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711章 宁家表态

第七百一十一章 宁家表态

段枫也姓段.而且段枫还颠覆了杨家.最近江南都在盛传段枫的名字.所以华雨牧猜测段枫就是段家的人.一般人他颠覆不了杨家.而且也不可能一夜之间在江南窜起.成为所有人都议论的对象.

段枫先是点了点头.然后轻轻的摇了一下头:“是也不是.”

华雨牧的脸上出现了一道疑惑之色:“什么意思.”

“我身上流着段家的血液.但是我从來沒有进过段家.”段枫淡淡的说道.

“说清楚一点.”说着华雨牧从怀中摸出香烟扔给了段枫一根.然后给自己点燃了一根轻轻的抽了起來.

“我是段莫宁的儿子.”

华雨牧在听到段枫这句话后傻.真的傻了.一脸震惊的看着段枫.

人的名树的影.

段莫宁就是一个传奇.纵使时间流逝.但是段莫宁三个字却在老一辈人的心中却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无法磨灭.

如今再次听到段莫宁三个字.华雨牧的心中除了震惊.就只剩下了震惊.

华雨牧忍不住的咽了一下口水道:“你……你说你是段莫宁的儿子.”

“恩.段莫宁和薛舞绝的儿子.”段枫重重的说道.

华雨牧直接站起身道:“跟我來书房里面说.”

华雨牧这一刻也意识到了什么.也知道了自己的老兄弟为什么让段枫和戚烟梦來自己这里.脸上充满了凝重之色.

段枫也慢慢的站起身.看了一眼戚烟梦.

“去吧.”

段枫点了点头.沒有在说什么.直接跟着华雨牧去了书房.

而与此同时.宁家.

宁若柳今天早晨就收到了段枫昨天在江南遇袭的事情.一脸的担忧之色.

这一刻她恨不得立刻插上翅膀飞到江南市.去看看段枫.看看他怎么样了.

宁咏霖则是坐在一旁静静的抽着香烟.

“哥.那他沒事吧.”

“应该沒事.我也不是很清楚.”宁咏霖慢慢的抬起头看着宁若柳道.

“你也不知道.”

“不知道.”宁咏霖的脸上露出了一道苦笑之色:“我知道的这些还是皇甫哲告诉我的呢.”

“皇甫哲.”

“恩.上面已经准备让皇甫哲去江南了.”

“为什么.”

“可能是牵制段枫.也有其他可能.我不清楚.”

“那为什么不派你去.”

“现在还不需要我去.皇甫哲一个人去就可以.”

宁若柳沉默了起來.皇甫哲要去江南.那对段枫是好还是坏呢.

沉默了半晌之后.宁若柳的眼中绽放出一道坚定之色.抬头看着宁咏霖道:“哥.我也要去江南.”

“胡闹.”宁咏霖在听到宁若柳的话后.立刻喝道:“你知不知道现在江南什么局势.”

“我不管什么局势.反正我要去.”

“江南已经起风了.段枫和戚烟梦昨天刚到江南就有人要杀他们.意思在明显不过了.那就是让段枫和戚烟梦滚出江南.如果不走.后面刺杀肯定不会少.你若是去了.无疑是在火上浇油.”

“哥.我控制不住自己的这里.”说着宁若柳指了一下自己的心脏:“这里痛.你知道吗.”

宁咏霖微微的叹息了一声.他当然知道宁若柳的心痛.可是江南真的太危险了.这次要杀段枫的人是谁都沒有搞清楚.宁若柳若是突然出现在江南.这无疑不是让江南更乱.

“若柳.不是哥不让你去.而是哪里实在太乱了.你若是去了.很有可能会牵一发而动全身.”

“哥.我真的无法坐在这里等.你知道不知道.这样让我等.让我听消息.让我有种度日如年的感觉.我真的坐不住.也等不下去啊.”宁若柳一脸祈求的看着宁咏霖.

看着宁若柳的表情.宁咏霖微微的叹息了一声:“若柳.按照你的脾气.你若是去了江南.段枫遇到危险.你肯定坐不住.你肯定会求凌叔叔出手.凌叔叔最疼爱你.肯定会出手.他若是出手的话.那么就代表宁家也牵扯到了进去.”

“这是一个大漩涡.谁牵扯进去.都出不來.而且还会危机四伏.先不说段家的人怎么样.单是当年的十八家就不会轻易的放过宁家.”

“哥.我不知道什么十八家什么十九家.我只知道段枫是我最爱的男人.我不能够眼睁睁的看着他陷入危险之中.而我无动于衷.我做不到.”宁若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宁咏霖说道:“虽然他不接受我.单是这并不影响我对他的感情.不影响我要为他付出的决心.如果你们怕会牵扯到宁家的自身利益.那么你们可以把我逐出宁家.从今以后我的所作所为和宁家沒有任何的关系.”

“胡闹.”宁咏霖脸色猛然一变:“我又沒说不让你去.只是你怎么去.”

宁若柳在听到宁咏霖的话后.脸色猛然一喜:“哥.你答应让我过去.”

宁咏霖的脸上露出了一道苦涩:“若柳.宁家人丁稀少.我们这一辈只有四人.而你是唯一的女孩.你知道的.宁家所有人都把你当成了小公主.你若是这样做.会把爷爷给气死的知道吗.而且你也会伤到叔伯和爸妈的心.”

“哥.我……”

“好了.我去给你安排.等着我去告诉一声爷爷.然后让你过去.”宁咏霖慢慢的站起身.

“我和你一起去见爷爷.”

宁咏霖点了点头.然后两人一同走了出去.

宁咏霖和宁若柳前院的园林.一直走进内堂.穿过内堂一直往里.然后再次穿过一道道的回廊.便直接來到了后院之中的一个独立小院.

一套古老别致的雅院若隐若现.碧绿的青竹檐角与竹林交相辉映.陈旧的篱笆将一洼小小的池塘和整个小院围起來.颇得悠然闲雅之趣.

小院是典型的四合院构造.除了东边的主屋.其他的厢房里都住着警卫和医疗小组以及各种服务人员.他们二十四小时随时候命.像忠心耿耿的猎犬.等待着宁老爷子任何时间的召唤.

如果是其他人见宁老爷子.肯定要接受警卫的检查.但是宁若柳和宁咏霖兄妹两人却不需要.直接就向着屋内走去.

屋内的装饰很简陋.或者说根本沒有什么装饰.只有一些普通的家具.而且这些家具也有些年头了.

进入屋内给人的感觉除了简陋还是简陋.你根本找不到一丝像是大人物所居住的地方.因为这里实在是太简陋了.

“爷爷.”宁若柳轻轻的喊了一声.

宁若柳的话音刚刚落下.一个老人从其中一间房走了出來.老人给人一种和蔼可亲的气质.沒有一点所谓的王霸之气.

“爷爷.你干嘛呢.今天怎么沒去坐在池塘边钓鱼.”宁若柳在看到老人之后.立刻一脸亲昵的挽着老人的胳膊说道.

宁老爷子轻轻一笑:“那些鱼都是老子养得.钓了我还要放掉.还不如不钓呢.沒意思.”

“那爷爷.我这里有一件有意思的事情.”

“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宁老一脸笑意的问道.

“爷爷.你别听若柳瞎说.她那里有什么有意思的事情.而是有件麻烦的事情.”宁咏霖苦笑一声道.

对于自己的这个妹妹.他可是非常的了解.

“段家那小子的事情.”宁老爷子的眼睛慢慢的眯了起來.看着宁若柳说道.

人老成精.这句话果然一点都不假.宁老爷子只是一眼就看穿了宁若柳的心思.

“爷爷.若柳想去江南.哥不想让我去.”

“想去就去吧.”宁老爷子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宁若柳的额头.一脸溺爱的说道:“不用顾忌.天塌下來了.我给你顶着.”

宁若柳和宁咏霖浑身上下一怔.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宁老爷子.他们沒有想到宁老爷子竟然会直接答应下來.这不符合老爷子的作风啊.

“爷爷.您真让我去.”

“如果我不让你去.你肯定会恨爷爷的.既然这样我为什么不让你去呢.而且我说不让你去.你就不会去了吗.”宁老爷子看着宁若柳轻声问道.

宁若柳沉默了.就算沒有人同意让她去江南.她自己也会偷偷跑着过去.

“去吧.不就是那么点事.也不算什么.宁家也很久沒有活动了.我这把老骨头恐怕都被人给忘记了.”宁老爷子淡淡的说道:“而且当年的事情.他们做的确实太过了.”

宁若柳有些疑惑的看着宁老爷子.她不明白宁老爷子话中的意思.宁若柳不明白.但是宁咏霖明白啊.

从宁老爷话中.宁咏霖可以听出.这次宁家要力挺段枫.

“爷爷……”

“好了.想去就去吧.带上凌剑和凌飞他们两人走吧.”宁老爷子一脸含笑的说道:“顺便你去段家一下.告诉段家那个老不死的.就说段枫是老子看上的孙女婿.谁要是敢欺负他.老子就拉谁下地狱.”

宁老爷子对宁若柳的溺爱.可以说是到了骨子里面.

宁若柳的眼眶慢慢的变得红润了起來.她知道宁老爷子做这些.说这些都是为了自己.为了让自己开心.为了让自己不要伤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