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710章 拜访华雨牧

第七百一十章 拜访华雨牧

段枫并不在意别人能不能猜到自己是谁,他在意的是,自己父母死因的真相,以及龙爷到底是谁,

对于段家,只要段家的人同意自己的父母进入祖坟,其他的段枫还真不在意,虽然他知道借助段家的力量,会让自己得到更多的消息,更快的锁定仇人,但是同样他也知道自己若是借用段家的力量去查这些,那么段家恐怕基本上沒人会答应,毕竟当年段莫宁惹到的人实在是太多了,牵扯实在太大了,当年段家因为段莫宁已经元气大伤,如今虽然恢复了过來,但是如果让段枫这么一搞,很有可能会再次元气大伤,

而且去段家,人家接受不接受他是段家人,还要两说呢,现在更别想借助段家的力量了,

而段枫对借助段家力量的想法几乎为零,此刻的段枫和戚烟梦正开车去拜访戚天寒的战友,,华雨牧,

虽然两人不清楚华雨牧到底在江南是做什么的,但是既然戚天寒说了,既然來了就去拜访一下,那么肯定有他的深意,而且华雨牧还很有可能能够帮助段枫,

不然戚天寒不会强调让段枫來拜访华雨牧,

段枫按照戚天寒给的地址,直接來到了华雨牧的家中,站在门口轻轻的敲了下门,

“梦梦,你见过沒见过爸的这位战友,”

“当然见过,”戚烟梦一脸得意的说道:“不过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多久,”

“七八年吧,”戚烟梦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段枫顿时无语了起來,竟然七八年沒见了,不是说当兵的人都喜欢逢年过节的坐在一起聚聚喝喝酒,聊聊天,怀念下以前吗,

而就在这个时候房门被打开了,开门的是一个妇人,看起來有四十多岁,给人一种贤惠端庄的感觉,

这个妇人在看到段枫和戚烟梦之后,脸上露出了一道疑惑之色:“你们找谁,”

“我找华雨牧,华叔叔,”戚烟梦对着这个妇人坦率一笑说道:“您是黄阿姨吧,”

“你是……”黄佳慧脸上的疑惑之色变得更加浓厚了起來,

“我是梦梦啊,戚烟梦,难道不认识我了,”戚烟梦对着黄佳慧微微一笑说道,

“你是天寒和采心的女儿,梦梦,”黄佳慧的脸上闪过一道惊喜之色,

“恩,”

“老华,梦梦來看你了,还不快出來,”黄佳慧急忙对着屋子里面喊了一声,或许是因为性格的原因,黄佳慧虽然在喊,但是听在人的耳中却是说,很细腻的声音,

“梦梦,那个梦梦啊,”一道粗犷的中男音从屋内传了出來,

“天寒和采心的女儿啊,”

“我那个漂亮的大侄女,”华雨牧顿时一脸惊喜,

“恩,”

“那你还不让她进來啊,快让她进來啊,”

黄佳慧只顾得激动了这个时候才注意到戚烟梦和段枫还站在门外,脸上出现了一道歉意道:“快进來,”

段枫和戚烟梦两人慢慢的走了进來,

段枫立刻就看到了华雨牧,华雨牧和戚天寒的年纪差不多,也是一张国字脸,给人一种正派,刚正不阿的感觉,或许以前当兵的人都是这样吧,

看到戚烟梦之后,华雨牧直接走上前看着戚烟梦说道:“变得漂亮了,真是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了,怎么不坐下,难道还和我客气吗,”

等三人坐下之后,华雨牧的声音陡然一转,看着戚烟梦问道:“你爸怎么样,死沒死呢,”

段枫在听到这句话后,顿时一脸黑线,这人果然不能够貌相,看似一脸正义的人其实内心是很邪恶的,

戚烟梦在听到华雨牧的话后,苦笑了一声道:“托华叔叔您的福,我爸目前身体康健,虽然偶尔会有些小毛病,但是却也不曾犯过大病,”

华雨牧点了点头道:“那就好,沒死就成,”

华雨牧和戚天寒从认识开始就吵吵闹闹斗气争风出來的铁交情,多年未见,损一句两句很正常,虽然是损,但是其中却带着一股亲密的味道,

华雨牧看了一眼段枫道:“梦梦,这位难道是你老子给你找的女婿,”

听到华雨牧的话后,段枫急忙说道:“小侄段枫,正是梦梦的老公,”

华雨牧在听到段枫的话后,脸上立刻升起了一道不满之色:“梦梦,你爸就给你找这么一个货色当男人,他是不是眼睛瞎了,”

段枫的额头之上顿时出现了三道黑线,自己怎么了,自己很好的好吧,不知道多少女人巴不得想要嫁给自己,自己都沒娶呢,

“华叔叔,段枫很好的,只是你不了解而已,”

“好个屁,”华雨牧不愧是当兵就连说话,都沒有丝毫的遮遮掩掩:“虽然他的眼神还算清澈,但略微有些不正,颇带几分邪气,虽然坐的很值,但不时露出几分痞相,而且那两条腿还抖來抖去,能是什么好货色,”

不得不说华雨牧的眼光很毒辣,仅仅只是看了几眼段枫,就看出了一些端倪而來,

段枫在听到华雨牧的话后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难不成让他说,那些看似一派正经的人,其实很多都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华叔叔,他不是什么好货色,是我老公,不许你这么说他了,”戚烟梦一副小女孩家的表情说道:“华叔叔,你真的不了解段枫……”

华雨牧再次听到段枫两个字之后,忍不住的打断道:“停,你说他叫段枫,”

“恩,”

“哪个段枫,”

“难道还有几个段枫,”

“是不是灭了杨家的那个段枫,”

戚烟梦急忙点头:“就是他,就是他,”

“真是他,”

“恩,”

“好小子,差点被你的外表给骗了,你怎么不早说你是段枫啊,”

段枫心中立刻充满了郁闷,自己已经说了,只是您沒听进去好吧,

“小伙子不错,最近江南都在盛传你的名字,有前途,”华雨牧竟然开始夸奖起了段枫,

这让段枫有些不知所措,一直以來,段枫都以为自己脸皮够厚了,够不要脸了,但是现在他发现华雨牧就比自己不要脸多了,

刚刚还损着自己呢,现在一眨眼的时间就称赞了起來,这变脸的速度真快,

“华叔叔说笑了,”

“老子从不说笑,刚刚说你,是因为真沒把你看在眼里,现在夸你是因为你确实不错,”

段枫再次无语了起來,他真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了,

“好了,说说戚天寒让你们來做什么呢,难不成是让你带着这小子向我得瑟的,告诉我他找了一个这么厉害的女婿,”

这个时候黄佳慧端着水果走了过來:“老华,你呀还是喜欢和天寒争个高低,都争了大半辈子了,你还争,你不累,我替你都累,”

“你一个女人家,懂个屁,”华雨牧瞪了一眼黄佳慧,

“我不懂,我什么都不懂,你们兄弟几个就斗吧,就争吧,”黄佳慧无奈的说道,

“华叔叔,我爸让我和段枫來看看你,顺便让你照顾一下我们两个,”

华雨牧在听到戚烟梦的话后,脸色猛然一变:“怎么回事,是不是有人欺负天寒了,告诉老子是谁,我马上联系兄弟们,大家都过去帮他,”

虽然华雨牧和戚天寒喜欢争斗,但是那感情却是非常铁,铁的能够穿了一条裤子,如今听到戚烟梦这么一说,下意识的以为戚天寒出事了,

“不是……”

“那发生了什么事情,”华雨牧脸上充满了急躁之色,并沒有任何作假的意思,

看着此刻的华雨牧,段枫想到了自己的兄弟,如果自己出现了什么事情,他们恐怕也会如此吧,

“华叔叔,我爸是想让你在江南照顾一下我,”段枫看着华雨牧开口说道,

“照顾你,”华雨牧脸上露出了疑惑之色,

“恩,华叔叔,我爸就是这个意思,我和段枫來江南是有事情要做的,而且在这里我们有沒什么朋友,只能够找你了,”戚烟梦开口解释道,

坐在一旁的黄佳慧突然开口说道:“老华,我想起來了,昨天我听说百宝阁里面有人和迟家的人发生了冲突,说是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女人好像姓戚,不会是你们小两口吧,”

华雨牧在听到这句话后,脸上顿时出现了一丝的怒火:“反了,迟家的混蛋竟然敢欺负我华雨牧的侄女,我看他们是想找死了,梦梦,你告诉华叔叔,是不是迟家人报复你了,老子这就带人收拾他们去,”

说着华雨牧就站了起來,

看到这一幕;段枫微微叹息了一声,这脾气怎么和戚天寒一样啊,那么护犊子,

“不是,”戚烟梦急忙站起身,拉住了华雨牧道:“华叔叔,你听我说完成吗,”

“先说迟家的人有沒有欺负你,”

“这个……”戚烟梦的脸上露出了为难之色,昨天确实受了一点欺负,不过又被段枫给欺负了回去,而且今天人家还來道歉了,

看到戚烟梦有些犹豫,华雨牧已经猜了出來,那护犊子的脾气再次的上來了:“看來是真的,不行,老子要去给他们一点教训,”

“华叔叔,我已经教训了他们,您就别去了,不然我和梦梦不一样是仗势欺人了,”

“真教训了,”

“千真万确,你等着,肯定会有消息传到你的耳中,”

“那就好,如果在江南受到了欺负,一定要告诉我啊,就算是段家的的人欺负你们,老子也要和他们死磕,”华雨牧话音落下,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你小子不会是段家的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