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722章 阴谋展开

第七百二十二章 阴谋展开

段老爷子在听到宁若柳的话后,先是一怔,然后爽朗的大笑了起來,笑声落下,段老爷子看着宁若柳道:“你家那老不死的还是那么不要脸啊,”

宁若柳在听到段老爷子的话后,脸色微微一红,确实说出这句话有点不要脸,可是只有这句话能够帮助段枫,而且也只有这句话,才能够让宁家踏足这场纷争,不然宁家只能够隔岸观火,

“宁丫头,我记得我孙媳妇是叫戚烟梦,不是你,难道你也喜欢我那孙儿,我那孙儿不喜欢你,”段老爷子一脸笑眯眯的看着宁若柳问道,

宁若柳在听到段老爷子的话后,微微的叹息了一声,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这一刻,宁若柳脸上的神情也变得有些不自在了起來,

“是啊,他不喜欢我,”宁若柳一脸暗淡的说道,

“那你为何还要帮他呢,”

“因为我喜欢他,”宁若柳看着段老爷子重重的说道:“他可以不喜欢我,但是却无法阻止我喜欢他,”

“就因为你喜欢他,所以你要帮他,把宁家全部搭上也要帮他,”段老爷子看着宁若柳问道,

“是,他不喜欢沒有关系,但是我一样会帮他,”宁若柳非常坚定的说道,

对于此刻的宁若柳來说,爱一个人不是要得到,而是要他幸福平安就好,更何况她还用下流的手段,成为了段枫的女人,她更要帮他,

“那你知道不知道,你这是拿整个宁家做赌注,万一要是输了,连翻本的机会都沒有,”

“我管不了这么道,我只知道我不能够看着我喜欢的人受到伤害,而我却无动于衷,我做不到,”宁若柳重重的说道,

虽然神女有梦,襄王无心,但是神女却依然会为襄王付出,

看着宁若柳的模样,段老爷子微微的叹息了一声,

问世间情为何物,总是折磨世人,

段老爷子虽然活了一辈子,什么也都看透了,看明白了,但是唯独对情字看不透,看不穿,只要陷入情字之中的人,无论男女,他们很容易失去往常的理解,

沒有人例外,

“我替段枫谢谢你,但是感情之事不能够勉强,”段老爷子看着宁若柳轻声说道,

话音落下,段老爷子再次开口,但是声音却是陡然一变:“你也告诉你爷爷,这是我段家的事情,我这个老头子自然会处理好的,我这个孙子,认不认我,那是段家的事情,还轮不到他插手,”

“段爷爷……”

“不用说了,这是段家的家事,我自会处理,与你们宁家无关,”段老爷子直接摆手道:“你走吧,我要休息了,”

说着段老爷子直接走进了竹林之中,

看着段老爷子的背影,宁若柳微微的叹息了一声,果然如同宁老爷子所说的一样,段老爷子就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宁若柳也沒有在段家停留,她是不可能不插手的,除非段枫走进段家,沒有任何事情的话,那么她宁若柳将转身离开,绝不做停留,

段老爷子走进竹林之中躺在了自己的太师椅上,轻轻的摇晃着太师椅:“老伙计,这件事情牵扯的太广了,我知道你是为了不让段家孤掌难鸣,可是这件事情真的不能够拉你下水,你的心意我领了,”

对于宁若柳所转达的话,宁若柳以为宁老爷子是为了帮助段枫,但是段老爷子知道,不是,他是要帮助段家,段枫要是回归,当年那些被段莫宁欺辱过的家族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他想要站出來,帮助段家,让那些人为之忌惮,但是他却差一个理由,一个光明正大参与进來的理由,如果段枫是宁家的女婿,那么宁家完全可以参与进來,可若不是,宁家只能够隔岸观火,

宁若柳离开段家后,坐在车中,一脸闷闷不乐,

“小姐,怎么了,”凌剑看了一眼宁若柳问道,

“段老不让任何人插手他的家事,”宁若柳苦笑了一声:“爷爷说的沒错,就算我想帮,也很难,”

凌剑微微的叹息了一声道:“小姐,段老恐怕不是不让你帮,而是怕连累宁家,”

“什么意思,”

“小姐,有些事情你根本不知道,你以为真的只是段枫认祖归宗这么简单吗,”

“难道不是,”

“当然不是,”凌剑重重的说道:“若是段枫认祖归宗的话,他直接进段家不就完了,可是为什么迟迟不來,这其中是什么原因你可曾考虑过,”

宁若柳急忙摇头,

“小姐,当年段枫的父亲段莫宁欺辱了太多人,虽然段莫宁已死,但是那份耻辱却是刻骨铭心的,他们不能够找段莫宁报复,但是可以找他儿子段枫啊,”

“凌叔叔,你的意思是,段枫直接去段家会给段家带來麻烦,”

“小姐,不是会带來麻烦,而是肯定会,这点毋庸置疑,你不知道当年的事情,太复杂了,根本不是一两句话能够说的清楚的,如果段枫回段家,段家也很少有人会接受他的,其中的事情真的太复杂了,你等着看吧,到时候一场大戏将会全面展开,而且所有人都会在段枫回段家那一刻全部跳出來,阻止段枫进入段家,就算段老想要认下段枫,也可以说是拥有层层的阻碍,”凌剑说到最后,总重的叹息了一声:“父债子还啊,”

宁若柳脸上的疑惑之色,也变得越來越浓厚了起來:“凌叔叔我不懂,”

“小姐,有些事情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够说的清楚的,你难道沒有注意,最近很多人都纷纷的拥入到了江南,为什么,”

“他们都是來阻止段枫进入段家的,”

“这是其一,”凌剑慢慢的说道:“根据咏霖少爷传來的消息看,这些人有一部分是來看热闹的,不过却是少数人,有一部分人则是來杀段枫的,更有一部分人是來打段家脸的,”

“凌叔叔,你说的都是真的,”宁若柳一脸紧张的问道,

“小姐,老爷子一般不出动凌飞跟随你,如今我在明,他在暗,难道你还不明白老爷子的意思吗,”凌剑再次的叹息了一声,以前的宁若柳,只要一点就透,可是现在的她,却完全失去了理智,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关心则乱吧,

宁若柳怔住了,是啊,一向自己出去凌剑一人陪着足矣,但是现在凌飞却也跟着,那么其中的含义已经不言而喻了,

江南要起风,而且还是段枫准备踏入段家的那一刻开始起风,

听到凌剑的话后,宁若柳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而与此同时,屈玲珑已经带人來到了江南市之中,随意选择了一家酒店之后,便住了下來,

总统套房之中,屈玲珑站在阳台前,看着江南市街头人來人往的人们,以及车流的穿梭,而紫月则是站在她的一旁,一脸的谨慎,

“紫月,段枫住在那家酒店知道吗,”屈玲珑淡淡的说道,

“知道,”

“那好,你让其他人过去,隐藏在一旁注意四周的动静,以防不测,”

“小姐,戚小姐有段先生,应该不会出现什么意外吧,”

“我不知道,但是江南市却给我一种风雨欲來风满楼的感觉,很危险,”屈玲珑重重的说道,

从她进入江南,她就感觉气氛不对,或许是因为担心吧,但是她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而且女人的第六感一般都很准,

“那好,我马上安排人,”

“你也去,”

“可是小姐您的安全……”

“我师父马上就要來了,有他保护我,沒有人能够杀的了我,你放心吧,”屈玲珑一脸自信的说道,

听到屈玲珑这么一说,紫月点了点头:“那好,我知道了,小姐您注意安全,”

“恩,记住,如果有什么意外,不要动手,立刻联系我,明白吗,”屈玲珑的双眸慢慢的眯了起來,

她双亲已死,秦家早已经让她心寒,而她对段枫有种异样的情愫,和戚烟梦有过患难之交,可以说她很在乎在这他们,她绝对不会看着他们出事的,

而且段莫宁的事情,她也曾听赫连千叶说起过,略微知道一些,所以她在知道段枫是段莫宁的儿子后,才会一脸凝重,

正因为她知道一些段莫宁的事情,所以她心中才觉得段枫会有危险,

“那要是有人要杀戚小姐呢,”

“无论是谁,全杀,”屈玲珑的双眸微微的眯在了一起,那双迷人的丹凤眼之中立刻射出了一道冰冷的杀意,

“我明白小姐的意思了,只要戚小姐沒有生命危险,我们是不会动手的,”

“对,如果沒有生命危险,你们不要暴露,”

话音落下,紫月沒有在说什么而是直接转身离去了,

“段枫,沒有想到我们的命运竟然是如此相像,”屈玲珑的脸上露出了一道自嘲的笑容,

而这个时候长孙俊卿已经将所有的一切都布置好了,只要找到合适的机会,就可以立刻出手,到时候嫁祸给段云阳,想必段枫必定会和段云阳不死不休,

一股阴谋的味道,已经在整个江南市的上空弥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