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705章 明争暗斗

第七百零五章 明争暗斗

街头发生杀戮,而且还有爆炸,这样的消息一传出,记者就如同闻到腥味的猫一般,都闻讯赶了过來,

只不过现场早已经被戒严了起來,禁止无关人等入内,

所以不少的记者只能够在外围争先恐后的报道着,而与此同时,江南市政府还未作出任何的解释,他们全部都保持了沉默,而且还是全部都沉默,

有人沉默,自然就有人怒火滔天,

段家老爷子此刻心中就充满了怒火,自己二十多年未曾见过一次面的孙子,如今刚踏入江南市准备认祖归宗,就被人给在半路截杀,

要知道段老爷子已经把段枫定位了段家未來的接班人,在得到这个消息后,段老爷子心中的怒火可想而知,

脸色阴沉到了极点不说,就连脸上那道不知道残留多少年的伤疤也在这一刻隐隐约约的绽放着血色,一股滔天的杀意从他身上流露而出,

段老爷子虽然老了,早已经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之中,就连段家的掌舵人也不是他,但是只要他一句话,段家的掌舵人立刻就可以更改,也同时只要他一句话,不少得达官贵人都会一个个恭敬的出现在他的面前,

虽然人已经不在其位,也不谋其政,但是余威尚在,

曹飞一脸余悸的看着段老爷子,他知道这个老人是真的怒了,虽然他蛰伏数十年未曾动过一次,也未曾发过一次火,就连知道自己最为喜欢的儿子段莫宁身死他都沒有动怒,但是这一次他是真的怒了,浑身上下,那股杀意以及上位者的气息交缠在一起给人一种无上的压力,哪怕现在曹飞已经踏入了传说境界,也感到胆颤心惊,

“他们小两口怎么样,”段老爷子缓缓的开口,语气之中带着一丝的杀意,

“戚小姐沒有受到任何伤害,但是少爷,他……”

“说,”

“少爷受伤了,”

听到曹飞的话后,段老爷子的眉头立刻死死的皱在了一起:“严重吗,”

曹飞急忙摇头道:“我也不清楚,”

话音落下,曹飞再次的开口说道:“当时我们也想要去帮助少爷杀敌,可是又怕我们和少爷共同作战,戚小姐会遇到危险,所以我们……”

还沒有等曹飞说完,就被段老爷子摆手打断道:“你们做的很对,如果你们动了,谁也不保证暗中还有沒有人对我孙媳妇出手,”

听到段老爷子这么一说,曹飞顿时长舒了一口气,

“你说这次动手的人是谁,”

曹飞在听到段老爷子的话后一怔,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说话,

“说,我不会怪你的,”

曹飞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老爷子,根据我们以前查的消息,这次的袭击,不像是出自龙爷之手,龙爷出手绝对不会只派出一个高手,最少也两个才是他的手段,”

“继续,”

“我怀疑这次动手的人,可能是……是……”曹飞沒敢在说下去,毕竟这是段家的家事,他一个外人的确不方便多说什么,

“是段家的人对吗,”

曹飞点了点头,

段老爷子脸上露出了一道沉思之色,他也想过这是段家人所为,毕竟段枫若是回段家,那么就代表要占有很多的资源,而且以段家的关系网,很容易让人查到段枫就是段莫宁儿子的信息,所以段家的人有足够的动机对段枫出手,

可是段老爷子又怕是龙爷暗中挑拨,让他们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所以一时间也不好下判断,

“这件事情不要声张,知道吗,”

曹飞急忙点了点头道:“老爷子,你放心,有些话我知道是不能够说的,”

“恩,”

“对了,老爷子,今天段少和迟家的人发生了冲突,”

“哦,”段老爷子脸上露出了一道疑惑之色:“怎么回事,”

“好像是戚小姐看上了一对情侣手表,迟家那丫头也看上了,所以两人就争了起來……”曹飞将自己知道的事情,全部给段老爷子诉说了一遍,

段老爷子在听到曹飞的话后,顿时大笑一声:“不愧是我们段家的儿媳妇,好一句,小孩的手段,不屑用之,”

笑声落下,段老爷子看着曹飞说道:“这么说,长孙家的那小子想要站在段枫哪里,”

“恩,根据现在的形势來分析,确实如此,”曹飞看着段老爷子说道:“只是迟家……”

“迟家不足为惧,虽然迟家那小子有些能耐,但是论隐忍整个江南长孙家的那小子才是第一,而且无论是手段还是心眼,都不是同龄人能够比拟的,”段老爷子脸上露出了一道赞赏:“长孙家生了一个好儿子啊,”

曹飞点了点头,他也知道长孙俊卿,知道段老爷子说的全是事实,

“老爷子,那我下一步应该怎么做,”

“等,我倒要看看是谁动手的,既然他已经动手,而且还失败了,绝对还会伺机再次动手,”段老爷子的眸子之中闪烁着阵阵的精光:“希望不要是段家人所做,不然……”

段老爷子的话沒有在说下去,但是其中的意思,却已经非常的明显了,

于此同时江南市政府会议室之中,坐满了江南市大大小小所有的领导,

在官场上,历來市委与市政府两派很难齐心,处处明争暗斗,而斗的最厉害的,自然要数市委书记和市长这两派的领头人了,其实这也符合华夏官场从古至今延续的权术平衡之道,更有利于省委政斧的领导,左右权衡,久处官场的人都知道,一团和气的局面容易使其坐大,削弱上级领导的领导权和话语权,小小的一个市如果成了一团和气的,水泼不进的小朝廷,那还要省委做什么,

但是现在这两派却放下了争斗,一个个都和平相处,沒有了言语上的争锋,一个个的在这一刻都如坐针毯,他们都知道这次事情影响极大,若是还争斗,那么所有人都要倒霉,所以他们放下了争斗,一个个都在想办法,怎么混过去的办法,

市长仇笑昙突然站起身说道:“各位也知道了,这次的事情,想必心中都各有各得想法,但是这一次我们都必须放下成见,共同度过难关,不然我们一个个都要等着上面的任免,”

“仇市长有什么想法,”市委书记巴立明开口道,

“巴书记,现在我们只有一个办法,大家都心知肚明,”仇笑谭随意的看了一眼巴立明说道,

虽然现在他们沒有争斗,但是不代表彼此看彼此就对眼,

巴立明沒有在意仇笑谭的眼神,淡淡的点了点头:“不错,根据袁锦晖传來的信息,我们只有一个办法,”

两位大佬都纷纷表态,其他人自然更是急忙随声附和,

“不过问題是我们应该怎么对外说,难不成说是恐怖份子來华搞破坏,”

“当然不能,我们可以对外宣称是死囚越狱犯,”仇笑谭重重的说道:“现在我们只能够这么对外宣传,至于那个外国人,也只有一个办法,”

“说他是国际重犯对吗,”

“不错,巴书记难道不满意这个办法,”

巴立明虽然知道仇笑谭的话有挑衅的意思,但是现在却不是在乎这些的时候,点了点头道:“那好,就这样说,散会,”

会议室所有人都纷纷向外走去,

“仇市长,等一下,”巴立明看着正准备离开的仇笑谭突然说道,

仇笑谭在听到巴立明的话后,脚步微微停滞了一下,然后转过身道:“巴书记还有什么事情吗,”

“行了,已经沒有外人了,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

“巴书记什么意思,我听不懂,”

“仇笑谭,虽然你我不是一派,但是作为同僚,我有必要告诉你一句,有时候人站队很重要,千万不要站错队伍,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谢谢巴书记的提醒,我记住了,”仇笑谭点了点头道:“巴书记,你说这句话我要是告诉段老爷子,他会怎么想,”

“你……”

“巴书记,段老让我给你和你主子带个话,让你们安分一点,千万不要在蹦跶了,不然段老他老人家万一哪天心情不好,用龙头拐杖敲断了你的腿或者你主子的腿,那可不是闹着玩的,敲断你的腿倒是沒什么,你也就是成为了瘸腿狗而已,忠心依然还在,若是敲断你主人的腿,那么他可就不是阴阳人这么简单了,”仇笑谭一脸笑眯眯的看着巴立明说道,

话音落下,仇笑谭直接转身向着外面走去,

看着仇笑谭的背影,巴立明气的牙根直痒,可是却沒有丝毫的办法,如果不是仇笑谭是段家站队里面的人,他早就下手将他除掉了,省的给自己唱对台戏,

“仇笑谭,我看你能够在嚣张几天,等我后面的人布局成功,只要和段家有关联的人都要落马或者死,希望到时候你还能够和现在一样嚣张,”巴立明的双眸之中闪过一道阴沉的杀机,

对于巴立明的话,仇笑谭注定听不到了,如果他听到的话,巴立明也不敢这么说,因为他还不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