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639章 屈玲珑身上的旗袍

第六百三十九章 屈玲珑身上的旗袍

对于戚烟梦和林忆如两女不相信自己.段枫是真的一点办法都沒有.真的沒有.问又沒有办法去问.给她们说了她们又不信自己.还能够有什么办法.

而就在段枫不知道应该说什么的时候.楼梯口传來了清脆的脚步声.

这让段枫长舒了一口气.终于不用在这个问題上纠缠了.

段枫直接扭头看向了楼梯口.顿时眼前一亮.

只见屈玲珑身上穿着一件火红色的低胸旗袍.那果裸在外的肌肤晶莹剔透.那对称而又性感的锁骨非常的迷人.那傲人的圣女峰仿佛要从旗袍之中跳出來一般.细腰盈盈一握.翘挺的丰臀.勾勒出一道完美的曲线.只不过屈玲珑那双修长的美腿却被衣服给遮盖住了.有些若隐若现.可以说这一刻女人的风情顷刻间摇曳无尽.

而纪含香则是一袭连衣裙.同样是红色的.同样非常的妖艳.将那完美的身材给展露的淋漓尽致.但是两人身上所散发出來的气质不一样.

纪含香依然是给人一种妩媚而又妖艳.似要魅惑苍生的气质.

而此刻屈玲珑则是一扫身上那种妩媚的气质.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江南女子的恬静.含蓄.温柔的气质.或许是因为旗袍的缘故.使得屈玲珑身上原先的气质完全被遮盖了起來.

两人慢步从楼上走了下來.但是彼此还是看彼此有些不顺眼.

段枫目不转睛的看着两女.就差眼冒绿光.口中流口水了.

看到段枫那副呆滞的模样.屈玲珑微微一笑道:“小弟弟.姐姐现在是不是很美.”

屈玲珑这一开口.完全将她之前的气质给流露了出來.果然衣服只能够遮挡住表面.却遮挡不住内心的本质.

段枫忍不住的点了点头道:“美.但是有句话我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什么话.”屈玲珑对着段枫眨了一下眼睛.笑眯眯的看着段枫问道.

“你这衣服连根吊带都沒有.就不怕它突然从身上掉下來.把咪·咪给漏出來吗.”段枫一脸认真的问道.

屈玲珑在听到段枫的话后.脸色立刻黑了下來:“你给我闭嘴.”

而纪含香和戚烟梦以及林忆如则是忍不住的笑了起來.

段枫是被屈玲珑这身火红色的旗袍给惊艳到了.但是却不代表他失去了理智.相反段枫不仅沒有失去理智.反而非常的清醒.他知道现在是考验自己的时候.说错一句话.今天晚上就会死的很惨.

所以在屈玲珑向着段枫走过去的时候.段枫已经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就怕屈玲珑突然给自己下套.

“段枫.这你可就说错了.你放心.屈妖精的衣服绝对掉不下來.”

“为什么.”

纪含香伸出芊芊玉手指了一下屈玲珑那傲人的圣女峰.

“你是说她的咪……”段枫还沒有把话说完.屈玲珑已经伸出手在段枫腰间狠狠的掐了一下.

顿时疼的段枫龇牙咧嘴.沒有把下面的话给说出去.

“段枫你想死是不是.”

“不想死.不想死.”段枫讪讪一笑.急忙摆手道:“只是.你们打扮的这么**.不会真是出去卖吧.”

“段枫.”纪含香和屈玲珑两人异口同声的喝道.

看到两女的模样.段枫沒敢在说什么.而是识趣的闭上了嘴.而且还轻轻挪动了一下位置.向着戚烟梦靠了过去.这两个女人太狠了.都是属老虎的.还是离她们远点比较稳妥.

“你跑什么啊.跟我出去办点事.”屈玲珑一把将段枫给拉了回來.

“干嘛去.”段枫一脸警惕的看着屈玲珑说道:“我告诉你.我可是结过婚的人.有老婆有家的男人.我是不可能和你去开房的.”

屈玲珑在听到段枫这句话后.顿时一脸铁青:“混蛋.谁要和你开房去.就算老娘要上你.也不会去开房.”

“那就好.那就好.只要不是找我去开房就好.”段枫一副心有余悸的说道.

“段枫.你什么意思.”

“沒什么.”段枫看了一眼屈玲珑急忙岔开话題问道:“对了.你说让我陪你出去干嘛.”

“去秦家.”

“啊.”段枫在听到这句话后一怔:“刚刚不是说了吗.明天去.”

“就今天去.”

“为什么.”

“沒有为什么.就今天去.你就告诉我去还是不去.”

虽然不知道屈玲珑怎么突然间抽起了疯.但还是点了点头道:“去.”

听到段枫的话后.屈玲珑对着戚烟梦和林忆如微微一笑道:“借一下你们两位的男人用一会.沒事吧.”

戚烟梦淡淡的一笑:“去吧.记住早点回來啊.”

戚烟梦也知道屈玲珑是秦家的私生女的事情.当然知道屈玲珑要拉着段枫去秦家干什么.所以非常大方的答应了下來.

“谢谢你.梦梦.我保证用过之后完璧归赵.你要是不相信我.晚上你可以验货的.”说着屈玲珑对着戚烟梦眨了一下眼睛说道.

戚烟梦在听到屈玲珑的话后.脸颊之上立刻升起了一道红晕.犹如那陈年红酒一般.

看到这一幕之后.屈玲珑沒有在说什么.而是直接拉着段枫向着外面走去.

纪含香看着两人离开.心中充满了疑惑:“梦梦他们去干什么啊.你就这么痛快的答应了下來.我告诉你啊.屈玲珑对付男人的办法可多着呢.万一……”

林忆如同样有些疑惑的看着戚烟梦.

“不用多想.他们是去做其他事情了.”

“什么事情.”

“玲珑是秦家的私生女你不知道吗.”

“秦家的私生女.就私生……”纪含香话说了一半.立刻反应了过來.一脸震惊的说道:“你说她屈玲珑是秦家的私生女.”

“恩.”戚烟梦点了点头:“她这次來京城应该是想出一口恶气的.所以不用担心.”

“原來是这样啊.”纪含香的脸上立刻露出了一道明悟之色.

“戚总……”

“喊我梦梦就可以了.”戚烟梦对着林忆如笑着说道.

林忆如点了点头道:“梦梦.那这么说.段枫和屈玲珑去秦家是去找事的.”

“理论上是这么一个意思.”

“那会不会很危险.”

还沒有等戚烟梦开口说话.纪含香就已经开口:“放心吧.不会有事的.秦家那老不死的很聪明.他肯定会把自己的姿态摆放的很低.他们不会有任何事情的.”

听到纪含香这么一说.林忆如才把心放到了肚子里面.

“梦梦.那屈玲珑的父亲是秦家哪位.”

“我也不知道.她沒说过.而且这事我也不能够去问吧.”

纪含香顿时点了点头.确实如此.这事情屈玲珑要是不说.她绝对沒有办法张口去问.

“咱们也去看热闹.”纪含香立刻站起身.一脸兴奋的说道.

“这样不好吧.这可是玲珑她自己……”

“这有什么.我们是去给她助威.有什么不好的.再说难道你不想去凑个热闹嘛.”

戚烟梦嘿嘿一笑.

“想去.就走.”纪含香轻笑了一声:“忆如.别坐着了.走吧.这可是百年难得一遇的戏码啊.私生女归來.而且还是领着一个男人回去打脸.想想都激动.我们要赶快过去.不然去晚了.就什么也看不到了.”

听到纪含香这么一说.本來沒有任何想法的林忆如也坐不住了.立刻站起身.

而此刻段枫开车载着屈玲珑已经向着秦家而去.

车内段枫沒有说话.而是一脸认真的开着车.

“知道我去秦家为什么穿旗袍吗.”屈玲珑突然开口说道.

段枫淡淡的回答道:“不知道.”

“因为我妈非常喜欢旗袍.我很小的时候.她就经常告诉我.穿旗袍的女人在任何地方都会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在任何年龄都是美丽的极致.穿上旗袍的女人可以消融一切烦恼.可以把满腔怒火浇灭.把内心的痛苦给融化……”

段枫沒有说话.而是认真的听着屈玲珑诉说.

“或许是因为我妈的缘故我也很喜欢旗袍.但是我却不敢穿.因为每当我穿上旗袍我都会想到我妈.都会想到她说的话.都会想到她所受的苦.我做不到像她那样穿上旗袍可以消融一切烦恼.可以把满腔怒火浇灭.把内心的痛苦给融化……”说着屈玲珑的双眸之中闪过一道疯狂的恨意:“每当我穿上旗袍的时候.我心中就充满了怒火.充满了痛苦和恨意.”

段枫微微的叹息了一声.他沒有想到一件旗袍穿在屈玲珑的身上竟然还有这么一个故事.

“那么你现在穿上旗袍是因为要踏进秦家了吧.”

“恩.”屈玲珑重重的点了点头:“因为我穿上旗袍.就会给我一种奇异的感觉.那就是我妈沒死.她一直陪在我的身边.”

“所以.你是要带着伯母一起光明正大的走进秦家.给他们一记响亮的耳光对吗.”段枫说着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轻轻的抽了一口.

“不错.”屈玲珑咬着牙说道:“我要为我妈去证名.让秦家人忏悔.让秦家的人都知道辱人者必自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