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712章 江南是一盘棋

第七百一十二章 江南是一盘棋

华雨牧的书房之中此刻已经烟雾环绕,整个书房之中都被一股刺鼻的香烟所笼罩,如果此刻有人从外面推门而入,肯定会忍不住的咳嗽起來,

但是书房之中的华雨牧和段枫根本沒有受到任何的影响,两人手指间依然夹着半截香烟,

书房之中充满了诡异的气氛,华雨牧一脸阴沉的低着头,眸子之中充满了杀意,整个人就如同一把利刃一样,寒意逼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华雨牧缓缓的开口,语气十分的低沉:“鹏儿,就这么死了,”

“我不知道,”段枫的脸上露出了一道苦笑:“我沒有见到过尸体,而且根据我得到的消息,有人看到过他,但是随即就消失了,再也沒有了任何的踪迹,仿佛人间消失了一般,”

“这个龙爷到底是谁,你都沒有查到,”

“沒有,对方太狡猾了,而且他在暗处,我在明处,他不出手,我什么也查不到,”

“混蛋,”华雨牧咬着牙:“鹏儿为国家付出了这么多,他们竟然都沒有给一个说法,这是要让所有战士的心都伤透吗,”

段枫沉默了起來,他不知道别人的心有沒有被伤透,但是他知道他的心和他兄弟们的心已经被伤透了,不然也不会决然的选择离开神狐部队,自立招牌,

“梦梦不知道是吧,”

“恩,”

“这件事情千万不能让她知道,她一直都很想念鹏儿,如果让她知道了,就麻烦了,”华雨牧重重的说道:“你和天寒做的很对,”

“华叔叔……”

“不用说了,既然天寒让你们來找我,我一定会帮你,虽然我无法可那些大家族比,但是只要我们兄弟联合在一起,也不是任何人都能够欺负的,你放心的闹吧,闹的越大越好,欠的就要让他们还回來,全部都要还回來,”华雨牧咬着牙说道:“我管他妈的对手是谁,只要杀了老子的侄儿,就是不行,”

“同样,要是有人欺负我侄女婿也不行,”

华雨牧慢慢的站起身,眸子之中闪烁着阵阵愤怒之意:“什么时候去段家,告诉我一声,我喊上你其他叔伯,我们一起过去,我就不信段家敢一点帐都不买,”

华雨牧虽然势弱,但是只要当年他们那些老兄弟全部聚在一起,凝成一根绳子,也不是谁想捏就能够捏的,就算是段家要捏他们,也要考虑他们背后的势力和人,

俗话说打狗还要看主人就是这个意思,

而且谁能够保证,他们这些人之中沒有人和段家有牵连,

“华叔叔,谢谢你,”段枫一脸感激的说道,他能够感觉的出來,华雨牧是真心的想要帮助自己,哪怕为此丢掉性命他都不会犹豫,

“谢什么谢,”华雨牧摆摆手道:“虽然我和你爸还有其他的人不是亲兄弟,但是我们却比亲兄弟还要亲,当年谁沒有受过天寒的恩惠,当年要不是天寒,我们这群人能够活着几个,”

“你也当过兵,你知道那种铁感情,虽然沒有血缘上的牵连,但确实比亲兄弟还要亲,你别看我们已经有几年沒有见过面了,但是只要其中一人有难,其他人绝对会立刻站出來,毫不犹豫的站出來,”

段枫点了点头,就像华雨牧所说的,他也当过兵,他知道这份在生死之中的感情是什么样的,

沒给段枫开口的机会,华雨牧就再次的开口说道:“好了,我们也出去吧,”

话音落下,华雨牧就率先向着外面走去,段枫紧随其后,

走出书房,华雨牧脸上的阴霾之色一扫而逝,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笑意,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沒有发生一样,

看到段枫和华雨牧从书房中走出來,戚烟梦和黄佳慧立刻从沙发上站了起來,

“华叔叔,你们说完了,”戚烟梦看着华雨牧尊敬的问道,

华雨牧点了点头:“我都知道了,原來你们是要去段家,什么时候去给我说一声,我陪着你们一起过去,顺便喊上你其他叔伯,去给你们造势,不能让别人小瞧了我们,”

听到华雨牧这么一说,戚烟梦脸上顿时露出了一道笑意:“谢谢华叔叔,”

“你怎么还和我客气了起來,以前你可是什么都不客气的,看來嫁人之后改变很大啊,”

“华叔叔……”

“好了,不逗你了,”看着戚烟梦脸颊之上升起了一道红晕,华雨牧笑呵呵的说道:“今天你们别走了,就在这里吃饭,我也很久沒有见过你了,给叔叔说说,这些年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不就是毕业之后就进入了华泰集团,”戚烟梦简单的说道,

“那凝云那小丫头呢,”华雨牧温和的问道:“找男朋友沒有,”

“沒有,还和以前一样,整天疯疯癫癫的,什么都不做,天天在家里搞一些稀奇的东西,”戚烟梦无力的说道,

曾经她也想过让蓝凝云去华泰集团上班,这样也好给她分担一点,可是蓝凝云死活不去,说什么她还小,等过几年再说,

“这丫头,小时候就很调皮,看來现在还是一样啊,”

“恩,”

华雨牧和段枫以及戚烟梦三人坐在客厅之中闲聊,而黄佳慧则是去准备饭菜了,本來戚烟梦要去帮黄佳慧的忙,可是却被黄佳慧从厨房里面赶了出來,说什么也不让她插手,无奈之下,只好再次的和华雨牧闲聊了起來,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黄佳慧就开始招呼段枫等人吃饭了,

一张饭桌前,坐着四个人,场面很是温馨,有说有笑的,

一顿饭下來之后,段枫和戚烟梦又在华家闲聊了一会,就像华雨牧和黄佳慧告辞,

百般推辞下,华雨牧夫妇才放段枫和戚烟梦走,而且两人还答应只要在江南市就一定会经常过來蹭饭的,

走出华家之后,段枫吸了一口气,看着戚烟梦问道:“梦梦,华叔叔他们沒有子女吗,”

“当然有啊,有一个儿子,好像出国了,”戚烟梦为段枫解释道,

段枫点了点头,他还以为华雨牧夫妇沒有子女呢,

“你问这个干吗,”

“沒事,我这不是沒有看到和你同辈的人吗,所以好奇,”

戚烟梦点了点头:“华叔叔的儿子不经常回來的,只有逢年过节才会从国外回來几次,而且每次时间都特别短,”

话音落下,戚烟梦话音一转,看着段枫问道:“你和华叔叔都说好了,”

“说好了,你也听到了,到时候华叔叔会亲自过去的,”段枫看着戚烟梦道:“梦梦,爸这些战友现在都是做什么的啊,”

“全是当官的,”

段枫一怔:“那爸他为什么从商了,”

“当年他们退役之后安排工作的时候,名额有限,他们之中必须要有人退下來一个才够分配的,所以爸就主动退了出來,开始经商,”

“怎么可能名额有限,这不可能,”段枫立刻否决道,他也当过兵,而且还是神狐部队的老大,知道的自然比戚烟梦多,

“我说的名额可不是随意安排工作的名额,”戚烟梦白了一眼段枫道:“当年好像是因为官职大小的原因吧,所以爸就把自己的位置让了出去,他从商了,”

听到戚烟梦这么一说,段枫才明白,这种可能不是沒有,而是非常可能,

“我知道的不是很清楚,你要是想搞清楚,回來你给爸打个电话,自己问问就知道了,”

段枫点了点头:“恩,等有机会我问问爸,”

“现在我们去那,”

“四处转转,晚上的时候约长孙俊卿一起吃顿饭,”段枫开口道,

长孙家大院之中,长孙俊卿和一个老人面对面的坐着,而在他们的面前则是摆着一副围棋,

围棋上面黑子和白子的棋子相差不大,但是明显黑子处于略势,而白子则是操控着整个全局,

“啪,”

黑子落,明明白子已经要胜利,但是这颗黑色棋子落下之后,竟然要压住了白子,

长孙俊卿一脸凝重的看着棋盘,手中的白子也不知道应该下在了哪里,

良久之后,长孙俊卿将白子收了起來:“爷爷,我输了,虽然我的龙已经成型了,但是你这颗黑子落下之后,直接化成了一把屠龙刀,我已经无路可走了,”

原來这个老人就是长孙俊卿的爷爷长孙傲君,

长孙傲君一脸笑意的看着长孙俊卿道:“不错,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还沒有这样的棋艺,已经很不错了,”

长孙俊卿并沒有因此而欢喜,而是看着长孙傲君道:“爷爷,你不用帮孙儿说话了,输了就是输了,”

“好一个输了就是输了,能认清输赢就好,”长孙傲君慢慢的站起身道:“你现在还差点火候,只要火候一到,你的棋艺就会飞速进步,”

“我知道,”

“恩,现在江南就是一盘棋,而我们都是棋子,要想不陨落,就要懂得审时夺度,”长孙俊卿低着头看着面前的围棋道:“而段家那小子就是这般棋局的主心骨,明白吗,”

“爷爷,您放心,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我一定会让长孙家更近一步的,”

“恩,有机会带段家那小子來这里,我有些话要对他说,”长孙傲君一脸含笑的说道,

只不过那双眸子之中却有着一份阴沉的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