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719章 阴险的爷孙俩

第七百一十九章 阴险的爷孙俩

夜色笼罩在整个华夏神州大地,夜风轻抚,夜色撩人,江南市路边的霓虹灯绽放出光芒,照亮了这个城市,使得夜色如梦如幻,犹如一座迷幻之城,让无数青年男女沉寂在这迷人的夜色之中,夜风吹过,让人心中升起一股舒服之意,顿时神清气爽,

但是在长孙家,夜风吹过,长孙俊卿却感受不到任何的舒服和神清气爽,同样长孙傲君也是如此,

这对爷孙俩坐在院落之中的石凳之上,而石桌上面则是摆放着一壶清茶和两个茶杯,

茶水不知道摆放了多久,已经微微发凉了,

“看來我们小看了段枫,”长孙傲君皱着眉头说道,

当长孙俊卿将今晚的事情告诉长孙傲君之中,长孙傲君就立刻意识到了,段枫的过人之处,这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想要利用他,必须要付出代价,

而如今长孙家想要利用段枫,付出的代价就是四处结仇,

“爷爷,当时事情根本不受控制,段枫非要弄死段云阳,”长孙俊卿重重的说道,

“看來这个戚烟梦是他的逆鳞,同时也是他心中最为柔软之处,这个女人千万不要得罪,无论谁得罪了,只要让段枫知道了,他绝对不会罢手,”长孙傲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

长孙俊卿也深感赞同的点了点头道:“不错,爷爷,上次在百宝阁,戚烟梦只是稍微的说了一句话,段枫就让迟绍基兄妹离开了,如今段云阳不知道说了戚烟梦什么,让段枫大发雷霆,一脚就将段云阳给踢飞了出去,”

如果让这对喜欢算计的爷孙俩知道,段枫这样做就是为了迷惑他们不知道会不会给气死,

长孙傲君点了点头,伸出手轻轻的敲打着面前的石桌:“俊卿,你说和戚烟梦结交怎么样,”

“用商业,”

“恩,”

“不可,”长孙俊卿立刻拒绝道:“爷爷,戚烟梦在商界上的作风,所有人都有目共睹,而且她和纪含香可是闺蜜啊,而且现在她们两家还在合作,如果我们和戚烟梦合作,就相当于招來纪含香,要知道纪含香一直都对我们长孙家虎视眈眈的,”

长孙傲君在听到长孙俊卿的话后,轻轻的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差点把纪含香给漏掉了,这个女人实在是太棘手了,”

“爷爷,我们只能够结交段枫,和戚烟梦合作是万万不可,纪氏集团和华泰集团可以说是同气连枝,这两家无论和谁合作,基本上都有两家的影子,所以绝对不能够和戚烟梦合作,”长孙俊卿贵为江南市四秀之首,他的心机根本毋庸置疑,

“可是段枫这个人做事实在是不按常理出牌,今天他打了那么多人,肯定有不少人把我们长孙家都给恨上了,若是日后段枫又不按常理出牌……”

“爷爷,你放心,日后我绝对不会带着段枫乱逛了,惹出了什么事情也和我们长孙家无关,如果他能够回到段家更好,如果回不去,那么我们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俊卿,你错了,现在我们既然站在段枫这边,无论段枫能不能回到段家,长孙家都会有损失,当年的事情你不清楚,”长孙傲君微微的叹息了一声:“说实话,我现在让你和段枫结交,完全是在赌,”

“赌赢了,长孙家将走向巅峰,赌输了,不仅倾家荡产,甚至很有可能性命难保,”

长孙俊卿在听到长孙傲君的话后,浑身上下一颤:“到底怎么回事,”

长孙傲君微微的叹息了一声:“本來这件事情,我是沒有打算这么早告诉你的,但是现在看來,我必须要提前告诉你,”

“爷爷到底是什么事情,”长孙俊卿心中隐隐约约觉得这绝对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若是说出去,绝对会造成巨大的轰动,

“我们是花家扶持起來的,”

“什么,”长孙俊卿在听到这句话后,顿时站了起來,一脸震惊的看着长孙傲君,

长孙家竟然是花家背地里扶持起來的,一时间让他方寸大乱,

“我让你带段枫去见段云阳,不是打的抱上段家或者段枫的大腿,而是让段家自相残杀,”长孙傲君苦笑了一声,

“爷爷,到底怎么回事,”

“我们是花家扶持起來的,为的就是找个机会好在暗中推波助澜让段家大乱,我一直在等这个机会,如今段枫出现了,可谓是天赐良机,只要运用得当,段家必定大乱,而我让你结交段枫,不是真结交,而是让你用段枫让段家大乱,”长孙傲君重重的说道:“只要段家大乱,段家那老不死必定会气个半死,到时候他若是归西,就有人能够把整个段家给吞下去,”

长孙傲君想要这盘棋局之中最为重要的人当棋子,可能吗,

“到时候,整个江南,我们长孙家就是第一大家族,而不是在段家的鼻息下生存,”

“爷爷,这……”

“俊卿,你是我一手带出來的,长孙家的重担和希望我全部都放在了你的身上,是走向巅峰,还是覆灭,一切就看你了,”

长孙俊卿重重的喘息着,一直以來,他都以为长孙傲君让自己抱段枫的大腿是想要靠段枫让长孙家再次向前迈出一步,可是事实告诉他,不是,而是要用段枫让段家的人自相残杀,

“这件事情,整个长孙家现在就你我二人知道,”长孙傲君看着长孙俊卿出言提醒道,

“爷爷,你放心,我一定不会透露半个字的,”长孙俊卿重重的说道:“只是爷爷,既然是这样,为什么您还想着对戚烟梦示好,”

“为了计划,为了你能够彻底的让段枫信任,”长孙傲君说道:“戚烟梦是段枫的命门所在,只要和戚烟梦交好,到时候戚烟梦稍微吹动一下枕边风,那么对你百利而无一害,”

姜还是老的辣,这句话一点不假,长孙俊卿在同龄人之中,心机属于佼佼者,但是和长孙傲君一比,还是显得有些稚嫩,

这就是时间沉淀下來的智慧,

“记住温柔乡就是英雄冢,多少英雄都是死在了女人的枕边风之下,”

话音落下,长孙傲君微微的叹息了一声:“可是你说的也对,戚烟梦和纪含香是闺蜜,和戚烟梦合作,可能会死无葬身之地,”

长孙俊卿从口袋中摸出了香烟,给自己点燃,狠狠的抽了一口,然后缓缓的说道:“爷爷,和戚烟梦合作行不通,如果我们贸然说出合作,那么很有可能会让段枫和戚烟梦起疑心,就算他们不起疑心,纪含香若是横插一脚,我们长孙家就会立刻忙得焦头烂额,根本无法在做任何事情,”

长孙傲君无奈的点了点头:“看來我们只能够把重点放在段枫的身上了,”

“好像只有这么一个办法了,”

“那你就继续和段枫结交吧,不过千万要小心,一定不要让段枫发现任何端倪,”

“爷爷,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的,”长孙俊卿重重的说道:“段枫是个聪明人,可是聪明人有时候会反被聪明误,”

“俊卿,你是要用戚烟梦……”

“不错,”长孙俊卿脸上露出了一道阴沉之色:“戚烟梦既然是段枫的逆鳞,而段云阳好像对戚烟梦有意思,我们何不暗中作梗,把戚烟梦送到段云阳的**,到时候,你说段枫会如何,”

长孙傲君在听到长孙俊卿的话后,顿时疯狂的大笑了起來,果然是山穷水尽无疑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如果真能够把戚烟梦给送到段云阳的**,那么在放出消息,段枫肯定会和段云阳不死不休,而且任凭段云阳有一百张嘴,也解释不清楚,

长孙俊卿自段枫來到江南之后,第一次露出了他笑面虎的獠牙,

“好,好,这一招高,果真是高,”长孙傲君一脸赞叹的说道:“只要能够把戚烟梦送到段云阳的**,无论段枫回不回段家,段枫都会和段家有一场恶战,到时候……”

长孙傲君沒有把话说下去,但是那眸子之中闪烁的寒意,已经说明了一切,

这对爷孙的心机可谓了狠辣到了极点,完全要杀人于无形,

如果段云阳是真的看上了戚烟梦,那么这一招足够直接整死段云阳,也幸亏是段枫虚构出來的,不然段云阳必死无疑,

可是长孙俊卿和长孙傲君却不知道这些,所以他们爷孙两在沾沾自喜,仿佛已经看到了段枫和段云阳自相残杀的情景,

“爷爷,那我就开始着手布置了,”

“恩,”长孙傲君点了点头:“记住,用长孙家的死士,这件事情一定要做的隐秘,千万不能够让任何人知道,”

“爷爷,你放心,我会做好的,”长孙俊卿脸上露出了一道狡黠的笑意:“别人不会怀疑到我们的头上,只会怀疑到段云阳的身上,毕竟很多人都知道段枫和段云阳起冲突是因为戚烟梦,而我可是段枫的人,”

长孙傲君含笑点头:“去吧,”

长孙俊卿沒有再多说什么,而是直接离开了这里,

长孙傲君也抬起头看向了夜空,那双眸子之中充满了一种叫做野心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