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602章 妖姬薛舞绝

第六百零二章 妖姬薛舞绝

再次听到薛舞绝三个字之后,黄诗培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或者说,她已经不知道用什么词语来形容薛舞绝了,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子,竟然会有如此大的魅力,竟然能够让世人说,一舞太子陨!

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舞,竟然能够让一代太子爷都陨落!

难道她能够和汉成帝的皇后赵飞燕一样,能用美貌魅惑众生?

她不懂,但是她之中,纪含香肯定会告诉自己的。

“含香姐,薛舞绝到底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她,是一个颇具传奇色彩的女人。”纪含香感叹道,做女人能够做到薛舞绝这个份上,足够自豪了。

深深的叹息了一声,纪含香继续说道:“据说薛舞绝十六岁的时候还是一个卖花的小姑娘!”

“卖花的小姑娘?”黄诗培的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十六岁还是一个卖花的小姑娘,那她是怎么成为一代妖姬的呢?

“不错,十六岁的时候她确实是一个卖花的小姑娘。”纪含香非常肯定的说道:“以前她是一个孤儿!”

“孤儿?”黄诗培此刻已经被惊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这还真是灰姑娘与白马王子的现实版啊,而且现实的不能够在现实了!

“恩,她是一个孤儿,十六岁的时候是哥卖花的小姑娘,是靠卖花为生的。”纪含香有些羡慕的说道:“不过她的命很好,好的让所有人都羡慕!”

“什么意思?”

“她遇到了改变她一生命运的人,是一个男人!”

“难道是段莫宁?”

“不是!”纪含香摇头道:“那个时候段莫宁还没有出现,是另外一个男人,到底是谁,我也不清楚,也没有人说到底是谁,据说是一个大人物,到底有多大,身份有多高却是一个谜。”

“大人物?”黄诗培喃喃的说道。

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大人物,竟然有这么大的本事,改变薛舞绝的一生,让她成为名动南半国的歌妓。

“恩,就是这个人改变了薛舞绝,据说他第一次遇到薛舞绝的时候,呆滞了三分钟,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会呆滞。”纪含香说的头头是道:“但是从那之后,薛舞绝就被他看上了!”

“本来众人都以为薛舞绝会被这个男人给包养,毕竟男人看到女人呆滞,很有可能是看上了这个女人的美貌。”纪含香苦笑一声道:“但是很可惜,他没有包养薛舞绝,如果包养了薛舞绝,就不会有名动南半国的薛舞绝了!”

“这么说,这个男人给了薛舞绝一个平台,让她任其发展?”黄诗培的眼睛微微一转道。

“恩,那个男人给了薛舞绝一个平台,让她自己发展。”纪含香重重的说道!

“薛舞绝选择了人们最看不起的职业?”

“恩,她选择了歌舞,而且她也非常的争气,短短的数年,薛舞绝就能歌善舞,而且舞姿轻盈如燕飞凤舞!”纪含香的脸上露出了一道向往,仿佛跨越了红尘一般,亲眼去见证了薛舞绝的舞姿!

“她十八岁开始展露在众人面前,以为一曲《十面埋伏》的琵琶曲而名声鹊起!”

“一舞闻名?”黄诗培有些不可置信的说道。

这个世界上并不缺少美女和天才,可是能够做到一舞闻名的人,可谓是屈指可数。

“恩,一曲《十面埋伏》让薛舞绝名声大震,自那之后慕名而来的人越来越多,无论男女都想要见识一下薛舞绝的绝世舞姿。”纪含香有些羡慕的说道。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舞姿,吸引男人来看也就罢了,可是竟然还能够吸引女人来观看。

“薛舞绝的名声越来越大,慢慢的响彻了整个南方,打她主意的男人越来越多,其中不少人都开出了天价,据说当初最高的价格是六个亿,只让薛舞绝陪睡六晚!”

黄诗培忍不住的倒抽了一口凉气,一个亿让薛舞绝陪睡一晚,这个女人也太他妈的妖孽了吧?

她陪别人一晚,是别人陪一辈子的价钱,甚至都不一定能够有这么多钱。

“你确定没开玩笑?”

“没有!”纪含香苦笑一声:“这件事情很多人都知道,一个亿一晚,当时薛舞绝,直接被冠上了最为昂贵的女人,没有之一!”

黄诗培深感赞同的点了点头,确实是最昂贵的女人了,就算是镶金镶钻的也绝对不会有这么贵!

这价钱给的,实在让人无话可说,这绝对是败家子才会干的事情啊,一个亿买一晚快活。

“可是薛舞绝却拒绝了?”

“拒绝了?”黄诗培的眼睛瞪的都快掉在了地上,这竟然能够拒绝,那可是白哗哗的银子啊,什么都不需要干,只需要叉开腿就可以了!

“恩,拒绝了!”纪含香深深吸了一口气道:“当时这个消息传出在整个华夏都造成了巨大的轰动,毕竟一晚一亿,不说绝后,绝对是空前!”

“这个薛舞绝难道能够把金钱当做粪土?”

“差不多吧!”纪含香有些不确定的说道:“当时想要博的美人心的男人可不少,每个男人出手可是都非常的阔绰,她的珠宝都堪比珠宝店,那跑车你可以自己想下,就更不用说钱了!”

黄诗培脸上露出了深深的羡慕之色,怪不得薛舞绝不在乎这六个亿,感情人家不缺钱啊。

“难道就没人逼迫薛舞绝吗?”

“有!”

“我就说……”

可是还没有等黄诗培把话说完,就被纪含香给打断了:“但是都死了!”

“都死了?”黄诗培直接傻眼了!

“对,都死了,而且死的不能够再死!”纪含香眼神之中露出了一道惧意:“据说是薛舞绝背后那个人的手笔,一切都是他做的!”

“含香姐,你肯定知道那个人是谁,你就告诉我呗!”

纪含香苦笑了一声道:“不是我不说,而是不能说,就算你去问其他人也没人敢告诉你那个男人的身份,就算段枫的那个便宜爷爷也不敢!”

“好吧!”黄诗培虽然心中好奇那个男人是谁,但是却没有强人所难,她能够从纪含香的眼神中看得出那份深深的忌惮。

稳定了一下自己的心,黄诗培再次的开口说道:“那后面呢?”

“有人死了,他们后面的家族自然不会乐意,但是薛舞绝背后那个人又站出来了,他警告了所有人,谁敢逼迫薛舞绝,他就敢宰谁,谁若是不相信就可以动手试试?”

“他不会一句话就被所有人都给震慑住了吧?”

“当然不是,有人完全无视了那个人的话,对薛舞绝动手,但是后来薛舞绝没事,那些动手的人却被灭门了!”

“灭门?”

“恩!”纪含香非常确定的说道!

“难道法律他可以无视?”

“诗诗,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人有一种人可以打破规则,重新定制秩序和规则!”

“那个人是个高手?”

“你不用套我的话,我说了不能够说,就是不能说。”纪含香有些歉意的看着黄诗培。

“好吧,那你继续说吧!”

“从那之后,就再也没有人敢逼迫薛舞绝了,薛舞绝一直游走在整个南方,就算上流社会也会经常看到薛舞绝的身影。”

这次黄诗培没有在说话,薛舞绝背后站着的那个人实在是太牛逼了,牛逼的让所有人都忌惮,出现在上流社会实在是太正常不过了!

“就这样,薛舞绝三年来,一直都相安无事,那些该慕名的还是来,但是却没有人做出过分的举动。”纪含香有些惋惜的说道:“可是就在薛舞绝二十三岁的时候,二十岁的段莫宁出现了,他的出现就像是一个石子被丢进了湖中,荡起了阵阵的涟漪!”

“女大三,抱金砖啊,很适合!”

听到黄诗培的话后,纪含香苦笑了一声,她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段莫宁二十岁回归段家,掀起了阵阵的风波,而且还是一波接一波。”纪含香微微停顿了一下,吐了一下口水继续说道:“而且每一次的风波都比原先的风波大,就这样段莫宁越来越出名,终于他的名字出现在薛舞绝的耳中!”

“美女爱英雄是吗?”

“是也不是!”纪含香淡淡的说道:“那个时候,段莫宁可不是英雄,他是一个惹事的大王,每次惹事之后都是他父亲在后面擦屁股!”

“不过,段莫宁的父亲却很高兴!”

“废话,我要是有这么一个牛逼的儿子,天天让我这样给他擦屁股我也乐意。”黄诗培撅着小嘴说道。

这儿子打的可是什么人都有啊,包括其中的对手,这说出去,倍有面子啊!

“你说,我说!”

“你说!”黄诗培讪讪一笑道。

“薛舞绝在听到段莫宁的名字之后,立刻就来兴趣,她让人告诉段莫宁,她想要见段莫宁一面,准确的说是会会段莫宁!”纪含香看了一眼黄诗培,看她没有说话的意思,于是继续开口说道:“段莫宁是唯一一个走进薛舞绝闺房之中的人!”

“然后,他们在闺房里面相见,同性相斥,异性相吸,犹如干柴遇到了烈火一般,于是开始噼里啪啦了起来,对吧?”黄诗培双眼直冒精光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