

可是他父亲竟然……

“不要着急,让我慢慢的告诉你。”张文麟仿佛一眼就看穿了段枫的心思一般:“这场赌约是一场飙车,即赌美人又赌生死!”

张文麟的目光瞬间变得凌厉了起来!

“那场赌约召集了各个地区的纨绔子弟,而我当年也是其中之一。”张文麟苦笑一声:“而且我也参与到了其中!”

段枫一怔,自己的父亲以前到底是干什么的?既然能够和各个地区的纨绔混在一起,而且还和他们赌美人和生死!

张文麟仿佛不愿意谈起飙车的经过,而是直接说道:“那场比赛你父亲赢了,不过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什么意思?”

“一生不准进南方!”张文麟重重的说道,身上顿时流露出了军人的铁血气概。

“到底发生了什么?”

“赌约是你母亲,你父亲最看不惯男人欺负女人,所以他赌了,而且连带自己的命,他胜利了,可是对方并没有打算将命叫出来,但是你父亲太过刚硬了!”

听到张文麟这么一说,段枫长舒了一口气,自己的父亲原来是为了救人,而且玩人!

“可是你父亲忘记了刚过易折的道理!”

“难道他杀了那个人?”段枫隐约间好像猜到了什么,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没杀,但是也和杀了差不多!”张文麟苦笑一声!

“什么意思?”

“你父亲废了他,而且让他连成为男人的资格都没有了。”张文麟的眼中流露出了一道深深的敬意,看的出来当时他也非常敬佩段莫宁的这种做法!

“要是我,我就杀了这种男人!”

“本来你父亲要是废了一个或许不会有这么大的事情,你爷爷一个人就能够压下来,可是你父亲……”

“难道我爸,他……”

“不错,你爸废掉了整整十八个超级纨绔,让他们连成为男人最基本的资格都丧失掉了。”

段枫浑身上下猛然一颤,十八个超级纨绔?

能够被张文麟成为超级纨绔的人可是简单的货色?

这他妈的也太猛了吧?

一时间段枫对自己的父亲崇拜到了极点,如果换成是他的话,他绝对不会这样做,这和老寿星上吊差不多!

“那些人还活着吗?”

“不知道,那次事情之后,他们就集体消失了,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那里。”

“那我妈呢?”

“你妈?”张文麟苦笑一声:“自古青楼女子都是英雄的葬身处,吴三挂为陈圆圆背负千古骂名,你父亲被逼离开南方,终生不得踏进一步!”

“不可能,我妈怎么可能是青楼女子,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段枫立刻咆哮道,他做梦都不会相信他母亲竟然是青楼女人,这怎么可能!

在他的心中,他的母亲可是非常的温柔,善良,善解人意……

怎么可能会是青楼女子呢,可是张文麟的话,摆明了就说段枫的母亲是青楼女子!

“你有时间可以去南方打听下薛舞绝,也就是你母亲的化名,就知道我有没有骗你了。”张文麟无奈的叹息了一声。

这种事情放在谁的身上,恐怕都不会好受,就更不用说段枫这样高傲的人了!

“薛舞绝,薛舞绝……”段枫喃喃的说道。

“不错,你若是不信可以去问下你身边的纪含香,她肯定知道薛舞绝这个名字,而且还知道很多的事情。”

“这不可能,根本不可能,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我母亲是那种人!”

“你信也要信,不信也得信,这是事实,你早晚会知道!”张文麟看着段枫重重的说道:“我说当初清风为什么收你为徒,而且你还能够成为神狐部队的老大,现在我终于知道了,你是段莫宁的儿子,他清风和你父亲是莫逆之交!”

张文麟的话就如同重锤一般,狠狠的砸在了段枫的心上,顿时让他的心脏出现了丝丝的裂痕!

一时间段枫的脸色苍白如纸!

事实永远都是那么的残酷,都是血淋淋的让人无法接受!

张文麟没有在说话,而是再次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抽了起来,静静的看着段枫,他知道这些东西需要让段枫用时间来消化。

而此刻段枫也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拼命的抽了起来,仿佛他在试图用尼古丁来麻醉自己,可是却根本没有什么效果!

“我爸到底是什么身份?”

“他?”张文麟苦笑一声:“三十年前南方太子爷!”

三十年前南方太子爷?

短短的九个字,却让段枫的心狠狠的抽搐了一下,南方的太子爷?

南方有多少家族,有多少纨绔?

可是他父亲竟然是南方的太子爷,那么说他段枫在南方的身份……

“本来你父亲得罪了那么多人是必死无疑,可是你爷爷却厚着他那张老脸四处去求人,虽然最终保下了你父亲,但是却被赶出了家门,赶出了南方,而且一生都不许回去,不然四方通杀!”

“而你母亲更要死,可是你父亲却警告所有人,若杀你母亲,最好连他一块杀,不然他终此一生,也要杀死所有人!”张文麟这一刻好像有看到了那不可一世的段莫宁,手持三尺长剑,傲视天下所有人!

不杀我段莫宁,我就会杀你们!

那一刻的段莫宁嚣张的不可一世,不过现在却成为了历史,甚至已经被很多人都淡忘了,毕竟时间能够湮灭一切,没有人会记得这些,就算记得也不会有人愿意提起。

这是段家的痛处!

“那么说我是南方段家的人?”

“不错,而且你应该还是南方段家的长房长孙!”张文麟重重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