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721章 死了也要带走几个

第七百二十一章 死了也要带走几个

段枫和戚烟梦在长孙家稍作停留后,谢绝了他们挽留之意,便离开了长孙家,

走出长孙家后,段枫开车行驶了一段路程看着戚烟梦问道:“有沒有什么想法,”

“长孙傲君是头老狐狸,奸诈阴险之极,”戚烟梦缓缓的说道,

“怎么说,”

“爸也经常和别人下棋,我也看过,不说懂,但也不是一无所知,从他的棋品上面就可以看得出來,他绝非善类,”戚烟梦轻声说道,

棋品反应人品,这句话并不完全都是假的,

经常沉浸在棋艺之道之中的人,的确可以从棋品上面看出一个人的人品,戚烟梦虽然不浸**棋道,但是却也或多或少受到了戚天寒的一些影响,所以她也能够看出一些端倪來,

段枫一脸含笑的点了点头,他和长孙傲君下棋自然能够清晰的感受到,长孙傲君的阴险,看似稳扎稳打,实则是诡计多端,而且他的每一次落子都和前后互相照应,只要段枫稍有不慎,就会万劫不复,实则是阴狠毒辣,

“他的确不是一个善类,他每走一步都小心翼翼,而且还诡计多端,刚刚在棋盘之上,如果我稍有不慎,我的大龙就会被他给屠掉,”段枫一边开着车一边说道:“这样的人,若是敌人必须要杀之而后快,不然绝对是一个大麻烦,”

“那你感觉他会不会成为你的敌人,”戚烟梦扭头看着段枫问道,

“不好说,”段枫重重的说道:“这需要用时间來说话,不然谁也说不准,”

“恩,防人之心不可无,小心一点总是好的,”

段枫淡淡一笑道:“不错,如果长孙家对我真沒有什么敌意的话,我不介意在适当的时候帮他们一下,若是有什么敌意的话,那么也不能够怪我,”

戚烟梦点了点头,沒有再说什么,

此刻长孙俊卿和长孙傲君还不知道段枫已经对他们起了防备之心,

“爷爷,你对段枫怎么看,”长孙俊卿看着长孙傲君问道,

长孙傲君微微沉吟了一下,然后开口说道:“凶猛如虎,其智如狐,残忍如狼,”

短短的十二个字,却足足说出了长孙傲君内心之中对段枫的忌惮之意,

长孙俊卿在听到长孙傲君的话后,浑身一震,瞳孔顿时收缩在了一起,成为了针芒状,这是长孙傲君第一次对一个年轻人评价如此之高,

“他绝非段云阳所能够比拟,”长孙傲君再次缓缓的开口,语气之中充满了凝重:“沒有段家的帮助,他就能够一人覆灭杨家,若是有段家作为他的后盾,他将会变得更可怕,”

“如果说现在的段枫是一头幼虎,刚刚长出牙齿,虽然给人一种胆颤心惊的感觉,但若是回到段家之后,那么段枫将会是一头成年的巨虎,其杀伤力,绝对不是幼虎能够所比拟的,”

长孙傲君心有胆颤的说道:“他太危险了,这样的人,如果能够有机会成为朋友,绝对不能够做敌人,可是我们沒有选择,”

段枫给长孙傲君带來了巨大的压力,这股压力甚至让他有种想要窒息的感觉,从段枫在棋盘上的气势,长孙傲君就能够感受的出,那股霸气,那股舍我其谁的霸气,

如果长孙家不是花家的人,那么他们绝对不会和段枫为敌,

这样的人,绝对不是简单的货色,想要对付他,必须要将所有的计划设计到最为完美的地步,绝对不能够露出任何的破绽,不然他一定能够查出來一些蛛丝马迹,

“爷爷,那我们就不让他进段家,”长孙俊卿的眸子之后闪过一道疯狂的杀意:“那我明天就开始行动,”

长孙傲君沒有开口,而是抬头看了一眼蔚蓝的天空,然后说道:“行动的时候,千万要小心,不能够露出任何的破绽,不然长孙家必定大祸临头,”

长孙俊卿重重的点了点头:“好,我知道,我一定不会让他发现任何的破绽,”

“那就好,”长孙傲君对着长孙俊卿摆了下手道:“那你去吧,”

长孙俊卿恭敬的离开了这里,向着外面走去,

看着长孙俊卿的背影,长孙傲君拿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对于这些,段枫和戚烟梦根本不知道,一股危险正在悄无声息的向着段枫和戚烟梦降临,

而此刻,宁若柳已经秘密的去了段家,去拜访段老爷子,而且还是以宁家的名义去拜访,其中的含义不言而喻,

宁若柳去的非常低调,沒有惊动任何人,而且还带着一个太阳镜,完全把自己的容貌给遮挡了起來,就算有人看到她,也不一定能够认出她,

“小姐,到了,”凌剑看了一眼段家老宅,

宁若柳点了点头:“凌叔叔,你在外面等我,我自己进去,”

“小姐……”

“凌叔叔,沒事的,我又不是去狼窟,你放心好了,”

听到宁若柳这么一说,凌剑才点了点头:“好吧,”

“恩,凌叔叔,你将车开走,免得让人生疑,等我要走的时候,给你打电话,”

“我知道了,”

宁若柳沒有再说什么,而是直接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宁若柳自己一人向着段家走去,刚进段枫大门,就被人给拦住了,

“请问你找谁,”

“我找段老,”宁若柳缓缓的说道,

中年男人在听到宁若柳的话后,立刻警惕了起來:“你是,”

宁若柳沒有任何废话,而是直接从身上取出了一个红色的本子,递给了这个男人,

男人看了一眼之后,顿时脸色大变,急忙说道:“您请,”

宁若柳颔首点了点头,径直的走了进去,

根据宁老爷子所告诉宁若柳的,段老爷子应该住在后院,而且段家老宅和宁家差不多,所以宁若柳很容易就找到了屈后院的路,

只不过很可惜,他被后院的警卫员给拦住了,

“我要见段老,”宁若柳直接说出了自己的來意,

“抱歉,段老不接待任何外客,”

“他会见我的,”说着宁若柳再次将那个红色的小本递给了警卫员,

警卫员打开看了一眼之后,立刻对着宁若柳行了一个军礼:“抱歉,首长,我不知道您的身份,”

“那我是不是可以进去了,”

“恩,现在老爷子应该在竹林之中,您可以直接进去找他,”警卫员一脸恭敬的对着宁若柳说道,

宁若柳对着这个警卫员道了一声谢之后,就走了过去,这一次宁若柳再也沒有遇到任何的阻拦,而是直接走了进去,

顿时眼前出现了一大片的竹林,宁若柳将太阳镜给拿了下來,露出了她那绝美的容颜,

“段爷爷,段爷爷……”宁若柳的声音犹如天籁一般,直接向着竹林之中穿透而去,

约莫片刻的时候,从竹林中传來一道细微的脚步声,下一刻一个拄着龙头拐杖,身穿长袍的老人出现在了宁若柳的面前,

老人脸上布满了皱纹,而且在脸颊之上还有一道伤疤,

这个老人不是别人,正是段老爷子,

看到这个老人之后,宁若柳一脸笑意的直接走了过去,

“你是……”

“段爷爷,我是宁若柳,”

“原來是宁家的那丫头,怎么样,你爷爷还沒死啊,”

宁若柳在听到段老爷子的话后,讪讪一笑道:“段爷爷,我爷爷在我來之前,就知道你一定会这样说,所以他让我告诉你,他肯定会死在你后面,”

段老爷子在听到宁若柳的话后,脸色顿时板了起來:“瞎说,前两天有个游方老道士还给我算了一卦,说我还能够在活一二十年,他肯定要死在我面前,到时候我就去京城在他坟前得瑟,”

宁若柳闻言顿时笑了起來:“段爷爷,您真逗,就您还能遇到游方老道士,我來您这里都是千难万阻,”

“对了,你是怎么进來的,”

“我哥哥把这个东西给我了,”说着宁若柳嘿嘿一笑,然后把手中的红色小本子交道了段老爷子的手上,

段老爷子打开看了一眼之后,眼眸之中露出了一道嫉妒:“什么狗屁玩意,我看不懂,”

说着段老爷子就直接给撕碎了,然后仍在了地上,

宁若柳见状,顿时一脸黑线,怪不得在來之前,宁老爷子告诉宁若柳,段家老头有怪脾气,现在看來果然不假,

“看不懂沒事,我可以给你说,”

“我耳朵也不好使,有时候什么都听不到,”

宁若柳顿时无语了起來,这老家伙……

“段爷爷,我來这里可是为了段枫,难道你也不想听,”

段老爷子在听到这句话后,那双浑浊的目光之中立刻射出了一道耀眼的光芒:“什么事情,”

“你不是耳朵不好使吗,”宁若柳看到这一幕之后,心中窃喜不已,看來段老爷子对段枫还是很上心的吗,

“爱说不说,不说拉倒,”

宁若柳再次无语了起來,这变化太快了,

可是他那里知道段老爷子是故意的,宁若柳想要和段老爷子玩,还需要在练几年,

“好吧,我告诉你,”

段老爷子可以胡闹,宁若柳可不敢跟着闹,她害怕段枫受到伤害,

“我爷爷说,段枫是他认下的孙女婿,如果有人要他难看,他死了也要带走几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