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602章 段家老爷子

第六百零二章 段家老爷子

纪含香在听到黄诗培的话后.顿时一脸的黑线.这一刻她恨不得将黄诗培的脑袋给拆开看看.她那颗小脑袋里面到底都装了一些什么东西.

“你以为都是你.看到一个好男人就像爬人家怀里.”纪含香沒好气的说道.

“难道不是吗.”黄诗培瞪大眼睛看着纪含香说道:“好男人可不常见.遇到了就要抓住.哪怕是直接推到也要上.不然到时候哭都找不到地方.”

突然黄诗培笑嘻嘻的看着纪含香毫无征兆的问道:“你不就是直接把我哥给推了吗.”

“废……”纪含香刚说出一个字.顿时就意识到了什么.狠狠的瞪了一眼黄诗培:“胡说什么呢.你到底还要不要听.”

“当然要听.”

“但是你不许在套我的话.不然我以后什么也不告诉你.”纪含香警告性的看了一眼黄诗培说道.

“好.”黄诗培急忙重重的点点头道:“我保证不套你的话了.不过我已经什么都知道了.”

纪含香顿时无语了起來.再次说起了段莫宁和薛舞绝的故事:“段莫宁沒有去见薛舞绝.”

“沒见.”黄诗培微微一愣.

当时不知道多少男人都巴不得接受薛舞绝的邀请呢.可是段莫宁竟然沒有鸟薛舞绝.这尼玛是何等的气概啊.

“恩.沒见.薛舞绝在知道后.并沒有生气.反而又约了段莫宁.”

“他不会是玩了一出诸葛亮三顾茅庐吧.”

“沒有.这次段莫宁去见了薛舞绝.毕竟人家一个女人连续邀请你两次.第一次拒绝有情可原.但是第二次还拒绝就有些说不过去了.毕竟大家以后很有可能会抬头不见低头见.”

“段莫宁去见了薛舞绝.不过他却是一脸的镇定.并沒有像其他人看到薛舞绝那样.一副色鬼投胎的模样.而且双眸如水.沒有任何的表情变化.看薛舞绝.就像是看一个平常女人一般.”

“难道薛舞绝不美吗.”

“美.你沒有见过段枫的母亲.可是我见过.虽然那时候时光已经给了留下了无数的皱纹.但是她那一身的气质还在.从那脸上能够看得出來.当年绝对是一个美人胚子.”

“你既然见过她.为何沒有认出來她是薛舞绝.”

“她那个时代还沒我呢.我怎么会认识.更何况时光是把杀猪刀.就算当年的人在那种情况下见到她.也不能够肯定她就是薛舞绝吧.”

黄诗培想了一下.觉得纪含香说的也对.于是就沒有再说什么.

“那是两人第一次见面.但就是那一次.让两人成为了好朋友.而且还是无话不说的好朋友.”

“男闺蜜.女闺蜜.”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纪含香点了点头道.

“那他们的爱情是怎么开始的.”

“难道你沒听说过一句话吗.”

“什么话.”

“感情都是培养出來的.”纪含香沒好气的说道.

黄诗培顿时哑口无言.确实如此.比如段枫和戚烟梦不就是慢慢培养出來的吗.

纪含香看了一眼黄诗培继续说道:“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都对彼此起了爱意.但是双方都知道.他们的身份地位相差悬殊实在是太大了.”

“虽然薛舞绝名声在外.可却不是什么好名声.毕竟她的职业在那里放着呢.可是段莫宁就不同了.背后有段家.实力雄厚.可以说是女人心中的白马王子.不知道多少贵族千金白富美做梦都想要嫁给段莫宁呢.”

纪含香这一句话.倒是沒有说大话.不说段莫宁的本事.就说她的身份.就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想要嫁给他呢.

段家太太的身份可不是闹着玩的.

“虽然彼此都知道彼此的爱意.但是却沒有人说出來.对于薛舞绝來说.能够陪在段莫宁的身边就已经足够了.对于段莫宁來说.能够和薛舞绝在一起就已经足够了.所以说.这两个人都对彼此许下心.但是却都不想让彼此有任何的负担.”

黄诗培脸上露出了激动之色.因为隐约间.她已经知道.段莫宁和薛舞绝的事情马上就要进入了**.不然也不会有现在的段枫.

事实上和黄诗培所想的一样.

“段莫宁也慢慢的也到了该成家的时候.于是他父亲就开始为段莫宁张罗婚事.可是段莫宁却谁也沒看上.而且为这事不知道和他父亲吵了多少次架.”

“终于.段莫宁扛不住身上的压力.告诉了他父亲自己和薛舞绝情投意合.此生非薛舞绝不娶.”

“段老爷子不答应.”

“废话.这事换成是你你会答应吗.”

黄诗培立刻摇了摇头.这年头.脸面可是非常重要的.如果让段莫宁娶了薛舞绝.段家肯定会成为所有人的笑话.

“段老爷子知道.如果让段莫宁娶了薛舞绝就会让段家成为笑话.让他抬不起头.所以他极力反对.甚至说出.只要他不死.薛舞绝就休想踏进段家的大门.”

黄诗培微微的叹息了一声.这能够怪谁呢.毕竟华夏人都把脸面这种东西看的都非常的重要.所以段老爷子这样做也是情有可原的.

毕竟一生都沒有被人戳过脊梁骨.到老了的时候让别人在背后戳他脊梁骨.他怎么可能受的了.

“可是段莫宁也表明了态度.此生非薛舞绝不娶.”纪含香也颇为无奈的说道:“这一对父子俩都是倔脾气.都是属牛的.于是就这样僵持了下來.”

说道这里.纪含香脸上的无奈之色变得更加的明显了起來:“当时薛舞绝的名声已经太大了.吸引了太多的人.其中包括超级纨绔.于是众纨绔用激将法.去激其中的一个纨绔.非要对薛舞绝动手.”

“于是.那个傻不拉几的纨绔就动手了.”

“恩.他用计抓了薛舞绝.而且还给薛舞绝下了药.可是不知为何传到了段莫宁的耳中.”

“啊.”

“段莫宁当时年轻气盛.在听到这句话后.二话沒说.一人一剑直接杀了过去.而且还杀了对方一个人仰马翻.救下了薛舞绝.可是段莫宁并沒有打算作罢.而是要杀了那个纨绔.于是那个纨绔当时想了一个主意.就是和段莫宁赌一场.赌约就是薛舞绝和双方的性命.”

“后來呢.”

“我只知道后來段莫宁接受了赌约.而且还胜利了.对方要赖账.段莫宁要杀了对方.不过薛舞绝怕段莫宁惹下麻烦.沒有杀他.而是让他失去了做男人的资格.包括那些用激将法的纨绔.都被段莫宁给踩断了**.”

“太霸气了.”

“可就是这样.他惹下了超级麻烦.那些家族纷纷要段家给一个说法.而这个说法就是要段莫宁的命.”

“啊.”

“段莫宁的父亲或许是因为亏欠他.毕竟那么小被送进那个鬼地方训练.沒有父爱.沒有母爱.所以他想要补偿他……”

就在纪含香和黄诗培说这些的时候.南方段家之中四合院的书房之中.

太师椅上坐着一个老人.一张端正的国字脸.脸上布满了老年斑.头发胡须已经苍白.但却精神矍铄.那双看似浑浊的双眸之中.却不经意间的流露出一丝丝令人不敢直视的精光.就像是金庸笔下的绝世侠客一般.配上那张端正的国字脸.一眼就看的出來.这位老人绝对是一个.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的人物.如果他的脑门上在写上“正义”两字.那就完美了.

这个老人正是段家的老爷子.此刻他那双充满老年斑的脸上挂着一道伤心欲绝之色.但是随即就换上了兴奋之色.就像是绝世高手修炼神功到了最为重要的关头一样.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不知道过了多久.段老爷子缓缓的从太师椅上站了起來.双手背负在身后.微微的叹息了一声道:“莫宁.爹知道错了.如果当年我让你娶薛舞绝.就不会有这么多的事情.你也不会死.”

这一刻的段老爷子悟透了.人生在世.脸面有什么关系.只要儿子幸福.子孙满堂就好.虽然他已经悟透了佛家所说的一切皆为虚幻.但是已经晚了.段莫宁已经死了.

他白发人送黑发人.

“是爹对不起你啊.”段老爷子的那双看似浑浊实在锋利的目光之中包含了泪水.但是却沒有让他从眼眶中流出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走到门前.打开了房门.抬头望了一眼那漆黑的天空.重重的说道:“虽然你死了.但是你给我留了一个孙子.我会把对你的亏欠在他身上弥补回來.也会把对他的亏欠.也弥补回來.这是段家欠你们父子的.“

“而且你在九泉之下安息吧.无论他是龙还是虫.我都绝对不会容许任何人动他.谁要是敢动我的段枫孙儿.就必须要从我的尸体上踩着过去.不然谁动.我杀谁.”段老爷子的双眸之中立刻绽放出了一道夺目的光彩.但是一闪而逝.

此刻段枫还不知道.他还未走进段家就已经被段老爷子给承认了.而且苍天之下.他杖朝年立下誓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