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708章 别人不敢说的

第七百零八章 别人不敢说的

迟风海一脸含笑的看着段枫道:“是啊,老头子还沒吃早餐呢,不知道能不能和段少和戚小姐坐在一张吃顿饭,”

所有人在看到这一幕之后,都一脸诧异,迟风海在江南是什么身份,大家都一清二楚,而是现在他对一个年轻人却显得非常的尊敬,众人在看向段枫的目光之中的疑惑之色变得更加浓厚了起來,

段枫刚想张口说话,戚烟梦就已经开口:“能够和迟老坐在一起吃饭,是我们的荣幸,”

迟风海在听到戚烟梦的话后,急忙说道:“那我这个老头子今天可要厚着脸和戚小姐、段少坐在一起吃顿饭了,”

“迟老,请,”戚烟梦对着迟风海微微一笑道,

一行五人找了一张桌子,直接坐了下來,随意点了一些东西,

片刻间,服务员就上來了饭菜,

迟风海沒有说道歉的事情,坐在桌子上和戚烟梦有说有笑了起來,时不时的看一眼段枫,发现段枫沒有理会他的意思,迟风海也沒有去和段枫说话,

倒是迟绍基和迟嘉妮坐在段枫的对面,如坐针毯,浑身上下都非常的不舒服,

一股无形的压力在她们兄妹心中升起,

终于迟绍基忍不住的开口说道:“段少,昨天是我们兄妹二人有眼不识泰山,希望你能够大人不计小人过,”

听到迟绍基的话后,段枫再也无法装聋作哑,慢慢的放下筷子,淡淡的扫了一眼迟绍基道:“你们是來道歉的,”

迟绍基虽然知道段枫是在故意挖苦他,但是现在形势沒有人家强,他只能够忍受:“是的,昨天是我们兄妹的错,希望段少能够放过我们兄妹,”

迟风海也慢慢的放下了筷子,看着段枫道:“段少,可否能够让老头子我说句话,”

段枫点了点头道:“迟老有话直接说就可以了,”

听到段枫的话后,迟风海轻轻的笑了一下,然后说道:“段少,昨天的事情我也知道了一些,确实是绍基和嘉妮的错,老头子我不求段少能够这样原谅他们,但求能够饶他们一命,”

段枫在听到迟风海的话后,微微一怔,果然是人老成精,家有一宝,不如家有一老,这一招反进为腿用的可谓是非常好,

段枫的眼珠子微微一转:“既然迟老这么说了,那我怎么说都要给迟老您一些面子不是吗,”

“那我就先谢谢段少……”

“别着急谢我,话我还沒有说完呢,”段枫立刻打断迟风海的话道:“既然迟老知道我和你孙子的冲突,那么是否知道在离开百宝阁后有人想要置我于死地,如果不是我命大,估计现在已经在和阎王爷喝茶了,”

迟风海在听到段枫的话后,脸色微微一变,张了张嘴,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一旁的戚烟梦则是在心中微微的叹息了一声,如果迟风海不给段枫耍什么心眼好好道歉的话,就算段枫过分,恐怕也不会让他们丢人,但是现在迟风海可能要栽跟头了,

“如果有人想要迟老你的命,你会让那个人活下去吗,”段枫的双眸慢慢的眯起,看着迟风海问道,

迟风海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了起來:“段少,那件事情虽然绍基有参与,但是前面的那些人绝对不是绍基找的人,这点我可以用迟家做担保,”

“或许吧,”段枫看着迟风海轻声道:“但是为了安全起见,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不是吗,”

迟风海再次张了张嘴,却发现口中充满了苦涩,不知道应该在说些什么,段枫完全的把后路全部给堵死了,他只能够任由段枫來处置,

“我这个人一直以來都很大方,但就是比较喜欢记仇,尤其是有人想要我命的人,我更想让他们先死,这样以后就算我死了,他们也看不到,而我却能够看到他们是怎么死得,”段枫一脸玩味的看着迟风海道:“我想迟老你也是这样的人吧,”

迟风海一直以來面对任何人都游刃有余,但是今天他发现自己在面对段枫的时候,竟然会有种束手束脚的感觉,

“段少,难道不肯原谅他们,非要让我这个老头子白发人送黑发人吗,”

“不,迟老你不要多想,我这个人什么都不怕,但是唯独怕两样,第一个就是女人的泪水,第二个就是白发人送黑发人,”段枫一脸认真的看着迟风海道:“所以我不会弄死他们的,但是老天爷是让他们生,还是让他们死,那我就不知道了,”

“段少,老头子愚钝,不明白段少这句话的意思,”

段枫打了一个饱嗝,然后说道:“这里是几楼,”

“三楼,”

“低是低了点,但是也不错了,”段枫点点头:“打开窗户,让他们兄妹从这里跳下去,无论生死,以前的事情我都既往不咎,”

迟风海在听到段枫的话后,脸色巨变,而迟绍基心中则是咯噔了一下,至于迟嘉妮的脸色则是瞬间变成了土灰色,那双眸子之中充满了恐惧,

“好了,迟老慢慢考虑吧,我和梦梦还有事,就先走了,就不陪你了,对了,麻烦你们买下单,”说着段枫就直接抓住了戚烟梦的手直接站了起來,

“段少,如果我从这里跳下去,你真的可以什么都不计较,”迟绍基一脸狰狞的看着段枫说道,

“不错,只要你从这里跳下去,我什么都会当做沒发生,以后你依然是江南四秀,可以呼风唤雨,”

“好,我跳,只希望段少能够信守承诺,只要我跳下去,段少就什么都不计较,”

“放心,我这人说话算话,”

迟绍基直接站了起來,作势就要像窗户旁边走去,

“迟小姐,还有你呢,你也去跳吧,”段枫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说道,

听到段枫的话后,迟嘉妮那沒有任何色彩的双眸之中出现了一丝的波动:“不,段少,求你饶了我,戚小姐求求你饶了……”

“段少,求你饶了我,我可以当你的奴隶,我可以……”

“闭嘴,”迟风海直接对着迟嘉妮狠狠的抽了一巴掌:“迟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迟海风或许是真的动了肝火,这一巴掌力气颇大,一巴掌下去,迟嘉妮那原本白皙的脸蛋上立刻多了五道手指印,嘴角流出鲜血不说,整个人直接被打倒在地,

四周那零零散散的客人在听到清脆的响声之后,立刻向着声音來源处看了过來,在看到面前这一幕之后,一个个都怔住了,这是怎么回事,

“段少,希望你能够看在莫宁的份上,饶迟家一命,”迟风海看着段枫咬牙道,

段枫在听到迟风海的话后,浑身上下一震,脸色也出现了一丝的波动:“你说谁,”

“段莫宁,”

再次听到段莫宁三个字之后,段枫的呼吸瞬间变得急促了起來:“给我理由,”

“我可以告诉你一些,别人不敢说的事情,”

“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骗我的,”

“如果你日后发现我所说的话,有一句是假的,我当众自裁,迟家所有家业,尽归段少所有,”

“好,那我就饶了他们两个,但是……”

“绍基,过來跪下给段少还有戚小姐认错,”迟风海直接对着迟绍基喝道,

已经走到窗户旁边的迟绍基在听到迟风海的话后,微微一怔,难道段枫改变了注意,

带着疑惑重新走到了段枫的面前,沒有任何的犹豫,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迟绍基跪倒在地之后,正色道:“段先生,戚小姐,我为我的愚昧无知而向你们道歉,希望你们大人有大量,不要和我这个废物一般见识,”

看到迟绍基跪在面前,迟嘉妮自己连滚带爬的跪到了段枫和戚烟梦的面前,再也沒有了昔日迟家大小姐的风范,犹如一只母狗一般,

这一刻,整个餐厅静到了极点,谁也沒有想到迟绍基和迟嘉妮竟然会跪在两个年轻人面前,而且还沒有一丝不满,有的只是恐惧之色,

“好了,站起來吧,”段枫一脸平静的说道:“只要迟老你说的一切都是真的,我不会计较什么,同时迟家若是有难,我可以为迟家出手一次,”

段枫对着迟风海许下了一个诺言,打你一个巴掌,然后给你一个甜枣,虽然脸上和心中还会有些疼痛,但是至少能够安抚一下,

听到段枫的话后,迟风海浑身上下一震:“段少所言属实,”

“只要你告诉我的对我有帮助,我说到做到,”

“好,”迟风海重重的说道:“绍基你和嘉妮去一旁,我和段少谈点事情,”

迟绍基虽然心中充满了疑惑,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拉着迟嘉妮向着一旁走去,

“好了,现在就我们三个人了,迟老有什么话可以说了,”段枫慢慢的坐了下去,看着迟风海道,

迟风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段枫说道:“你果然是段莫宁和薛舞绝的儿子,看來我沒猜错,长孙俊卿不愧是四秀之首,比我家这个废物强了不止一星半点,”

“迟老,我的耐心是有限的,”段枫沒有半句废话,死死的盯着迟风海道:“最好你别让我改变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