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598章 一舞太子陨

第五百九十八章 一舞太子陨

这种狗血的桥段,段枫是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发生在他的身上,按照他的想法,这种桥段只会出现在电视上,只有电视上面才会这么扯淡,可是事实告诉段枫,在现实中也是会发生的。

而且很不幸的段枫就是其中之一!

南方段家,那可是一个超级巨无霸,能够成为段家的长房长孙,不知道多少人都梦寐以求,这要是落在别人的身上恐怕会激动的一跳三尺高,这可是非常牛逼的身份啊,在南方只要亮出这个身份绝对是属螃蟹的能够横着走!

可是段枫却没有任何的激动,反而内心之中沉甸甸的。

“只是我没有想到你父亲竟然敢隐匿在江南。”

“他们已经去世了。”段枫在说出这句话后,心中犹如刀割一般的疼痛。

“不可能!”张文麟立刻激动的说道:“你父亲不可能会死的!”

“我没有骗你,也不会诅咒我的父母。”

“到底怎么回事?”

“据说我父亲是出车祸了,而我母亲得了重病。”

“绝对是有人杀了你父亲,害你了你母亲!”张文麟非常肯定的说道:“别人不了解你父亲,我了解,别人不知道他的车技,我清楚,他绝对不是这样死的!”

“肯定是他们,对,肯定是他们,一定是他们!”张文麟脸色发青的说道:“除了他们没有人有这么大能力杀了你父亲!”

“你说的谁?”段枫的眼中立刻冒出了一道精光,那被隐藏起来的戾气,犹如火山爆发一般,立刻爆射而出。

恐怖的戾气弥漫在整个房间内,一时间房间内的气氛变得非常沉重了起来。

“龙爷!”张文麟重重的说道!

“什么!”段枫浑身上下猛然一颤。

“是龙爷,只有他才会杀你父亲。”

“我父亲和龙爷到底有什么仇,他为什么要杀他?”

张文麟苦笑了一声:“抱歉,这点我不能够告诉你!”

“你……”段枫双眸喷火的看着张文麟,那模样恨不得立刻将张文麟给撕了一样:“你信不信我敢杀你!”

“不信!”张文麟非常自信的说道:“你没理由,而且按照辈分你还是我的侄子,你杀我可是大逆不道。”

“你竟然知道我是你侄子,为什么不告诉我?”

“你去了只有死路一条,现在的你根本不是龙爷的对手,他一只手就可以捏死你!”张文麟重重的说道:“你以为龙爷是真不敢杀你吗?”

“不是,他是怕你师傅疯狂的报复,他怕你师傅和他拼命,他已经杀了你父亲和你母亲,若是在杀了你,清风绝对会拼命,而且到时候你的身份清风若是说出去,就不只是他要杀龙爷,而是你爷爷要不惜一切代价的杀他,他可以允许自己的儿子死,毕竟他被逐出了南方,却偏偏留下来,死了,他无话可说,可是你不同,你是他的孙子,你父亲犯下的错和你没有任何的关系,他绝对不会允许看着自己的孙子被人杀害的!”

“而你是段莫宁唯一的后人,他清风和段莫宁是至交好友,你父亲死了,你若是再死,他清风百年之后将会无颜去见你父母,段枫,你给老子清醒一点吧,不要以为你有神话的境界就可以横着走!”

“我告诉你,神话虽少,可是不代表没有,除非你拥有和清风一样的实力,而且还拥有剑主的身份!”

“这能够证明我的身份吗?”

“铿锵!”

一声脆响过后,段枫的手中多了一把明晃晃的长剑,身上的花纹犹如鱼肠,曲折婉转,凹凸不平,整体散发出一种黝黑的光芒!

“鱼肠剑!”张文麟微微一怔:“你竟然得到了鱼肠剑!”

“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

“不可以,等你到了骨灰境界在来找我,我会告诉你想知道的一切,现在的你依然不是龙爷的对手!”

“你是不是知道龙爷是谁?”

“知道,但是不确定,我需要时间去查!”

“好,等我道了骨灰境界,我会来找你的,希望到时候你全部都告诉我!”

张文麟轻轻的一笑道:“有时间会段家去看看你爷爷吧,他可能还不知道你父亲死了的消息。”

段枫没有在说什么,而是直接站起身离开了这里。

看着段枫的背影,张文麟苦笑一声:“莫宁,你这个儿子实在是太像你了,锋芒毕露,唉,希望他不会步你的后尘,更不要被仇恨所蒙蔽双眼,不然……”

此刻九泉之下的段莫宁笑了,笑的很得意,他临死前布下的棋局让张文麟给提前推动了,他的儿子知道了他的故事,知道了他是被人害死的!

那么就注定段枫要去段家,去寻杀父杀母之仇!

他段莫宁这一刻含笑九泉!

段枫离开军区家属院之后,脑袋之中浑浑噩噩的,非常的疼痛,脸上也写满了疲惫之色。

开着车直接回到了碧水湾别墅!

段枫迈着沉重的步伐走了进来。

大厅中的三个女人在看到段枫之后都是微微一怔,本来她们以为段枫是要在张家吃饭的,可是现在回来了,而且脸色也微微有些不对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戚烟梦在看到段枫此刻的模样之后,立刻走了过去,一脸关心的问道:“段枫你怎么了?”

段枫没有说话,而是木讷的走到了沙发上坐了下来,然后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狠狠的抽了起来。

看着段枫此刻的表情,戚烟梦顿时急了,以前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段枫都不会如此,可是今天却一反常态,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段枫,你怎么了?”

段枫依然没有说话,而是沉默着抽烟。

“哥,你说话啊,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啊,段枫你倒是说句话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纪含香也是一脸担忧的问道:“是不是张文麟为难你了?”

“没有!”

“那到底发生了什么?”

段枫再次的陷入了沉默之中!

看着段枫此刻的模样,三个女人顿时急的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

突然段枫开口说道:“含香,给我说说薛舞绝吧!”

愕然听到段枫的话后,纪含香微微一怔,戚烟梦也是如此,美眸之中都充满了疑惑,段枫问薛舞绝干嘛呢?

“是南方的薛舞绝吗?”虽然纪含香不知道段枫为什么问这句话,但是还是开口了。

“恩!”

“她是一个奇女子,精通音律棋牌,能歌善舞,不过却是一个红楼女子。”纪含香淡淡的说道:“三十年前,薛舞绝名动南半国,不少豪门贵族都想要一亲芳泽,可是薛舞绝却从来没有对任何人加以言辞,或者说没有人进入过到她的闺阁之中,但是段莫宁的出现却打破了这一切!”

“段莫宁三十年前被誉为南半国的太子爷,是一个非常厉害的角色,可以说是文武双全,是很多千金小姐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可是他却独爱薛舞绝!”

“一个太子爷爱上红楼的女子,可以说这个女人是飞上枝头变凤凰,可是也注定豪门太子爷和红楼女子相恋没有好结果!”

“段枫,你问这些干嘛?”戚烟梦忍不住的问道。

段枫没有说话,而是将目光落在了纪含香的身上。

感受道段枫的目光之后,纪含香继续说道:“他们的爱情不苦但是也不甜,毕竟薛舞绝的身份想要嫁到段家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而且薛舞绝也知道这一点,始终和段莫宁保持着距离。”

“但是好景不长,这样的距离就被打破了,薛舞绝被人给下了药,不知如何传到了段莫宁的耳中,段莫宁一人一剑杀了过去!”

“具体那一战是怎么进行的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薛舞绝自从那件事情之后就被誉为继陈圆圆之后,最为妖媚的舞姬!”

“她挑动了南北两界各大纨绔的争夺,她凭借一己之力将所有纨绔子弟给拨弄在手掌之中。”纪含香非常敬佩的说道:“薛舞绝的名声也越来越响亮,可以说三十年前的南半国没有人不知道薛舞绝的名声!”

“而且当时盛传一句话!”

“什么话?”

“一舞百媚生,一舞拨心弦,一舞天下醉,一舞红尘恋!”纪含香随后又说道:“不过后人又加了一句!”

“绝代妖姬舞,一舞太子陨!”戚烟梦这个时候忍不住的开口说道。

段枫在听到这句话后,浑身上下立刻狂震不已,脸色也瞬间大变!

绝代妖姬舞,一舞太子陨!

这句话的意思很明显,薛舞绝的一曲舞毁了一个太子爷!

张文麟说的都是真的,段莫宁的一生是毁在了薛舞绝的身上,而且薛舞绝真的是歌妓,而且还是名动南半国的歌妓!

“他是骗我的,对,他一定是骗我的,他一定是骗我的……”段枫的双手微微有些颤抖的从身上拿出香烟,然后给自己点燃了一根,狠狠的抽了起来。

不过双手依然在不停的抖动,而且脸上的表情难看的吓人!

“段枫,你怎么了,你到底怎么了……”戚烟梦看着段枫的模样后,慌张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