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706章 迷雾团团

第七百零六章 迷雾团团

此刻段枫和戚烟梦已经回到了酒店之中,而且还让酒店服务员买來了消炎药和止血散已经白沙带,

看着段枫身上那一道道犹如蜈蚣一样的伤疤,戚烟梦只感觉一阵心颤,虽然这不是第一次看到段枫身上的伤疤,但是每一次看到戚烟梦都会心颤,莫名的心颤,

这些伤疤犹如山河图一般,这些伤疤对男人來说代表着勋章,但是对女人來说,却是诱惑,每一道伤疤都应该有一个故事,戚烟梦曾经对此想问,但是最终还是忍了下來,她始终相信段枫总有一天会亲自告诉她,身上那一道道伤疤是怎么來的,会告诉她,那一每一道伤疤背后代表着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梦梦,你给我包扎,”段枫在车内的时候,已经自己将断掉的右手给接了上去,虽然现在还有些疼痛,但是却至少能够能动了,

“段枫,要不我们还是去医院看看吧,”戚烟梦一脸担忧的看着段枫道,

“不用,一些小伤而已,只要你给我包扎一下就可以了,”段枫看着戚烟梦轻轻的摇了摇头,

看着段枫脸上坚定的神情,戚烟梦微微的叹息了一声,沒有再说什么,便开始为段枫包扎了起來,不过是在段枫的引导下开始包扎的,

良久之后,戚烟梦终于给段枫包扎完了,而且还在白沙带上面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轻轻的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道:“好了,”

段枫拿起放在桌子上的香烟,给自己点燃了一根,轻轻的抽了一口,

“段枫,你真沒事,”戚烟梦依然有些不放心的看着段枫问道,

听到戚烟梦的话后,段枫立刻摇了摇头,然后说道:“沒事,这点小伤不算什么的,”

对于段枫來说,这些确实算小伤,从他那身上的伤口上就能够看的出來,

“那你的手……”

“已经接上了,休息一晚上就不会有什么问題了,”段枫伸出右手对着戚烟梦轻轻的动了一下,

戚烟梦慢慢的做到了段枫的身边问道:“那就好,真沒想到你竟然还会接骨,”

“你以前要是每天都断胳膊断腿也能学会,”段枫小声的嘀咕道,

“你说什么,”

“沒什么,我是说,长孙俊卿这家伙还算不错,”段枫急忙搪塞道,

戚烟梦沒好气的白了一眼段枫:“他哪里是不错,而是要利用你好吧,我比你了解长孙俊卿,”

“那你给我说说长孙俊卿是什么样的人,”

“羚羊藏獒的结合体,”戚烟梦重重的说道,

段枫在听到戚烟梦的话后,一怔,整出两个畜生來是什么意思,

“说清楚点,”

“他有着羚羊一般的温和,外表给人一种人畜无害的感觉,但是他的骨子里却如同藏獒一样的凶狠毒辣,只要他发起狠,就算狼遇到了他,也会害怕,所以很多人都喜欢在背后喊他笑面虎,”戚烟梦看着段枫重重的说道,

段枫为之一震,他沒有想到戚烟梦竟然对长孙俊卿的评价这么高,在联想起纪含香的话,这个长孙俊卿看來是真的不简单啊,

慢慢的抽了一口香烟,将烟雾从口中吐出來,缓缓的开口说道:“看來他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人物啊,”

“不错,江南有四秀,分别为长孙俊卿,迟绍基,段云阳,卢俊臣,”戚烟梦看着段枫慢慢的说道:“段云阳就是段家的人,但是他却不是四秀之首,”

“难道长孙俊卿是四秀之首,”

戚烟梦点了点头:“确实如此,长孙俊卿是江南市名副其实的四秀之首,”

“这个段云阳也太沒出息了,凭借段家这么大的名头,竟然沒有拿下四秀之首,真丢人,”段枫有些不满的说道,

“不是他沒出息,而是长孙俊卿实在是太优秀了,无论是做人还是手段都完美的无可挑剔,”戚烟梦微微的叹息了一声:“你也知道含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吧,但是长孙俊卿能够和含香相提并论,能简单吗,”

段枫点了点头,确实如此,能够被排上江南四秀这个名号,那么这四人恐怕沒有一个简单的货色吧,

包括段家的这个段云阳恐怕也不简单,

江南四秀段枫现在见了两位,一位要和他做朋友,一位已经被他狠狠的欺辱了一顿,现在还剩下两位,段枫还真是期待和这两位的见面,不知道又会擦出什么样的花火,

段枫对着戚烟梦点了点头,戚烟梦告诉自己这些无非是以另外一种方式告诉段枫,这四个人所在的家族是江南市顶尖的存在,他们背后都有莫大的势力在支持着他们,

“这四个人只不过是被摆在台面的,不在台面的人也有不少,”

“我知道,你放心,我们又不是來结仇的,但若是有人像今天这样想欺负你,我会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打脸,”段枫淡淡的说道,

听到段枫的话后,戚烟梦微微一笑,如果不是段枫的话,自己今天真的不一定能够拿走这对百达翡丽的情侣手表,长孙俊卿更不会对自己这么客气,

“段枫,今天这人是不是迟绍基派來的,”

“他还沒有这么大的能耐能够请动枪神出手,”段枫重重的说道,

枪神告诉了段枫,有人开出了很高的价码,虽然不知道这个价码有多高,但是能够让枪神都无法拒绝,这个价码肯定是一个天文数字,

而且根据枪神所说,天命都有些蠢蠢欲动了,对方到底开出了什么样的价码,竟然让天命都蠢蠢欲动,

段枫想不到这个价码是多少,或者说这不是一个文字,而是许诺了其他的利益,

一时间段枫的眉头微微的皱了起來,因为他还想到了枪神所说的西方教廷以及其他势力,而且都是自己手中的赤血玉,看來自己现在不止是被龙爷给惦记上了,而是被很多人都惦记上了,

突然段枫的脑海中灵光一闪,难道这个开出价码的人知道赤血玉的秘密,知道这是一个巨大的宝藏,而且还告诉了枪神一些信息,不然枪神怎么会知道赤血玉呢,

段枫感觉自己好像又被人给算计了,不止是他,就连枪神都被人给利用了,

会不会是龙爷,

可是龙爷沒理由这么做,他手下高手如云,要是对付自己,根本无需多此一举,

难道是段家的人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为了自身的利益,想要除掉自己,可是也不应该啊,自己的老子都死了,就算回去段家也不一定有人待见自己啊,

段枫越想,感觉越乱,

看到段枫眉头紧紧的皱在了一起,戚烟梦以为是段枫身上的伤口疼了起來,忍不住的问道:“段枫,你怎么了,”

“沒事,我在想一些事情,只是想不明白而已,”

“哦,”

“对了,你的玉佩的我怎么沒见过啊,”段枫看着戚烟梦问道,

“你说的是那块仿佛要滴血的玉佩,”戚烟梦有些疑惑的看着段枫说道,

“恩,就是那块,”

“我送给惜君了,”戚烟梦淡淡的说道:“她脖子上带的就是,”

段枫一怔:“惜君脖子上的红绳就是那块玉,”

“是啊,”戚烟梦看着段枫道:“你问这干嘛,”

“沒事,随意问一下而已,”段枫讪讪一笑道,

同时心中也长舒了一口气,就算自己手中的赤血玉被抢走,对方找到成吉思汗的陵墓,也进不去,而且也沒有人能够想到另一半会在段惜君身上,会在一个小女孩的身上,

毕竟这么贵重的东西,谁不贴身带着,或者是找个隐秘的地方藏起來,可是戚烟梦却不知道赤血玉到底有什么用处,所以就送给了段惜君,不然打死她也不敢送给段惜君啊,

不是说戚烟梦在乎里面的宝藏,而是这个东西是一个危险,在谁手中,谁就会遇到危险,

现在段枫最关心的是成吉思汗陵墓里面到底有什么,让大家这么争抢,绝对不止是金银珠宝这么简单,里面肯定有什么让所有人都无法抗拒的东西,

可是到底是什么呢,

现在段枫只希望安琪儿早点能够查到一些有用的东西,也好让自己來作为参考,

“我先去洗澡了,”戚烟梦看了一眼段枫,慢慢的站起身说道,

听到戚烟梦的话后,段枫急忙说道:“我也去洗澡,”

“等我洗完,”

“梦梦,咱俩一起洗吧,你看我身上这伤口,也沒办法一个人洗啊,”段枫一脸哀求的看着戚烟梦说道,

戚烟梦看了一眼段枫,的确如此,如果稍微不小心,水就会触碰到伤口,到时候很有可能就会发炎,

“那我先给你洗,”

“我们一起洗吧,”段枫对着戚烟梦嘿嘿一笑道,

看着段枫的脸色,戚烟梦就知道段枫绝对沒有打什么好主意,于是冷哼一声:“你做梦吧,”

话音落下,戚烟梦直接走进了浴室之中,

看着戚烟梦的背影,段枫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和戚烟梦洗个鸳鸯浴,怎么就这么难呢,

“段枫……”

看到戚烟梦回头,段枫急忙站起身,一脸兴奋的说道:“梦梦,你是不是答应了,”

戚烟梦的脸上露出了一道狡黠的笑意:“你给前台打个电话,让他们送点饭菜,等下我洗完澡出來吃,”

段枫在听到戚烟梦的话后,脸色瞬间变得暗淡了下來,又被戚烟梦给耍了,女人啊,女人,你天生就是一个演员,

无奈之下,段枫只好拿起座机拨通了前台的电话,

而就在这个时候,戚烟梦从浴室之中露出头:“段枫,你还不进來,”

“你不是让我订晚餐吗,”

“你等一下吃会死啊,”戚烟梦一脸绯红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