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660章 罗虎的话

第六百六十章 罗虎的话

屈玲珑的话就犹如死神的镰刀降落一般,落在众人的耳中,让所有人都打起了冷颤。

她要屠戮众人,而且还是以秦霜寒的儿女为主!

赫连千叶在看到这一幕之后,脸上露出了一道欣慰的笑意,虽然手足相残非常残忍,但是他杀了秦霜寒,屈玲珑杀了钱慧娟,他们的子女可是亲眼所见,心中会没有仇恨吗?会不想着报仇吗?

答案不言而喻!

杀父杀母之仇不共戴天,他们身为子女,岂能够视若无睹,岂能够不报仇。

所以为了把所有的危险给扼杀在摇篮之中,只有杀!

而且就算屈玲珑不动手斩杀秦霜寒的子女,他赫连千叶也会亲自动手,他可不希望有人天天在背后惦记着屈玲珑,想着什么时候在背后给屈玲珑一刀。

秦老爷子想要劝屈玲珑饶他们一命,可是在看到屈玲珑那没有任何感情;色彩的冰冷眼神,秦老爷子将到了嘴边的话给咽回到了肚子里面。

屈玲珑手持长剑,一步步的向着秦霜寒的儿女走了过去。

秦霜寒的一对儿女看着屈玲珑向着他们走过来,一脸煞白,拼命的摇头:“不……不要……”

屈玲珑脸上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举起长剑对着他们斩了下去!

“唰!”

“唰!”

连续两剑,每一剑都会带下来一颗血淋淋的人头。

两颗人头滚落在地,那双眸子都写满了惊恐。

秦霜寒一步走错,全家被杀!

秦家其他人在看到这一幕之后,都绝望的闭上了双眼,他们不知道下一刻死亡会不会降临在他们的身上,正当他们等死的时候,突然听到了屈玲珑的声音。

“妈,在你坟前,我本不该杀人,可是你也看到了,他们秦家之人欺人太甚,玲珑不杀他们,他们就要杀我!”屈玲珑跪在地上对着墓碑说道:“我想你会理解我的对吗?”

四周一片沉寂,没有人说话。

赫连千叶在看到这一幕之后,微微的叹息了一声,将屈玲珑从地上给拉了起来:“你妈会理解你的,不会怪你的!”

“师父!”屈玲珑直接扑进了赫连千叶的怀中哭的就像是一个孩子一般。

赫连千叶脸上写满了酸楚,屈玲珑受了太多的苦,而且她也实在太要强了,什么都自己扛,如果不是他再港台苦口婆心的劝她让段枫帮忙,恐怕她还会想着以一己之力踏进秦家,狠狠的抽他们一巴掌!

“痛就哭出来吧,有什么事情,师父给我做主。”赫连千叶轻轻的拍着屈玲珑的后背说道。

听到赫连千叶的话后,屈玲珑停止了哭声:“我不能够哭,我不能够让我妈在那个世界还为我担心,我要坚强,我一定要坚强!”

下一刻,屈玲珑急忙将脸颊上的泪水给擦拭掉了,再次恢复了以往的神采,只不过脸上却多了一丝伤心之色!

“秦老,你放心,秦家其他人若是不来找我麻烦我也不会去找他们的麻烦,更不会杀他们,我希望你能够好好约束他们,不然来一个死一个!”屈玲珑重重的说道。

“我知道了!”秦老爷子这一刻就像是迟暮的老人一般,摇摇欲坠,仿佛随时都会驾鹤西去。

“带着他们都给我滚!”

屈玲珑话音落下,黄诗培突然说道:“全部等一下!”

屈玲珑在听到黄诗培的话后,脸上立刻露出了一道疑惑之色:“诗诗……”

“他们知道了我是魅狐,一个都不能够走,必须要死。”黄诗培一脸杀意的看着秦家所有人。

听到黄诗培的话后,所有人再次坠入到了冰窟之中。

本来他们以为屈玲珑放他们走,已经万事大吉了,让他们长舒了一口气,可是这口气却刚舒一半,黄诗培的话再次让他们坠入到了无底深渊之中。

屈玲珑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她也知道凡是见过魅狐长相的人都要死!

“诗诗……”

“玲珑姐,这是规矩,规矩不能够废,不然他们要是说出去的话,那我可就危险了,我的仇家太多了。”黄诗培一脸冰冷的说道。

屈玲珑的脸上立刻露出了为难之色。

“好了,小丫头,别吓唬他们了,你应该有办法让他们间接性失忆吧?”赫连千叶看了一眼秦老爷子,忍不住的开口说道。

黄诗培对着赫连千叶嘿嘿一笑:“真没意思,本来想吓唬他们一下呢,让他们都老实点,你却出来拆台!”

话音落下,黄诗培没有在说什么,而是急忙将自己的背包给拿了起来,从里面拿出了一个药瓶!

“一人一个,全部吃了,我就放你们走!”黄诗培从药瓶里面拿出了数粒黑色药丸递给了秦老爷子:“吃了就可以走了!”

秦老爷子看也没看,直接拿了一粒送进了口中!

“你就不怕是毒药!”

“段枫的妹妹不会做这样的事情,而且你若是想要杀我们根本无需多此一举。”秦老爷子直接开口说道。

“好魄力,不愧是秦家家主!”黄诗培一脸赞赏的说道。

话音落下,黄诗培没有在理会秦家众人,而是直接将所有人的药丸给发了下去,亲眼看着他们所有人都吃下去,才放他们走。

“小丫头,做事很谨慎啊!”赫连千叶看了一眼秦家所有人都离开,轻轻的开口说道。

“小心一点,总是好的!”黄诗培淡淡的说道。

“那我是不是也要吃你这个东西?”

“不用了,就算给你吃了也没用,你的意志力太强大了。”黄诗培直接摆手说道:“而且你也不会告诉别人我就是魅狐的。”

赫连千叶立刻笑了起来。

而这个时候,屈玲珑慢慢的走到了罗虎的身边,将抱着头蹲在地上的罗虎给拉了起来:“罗叔叔,让你受惊了!”

“屈小姐……”

“你放心,没事的,我会将所有的事情都摆平,不会连累你的!”

罗虎微微的叹息了一声:“我不是怕你连累我,反正我也一怕老骨头了,有什么好怕的,我想说的是……”

“是什么?”屈玲珑心中突然升起了一个不好的预感,一脸紧张的问道。

“你父亲来过这里祭拜你母亲,来了很多次。”罗虎重重的叹息了一声。

“什么?”

“他每年都要来个三四次,每年你母亲的祭日,你走之后他就会过来,就坐在这里自言自语。”罗虎再次的叹息了一声。

“这……这怎么可能!”屈玲珑的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

“屈小姐,其实我隐瞒了你一件事情,你不要怪我!”

“什么事情?”屈玲珑心中一惊。

“其实你父亲很爱你母亲,也很爱你,只不过他身不由己!”

“不可能,这不可能……”

“其实这个地方是你爸找到的!”

“什么?”屈玲珑的脸色猛然大变。

“你想一下,如果不是你爸,你怎么可能知道我们这个穷乡僻壤,而且还会有人带你来这里看看呢?”

屈玲珑浑身上下一颤,这一刻,她好像什么都明白了,什么都明白了!

“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一家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每次你父亲来到这里都会默默的流泪,说对不起你,对不起你母亲,他不祈求这辈子你们能够原谅他,只求你一生平安就好!”

“罗叔叔,你怎么知道的?”

“你父亲每次来这里都是我陪着的,我们坐在这里喝酒,他说起的,唉……”罗虎重重的叹息了一声:“屈小姐,虽然我不知道你们父女到底有什么仇恨,但是我想这中间你肯定有所误会!”

屈玲珑的脸色大变,浑身上下不停的颤抖了起来。

“罗叔叔,你都知道什么,快点告诉我!”

“我知道的也不多。”罗虎苦笑了一声:“你父亲只是片面的说过几句而已,我也没敢多问,毕竟这是你们的家事,我一个外人不方便插嘴,如今你父亲他……”

屈玲珑直接坐在了地上,一脸失魂落魄,秦如玉每年都来祭拜自己的母亲,而且这里还是他找的坟地,可是自己为什么什么都不知道,他为什么什么都没有告诉过自己?

为什么自己在秦家受到屈辱的时候他一句话也不说,他到底有什么苦衷不能说,到底为什么不能说。

屈玲珑这一刻迷茫了,心中那份仅剩的恨意顿时荡然无存。

整个人就这么木讷的坐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黄诗培刚想走上前,却被赫连千叶给拉住了:“让她一个人静一静吧,我们去旁边看着!”

黄诗培微微沉思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同时忍不住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秦如玉。

她心中清楚屈玲珑这一刻的心非常的乱,先是秦如玉为她挡子弹而死,现在罗虎告诉她,屈玲珑对秦如玉有误会,那份一直支撑她的怨恨意念瞬间轰然倒塌,一时间肯定无法接受。

罗虎微微的叹息了一声,也走向了一旁,只留下屈玲珑一个人静静的坐在地上!

屈玲珑如同一个雕像一般,就这样静静的坐在地上,没有任何的动作,不言不语,脸上充满了黯然之色。

秦如玉到底有什么难言之隐,这些对于屈玲珑来说已不重要,她只知道,她又永远的失去了生命中一位最重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