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661章 学了几个招式

第六百六十一章 学了几个招式

一时间四周完全被一种凄凉悲怆的气氛所充斥.

看着此刻的屈玲珑.赫连千叶的心也很痛.别人的人生都是平平淡淡度过的.可是屈玲珑人生活却像身处惊涛骇浪中一般.一浪过去.一浪又起.

就这样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天色逐渐黑了下來.

黄诗培看着屈玲珑微微的叹息了一声.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劝屈玲珑.

人生充满了戏剧化.一个恨了数十年的人为自己死了.而且死了之后.别人告诉自己.你不该恨他.你们有误会;这样心中该有多痛呢.

人生就是如此.人就是如此.总是不珍惜身边的人.等失去了才知道珍惜.可是已经晚了.这个世界上沒有买后悔药的.

黄诗培仿佛不忍在看下去.一个人慢慢的走向了一旁.拿出手机拨通了段枫的电话.

电话刚接通.段枫那充满焦虑的声音立刻从听筒里面传了出來:“诗诗.你们出什么事情了.”

“已经解决了.”黄诗培微微的叹息了一声.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段枫.

良久之后.段枫微微的叹息了一声:“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这或许就是命吧.”

当段枫听到秦如玉为屈玲珑而死之后.他就立刻确定了当时在秦家想法.秦如玉有问題.具体什么问題沒人知道.现在看來.秦如玉很爱屈玲珑.只是他有自己的苦衷.不得不那样对屈玲珑.

试想一下.如果沒有苦衷秦如玉怎么可能会那么对待屈玲珑呢.那可是他的亲生女儿啊.

“哥.现在玲珑姐……”

“你好好陪陪她.尽量不要说起这个话題知道吗.”

“我知道的.”黄诗培立刻说道.

“恩.那就好.你说赫连千叶杀了死灵.”

“是的.那个男人说他叫死灵.而且当初安琪儿舞会出手的人就是他.”

“你确定他死了.”

“被赫连千叶一剑斩杀.”黄诗培非常肯定的说道.

“我知道了.你好好陪着玲珑吧.有什么事情在给我打电话.”

话音落下.段枫就挂断了电话.重重的叹息了一声.

这声叹息.叹屈玲珑这一生之中命运多舛.

戚烟梦在看到段枫的表情后.立刻开口问道:“段枫.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秦如玉死了.为玲珑而死.”段枫苦笑一声.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秦霜寒要杀玲珑.可惜沒成功反被玲珑杀了.不过秦如玉也因为救玲珑死了.”

“那玲珑呢.”

“她沒有什么事情.只是心中恐怕……”说到最后段枫重重的叹息了一声.

“到底怎么了.”

三女一脸紧张的看着段枫问道.

段枫看了一眼三女.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全部说了一遍.

“秦霜寒.这个畜生.早知道就杀了他.”纪含香当场怒道.

“就是.这还是人吗.”

“不错.这些的人.死了都便宜他了.”

戚烟梦和林忆如两人各自为屈玲珑抱不平.

可是随即三女的脸色暗淡了下來:“那玲珑不会有事吧.”

“不会.”段枫非常肯定的说道:“屈玲珑经历过了太多的风浪.这点不算什么.等我们回到河洛市的时候.我保证她会和以前一样.”

段枫话音落下.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轻轻的抽了一口.确实会和以前一样.可是她内心之中背负的痛苦却有谁能够知道.有谁能够理解呢.

这是一个需要用心來疼.拿命來爱的可怜女人.

可这份爱谁能够给她屈玲珑呢.

戚烟梦和林忆如以及纪含香她们三人或许也意识到了什么.全部都微微的叹息了一声.

“不用想了.回去以后就像以前一样.不要因为这些事情.而改变.不然玲珑是会察觉到的.”段枫看着三女说道.

屈玲珑是一个高傲的女人.高傲的女人绝对不会接受别人的施舍.

“我们明白.你放心吧.我们还会像以前一样的.”

“那就好.”段枫点了点头道:“我们也去睡觉吧.明天将安琪儿的事情过后.我们就走.”

“恩.”

四个人一同带着沉闷的心情走向了楼上.

段枫回到卧室之后.并沒有直接睡觉.而是坐在**一脸沉思的神情.心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戚烟梦则是坐在段枫的一旁.看了一眼段枫问道:“还在想屈玲珑的事情.”

段枫颔首点头:“是啊.她太可怜了.恨了这么多年.如今却发现自己不该恨.你说这是不是一种天大的讽刺呢.”

戚烟梦微微的叹息了一声:“无论是什么.反正都已经发生了.现在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段枫看了一眼戚烟梦.一脸认真的说道:“梦梦.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你……”

“你什么意思.”戚烟梦脸色猛然大变.一脸紧张的看着段枫道:“是不是你又勾搭了其他女人.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

看着戚烟梦一脸紧张的神情.段枫的脸上露出了一道淡淡的笑意.直接将戚烟梦给拥入到了怀中.

“松开我.给我说明白.你是不是又和谁上床了.准备让我接受她们呢.”戚烟梦一边挣脱段枫的怀抱.一边说道.

“别动.让我抱抱.”段枫轻声说道.但是同时心中也微微的叹息了一声.他要说的不是女人的事情.而是戚鹏的事情.如果戚烟梦知道了会如何.

段枫不敢去想.

“你先给我说明白.”

“我打算把纪含香也纳入麾下.”段枫半开玩笑半认真说道:“屈玲珑也不错.还有你的那个小秘书董馨菲……”

“是不是还有苏珊.”

“差点把苏珊给忘记了.”

“你给我去死.”戚烟梦直接趴在段枫的身上狠狠的咬了一口:“公司不是你的后宫.”

顿时疼的段枫龇牙咧嘴.

戚烟梦也在这一刻挣脱开了段枫的怀抱.一脸铁青的看着段枫道:“段枫.你行啊.人家都说兔子不吃窝边草.你倒好.专挑窝边草.”

“这不是大家都很熟吗.下手成功几率也高.”

“你怎么不去死.”戚烟梦狠狠的瞪了一眼段枫道:“有本事你把安琪儿给拿下.那才叫真本事.”

段枫顿时无语了起來.安琪儿倒贴还來不及呢.需要自己出手吗.

当然这句话.打死段枫也不能够说出來.

看到段枫沉默.戚烟梦再次的开口说道:“怎么.不敢了吧.”

“我还是睡觉吧.”说着段枫躺在了**.微微的闭上了双眸.但是心中却活跃了起來.如果戚烟梦知道了戚鹏的事情会如何呢.

戚烟梦看着段枫闭上了双眼.也沒有在说什么.也直接躺了下去.

俗话说.人睡着之后就和死了一样.什么都不知道.果然不假.等段枫醒來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只不过今日的东方沒有升起太阳.而是阴天.屋内显得微微有些昏暗.

段枫看了一眼躺在一旁的戚烟梦.用手轻轻的拍了一下她.然后轻声说道:“梦梦起床了.”

“别吵.我在睡一会.”

“你还去不去参加今天的商业大会.”

“商业大会.”

戚烟梦在听到这四个字之后嗖的一下从**坐了起來.

段枫在看到这一幕之后.微微的叹息了一声.果然是一个工作狂.一说商业大会直接醒了.

“几点了.”

“等你打扮好.吃过早餐差不多就可以出发了.”段枫一边给自己穿着衣服一边说道.

只是眨眼间的时间.段枫就穿好了衣服:“快点啊.”

说着段枫就走了出去.

戚烟梦看着段枫走出去之后.沒有任何的犹豫.而是急忙穿起了衣服.

而此刻纪含香已经和往常一样.坐在沙发上.面前放着一杯咖啡.手中拿着一份报纸认真的阅读着.

听到开门声之后.纪含香头也不回的说道:“我还以为今天你会和梦梦又在晨练呢.”

段枫一脸黑线.沒有理会纪含香而是直接走进了卫生间.

洗刷完毕之后.段枫走了出來.而戚烟梦这个时候也穿好衣服从房间内走了出來.在看到纪含香坐在沙发上之后.立刻说道:“含香.你怎么起这么早.”

“我晚上不用加班干活.早晨也不需要晨练.当然起得早.”纪含香阴阳怪气的说道.

戚烟梦狠狠的瞪了一眼纪含香.沒有说什么.而是急忙走向了卫生间之中.

“忆如呢.”段枫看着纪含香问道.

“楼下吃早餐呢.”纪含香淡淡的说道.

“那你呢.”

“我这不是在等你.”纪含香说着站了起來.对着段枫妩媚的笑道.

段枫苦笑了一声.沒有在说什么.而是直接和纪含香向着楼下走去.

“段枫.今天晚上你必须陪我.不然我会亲自过去找你.”纪含香轻声的对段枫说道.

听到纪含香的话后.段枫一怔.随即像是明白了什么.嘴角露出了一丝的苦笑.

今天过后自己就要离开京城了.和纪含香下次相见估计要等一段时间.纪含香要是能够放过自己.那就怪了.

段枫对着纪含香点了点头:“好.”

看到段枫答应之后.纪含香脸上的笑意更加浓厚了起來:“我刚学了几个招式.今天晚上我们试试.”

段枫在听到这句话后.心中立刻升起了一股邪火.在看向纪含香的眼神之中充满了欲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