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全能奇才

第819章 老虎不发威

第八百一十九章 老虎不发威

一时间,卢俊臣的脸色阴沉得可怕,双拳也握的更加紧了起来,这一刻,卢俊臣的目光之中没有任何的退意,有的只是杀意,强烈的杀意。

这股杀意让距离卢俊臣比较近的人情不自禁的打起了冷颤。

此刻,话已经被段云阳给说到了这种地步,他卢俊臣已经无路可退。

毕竟他卢俊臣是江南四秀,是江南市年轻一辈的代表人物,如果今日他因为段云阳这么一句话而弃自己的表弟郝洛川与生死不顾,那么他卢俊臣不仅明天会成为一个笑柄,而且还会被扣上一个冷血动物的帽子。

更为重要的是和卢俊臣结交的人,恐怕内心之中也会对卢俊臣心生防备,毕竟卢俊臣可是连自己的表弟都可以弃生死而不顾,日后若是出了其他事情,他卢俊臣肯定也会一脚将他们给踢出去,甚至让他们背黑锅,所以卢俊臣这一刻不能够退。

现在已经不是因为郝洛川了,还因为他!

他的前途,他的人脉!

“段云阳,如果我说不呢?”卢俊臣声音虽然很平静,但是落在众人的耳中却有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

“那你今天要从这里躺着出去。”段云阳一脸风轻云淡的说道。

“难道段家就是这样仗势欺人的吗?”卢俊臣的声音不知不觉间变得重了起来。

“你也太高估自己了,仗势欺人,若是真想要欺负你们兄弟两个,我段枫一个人足矣。”这个时候段枫缓缓的开口说道。

段枫是不开口则已,一旦开口,就直接戳中了卢俊臣的软肋。

卢俊臣的脸色巨变。

对于段枫的话,他是深信不疑,长孙家都栽在了他的手中,他卢俊臣难道比长孙俊卿还要牛逼吗?

“刚刚我已经给过你台阶下了,是你自己不下,非要撕破脸皮,现在好了,你们两个斗吧,正好表哥对表哥。”段枫慢慢的说道:“放心,我不出手,当然如果情况特殊的话,就不好说了,毕竟若华也是我表妹。”

卢俊臣的内心之中一时间开始有些打起了退堂鼓,一个段云阳,他就已经缠不了,更何况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段枫了。

段云阳本来就不惧卢俊臣,如今在听到段枫的话后,立刻无所畏惧的说道:“卢俊臣,难道你要从这里趴着出去吗?”

“真要撕破脸皮?”

“只要你不走,今天就撕破脸皮!”

冷悠然这一刻,急忙走上前说道:“段少,能否听悠然一句话?”

“说!”段云阳冷哼一声道。

“事情已经发生了,无论如何都无法避免,大家何不坐下来,好好说,看看如何处理呢,毕竟在江南市这一亩三分地,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给彼此留一个台阶有何不好呢?”

冷悠然也怕段云阳和卢俊臣真的在这里斗起来,若是两人真的斗起来,她冷悠然绝对完蛋,如果斗不起来,那么事情或许还有转机。

所以她冷悠然不得不冒死开口。

一切都是为了以后的生存。

豪门,看似夜夜笙歌,纸醉金迷,人人羡慕,但却充满了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一不留神,就很有可能从高处坠入万丈深渊之中。

但就是人们的羡慕,是他们的动力,是他们的源泉,这样会让他们的虚荣心得到满足,因为至少在很多人的眼中都是羡慕他们的生活。

可是等真正的踏进这个圈子,才能够真正的体会到这个圈子之中的残酷。

如今冷悠然虽然踏进了这个圈子,但是她的内心活的很累,每时每刻,都要小心面对,就像现在,明明知道现在说话,很有可能会惹的段云阳和卢俊臣一起发火,但却也不能够不说。

“冷小姐,你还是去一边站着玩吧!”屈玲珑没有等段云阳和卢俊臣说话,就直接开口说道:“好好的酒会,你在其中搞一个舞会不就得了,搞什么假面舞会,这下好了吧!”

冷悠然在听到屈玲珑的话后,眸子之中闪过一道刻骨铭心的恨意,屈玲珑这是在把她冷悠然放在火炉上面烤啊!

果然,屈玲珑的话音落下,段云阳和卢俊臣的脸色立刻都变得难看了起来,在看向冷悠然的时候,充满了怒意。

这一切的事情归根结底都是冷悠然搞出来的。

段枫在听到屈玲珑的话后,内心之中忍不住的对屈玲珑赞赏了起来,屈玲珑这一招祸水东引玩的可谓是非常高,只是一句话就把段云阳和卢俊臣的杀意转移到冷悠然的身上。

如果卢俊臣识趣的话,那么就不用和段云阳碰撞,如果不识趣的话,那么一切就都不好说了。

感受到两人的目光之后,冷悠然就立刻开口说道:“屈小姐,咱们两个真的有仇吗?”

“没有啊!”

“那你为什么要处处想着害我?”

“冷小姐恐怕误会了,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屈玲珑淡淡的一笑,轻声道!

“我承认这其中有的不对,但是如果郝洛川识趣点得话,那么怎么可能会发生这种事情?”冷悠然也是一个极为聪明的女子,她知道屈玲珑话中的意思,想要让段云阳和卢俊臣针对她,但是她怎么可能会让屈玲珑如愿。

“而且众所周知,只要凡是参加悠然舞会的人,只要女士拒绝,男士都不能够在进行骚扰,可是郝洛川却不遵守这条规则,悠然有什么办法?难不成你让我把他赶出去吗?”冷悠然不卑不亢的说道。

众人在听到冷悠然的话后,全部都忍不住的点了点头,冷悠然说的没有错,她的假面舞会确实有这这个规则,只要被女士拒绝,男士都不能够在骚扰,当然你可以趁对方不注意揩油,但是也不能够明目张胆。

段枫内心之中立刻又对冷悠然高看了一眼,这个女人果然不简单啊,怪不得在江南市混的风生水起。

“对啊,冷小姐说的不错,确实是郝洛川的不对。”人群之中响起了一道赋有磁性的男性声音。

听到这道声音之后,卢俊臣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段云阳也是如此。

显然两人听出了这道声音的主人。

“段子义,你什么意思?”卢俊臣咬着牙说道。

人群之中慢慢的走出了一个男人,虽然不算帅,但是五官却是十分的端正,而且举手投足之间都流露出一种贵族的气质,这种气质绝对不是后天形成的,而是先天的。

而且拥有这种气质的人,家族的底蕴也有百年光景,不然沉淀不出这样的贵族气质。

“卢少,不要误会,你这个表弟什么德性众所周知,但是这次若华也有错,毕竟你表弟被他废了,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都是若华理亏在先!”段子义看着卢俊臣轻声道!

“那你认为应该怎么办?”

“如果我让若华给卢少赔个不是,这件事情可否就此揭过去呢?”

段子义话音刚刚落下,段云阳和段枫就异口同声的说道:“不可能!”

段子义在听到两人的话后,脸色微微一变:“段枫,段云阳,虽然若华很有可能被欺负了,但是现在郝洛川已经被废了,无论说到哪里若华都不占理字,让若华赔个错有何不可?”

话音落下,段子义的目光直接落在了神若华的身上:“若华,还不过来,给卢少赔个不是!”

神若华在看向段子义的目光之中,很明显的有些畏惧,身体也不受控制的向前挪动了一步,但是却被段云阳一把给抓了回来。

“段子义,我在叫你一声大哥,今天这事情,你不过问也罢,但若是想要让若华给卢俊臣还有郝洛川那个畜生道歉,你想都不要想!”段云阳非常坚定的说道。

“段云阳,你可要想清楚,今天这事情你能够负责吗?”

“他不能,我能!”段枫直接向前走了一步,冷冷的扫了一眼段子义:“你叫段子义是吧,我告诉你,今天无论惹出什么事情,我段枫全权负责!”

“段枫你……”

“段子义,咱们两个的帐,我还没有和你算呢,难道你想让我先和你算?”段枫的眸子立刻半眯了起来,一道寒光直接从段枫那半眯的眸子之中射了出来。

感受到段枫眼中的寒意之后,段子义浑身上下直接打了一个冷颤,心中猛然咯噔了一下,身体也随之僵硬了下来。

话音落下,段枫直接扭头对着段云阳说道:“堂哥,你今天认为怎么做会让若华和你解气就怎么做,天踏下来,我给你顶着!”

“放开手,不用有任何的顾忌!”

“段枫,你……”

“段子义,你他妈的给老子闭嘴!”段枫的声音陡然一变:“记住你是段家人,若华身体中流淌的一半鲜血和你一样,你不帮他,我问不着,但若是你再给老子嚷嚷一句,我让你这辈子都没有开口说话的机会!”

此时段枫也怒了,老虎不发威,你当老子是helloKitty!

话音落下,段枫浑身上下立刻露出了一道恐怖的杀意,向着四周开始蔓延而去!

感受到段枫身上的杀意之后,众人情不自禁的打起了一个冷颤,此刻众人只感觉自己仿佛身在冰窟之中一般!