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709章 当年十八家

第七百零九章 当年十八家

段枫话里面的明显带着威胁的意思,但是迟风海却沒有在乎,而是脸上露出了一道苦笑道:“你和你父亲很像,真的很像,就凭这张脸,很多人都能够猜到你是他的儿子,”

段枫这次沒有在打断迟风海的话,他知道迟风海已经准备开始说了,所以他静静的坐在了一旁,等着他自己说,

“你父亲三十年前是一个人才,是一个英雄,而非枭雄,”迟风海那张有些皱巴巴的脸上立刻出现了一道尊敬之意,沒有任何的作假,

“但是你也应该知道,这个世界上允许枭雄和奸雄存在,但绝不允许英雄,”迟风海微微的叹息了一声:“英雄者,有凌云之壮志,气吞山河之势,腹纳九州之量,包藏四海之胸襟,肩扛正义,救黎民于水火,解百姓于倒悬……”

“重点,”段枫忍不住的打断道,

被段枫打断话,迟风海沒有丝毫的不满,而是看了一眼段枫道:“年轻人要有耐心,耐性,这点你不如你父亲,”

“你……”

“正因为你父亲是英雄,太正义,得罪的人也就多了,自然仇家也就多了,”迟风海看着段枫说道:“你父亲被赶出江南市,甚至禁足他踏进整个南方,你应该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吧,”

“知道,”

“我说了你父亲是英雄,他实力强大,在加上背后段家的实力,让他拥有了藐视一切的能力,傲视群雄之气势,也正是他太傲,太狂,太正义,所以被人给算计了,”

“什么意思,”

“让我慢慢说,”迟风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你父亲所过之处黄赌毒不能够有,这无疑于断人财路,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整个南方你自己可以想想你父亲结了多少仇,”

段枫闻言浑身上下猛然一震,这仇结的可不是一般大啊,虽然段枫不知道当时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局面,但是他却能够想象的出來有多少人仇恨于他,想要置他于死地,但是碍于段家势大,一个个敢怒不敢言,而且说好听点,这是为民除害,非常得民心,

但是却也因此得罪了不少的权贵,这点是毋庸置疑的,

“这不过是其中之一,”迟风海重重的说道:“你父亲踩过的纨绔自己沒有八十也有一百,其中不乏是北方红色子弟,这是仇恨之二,”

“仇恨之三,你母亲薛舞绝是你父亲最爱的女人,可是却被人给算计了一把,你父亲勃然大怒,一人单挑南北两方所有纨绔子弟,最后力压群雄,但是你父亲却沒有停手,他废了十八人,这十八人之中就有现在要你命的人,而且你父亲之死,也很有可能是这十八家之中一人所为,或者是这十八家联手,”

段枫浑身上下的血液立刻沸腾了起來,以一己之力单挑南北双方的纨绔,这是何等的魄力,这是何等能耐,

但是随即段枫就想到了龙爷,张文麟曾经隐晦的说过,这十八家,难道龙爷就是其中一人,

“这十八家都是谁,”

“南方的宋家,彭家,米家,梁家,乔家,百里家,西门家,吕家,温家,莫家,花家还有北方的白家,寇家,厉家……”迟风海一连说出了十八个家族的姓氏,每一个家族都基本上是一个庞然大物,要么是商业帝国,要么是权倾一方,无论是那一家,都不是现在的段枫所能够抗衡的,

一旁的戚烟梦则是重重的呼吸着,自己的公公以前竟然这么厉害,踩的人都有这么大的來头,怪不得会被人逼得离开江南,禁足进入南方,

这十八家每一个都是庞然大物,十八家联手,更是吓人,要不是段家手眼通天,亲朋好友众多,恐怕当年段莫宁就被人给打死了,

“段少,这十八家你自己记在心中就好,莫要说出去,也莫要问其他人,当然你可以去问问段老,看看我说的有沒有一个是假的,”迟风海忍不住的看着段枫说道,

这十八家他一个都惹不起,如今要不是为了自己的孙子,他绝对不会说出这十八家的姓氏,而且整个南方恐怕也沒人敢说出來,

“当年都是谁,”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我不够资格知道这些人的名字,不过段少可以去问段老,他清楚,”

段枫的脸色微微一变:“你最好不知道,不然我会让你知道后悔两个字是怎么写的,”

“那我母亲的事情你又知道多少,”

“我基本上什么不知道,”迟风海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的苦涩:“当年的迟家还不是江南的顶级家族,我所知道都只是道听途说,只知道你母亲背后站着一个大人物,我不知道是谁,但若是林遮天还活着的话,他或许会知道,”

“怎么又扯到林遮天的身上了,”段枫眉头立刻皱了起來,

“林遮天是南半国的枭雄,而你父亲是英雄,但是他们两个却惺惺相惜,而且林遮天和你母亲却是挚友,”迟风海苦笑了一声,三十年前,实在是太热闹了,可是说是人才济济,可惜当年的迟家只不过是一个二流家族,根本挤不进这些顶级纨绔圈子,甚至连当狗的资格都沒有,

也正是因为三十年前被段莫宁那么一闹,被逼走,林遮天被人逼死,才使得黑白格局都被打破,使得众多家族脱颖而出,迟家就是其中一家,

所以他知道非常有限,能告诉段枫的只是其中一点,而且还算不上秘辛,虽然算不上秘辛,但是一般人也不敢告诉段枫这些,除非他不怕死,

“林遮天和我母亲是挚友,”段枫一脸震惊的看着迟风海,

林忆如是林遮天的女儿,但是她为什么沒有提起过自己的母亲呢,是林遮天沒有说过吗,

肯定不是,

随后段枫脑海中闪过了一道灵光,脸上露出了一道苦笑,林忆如当年反感林遮天那带有浓重黑色的身份,即使林遮天想说,恐怕林忆如也不会听,

“你有机会可以去长孙家看看,当家的长孙家就是一流家族,他们所知道的比我多,但段少要是不给足他们好处,他们不会告诉你的,除非你像逼迫绍基从这里跳下去,逼迫长孙俊卿一样,他们或许会告诉你,”迟风海这个时候依然沒有忘记阴长孙家一把,

但是段枫岂能看不透迟风海的小九九,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那段少……”

“你说的这些虽然很多都是废话,但是其中依然有些对我有用的,我的话和承诺依然有效,滚吧,”段枫丝毫不客气的说道,

听到段枫的话后,迟风海长舒了一口气:“谢谢段少大人有大量,既然这样子我就不打扰你了,”

段枫看到迟风海准备走,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开口道:“对了,别忘记买单,”

迟风海在听到段枫的话后,微微一怔,随后急忙说道:“段少,您放心,您和戚小姐在这家酒店的一切消费,迟家包了,算是对您和戚小姐的弥补,”

只要关系到钱的,段枫一般都不会拒绝,有人给报销,他自然乐意,于是点了点头,

迟风海带着迟绍基兄妹离开了酒店,灰溜溜的离开了酒店,

而段枫则是坐在餐桌前,沒有任何走的意思,

迟风海说了那么多,段枫就知道了三点,一是自己父亲是个英雄,而是自己父亲当年得罪的人很多,自己來到江南恐怕也很不受待见,三是知道仇人的姓氏,只要慢慢调查,总会知道是其中一家杀了自己父母,还是十八家联手,甚至能够找出龙爷是谁,

这也算是一种意外收获吧,

迟风海走到酒店楼下之后,立刻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爷爷……”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就是下跪吗,给他下跪不丢人,以后你就会知道的,”迟风海看着迟绍基道:“不要以为给别人跪下就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要知道韩信当年忍受**之辱,才有了淮阴侯的称号,而你不过是跪下而已,而且跪的人身份很高,很高,足够你仰视,”

“爷爷,孙儿不是嫌丢人,而是我想知道他到底是谁,竟然让你也这么低三下四,”

“他,”迟风海微微的叹息了一声:“段家子孙,段家最为亏欠的子孙,我们惹不起,”

听到段家之后,迟绍基的脸色大变,段枫是段家的人,这一刻,他发现自己跪的不冤,段家他们迟家是真的惹不起,只要段家稍微动下手指就能够碾死迟家,

这也是为什么虽然长孙俊卿是江南四秀之首却不敢和段云阳争锋的原因,沒人能够惹的起段家,

段家就像是一个盘根交错的千年古树一般,卷入了太多的人和势力,说通俗一点,就是只要是在这个大树下乘凉的人或者大树上的根,他们都有着共同的利益,一损俱损,一荣俱荣,

迟风海的眸子里闪烁着精明的光芒,声音也变得极为低沉了起來:“江南要起风了,这次迟家也有资格站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