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786章 女人是祸水

第七百八十六章 女人是祸水

确实如同宁若柳所说的这样.她输给了两个人.但沒有输给戚烟梦.因为戚烟梦和段枫的爱情是戚鹏当初拿命换來的.如果沒有戚鹏为段枫挡住子弹而生死不知.那么段枫是不可能和戚烟梦在一起的.

所以她宁若柳并沒有输给戚烟梦.

可是命运弄人.有些事情根本不是你能够左右的.你能够做的只能够服从命运的安排.如果你不想服从命运的安排.那么你可以不甘被安排的折戟沉沙.而敢于反抗安排的.成为一个真正的斗士.

不过斗士一般都死得很惨.而且最终还不一定能够反抗的了.

段枫也想过反抗.可是他发现自己根本就无法反抗.所以他选择了接受.跟着命运的齿轮走下去.

“若柳.真的很抱歉.”段枫一脸歉意的看着宁若柳说道.

“沒事.你拒绝我又不是一次两次了.不用跟我说对不起的.爱情里沒有谁对不起谁.一切都是自找的.一切都是自愿的.”宁若柳装作一脸洒脱的模样看着段枫说道.

不过那双眸子之中的神色已经出卖了她内心之中最为真实的想法.

看着宁若柳此刻那明明心中很难过.脸上却要装出一副毫不在乎的模样.段枫想要开口说点什么.但是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什么都沒有说出來.因为这一刻.无论说什么.都会显得非常虚伪.

毕竟他和宁若柳发生了关系.别问怎么发生关系的.反正男人和女人发生关系.一般都是女人吃亏.无论说的那里.基本上沒有人会帮助一个男人说话的.

大家都会站在女人的一旁.毕竟她们是弱势群体.

段枫陷入到了沉默之后.而宁若柳则是坐在一旁喝起了酒.一杯接一杯.看的段枫心中有些不忍.他想要夺过宁若柳手中的酒杯.让她不要在喝了.可是段枫却不知道自己应该用什么理由阻止宁若柳喝酒.应该用什么身份來管她.

男人.朋友.

段枫不知道.这两个身份应该用哪一个.所以他沒有任何的动静.

沉默了良久之后.段枫终于开口打破了这沉闷的气氛:“明天什么时候走.”

“下午走.”宁若柳沒有看段枫.只是注视着面前的酒杯轻声说道.

“那好.祝你一路顺风.到时候我就不送你了.”段枫慢慢的端起了面前的酒杯.对着宁若柳轻轻一笑.

宁若柳在听到段枫的话后.立刻抬起头.将手中的酒杯端了起來:“谢谢.”

直接和段枫手中的酒杯轻轻碰触了一下之后.宁若柳再次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喝完酒之后.宁若柳将酒杯慢慢的放在了桌子上面:“时间不早了.你早点回去吧.今天玩了一天肯定很累吧.而且梦梦恐怕还在等你吧.”

“我先送你回去吧.”

“不用.我还沒喝够呢.等下我喝够了.自己就走了.”宁若柳轻声说道.

段枫点了点头:“那好吧.早点回去.不要喝太多.”

话音落下.段枫直接站起身.就急忙的向着外面走了出去.仿佛要逃离战场一般.

宁若柳沒有回头看段枫是怎么走的.不是她不想回头.而是她怕自己回头会忍不住喊住段枫.会忍不住的站起身.向着段枫跑过去.将他给抱住.

因为今日一别.再见之日.不知在何时.

就在段枫走出酒吧的那一刻.酒吧里面响起了宁若柳的成名曲.也是宁若柳最为喜欢的歌曲《烟火倾城》.

“滂沱大雨带走了几分.我一生浮沉只等你一人.那桥上不断路过的人.是否也卷入了你的魂.当初誓言是否还有真.难道只有我一人丢了你的魂.释梦.还得等.拭泪.止不流.那转动的年轮.还要等.等一人红尘……”

伴随着这微微有些伤感的情歌.宁若柳再次将倒满的酒杯给一饮而尽.

走出酒吧之后的.段枫给自己点燃了一个香烟狠狠的抽了起來.看着路边那斑斓的霓虹灯闪烁着诱人的光芒.在风中摇曳.

拒绝一个犹如天仙般的女人是什么感受.拒绝一个和自己发生关系的女人又是什么感受.

段枫无法形容.反正不高兴.微微有些伤神就对了.

宁若柳的身份和地位在哪里放着.而且还是很多男人心目中的女神.并且还和段枫发生了关系.段枫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她.天知道这需要什么样的毅力.

如果宁若柳要是这样再來一次的话.段枫恐怕再也无法想这样拒绝了吧.

毕竟他的心不是铁打的.而且他一直以來都不喜欢看到身边的人伤心.尤其是女人.因为他讨厌看到自己身边的女人.那种失落无助的眼神.

段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直接转身离开.可是刚走沒有几步.段枫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他并沒有看到宁若柳保镖凌剑.

如今宁若柳已经喝的差不多了.等下她如何走呢.万一要是遇到了心怀不轨的人.在看到她是家喻户晓的大明星.心生不轨之意怎么办.

如果真的发生这样的事情.段枫就难逃难逃其咎.

毕竟这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尼玛.真麻烦.”段枫忍不住的骂了一声.

停下脚步之后.段枫微微思考了片刻.心中打定了注意.

他决定今天再做一次红领巾.在做一次雷锋叔叔.

因为过了今天.等下一次再见到宁若柳不知道在猴年马月.

段枫直接走进了酒吧之中.就立刻看到了有人已经注意到了宁若柳.时不时的向着宁若柳看去.脸上和眼神之中充满了**之意.

这让段枫心中一冷.幸亏自己沒有走.不然宁若柳真的很有可能出事.

此刻的宁若柳已经彻底的嘴了.脸颊通红一片.那双眸子之中也沒有了任何的色彩.

看到这一幕之后.段枫沒有任何的犹豫.直接一把将宁若柳给抱了起來.然后向着外面走去.

由于在段枫刚刚离开的时候已经替宁若柳结过账了.所以沒有任何人阻拦.段枫直接将宁若柳给抱走了.

不过等段枫刚刚走出酒吧之后.后面立刻跟着追來了一个青年男人.

男人蓄著一头短发.脸色粉白.犹如掉进了面缸里面刚刚爬出來一般.而且他浑身上下充满张扬的味道.

“站住.”男人立刻开口喊道.

听到这个男人的声音之后.段枫的脚步微微停滞了一下.然后扭头向着这个男人看了过去:“你是在喊我吗.”

“废话.老子不是喊你是喊谁.”男人的声音微微有些不悦.一看就是嚣张跋扈习惯了.

“有什么事情吗.”

“将你怀中的女人给老子放下.”男人瞟了一眼段枫怀中抱着的宁若柳说道.

段枫脸上露出了一道玩味之色.他立刻明白了过來.这个男人为什么拦住自己.感情是因为宁若柳.

女人是祸水.这句话一点都果然一点都不假.

“我为什么放下.”

“因为她是我朋友.你他妈的趁着老子上厕所的时间竟然将我朋友给抱走.”男人一脸不善的看着段枫道.

段枫在听到这句话后.顿时乐了.宁若柳什么时候成为了他的朋友.自己怎么不知道宁若柳在江南什么时候有了这样一号的朋友.

“你朋友.”

“废话.难不成是你朋友吗.”

“那你知道她叫什么吗.”段枫看着这个男人轻声说道.

段枫可以保证.这个男人肯定不知道自己怀中的女人是宁若柳.是宁家的小公主.也不知道自己是谁.如果他知道的话.绝对不敢如此嚣张.

毕竟段枫现在南半国最为热门的话題.而宁若柳更是家喻户晓.

“我当然知道.”男人一脸轻蔑的看着段枫.

“哦.那你说叫什么.”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看样子.你不认识她.只是想要上她而已.对吗.”段枫将话说的很白.也说的很直.

愕然听到段枫的话后.男人微微一怔.接着脸上出现了一丝的怒色:“你他妈的管老子.你算老几.也不怕实话告诉你.我就是看上了这个女人.想要玩她.你能够怎么样.”

“现在你最好把她给老子放下.不然后果自负.”男人一脸嚣张的看着段枫说道:“也他妈的不打听打听.老子是谁.现在和你说这么多.已经很给你面子了.识趣点.人留下.你马上给我滚.”

而就在这个时候从酒吧之中再次涌出了四五个青年男人.一同走到了这个男人的身边.

“巴少.又看上了一个.”

“肯定的.不然巴少也不会这么着急的追出來.”

一时间这四五个年青年男人你一言我一语.丝毫沒有把段枫给放在眼中.

被称作巴少的男人.也就是率先追出來的这个男人.沒有理会这些人的话.直接对着段枫嚣张的说道:“老子给你说话.你听到沒有.老子让你把人放下.你他妈的沒听到啊.”

段枫在听到这句话后.脸色微微一变.段枫喜欢在别人面前称自己是老子.骂别人你他妈的.但是却不喜欢别人这样对他.本來他已经忍了一下.沒有打算计较.可是现在看來.有些人不打根本不行

(ps:汗.定时更新时间填错了.抱歉哈.非常抱歉.秋枫有罪.太激动了.今天情人节还放假.激动了一把.顿时泪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