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785章 输给了两个人

第七百八十五章 输给了两个人

夜梦幻酒吧.不像别的酒吧那么吵闹.客人虽不多.却都是些穿着高档西装的附近公司高管.下了班三三两两过來坐坐.

而且夜梦幻酒吧的装饰和其他酒吧不同.一般酒吧都会有舞池.可是在这个夜梦幻酒吧之中却沒有.只有那幽暗的蓝色灯光.淡淡的钢琴曲悠悠传扬.客人们各聚桌旁.轻声而优雅的说着话.画面颇有几分诗中的意境.

明明是酒吧.却搞得有些朦朦胧胧.不像酒吧.倒像是西餐厅一般.

看的出來.这里的酒吧老板应该是一个有故事的人.不然他不会这样装修.

段枫來到夜梦幻酒吧之后.四处看了一下.顿时就看到了一个美的冒泡的女人.

一头飘逸的长发.像黑色的瀑布从头到脚倾泻到腰际.精致的五官组合在一起.给人一种极为靓丽的感觉.尤其是那双月牙眼亮若星辰.仿佛会说话一般.

相比长相而言.她的身材也丝毫不逊色.胸前的圣女峰高高耸起.将胸前的t恤撑得鼓鼓的.与平坦的小腹形成了强烈的高低落差.一双笔直而又修长的美腿被黑丝袜紧紧的包裹着.

更让人惊艳的是这个女人的气质.仿佛超凡脱俗一般.犹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般.

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约段枫过來的宁若柳.

宁若柳的身份不同.是公共人物.所以她所坐的位置也是一个角落.一个很不起眼的角落.一般人根本不会注意这个角落.

段枫沒有任何的犹豫.直接走了过去.

等段枫走到宁若柳身边的时候.宁若柳立刻回头看了一眼.然后脸上露出了一道轻笑:“來了.”

宁若柳的声音很轻.很平淡.犹如溪水流过一般.

段枫点了点头.然后直接坐在了宁若柳的对面:“不好意思啊.老爷子今天出來玩很高兴.所以一时间沒有听到手机铃声……”

还沒有等段枫说完.就被宁若柳打断道:“沒事.我也听说了.段老出了家门.看样子你们玩的很愉快啊.”

“恩.”段枫点了点头:“很久沒有出來.如今既然出來了.那么肯定要玩愉快才行.”

“你说的对.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旁边好像很吵.而且还有音乐声.你们在干吗呢.”

段枫嘿嘿一笑道:“梦梦在教老爷子跳广场舞呢.”

愕然听到段枫的话后.宁若柳浑身上下猛然一震.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段枫.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之色.

“段老去跳广场舞.”

“怎么.难道他就不可以跳广场舞.”

“不是.我是想段老爷子这样的身份.竟然去跳广场舞.有些不可置信而已.”宁若柳急忙解释道.

此刻段枫和宁若柳.如同多年未曾见过面的朋友一般.随意的聊着.畅谈着.

大约过了十分钟之后.宁若柳看着段枫道:“喝一杯.”

段枫沒有拒绝.而是点头答应了下來.

宁若柳在看到段枫答应后.直接给段枫倒了一杯.然后端起自己旁边的酒吧.一脸含笑的看着段枫.

段枫见状也立刻将面前的酒杯给端了起來.然后与宁若柳的酒杯轻轻一碰.段枫就饮了一口.

不过沒有喝太多.也沒有喝太少.只是喝了酒杯之中的三分之一而已.

毕竟他今天中午刚喝过不少酒.现在还是少喝点比较好.

“回到段家之后.怎么样.还习惯吗.”

“还可以吧.”段枫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然后轻轻抽了一口道:“你又不是不知道在这些大家族之中.基本上都是利益化的.只要你不挡住别人的利益.那么随你折腾.”

听到段枫的话后.宁若柳重重的点了点头.确实如同段枫所说的这样.在大家族之中为的只是利益而已.

“不过说实话有些不习惯.”段枫苦笑了一声.看着宁若柳继续说道:“毕竟我以前野惯了.如今來到这样一个充满了束缚的家.心中难免微微有些抵触.”

宁若柳静静的看着满脸苦笑的段枫;心中在这一刹那生出了许多的柔情.

这样的变化无论换成谁恐怕都不会习惯.可命运却总喜欢捉弄人.直接让段枫扶摇直上九万里.一跃成为了段家的太子爷.成为了整个南半国最为热门的话題.

而且段家之中基本上所有人都把利益摆放在了第一位.更是让段枫有些受不了.所以心中升起抵触之意.也是在所难免的.

如果是普通人.他想必很欣喜的接受这一切.把它当成上天的恩赐.

可是段枫不是普通人.他是火狐.是国之利刃.是七杀佣兵团的创始人.他见识过太多的人心.看透了世间所有一切人情冷暖.

段枫不想接受这些.可是却又不得不接受命运的安排.

命运有时候就是这么艹蛋.总是逼着人们不得不接受一切变化.

酒吧之中.宁若柳的目光一直都在段枫的身上.她的眼睛很锐利.仿佛想穿透他的内心.却被一扇门挡住.无法窥视最深处的真实.

“段枫.你现在的身份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且很多人都知道了你是莫宁伯伯的儿子.如今莫宁伯伯不在了.他们肯定会把当年的怨恨全部发泄在你身上.你有办法应对吗.”宁若柳就这样看着段枫.那双明亮的月牙眼已经散发出了夺目的光彩.

“兵來将挡水來土掩.还能怎么应对.”段枫轻笑着说道:“你今天让我來这里.就是为了临走的时候.和我讨论一下这些吗.”

宁若柳在听到段枫的话后.脸上立刻绽放出了一道深深的笑意:“那么你认为我应该和你讨论些什么呢.”

“是不是我喜欢你.而且更是用不正当的手段和你发生了关系.所以现在应该和你探讨爱情.把戚烟梦贬低一下.然后把我给美化一下.让你明白不娶我是你的损失吗.”

段枫想点头.可是却又不好意思.脸上一阵的尴尬.忍不住的端起面前的酒轻轻的喝了一口.用來遮掩脸上的尴尬.

“段枫.你小看我了.我不是那种平凡庸俗的女人.当年你为陈小雅拒绝我.我就知道.陈小雅有陈小雅的好.如今你和戚烟梦在一起.我更是这样认为.戚烟梦也有戚烟梦的好.每个女人都不相同.我从來不否认.更不想贬低这些.沒有任何的意思.因为你的心不属于我.它以前属于陈小雅.现在属于戚烟梦.无论我说什么.都沒有任何的用处.我为何还要说呢.”

段枫慢慢抬起头看了一眼宁若柳.每一个女人都有着每一个女人的高贵.戚烟梦如此.宁若柳也是如此.她们都有着自己的高贵.

宁若柳端起面前的酒杯轻轻的喝了一口酒之后.脸颊渐渐浮现几丝红晕.像桃花般艳丽脱俗.

那幽蓝的灯光照在她脸上.白皙中透着一种奇异的魅力.神秘而妖娆.

“段枫.我们两个的交集不多.第一次见面.你是我的恩人.也是那一刻成为了我心中的白马王子.后面的见面.也基本上沒有深谈过.当然我和你发生关系的那一次算是唯一深谈过一次.”

“我为什么喜欢你.也说过.如今我也不想再说第二遍.你听多了会烦.而且我已经说过一次了.你能够记住我很高兴.如果记不住.那我也沒有办法.”

宁若柳的脸上慢慢的出现了一道哀愁之意.

段枫在听到宁若柳的话后.心中苦笑一声.宁若柳为什么喜欢他.他确实知道.无非就是因为段枫救了宁若柳一命.那身影深深的烙印在了宁若柳的心中.成为宁若柳心中的白马王子、男神.

毕竟女人都爱英雄.可是在这个浮华的都市.这个人人丧失了信仰的年代.怎么可能会出现英雄呢.

可是段枫却偏偏成为了宁若柳心中的英雄.

这一刻的段枫又在面临着和宁若柳那欲断而不忍断的情丝.

此刻.段枫知道只要自己稍微流露出一丝的爱意或者对宁若柳的一丝不舍.那么喝了酒的宁若柳肯定会不顾一切冲上來抱住他.亲吻他.将会在酒吧里面上演一幕许多男人眼红嫉妒的桥段.

而他就是这个桥段之中的男主角.

情.对男人的诱惑是致命的.比金钱和权势更腐心蚀骨.沉迷忘返.不然人们也不会常说英雄难过美人关.

段枫承认自己确实曾在某个时刻对宁若柳有过爱意.有过不舍.但那只是在某个时刻而已.

段枫脸上露出了一道苦涩:“我还记得.不过还是很抱歉.”

听到段枫的话后.宁若柳那璀璨发光的美眸顿时变得黯淡了下來.如一片乌云.遮住了皎洁的月光.她的世界已变得漆黑.

苦笑一声.端起面前的酒杯.将酒杯之中的酒一饮而尽.酒入愁肠.犹如穿肠毒药.

她的再一次爱意又被段枫给拒绝了.

“沒事.”宁若柳装作毫不在乎的模样说道:“这辈子我输给了两个人.一个是陈小雅.我输得心服口服.毕竟我输给了一段來不及参与的过去.但是我沒有输给戚烟梦.我输给的是戚鹏.是天狐.因为戚烟梦的爱情是他拿命换來的.”

(ps:今天情人节.各位兄弟姐妹情人节快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