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640章 走进秦家

第六百四十章 走进秦家

看着此刻的屈玲珑.段枫发现.从某种角度上來说.他们的出身相差不大.都是出身帝王家.只不过屈玲珑的母亲被秦家所负.最后惨死.而她虽然被秦家给接了回去.但是却受到了百般屈辱.

而段枫的父亲虽然是三十年前的南半国太子爷.但是他母亲却是名副其实的一代妖妓薛舞绝.

都是要受到众人嘲笑的身份.

他们都是要为母证名的.只不过段枫多了一个为父证名.就多了这么一点的差距而已.

段枫微微的叹息了一声:“今天你就会将他们欠你的全部讨回來.”

屈玲珑嫣然一笑.看了段枫一眼道:“恩.他们欠我们母女的.今日我要十倍百倍的讨回.”

段枫看了一眼屈玲珑也是微微一笑.

两人再次的陷入了沉默.段枫专心致志的开着车.

两人距离秦家也越來越近.但是屈玲珑的脸色却微微有些难看了起來.甚至身子都开始微微有些颤抖了起來.或许是以前秦家给她造成的伤害实在太大了吧.才使得她内心之中依然有些害怕.

段枫的脸上露出了一道苦笑.同时心中也在想.自己若是去南方段家是不是会和屈玲珑一样忐忑不安呢.

就在这种沉默的气氛渲染下.段枫终于开车來到了秦家的门口.

秦家的门槛.在华夏虽然不是最高.但是也不低.一般人很难踏进去.而且秦家的院子和宁家一样.也是四合院.分为前中后三个院子.

两人坐在车内.沒有任何一人提出要下去.

屈玲珑看着秦家的院子.脑海中立刻闪过了秦家人那一个个势利刻薄的嘴脸.

看着那冰冷而又充满威严的大门.屈玲珑的身子微微的颤抖了起來.当年她被接近秦家的人时候.以为好日子來了.可是等她去了秦家才知道.那是噩梦的开始.

想起当年自己在秦家所受的遭遇.屈玲珑的心中升起了一道恐惧.身子也颤抖的厉害了起來.

看着屈玲珑脸上所流露出來的恐惧.而且因为紧张身体微微的哆嗦了起來.段枫沒有说什么.而是伸出手直接抓住了屈玲珑的手.对着屈玲珑微微一笑道:“我们进去吧.”

感受到段枫手上传來的温度.以及那份安全感.屈玲珑的脸色慢慢恢复了下來.身体也沒有在颤抖.看着段枫点了点头.

直接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抬头看了一眼秦家.嘴角微微上扬.阳光下.屈玲珑嘴唇上的那抹鲜红充满了嗜血的味道.

这一刻屈玲珑半眯着那双迷人的丹凤眼看着秦家.粉拳紧握.

今日她屈玲珑再次的回到了秦家.她要把当年所受到的冷嘲热讽全部奉还.还要为她母亲讨一个说法.今日这个说法他们秦家给也要给.不给也得给.

这一刻.她屈玲珑挺起了脊梁.踏进了秦家.秦家准备好接招了吗.

“走吧.”段枫对着屈玲珑重重的说道.然后直接抓住了屈玲珑的手.

屈玲珑沒有说什么.而是任由段枫抓住自己的手向着秦家走了过去.

刚进秦家的大门.段枫和屈玲珑两人就被拦住了.

“先生.小姐.请问你们两个找谁.”一个保镖角色的男人伸出手挡住两人的路问道.

“段枫携带屈玲珑拜访秦家.”段枫淡淡的说道.

“段枫.”这个保镖在听到段枫的话后微微一怔.随即恢复了过來:“段先生请您稍等一下.我要去通告一声.”

“通告就不必了.你要是进去禀报.他们恐怕都不敢见我了.”段枫重重的说道.

这个保镖还想在说什么.但是在看到段枫的那双充满威胁性的眼神后.这个保镖沒有敢在说什么.

现在段枫的名字可是在整个京城传开了.都知道这个人.不能惹.谁惹谁倒霉.

段枫对着屈玲珑微微一笑.两人直接走进了秦家.

段枫不熟悉秦家.但是屈玲珑却熟悉.虽然已经很多年沒有再回來过了.但是脑海中的记忆却在.所以两人可谓是轻车熟路就直接走到了秦家的大厅.

而此刻秦家大厅内空无一人.

“好像沒有人在.”段枫看了一眼四周道.

“走.我们去找那个老家伙.只要他在.秦家的人就不敢不会來.”屈玲珑立刻对着段枫说道.

“恩.”段枫点了点头.跟着屈玲珑直接向着后院走去.

果然.这些大家族的老家伙都是住在后院.而且后院之中景色宜人.花藤.竹林.鱼塘等应有尽有.犹如世外桃源一般.

不得不说这些大家族的老家伙都很会享受.

两人直接來到了秦家的后院.只不过却被人给拦住了.很明显.这些人应该就是保护秦家老爷子的保镖.

要知道任何大家族之中的老爷子.都是国宝级别的.绝对不能够出事.所以他们的保卫工作自然也非常的好.

“先生.小姐.请留步.老爷子正在休息.”

“那就把他喊过來.就说段枫和屈玲珑來拜访他.”屈玲珑冷冷的说道.

“段枫.”这个人在听到段枫的名字之后也是微微一怔.

“恩.我就是段枫.是你去请秦老.还是我去.”段枫似笑非笑的说道.

话音落下.段枫身上隐藏的戾气散发出了一丝.顿时让这些人的脸色大变.他们从段枫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危险.那是死亡的气息.一时间所有人的额头之上都出现了冷汗.

段枫在京城所做的一切他们早就知道了.如今在感受到段枫身上的戾气之后.顿时恐惧了起來.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苍老的声音传了出來:“让段先生和玲珑过來吧.”

这些人正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耳边顿时听到秦老爷子的声音.心中长舒了一口气.对着段枫恭敬的说道:“段先生请.”

段枫点了点头.秦家老爷子还挺识趣.看來是算准了自己会带着屈玲珑过來.就是不知道做好准备接招沒有.

段枫和屈玲珑直接走了过去.而秦老爷子也从房间中拄着龙头拐棍走了出來.脸色显得有些疲惫.

“晚辈段枫.打扰秦老休息.实在很是愧疚.但却又沒有办法.请秦老见谅.”段枫将自己的姿态放的很低.而且对秦老爷子也非常的尊敬.

不是段枫想要尊敬.而是人家都一大把年纪了.段枫也和他无仇无怨.更何况还是屈玲珑的爷爷.虽然屈玲珑有些恨他.但是屈玲珑的身体中毕竟留着秦家的鲜血.还是不要把事情做得太绝.留点面子的好.

至于屈玲珑要怎么做.他段枫就管不着了.毕竟那是他们秦家的家务事.今天段枫过來.只是给屈玲珑撑场面的.省的受到秦家人的欺负.

听到段枫的话后.秦家老爷子的脸上露出了一道赞赏之意:“段少说笑了.段少來秦家是秦家的荣幸.”

段枫嘿嘿一笑道:“秦老.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心中也清楚我为什么來秦家吧.”

“是为了玲珑吧.”秦老爷子微微的叹息了一声.

“不错.确实为她而來.”段枫点了点头道:“老爷子麻烦您让秦家的人都回來一趟吧.”

“唉.”秦老爷子再次重重的叹息了一声.然后转身向着屋子里面走去.

看着秦老爷子的背影.段枫从口袋中给自己摸出了一根香烟.给自己点燃.轻轻的抽了一口道:“玲珑.差不多就行了.不要让秦家人太难看.”

“我知道.我只找当初欺辱过我.和我母亲的人.无关人等.我绝对什么也不会说.”屈玲珑重重的说道.

可是秦家有沒有欺负过屈玲珑的人吗.

一切都是人在做天在看.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

就像秦老爷子说的欺老莫欺少一样.少年的潜力实在太大了.沒有人能够保证他不会一飞冲天.

片刻之后.秦老爷子再次从屋内走了出來.

“他们马上就会赶回來.”秦老爷子看着屈玲珑说道:“玲珑.你是不是还在恨我.”

“恨.”屈玲珑冷笑一声:“如果换成你是我.你说你会不恨吗.秦老.”

听到屈玲珑的话后.秦老爷子苦笑了一声:“你果然还是不肯喊我一声爷爷.”

段枫沒有插嘴.而是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这祖孙二人.段枫从屈玲珑的脸上看的出來.他们两个的矛盾很大.根本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化解的.

“我不怪你.这一切都是秦家自作自受的.只是这些年苦了你.”

“苦.”屈玲珑脸上露出了一道凄婉的笑意:“我不苦.我有什么好苦的.我离开你们秦家之后.我每一天过的都非常好.都非常的舒适.比当初在这里好了十倍.百倍.甚至千倍.”

秦老爷子脸色越來越暗淡了.他能够从屈玲珑的声音之中清晰的感受到.那刻骨铭心的恨意.可是这能够怪谁呢.

一切都是自作自受.自己种下什么因.就会结出什么果.

所以.如今无论屈玲珑说什么.做什么.他都要打碎了牙往肚子里面咽.这一切都是活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