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634章 那份带泪的倾诉

第六百三十四章 那份带泪的倾诉

看到这一幕之后,段枫心中的邪火,完全的被点燃了,就连呼吸也不知不觉间变得有些急促了起來,意识也慢慢变得有些模糊了起來,此刻段枫的眸子之中只剩下了宁若柳。

准确的说是宁若柳那撩人的姿势。

随着宁若柳身子扭动的越來越厉害,幅度也变得更加大了下去。

段枫的脸色也慢慢变得红润了起來,那双眸子之中的欲望之色,再也沒有任何的隐藏,完全的暴露了出來。

这一刻的段枫犹如一头野兽一般,眸子之中所散发出的欲望之色让人感到胆寒。

段枫使劲的摇摇头,争取让自己清醒一下,可是却根本沒有任何的用处,反而使得他的内心之中犹如翻江倒海一般的难受。

段枫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急促的呼吸着走到了宁若柳的身边,一手抓住了宁若柳的的手腕,声音充满了沙哑的问道:“解药在哪里。”

宁若柳的双眸微微的眯着,表情妩媚到了极点,尤其是那诱人的丁香舌不停的在那红唇的嘴唇上面轻舔着,一脸欲望之色。

此时被段枫给抓住,宁若柳就像是烈火遇到干柴一般,眸子之中欲望之色,变得更加旺盛了起來,另外一只手直接将段枫给楼主了。

“给我……”宁若柳仿佛完全失去了理智,只剩下了欲望一般,一脸疯狂的看着段枫。

宁若柳的娇躯碰触到段枫,使得段枫浑身上下一颤,犹如被电击一般。

而且与此同时,宁若柳的一只手不停的在段枫身上游走。

淡淡的芬香立刻扑倒了段枫的鼻子之中,这一刻,段枫的理智完全被欲望所占有。

段枫一把将宁若柳给拉到了怀中,对着宁若柳那诱人的香唇直接吻了上去,翻身将宁若柳那修长婀娜,半遮半掩的娇躯上给压在了身下。

不知道过了多久,整个卧室之中出现了一道道美妙动听的声音。

良久之后,一切都回归了平静。

整个卧室已经显得非常凌乱,尤其是**,由此可见刚刚两人是多么的疯狂。

此刻宁若柳赤果着身体躺在**,而且宁若柳的身子还在微微轻颤着,眼睫毛也是不停的眨动。

而段枫此刻则是坐在一旁重重的喘息着,眸子之中的欲望之色也消散了不少,也慢慢的恢复了理智,下一刻一道红梅映入到了段枫的视线之中。

看着此刻的宁若柳,段枫的表情非常复杂,他做梦都沒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对他下药。

段枫沒有选择立刻离去,而是给自己穿上衣服,然后将宁若柳的娇躯用轻薄的脖子给盖上了,而他则是坐在床旁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狠狠的抽了起來。

一支香烟抽完,宁若柳也慢慢的恢复了过來,刚想动一下,但是两腿之间立刻传來一道撕心裂肺的疼痛之意,使得宁若柳再也不敢有任何的动作。

段枫立刻就感受到了宁若柳的动作,知道她清醒了过來。

“为什么要这么做。”段枫缓缓的问道,声音非常的平淡,仿佛再问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

宁若柳强忍着身体上的疼痛,慢慢的坐了起來,裹着被子,眼眶微微有些红润,声音也有些嘶哑:“我知道,你看不上我的身子,对不起,是我……”

“我在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段枫强忍着心中的怒火说道。

“我贱,我想和你上床,这个理由可以吗。”宁若柳话音落下,低下头轻轻的抽泣了起來。

听到宁若柳的话后,段枫沉默了起來,一时间他不知道应该在说些什么。

宁若柳真的是贱吗。如果是贱的话,她为什么对自己下药,而不是别人呢。

片刻之后,宁若柳再次抬起头看着段枫说道:“我知道你看不上我,你不喜欢我,可是我喜欢你,我爱你,难道你真的感受不到吗。”

宁若柳紧咬着嘴唇,眼泪汪汪地说道:“你知道的,从你救我了那一刻起,我已经对你动心了,是你让我情窦初开,是你让我知道了什么是牵挂……”

段枫顿时无言以对,宁若柳说的确实是大实话。

他知道宁若柳的心,知道宁若柳的情,却不知如何去面对。

“当初你说你有女朋友,说她叫陈小雅,她在等你,你拒绝了我,我清楚的记得我告诉你,如果你们分手了你就來找我,我嫁你,你都答应我了,可是你最后是怎么做的。”宁若柳歇斯底里的吼叫道:“你一声不吭消失了,而且等我再次找到你的时候,你结婚了,本來我以为你娶的是陈小雅,那么我宁若柳就无话可说,可是你娶的是谁,你自己说。”

段枫再次的陷入了沉默,因为宁若柳说的还是实话,当初这些话确实是他们二人说过的。

不过当初段枫完全是玩笑话,并沒有认真,因为那个时候的他一心全在陈小雅的身上,只是后來发生的事情改变了他。

但是这些事情他沒有打算像宁若柳说。

“当你从天而降救下我的那一刻,我的心开始为你怦怦而动,你那万人屠的风采已经深深的扎在了我的心中,那一刻我认定你就是我宁若柳这一生的白马王子……”宁若柳的脸上露出了一道苦涩:“可就是我认定的白马王子,却被别人骑走了,而且还是被比我出现还晚的女人给骑走了,我不甘心。”

“你知道我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我的心是多么的痛吗。”宁若柳一脸痛苦的看着段枫说道:“在河洛市,我想问你,为什么,一切都是为什么,可是又怕给你添麻烦,我忍着沒问,你來京城,我依然想要问问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那里不好,还是我做错了什么,你宁可娶戚烟梦也不肯娶我……”

“若柳,不是你不好,也不是你做错了什么……”

还沒有等段枫说完,就被宁若柳给打断道:“那你说,你为什么不肯娶我。”

“我……”段枫想要解释什么,却发现不知道如何开口,说感情的事情不能勉强吗。

这句话别说宁若柳不会相信,就是他段枫也不相信。

如果说,你是一个好女孩,我配不上你,那完全更是扯淡,所以段枫不知如何开口。

“你不知道说什么了是吗,那么我來说。”宁若柳眼泪不停滑落脸庞,宁若柳注视着朦胧中的段枫,带着些许的哀伤。

“是因为天狐是吗。”

段枫浑身上下一震:“你怎么知道。”

“果然如此,果然是真的。”宁若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段枫说道:“我不知道,但是我无意中听到了我爷爷个我哥说的话,我猜的。”

段枫再次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然后狠狠的抽了起來。

看到段枫沉默,宁若柳并沒有闭嘴,而是继续说道:“你为了心中的愧疚丢弃了陈小雅,放弃了我,娶了她戚烟梦,这一切都只是因为你自己想要自己心中好受一点对吗。”

段枫沒有说话,算是默认了下來。

他当时确实是这么想的。

“段枫,你太自私了,真的太自私了,你当初若是娶了她陈小雅,我宁若柳绝对不会缠着你,也不会做出今天之事,可是你……”

“这件事情是我的不对。”段枫直接开口说道。

“你现在看不起我是吗。”宁若柳自嘲的看着段枫说道:“我是对你下了药,是和你发生了关系,但是你沒资格看不起我。”

“我爱你不错,我喜欢你也不错,可是不代表,我宁若柳沒有任何的原则……”

“若柳不要说了。”

“不说。”宁若柳看着段枫声音有些低沉的说道:“你不让我说,我偏要说。”

“当初你受伤被送回京城,看着你躺在**,我的心好象被什么东西狠狠撞了一下,那个时候我就在自己的心中告诫自己,如果你不能够和陈小雅结婚,我就要和你在一起,懂你的笑,懂你的苦,懂你的的快乐和悲伤。”

“可是你却根本沒有给我这么一个机会,你将我无情的给抛弃到了脑后不辞而别,而我宁若柳还傻傻的满世界寻找你,疯狂的寻找,当时我认为你是伤心,想要一个人静静,我就是这样,一步一步,走进了自己给自己设下的囹圄。”

“可是等我找到你的时候,你却和别人结婚了,那个人不是陈小雅,也不是我宁若柳,而是戚烟梦,你知道当时我的心中有多痛吗。”宁若柳伸出手指了下自己的心脏道:“那种痛就好像有人在这里狠狠的刺进了一刀一般,鲜血淋淋。”

“而且见到你之后,你百般对我躲闪,不肯面对我,我这里更痛,比被捅了一刀还要痛。”

字字带血泪的倾诉,让段枫在沉默中深深震撼着,他真不知道该如何说话。

他根本沒有想到宁若柳竟然对自己用情这么深,他真不知道。

此时此刻,一个歌坛女神,娓娓诉说着对段枫的爱恋和思念,以及单相思之苦,让段枫感觉自己心中的某根心弦像是被拨动了一般,虽然拨动的不是很明显,但确实是拨动了。

男人一生中要面对许多诱惑,金钱,权势,美女,还有那欲断而不忍断的情丝。

如今段枫正在面临的就是这欲断而不知如何斩断的情丝。

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