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720章 对弈

第七百二十章 对弈

紫幽阁当清晨东方升起一轮红日,万丈霞光照耀在整个神州华夏大地,驱散了黑暗中残留的糜烂气息,人们再次迎來了新的一天,

屈玲珑坐在客厅之中,手中把玩着手机,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沉稳的脚步声从大厅门口传來回來,

“段枫和梦梦去江南到底做什么去了,”屈玲珑头也沒有抬,立刻开口问道,

“小姐,段枫很有可能是段家的人,”

“什么,”屈玲珑在听到这句话后,脸色猛然一变,急忙抬起头看着紫月问道:“你确定,”

紫月看着屈玲珑重重的点了点头:“江南有这样的传言,”

屈玲珑立刻从沙发上站了起來,一脸的沉思,不停的在客厅中踱步來回走动,

“而且根据传言,段枫很有可能是段莫宁和薛舞绝的儿子,”紫月再次的开口说道,

“准备车,马上去江南,”屈玲珑冷冷的说道,

“小姐……”

“我想这件事情应该是真的,”屈玲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不然无缘无故他们不会去江南,如今去了江南,就说明这个传言应该是真的,”

“所以,段枫和梦梦有危险,段枫虽然强大,但是双拳难敌四手,而且当年段莫宁的仇家实在太多,段枫的身份暴露了出來,肯定很多人都想杀他,”

“虽然我不能够给他造势,让他走进段家,但是我却可以帮他杀人,”屈玲珑的眼眸之中闪过一道凌厉的杀意:“带上人,全部去江南,”

“我知道了,我现在马上就去安排,”紫月重重的说道,

话音落下,紫月沒有任何的犹豫,就直接离开了客厅之中,

看着紫月离开,屈玲珑再次的坐到了沙发前,眸子之中那一抹阴柔之色也变得浓厚了起來:“这场大戏,我怎么可能能够错过呢,”

话音落下,屈玲珑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赫连千叶的号码,

此刻的段枫对于这些根本不知道,现在的他正和戚烟梦在餐厅中,你侬我侬的吃着早餐,

十分钟之后,这段早餐才算是彻底的结束,

两人相视一笑,便向着楼下走去,

片刻之后,两人出现在了酒店的门口,

戚烟梦看着段枫问道:“做什么去,”

“去长孙家,”段枫嘿嘿一笑道:“怎么说长孙俊卿昨天都受伤了,身为他的朋友,我若是不去看看,不是显得太不仁义了吗,”

戚烟梦在听到段枫的话后,忍不住的笑了起來:“那走吧,”

段枫和戚烟梦两人沒有任何犹豫,直接打开车门坐了上去,段枫开着车直接离开了酒店门口,

在戚烟梦的指导下,大约半个小时,段枫驱车來到了长孙家,

打开车门从车内走下來之后,戚烟梦便直接挽住了段枫的胳膊,向着里面走去,

两人还沒有走进长孙家就被一个男人给拦住了:“先生,小姐,请问你们找谁,”

“长孙俊卿,”段枫淡淡的说道,

“那请问您是,”男人狐疑的看了一眼段枫和戚烟梦,

“段枫,”

“原來是段少啊,段少里面请,我家少爷在后院,”男人立刻恭敬的说道,

段枫点了点头,看來长孙俊卿已经猜到了自己今天会來,而且还交代了下去,

段枫和戚烟梦两人直接走了进去,在这个男人的带领下,直接來到了后院,

长孙家虽然是一个别墅,但是却大气磅礴,绝对不是戚天寒那个红叶别墅所能够相比的,单是占地上面就有天壤之别,

别墅的院子很大,而且还分前后院,就连建筑也充满了西洋的风味,

顷刻间,两人就來到了后院之中,立刻就看到了长孙俊卿和长孙傲君爷孙俩坐在石凳和石桌前下着围棋,

听到脚步声之后,爷孙俩立刻抬头,当看到段枫和戚烟梦之后,长孙俊卿立刻爽朗一笑,直接站起身:“我说今天怎么有喜鹊在我耳边叫,原來是段少和戚小姐要过來啊,”

此刻的长孙俊卿依然给人一种温文尔雅的感觉,丝毫沒有昨天想要算计段枫和戚烟梦的阴狠之色,

段枫淡淡一笑:“俊卿真会说笑,”

长孙俊卿看着段枫说道:“來,段少,戚小姐,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爷爷,”

“爷爷,这就是我经常对你说的,段少和戚小姐,”长孙俊卿扭头又看着长孙傲君说道,

长孙傲君点了点头:“对于戚小姐的大名,我可是如雷贯耳啊,而段少的名字我最近可谓是经常听俊卿念叨,说你是人中之龙,我还想着等哪天让俊卿请你來长孙家做客呢,沒有想到今天段少和戚小姐竟然就來了,真是让小老儿喜出望外啊,”

“长孙老爷子说笑了,晚辈來拜访你本是应该的,只是不请自來,还希望长孙老爷子不要生气啊,”段枫轻笑道,

长孙傲君一脸含笑的点了点头:“段少和戚小姐快坐,”

段枫和戚烟梦也沒有任何的客气,直接坐在了石凳之上,段枫看了一眼面前的围棋,然后笑道:“长孙老爷子好雅兴啊,”

“人老了,不像你们年轻人有很多业余活动,我们这些老头子只能够下下围棋和象棋了,”长孙傲君看着段枫说道:“段少,也会下围棋吧,”

“会下一点,”

“那好,來,咱俩杀一局,”长孙傲君一脸欣喜的说道,

“长孙老爷子你别开玩笑了,就我这点本事,哪里可能是你的对手啊,”

“这可不好说,段少别谦虚了,來陪我这个糟老头子下一局吧,”

“好吧,不过长孙老爷子要让着我点,不要让我输得太惨,”段枫嘿嘿一笑道,

长孙傲君轻轻一笑道:“俊卿,去泡壶茶,我和段少亲自下一局,”

“恩,”长孙俊卿直接点了点头,

长孙傲君和段枫两人重新收拾了一下桌面上的棋子,便开始下起了围棋,

而戚烟梦则是坐在一旁,静静的看着段枫和长孙傲君下棋,而且脸上露出沉思之色,

下棋可能是这世间最古老也最神秘的娱乐了,小小的黑白二子,看起來并不显眼,但是却有无穷奥妙,棋盘之上的黑白二子,犹如两军对战一般,讲究的是一种气势,同时还需要缜密的心思,

棋如人生,人生如棋,说白了就是,人的一生就如同棋盘之上黑白二子一样,

段枫一脸含笑手持白子,慢慢悠悠的和长孙傲君对弈了起來,

长孙傲君毕竟已经活了大半辈子,而且一直攻于心计,在棋盘上更是小心翼翼,他知道,人生就像棋局,稍有不慎就会死无葬身之地,所以他下的很谨慎,

反观段枫,根本沒有丝毫的在意,随意落子,而且还沒有任何的犹豫,

只是转眼间的时间,棋盘上黑白棋子已经开始争锋了起來,

段枫剑走偏锋,完全让人捉摸不透,他下一刻会将棋子落到什么地方,而长孙傲君则是稳扎稳打,

这一老一少这一刻下得已经不是围棋,而是在斗心机,

“啪,”段枫将手中的白子落在了棋盘之上,立刻便使得原本气势平均、不分上下的黑白棋势陡然一转,只见白子气势如虹,牢牢掌握住了几处极为重要的关键之处,就好像在两军对阵之时,掌握住了几处非常重要的要塞一般,顿时便使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这样的棋局,一般稍微懂得一些棋艺的人便能够知道,白子到了这个程度,基本上已经立于不败之地,只要稍微谨慎一点,那么就胜券在握了,

因为哪怕剩下的所有空隙都被黑子填满了,也只不过与白子旗鼓相当,不分胜负,

长孙傲君的眉头已经狠狠的皱在了一起,段枫这剑走偏锋的下棋之势,他根本就沒有遇到过,说是剑走偏锋,可是却又杂乱无章,让人根本猜不透他下一步要做什么,要在哪里落子,

这一局他输了,输得很彻底,因为他看不透段枫的一个棋子会落在何处,

段枫落下棋子之后笑呵呵的说道:“长孙老爷子,这盘棋局,你也赢不了我,我也赢不了你啊,”

长孙傲君不得不点头说道:“果然是江山代有人才出啊,这盘棋局,我输了,”

“长孙老爷子你客气了,这明明是和棋啊,”

长孙傲君摆了摆手道:“段少,你才多大,而我呢,已经活了大半辈子,如果你和我年纪相仿,我面对你,恐怕沒有任何的招架之力,所以这一局你赢了,”

段枫轻轻一笑,确实如同长孙傲君所说的那样,如果段枫和长孙傲君年纪相仿,他能够将长孙傲君杀的片甲不留,

“是长孙老爷子,让着我,不然我怎么可能会赢呢,”段枫还是非常谦虚的说道,

长孙傲君赞赏的看了一眼段枫:“好一个胜不骄败不馁,”

段枫淡淡一笑道:“长孙老爷子天天在家玩棋,”

“是啊,人老了,除了喜欢咱们华夏的国粹,还真沒什么喜欢的了,”

段枫点了点头,然后看着长孙俊卿说道:“对了,俊卿身上的伤沒事了吧,”

“沒什么大碍,多谢段少挂念了,”长孙俊卿看着段枫说道,

刚才段枫和长孙傲君下棋的时候,长孙俊卿就在一旁看着,从段枫下棋的路数上來看,长孙俊卿能够看得出,段枫是一个剑走偏锋的人,而且还是让你捉摸不透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