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633章 疯狂的宁若柳

第六百三十三章 疯狂的宁若柳

宁若柳的闺房.不同于其他女人的闺房.因为其他女人的闺房都是一间.而宁若柳的闺房却是两间.外面的算是招待客人的客厅.而里面的房间才能够算是闺房.

从四周的摆设和装饰上面能够看得出來.这里只有宁若柳一个人住.

“坐.”宁若柳对着段枫指了下沙发说道.

段枫沒有任何的客气.直接坐在了沙发上.眼神开始在宁若柳的房间内打量了起來.

悬挂式的大灯.粉红色的墙壁……一件件东西和装饰都给人一种可爱的感觉.

“喝点什么.”宁若柳看到段枫坐下后轻声问道.

“随便吧.”段枫沒有太过在意.随意说道.

听到段枫的话后.宁若柳直接走向了左边角落酒柜.酒柜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红酒.其中大多出自欧洲那些名贵庄园.

來到酒柜前.宁若柳看了一眼身后的段枫.脸上露出了一道挣扎的表情.随后.宁若柳重重的吸了一口气.脸上的表情再次恢复了平静.

仔细的看了一眼酒柜上面的红酒.宁若柳伸出手将放在最里面角落的一瓶稀雅丝酒庄生产的红酒给拿了出來.仔细的看了一下后.确定沒有任何的异常.宁若柳又拿起了两个高脚酒杯.向着段枫走了过去.

“我这也沒有什么好东西.就喝杯红酒吧.”宁若柳对着段枫嫣然一笑道.

段枫点了点头道:“沒事.那就喝红酒.”

听到段枫的话后.宁若柳将高脚杯放在茶几上面.然后熟练的打开了红酒.倒了两杯之后.立刻将其中一杯递给了段枫.

段枫沒有任何的犹豫直接将酒杯给接了过來.举起手中的高脚杯对着宁若柳微微一笑.

宁若柳也举着高脚杯对着段枫轻轻的碰撞了一下.

两人相互一笑.沒有任何的犹豫.直接喝了一口红酒.

宁若柳在看到段枫喝红酒的时候.一颗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上.虽然脸上沒有丝毫的变化.但是那双眸子之中却流露着一丝的害怕.只是不明显.如果不仔细看.根本就发现不了.

看到段枫喝了一大口红酒.宁若柳那双眸子之中立刻恢复了平静.或者说.那双眸子之中多了一道窃喜之意.

“你离开京城后.去了哪里.怎么沒有了任何的消息.”宁若柳看着段枫突然开口问道.

听到宁若柳的话后.段枫苦笑了一声:“去了国外瞎混.累了就从哪里回來了.”

段枫好像并不愿意对宁若柳说起以前的过往一般.随意附和了一下.

宁若柳也听出了段枫话中的意思.知道他不愿意提起.也沒有再问.而是点了点头.急忙岔开话題说道:“來.段枫.我敬你一杯.谢谢你和我合唱那首歌.”

段枫笑了笑.沒有说什么.直接将放在面前的高脚杯给端了起來.和宁若柳的酒杯轻轻一杯.发出了一声叮当的脆响声.

接着两人都将酒杯给放到了嘴边.然后一饮而尽.

看到段枫将手中的高脚杯放在沙发上之后.宁若柳又再次给段枫倒了一杯.

但是这一次.宁若柳却沒有开口说喝酒.而是对着段枫说道:“你是不是很快就要走了.”

段枫点了点头道:“恩.等这次合作的事情落下帷幕之后.如果沒什么事情.我就和梦梦她们一起回河洛市.反正在这里也沒有什么事情.”

段枫这句话说的倒是实话.他在京城确实沒有什么事情可做了.如果屈玲珑突然來京城了.他或许还会多停留一天.帮屈玲珑抽秦家一巴掌.可是现在屈玲珑不在.

但是段枫不知道.此刻屈玲珑已经蹬上了从港台飞往京城的飞机.很快就要到京城了.

宁若柳在听到段枫的话后.脸色微微暗淡了一下.她早就猜到了.

“那祝你一路顺风.”宁若柳说着举起了手中的酒杯.对着段枫甜美一笑.

“谢谢你.”段枫也端起了面前的酒杯.和宁若柳轻轻碰了一下.然后就将酒杯之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看到段枫将手中的红酒给喝完.宁若柳也沒有任何的犹豫.也直接将自己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两杯红酒下肚.段枫沒有任何的变化.倒是宁若柳脸颊之上却升起了两片红晕.红扑扑的犹如熟透的水蜜桃一般.仿佛只要轻轻的一捏.就会滴出甜蜜的蜜汁一般.

看到此刻宁若柳的模样.段枫微微一怔.丹田之中立刻升起一股邪火.但是随即就被他凭借恐怖的意志力给压了下去.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轻轻的抽了一口.才使得自己的内心彻底平复了下來.

宁若柳沒有注意到段枫的变化.而是再次的给两人倒了一杯酒道:“这一杯酒.我谢谢你.曾经救过我.”

段枫沒有多说什么.端起了酒杯道:“不用客气.那是我应该做的.”

段枫再次的将红酒一饮而尽后.看了看宁若柳道:“时间不早了.沒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刚刚将酒杯放下的宁若柳在听到这句话后.脸色微微一变.脸上露出了一道挣扎之色.

随即.宁若柳立刻感受到自己的丹田之中一片的火热.如同火烧一般.而且脸色也变得更加红了起來.甚至已经红到了脖子和耳坠.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恩.那你路上慢点.”

“恩.”段枫沒有多说什么直接站起身:“你休息吧.不用去送我了.”

宁若柳点了点头.沒有说什么.但是她的呼吸却显得有些急促了起來.那双迷人的秋眸之中也出现一道意乱情迷之色.

但是对于这一切段枫都不知道.因为此刻的他已经走到了门口.刚踏出房门.走了沒有几步.段枫却陡然感到自己的小腹中突然升起了一股灼热之意.犹如火烧.顿时一股无法压制的邪火.以恐怖的速度从心中蹿起.瞬间弥漫全身.

身体上传來的异常.让段枫的脸色立刻大变.随后他只觉得丹田中的那股邪火.正在慢慢的吞噬着他的理智.而且二弟也在这一刻昂首挺胸.一副就要立刻征战沙场的模样.

一时间段枫浑身上下燥热无比.而且脑海中也在这一刻出现了宁若柳的身影.

那红扑扑的脸颊.那凹凸有致的身材.那浑圆丰满的翘臀……

段枫想要凭借自己恐怖的意志力压制住自己丹田中升起的怒火.但是却发现根本无济于事.他越是想要压制.这股邪火就更加的疯狂.就好像是一头奔驰在草原上的野马一般.桀骜不驯.

“肯定是红酒里面……”段枫的脑海中立刻闪现过了宁若柳给自己喝的红酒.

此刻段枫完全是在天人交战.越是想要压制住自己丹田中的邪火.可是这股邪火就更加疯狂的蔓延.根本不受他的控制.

“轰.”

段枫只感觉自己的脑海之中像是炸开了一般.非常的难受.非常的疼.而且额头之上已经隐隐预约出现了冷汗.脸色也变得狰狞了起來.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段枫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

他实在想不通宁若柳为什么要对自己下药.

可是段枫哪里知道.宁若柳给他下药.这一切都是因为爱.一切都是拜纪含香所赐.因为这药是纪含香给宁若柳的.主意也是当初段枫住院的时候.纪含香给宁若柳出的.

对纪含香來说.她是过來人.她能够明白宁若柳的苦.她不想看到宁若柳这么一直苦下去.所以才给宁若柳出了一个这么下三滥的主意.

虽然这个主意有点让人不齿.但至少能够让宁若柳和段枫有一次疯狂.能够留下一道深刻的记忆.因为这种药虽然将人心中的邪火和欲望给勾了出來.但是却能够让人保留清晰的记忆.就算你想忘记也不可能.

而且甚至很有可能.段枫会对宁若柳负责.

要是段枫真的对宁若柳负责了.那么纪含香可以说还成人之美了.只不过这份成人之美的代价就是要把自己心爱的男人分割出去一半.给宁若柳.

但是她不在乎.

如果纪含香是段枫的老婆.那么恐怕以纪含香的性格.很有可能会帮段枫泡妞.会主动让别的女人躺在段枫的**.对他献身.

汗水不停的从段枫的脸颊上滑落.段枫的脸色越來越难看了起來.终于他再也无法忍受.直接调头向着宁若柳的房间而去.因为现在他这模样根本就走不去宁家.

当段枫刚走进房间后.立刻就听到一到若有如无的呻·吟声从宁若柳的卧室中传來.

这道诱人的声音.犹如催化剂一般.直接将段枫丹田中的邪火上升到了极致.

段枫越是靠近宁若柳的卧室.诱人的声音就越是清晰.段枫心中的邪火也就更加旺盛.已经到了一个沸点.

宁若柳并沒有将房门给上锁.段枫轻轻一推.就推开了.下一刻.他清晰的看到.宁若柳身上的旗袍已经非常凌乱了.上身露出了雪白却又泛着红晕的肌肤.此刻宁若柳正躺在**.岔开腿.一手抚摸着圣女峰.而另一只手则是在**之上摩擦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