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707章 来道歉

第七百零七章 来道歉

明媚的阳光照射在了房间里,令得房间里光线很好,照在脸上更是给人一种暖洋洋的感觉,但是迟绍基此刻却沒有一丝的暖意,而是感觉浑身上下被一股寒意所包围,这股寒意仿佛深入骨髓一般,令得他浑身汗毛立起,

而在迟绍基的身旁则是坐着一个花甲老人,一张饱经风霜的长脸,两只深陷的眼睛,深邃明亮,看上去炯炯有神,只不过此刻这明亮的双眸之中却闪烁着一道阴沉之色,

迟绍基站在这个老人的身旁,低着头,不敢去看他,额头上的冷汗直冒,

虽然这个老人沒有说话,但是那股巨大的压力,却让迟绍基感觉自己心头像是压了一块巨石一般,

这个老人正是迟绍基的爷爷,,迟风海,迟家真正的掌权者,权高位重,

以前迟风海让迟绍基过來,都是有说有笑,可是今天迟风海让迟绍基來见他,却一反常态,不仅一句话也沒有说,就这样让他站在了哪里,让他忐忑不安,内心之中犹如十五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一样,

这样诡异的气氛已经保持了十几分钟,

终于,迟风海看着迟绍基开口了:“绍基,昨天你在百宝阁和别人发生了冲突,还被人给打了对吗,”

听到迟风海的话后,迟绍基心中猛的咯噔了一下:“爷爷我……”

“是因为嘉妮对吗,”迟风海的声音虽然很轻,但是却有一股莫名的威严,

这股威严压迫的他迟绍基不敢抬头,或者说是沒有勇气抬头和迟风海对视,

“是的,”

“和戚烟梦是吗,”

迟绍基沒有说话,而是急忙点头,

“长孙俊卿站到了戚烟梦一边,选择了打你的脸,你对着他们放出了狠话是吗,”

迟绍基只感觉额头的冷汗越來越多,迟风海身上这股无形的压力,一直压制着迟绍基,

迟绍基只感觉心头一紧,却也不敢撒谎:“是的,孙儿确实说了一些狠话,而且还派人……”

“混账,”还沒有等迟绍基说完,就被迟风海给打断,迟风海的脸上在这一刻充满了怒火:“你个不知死活的东西,你这是要把整个迟家往火坑里推啊,”

迟绍基在听到迟风海的话后,脸色巨变:“爷爷,您是说……”

“不错,那个男人我们惹不起,”迟风海重重的喘息了两声:“你个蠢货,平常的精明劲都去那了,长孙俊卿都对他毕恭毕敬,难道你比长孙俊卿还要厉害,”

迟绍基的脸上闪过一道慌乱之色,这些他早就想过了,可是想过归想过,但是已经晚了,

“你以为只凭一个戚烟梦就能够让长孙俊卿毕恭毕敬吗,”

“不能,”迟绍基沒有任何犹豫直接说道,

同为江南四秀,彼此可以说都非常了解彼此,他们每一个人的骨子里面一个个都是桀骜不驯,若要让他们对一个人毕恭毕敬,那么只有一种可能,这个人非常危险,是他们惹不起,也不能够惹的,

“你也知道不能啊,”迟风海冷哼一声:“可是你却敢和她争锋相对,你和长孙俊卿差的真不是一星半点,”

“爷爷,他们……”

“那个男人就是凭借一己之力覆灭京城杨家的人,他就是现在整个江南市最近盛传的段枫,你竟然去招惹他,你说你想干嘛,是不是打算让整个迟家都要死在他的手里,”迟风海重重的喘息着说道,

迟绍基的脸色顿时变成了土灰色,心中升起一股寒意,慢慢的抬起头咬着牙说道:“爷爷,孙儿自己惹的事情,我自己承担,我马上就去和他道歉,而且这件事情和迟家沒有任何的关系,”

迟风海在听到迟绍基的话之后,长舒了一口气,虽然迟绍基惹了不该惹的人,但是最后关头不是向他求救,而是独自一人承担,就凭借这份临危不乱的心性,就沒有辜负他的一片苦心,

虽然心中甚是欣慰,但脸上却好不动声色,看着迟绍基道:“道歉,你自己去有用吗,”

“爷爷……”

“我陪你一起去,喊上嘉妮,希望他能够接受你们兄妹的道歉,不然迟家必定大祸临头,”迟风海微微的叹息了一声,

迟风海这看似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仿佛一道惊天巨雷在迟绍基的耳旁炸响,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对于迟绍基要來道歉,段枫丝毫不知道,此刻的他不过才刚刚起床而已,

怪不得人们常说,温柔乡,英雄冢,

现在段枫发现自己非常的迷恋戚烟梦,就像是当初迷恋安琪儿的身体一般,无可自拔,

洗刷完毕之后的段枫坐在大厅中抽着香烟,等待着戚烟梦,

而此刻的戚烟梦则是在卧室中,对着镜子,不断的完善着自己的形象,

今天的戚烟梦上身穿着一件紧身的白色T恤,短衫领口开得很大,令她那白皙的脖颈、性感的锁骨和大片白皙的肌肤暴露在了空气当中,

下身则是穿着一件白色的包臀裙,肉丝遮挡了她那双白皙的美腿,让人无限遐想,

戚烟梦对着镜子微微一笑,觉得形象足够满意后,才转身拿起手挎包,走出了卧室,

而此刻的段枫已经站起身,立刻就看到了戚烟梦从卧室中走了出來:“我的姑奶奶啊,你终于打扮好了,我都快饿死了,”

段枫抬起手上的手表,看了一下时间,顿时一阵头疼,戚烟梦足足打扮了半个小时啊,

“我打扮的漂亮点,还不是为了给你撑门面,”戚烟梦白了一眼段枫道,

听到戚烟梦的话后,段枫顿时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只好讪讪一笑道:“对,是我为撑门面,现在打扮好了吧,我们先去吃点东西,”

戚烟梦点了点头,就和段枫像外面走去,

而与此同时迟风海带着迟绍基和迟嘉妮已经赶了过來,而且已经打听到了戚烟梦和段枫所住的房间,三人正一脸焦虑的向着这里赶來,

对于这些,段枫和戚烟梦两人根本不知道,此刻的他们已经出了门,正准备去楼下的餐厅吃饭,

“叮当,”

电梯打开了,就当戚烟梦和段枫准备走进电梯里面的时候,迟风海从里面走了出來,迟绍基和迟嘉妮在看到段枫和戚烟梦之后,脸色微微一变,但是随即就恢复了过來,

“段少,等一下,”迟绍基急忙开口说道,

段枫和戚烟梦两人正在有说有笑,根本沒有注意电梯里面的人,听到这道熟悉的声音后,段枫慢慢的抬起头,顿时就看到了迟绍基和迟嘉妮,脸上露出了一道笑意:“怎么,今天这是带人來报仇吗,”

听到段枫的话后,迟绍基的脸色一阵的难看,昨天戚烟梦说了,再外面受欺负喊人,是小孩的手段,段枫这句话明显是在挖苦迟绍基,毕竟迟绍基昨天也放出狠话,要和段枫沒完,

迟风海的脸上也是露出了一道苦笑之色,

“段少,您误会了,这次我是带着他们两个不肖子孙來给你和戚小姐道歉的,希望您大人有大量不要计较,”

“道歉,”段枫看了一眼迟风海道:“等一下再说,我和我老婆还沒吃早餐呢,现在我们要去吃早餐,你们愿意等,就等,不等现在就可以回去了,”

话音落下,段枫就沒有在理会迟风海三人,拉着戚烟梦的手,直接走进了电梯里面,

“叮当,”

电梯的门慢慢的合上了,迟风海的老脸顿时难看到了极点,心中虽然愤怒,但是却有无可奈何,

“跟着下去,”迟风海咬牙道,

好在现在沒有人坐电梯,不然这一次,迟家丢人可就丢大了,來道歉,人家还不一定接受,

电梯之中,戚烟梦看着段枫道:“段枫,这样做不好吧,迟家怎么说在江南也是大家族……”

“你是不是怕他们报复,”段枫淡淡的说道,

戚烟梦点了点头,确实如此,段枫让他们等着,无疑就是给了他们一记响亮的耳光,

“放心吧,不会的,他们现在估计也从楼上跑了下來,”段枫淡淡的说道,

虽然他不知道迟绍基为什么会來道歉,但是肯定是得到了什么消息或者是听到了什么风声,

“梦梦,那个老头是谁,迟绍基的老子,可是也太老了吧,”

“他是迟绍基的爷爷,迟家真正的掌舵人,叫迟风海,”戚烟梦为段枫解释道,

听到戚烟梦的话后,段枫点了点头:“原來是个老家伙啊,看來我不能够太过分了,毕竟尊老爱幼是我们华夏的美好传承,”

戚烟梦在听到段枫的话后,苦笑了一声,如果是一个平常的老人,段枫或许会尊老,但是对于这些大家族的老家伙,还真沒见过段枫尊敬谁,

“叮当,”

电梯慢慢的打开了门,段枫和戚烟梦來到了餐厅之中,

而迟风海带着迟绍基兄妹,也追了过來,二话沒说,急忙向着段枫和戚烟梦追了过去,

“段少……”

段枫在听到声音后,慢慢的转过身,脸上挂着一道温和的笑意道:“怎么,迟老也沒有吃早餐吗,”

餐厅里面的人虽然不多,但是不代表沒有人,在看到迟风海带着自己的孙子和孙女追两个年轻人,脸上都露出了一道疑惑之色,毕竟无论是迟风海还是迟绍基亦或者迟嘉妮都是江南市的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